兵痞帝皇

第四十九章 色中魔王

山洞之中,郭清筝浑身冒着白色的热气,肌肤一片通红,上面漆黑的汗液,散发出阵阵腥臭,整个人就如同被煮过一样。而楚孝风则是双眼爆凸,浑身青筋毕露,脸色苍白的可怕,眸中的神采也越来暗淡。

“我......我......我赢了......”片刻后,看着逐渐恢复正常的郭清筝,楚孝风露出一个满足的微笑,低声说道。此时,他感觉天旋地转,自己仿佛是置身大海中的一叶浮萍,随波逐流,摇摇欲坠。

“你......”朱耷帝此时还一直处于震惊之中,听了楚孝风的话,他的喉咙中似乎是堵了什么东西,说不出一句话来。他并没有败在楚孝风的“天针刺脉”下,而是败给了他对郭清筝的感情。

“噗通”一声,楚孝风整个人瘫倒在了郭清筝的怀中,意识模糊的一瞬间,他嘴角扬起,笑的是那么舒心。

“哼!”朱耷帝冷哼一声,站起身来,张斐体内的最后一滴黑色**也随之落下。他的速度只比楚孝风慢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他走到大石头后面,神色复杂的看着趴在郭清筝身上的楚孝风,心中涌现出强烈的杀机。他朱耷帝是不允许任何威胁存在的,刚才楚孝风那惊人的表现,已经让他产生了“必除之”的念头。

若是此人不除,日后必成大患。朱耷帝双眼微眯,射出冷飕飕的寒光。他虽然也很欣赏楚孝风的作为,但是为了永乐教的大计,他不允许有任何的失误出现。

“小子,虽然你天赋出众,胆色过人,是个难得的天才。但是,老夫也必须让你这个天才在此夭折!”朱耷帝露出一丝狞笑,似是对着楚孝风说道。在他心中,所有的承诺早就伴随着自己的家破人亡而消散,他剩下的只有嗜血。虽然楚孝风赢了自己,但是,自己依旧要违背诺言将他们杀死,因为,他朱耷帝就是他们生死的主宰!

“嗯?”朱耷帝刚要举拳头,却发现自己的手臂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层灰褐色的角质层。他惊骇的发现,不仅是手臂上,就连胸口也是一样。自己是在什么时候中毒的,他居然一点也不知道。微微活动了一下已经有些僵硬的手指头,朱耷帝突然感觉右手指头的关节缝隙中传来一阵酥麻的疼痛,那痛感非常微弱,几乎不可察觉。

“难道是......”朱耷帝忍不住惊呼出口,倒抽了一口冷气,整个人踉跄的后退一步。他此时方才明白,自己先前被楚孝风用银针刺到的手指,在自己替张斐解毒的时候,不小心将万年寒蚕引入了自己的体内。

他惊讶的发下,自己的手指处,居然没办法流动真气,仿佛成了一个身体的坏点,成为了一个死区。他心中的杀意更加浓烈,这“天针刺脉”果然神奇,居然能阻隔他体内的真气流转,如若不然,万年寒蚕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进入他的体内。

虽然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杀机,但朱耷帝却只能愤恨的看了一眼楚孝风,而后转身离去。他必须马上去解决体内的万年寒蚕,他中毒的时间太长了,再加上刚才为张斐施针时,消耗了大量的内力,此时此刻已经没有能力再击杀任何一个人。

“太公,你......你怎么了?”就在朱耷帝刚刚向前走了一小段路程时,突然山洞中传来一声惊恐的叫喊。

“是你。”朱耷帝眉头一皱,对着来人淡淡的说道。那人几步走上前去,将摇摇欲坠的朱耷帝扶住。就见他中等身材,面如冠玉,俊俏无双,身上穿一件粉色的丝绸锦缎,上秀团花朵朵,各色蝴蝶布满整件外衣,腰间挂满了各种玉器饰品,浑身透出一股女人般的香气。

如此另类招眼的人物便是永乐教中,朱耷帝坐下三小队的队长西门青。此人好色成性,乃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花中恶鬼,色中魔王。

他见小玉迟迟不归,心痒难耐,就想去前边探个究竟。没想到刚到前方会客厅就发现一片狼藉,除了死人,一个人都没有。西门青心中大惊,急忙朝着洞外追了上去,刚刚走出石门,他就在一个昏暗的角落里发现了小玉的尸体。见她浑身**,一丝不挂,西门青心中更是大惊,还以为有**贼闯进来了。

迅速赶到洞口处的西门青,就见朱耷帝一晃一摇的朝里面走来。心中的惊骇瞬间放大了好几倍,能够让朱耷帝受伤的人,世上屈指可数,难道进来的这个**贼武功如此高强。甩去头脑中纷乱的思绪,他这才急忙迎了上去。

“西门青,你来的正好。去将洞口处的那三个人给我杀死!”朱耷帝冷冷的说道。他推开西门青搀扶自己的手,继续朝着山洞中走去。他朱耷帝是一个强者,从来都是,所以,他不需要任何人的搀扶与帮助。

“是!”西门青眉头一皱,急忙应道。但他心中暗道,能够让你受伤的人,想必武功定然不弱。我若是贸然前去,搞不好小命都没了,我还是找个地方躲一下了再说吧。

看着渐渐远去的朱耷帝,西门青急忙扫视了一下四周,四周的洞壁光秃秃的,没有一处可以安身。西门青小心的朝着洞口走去,他决定,只要一有风吹草动,立刻闪人。见到太公就说那些人武功高强,自己不是他们的对手。

“好香呀!”西门青一边走一边暗自琢磨,突然他闻到空气中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女子体香,那香气是他这辈子闻过的最美妙的味道。登时脑袋一大,顺着香气慢慢的朝前走去。什么危险,什么高手,一下子全部抛在脑后。

很快,西门青便来到了洞口处,就见不远处躺着一个人,一动不动,仿佛死人一般。西门青根本没有理会他,而是径直跟着那股淡淡的香气向着大石头后面走去。顿时,一副香艳的画面映入眼帘,就见一个男人正压在一个女人身上,那女人闭着眼睛,只露出一个侧脸。但是,这一个侧脸让西门青当时差点抽过去,真是太美了。

“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见!”西门青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满脸的***荡。一颗心“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兴奋的满脸通红,两行鼻血缓缓的流淌出来。他燥热的将上衣的衣带解开,伸手向着楚孝风抓去,他要定这个美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