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帝皇

第七十五章 三戏美人(一)

汤药谷,南宫府上。南宫伯牙这几天头疼的要命,一方面自己的孙子南宫仁在醉梦楼杀了人,自己还要想法去官府活动。另一方面,自己无缘无故多出个师父,整天唆使自己行拜师礼,正式入他门下。

现在南宫伯牙一见到南宫硕和楚孝风,立刻转身就走。一个央求他救儿子,一个逼迫他拜师。哪个都能让他头大一圈。

“山常拜见老太爷。”就在南宫伯牙急的来回踱步时,寒山常笑呵呵的从外面走进来。南宫伯牙见状顿时勃然大怒,要不是他,自己能有这些麻烦么?当日,眼看那块黑炭就要答应自己的要求了,就因为他的一句话,立刻让那小子吃定自己了。

南宫伯牙冷哼一声,沉声喝道:“你还敢在我面前出现!”

“呵呵......老太爷何处此言?”寒山常一脸迷茫的问道。那样子仿佛受了多大委屈。

“吆喝!我说山常,我们南宫家待你不薄吧?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见寒山常那委屈的样子,南宫伯牙登时气不打一处来。

“南宫家救命之恩,山常铭记在心。老太爷待山常更是视如己出,山常万死难报。”寒山常急忙上前一步,恭敬的说道。

“既然如此,你为何害我!”南宫伯牙没好气的说道。

“害你?老太爷此话怎讲?”寒山常一头雾水,低声问道。他何时害过自己的恩人?自己虽然不是什么高风亮节之士,但也不是忘恩负义之徒。

“你!”南宫伯牙气的只喘粗气,那日分明就是你一句话害了我,现在倒和我装起糊涂来了。好你个寒山常,你不仅足智多谋,连装蒜的本事都是一流的。南宫伯牙指着寒山常说道:“当日若不是你一句话,那块黑炭能找上我的麻烦么?你说,这不是害我是什么?”

“呵呵......太爷误会了。”寒山常闻言,呵呵一笑,拨动了一下嘴边的狗油胡,接着说道:“老太爷难道一点都没瞧出来?”

“嗯?瞧出什么来?”南宫伯牙眉头一皱,淡淡的问道。

“咱们南宫家这次来贵客了,而且是最尊贵的客人。”寒山常神秘的一笑,将大厅的门关上,他扶着南宫伯牙坐下,而后说道:“当年我混迹江湖,靠一张嘴吃饭。在街头摆摊算卦,养家糊口。若不是老太爷收留,我一家老小早就饿死了。”

“老夫虽说不是善男信女,但也不是冷血之辈。有道是但行好事,莫问前程。这几年若不是你,我南宫家也不会有如今的地位。”南宫伯牙摆了摆手,语气缓和了许多。回忆过往,两人都是唏嘘不已。

“当初我确实学过一些相面之术,正因为如此,我才能凭借自己的一张嘴,促成很多事情。正所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寒山常微微一叹,可怜自己的师父死后还不知道,他们的门派就这样断绝了。

“难道你是说,那块黑炭大有来历?”南宫伯牙凑近寒山常,低声说道。

“不是大有来历,而是大的不得了。你知道他身上流动着什么气息么?”寒山常将声音压的更低,轻轻的说道。

“嗯?你这是什么意思?”南宫伯牙微微一愣,没明白寒山常的话。

“他身上有一层紫气。”寒山常轻轻张开嘴,淡淡的吐出几个字。听在南宫伯牙耳中,如同炸响了一颗闷雷。他“嚯”的一下站起身来,做贼似的左右看看,低声说道:“那他......”他不敢再往下说下去,连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荒谬了。

“老太爷,剩下的事情您就自己看着办吧。”寒山常微微一笑,给南宫伯牙到了一碗水,而后起身告辞出去了。

“紫气?帝皇之气。”南宫伯牙端起茶碗,轻抿一口,淡淡的嘀咕道。他站起身,走出大厅,径直走向自己的书房,他要好好考虑一下。他的决定,很可能关乎整个南宫家的未来,万万马虎不得。

汤药谷的街道上,人来人往,虽说比不上清荷镇繁华,但也是应有尽有。楚孝风头戴帷帽,郁闷的走在最前面,自己在清荷镇戴过帷帽,到了汤药谷还要戴帷帽,自己的这张脸就这么遭恨么?三番五次被毁容,他都有想死的心了。

在他身后,宇文琅和张斐却快活的像两只出笼的小鸟,左右乱看,不时还买些小玩意。看着闷头走路的楚孝风,张斐心中那个爽呀,看这个丑鬼以后还怎么勾引筝妹!宇文琅见楚孝风闷闷不乐,走上前去,呵呵笑道:“萧兄为何这般模样,过来和我们一起,买些东西,也好回去后送给他人。”

“大哥,你看看我的样子,我能好受么?拜托,快点买完咱们回去,成么?”看着宇文琅那英俊挺拔的模样,楚孝风很想上去揍他一顿。他们三个约好今天出来散心,宇文琅和张斐两个倒是真的散心了,而楚孝风却越散心越烦。自己戴着这顶奇怪的帽子,那回头率,当真是百分之百。

“哎,我说神医,你就节哀顺变吧。大男人么,何必在乎自己的容貌呢?看开点。”张斐不适时宜的开口说道。顺便扔给楚孝风一个橘子,要说心情最好的,就属他张参军了。

“我呸!你怎么不节哀顺变!”楚孝风接过橘子,狠狠瞪了张斐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这货与宇文琅一见如故,两人喝了一晚上酒,互诉衷肠,简直相见恨晚。

“你们快看,那边有个首饰店,我们过去瞧瞧吧。”张斐突然指着前边的一个店铺说道。他心中一喜,正愁不知道送给筝妹什么东西呢。

“我说姓张的,收起你的心思,别打我女人的注意!”楚孝风无比严厉的说道,他的女人岂能容别人惦记,朋友也不行,何况还不是朋友。等他转过身来才发现,宇文琅和张斐早就跑进了首饰店,只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街道上。

“你们!”楚孝风怪叫一声,怒气冲冲的朝着首饰店杀去。他不光要给郭清筝买礼物,许贞甄的礼物也不能少。一想到许贞甄,楚孝风心中一荡,那个纯真善良的女子,早已经烙在他的心中。

走进首饰店,楚孝风吓了一跳,这个小小的汤药谷,地方不大,首饰店的首饰还真不少。就见一间宽大的屋子里,足有十几个柜台,每个柜台前都站着五六名婢女和伙计,他们保持着职业性的微笑,等待客人的询问。

见宇文琅和张斐早就在不远处的柜台上问七问八,楚孝风微微摇头,走向最里面的柜台,一般好东西都在最里面。

“客爷您好,请问您需要些什么?”一名貌美如花的婢女对着楚孝风微微一笑,轻声问道。

“把那根翠绿色的簪子给我拿过来。”楚孝风一眼就相中了,柜台后面的那根碧绿簪子。若是郭清筝戴上,一定更添几分娇艳。

“好的,您稍等。”婢女恭敬的应道,而后便将玉簪取下,递给楚孝风。楚孝风接过玉簪,摸了一下,忍不住赞叹道:“此簪材质精细,选用上好的东南玉,温润光华,还能够保养发丝,乃是玉簪中的极品。不错,你们老板有眼光。”

“客爷谬赞。请问客爷,您打算要这枝簪子么?”婢女掩嘴一笑,竟有一丝倾城之色,她微微颔首,柔声问道。

“这么好的东西,本小姐要了!”楚孝风刚想开口说话,身后突然出来一道柔和的女人声音。那声音柔美婉转,却带着一股霸道的气息。楚孝风眉头一皱,转过身来,登时眼前一亮,就见一位粉衣美人款款走来,每一步都似是在舞蹈一般,看的人神魂颠倒。

“嘴艳如含丹,眉斜似横翠,真是美极了。”楚孝风忍不住出口赞叹道。他以为,许贞甄已经够美了,没想到眼前这位更是穷尽天下之美,堪称当世美人之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