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帝皇

第七十八章 三戏美人(四)

汤药谷,大街上。楚孝风看着楚仁成那因愤怒而扭曲的模样,嘻嘻笑道:“你现在想买,我还不卖了!”说完,他走到柳若涵身边,轻声说道:“此物虽然名贵,但比起柳姑娘的救命之恩,不足挂齿。在下愿意双手奉上,愿柳姑娘青春永驻。”

“小子!这东西我买了,开个价吧!”楚仁成寒着脸,低沉的说道。居然在自己面前对柳姑娘大献殷勤,真是岂有此理!

“呵呵......这位公子懂不懂人情世故,央求别人还这么理直气壮,你以为你是皇上呀!”楚孝风心中偷乐,嘲讽的说道。

他太了解自己的大哥了,无论做什么事,都必须达到目的。这既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缺陷。须知世上很多事情都有两面性,若是一味的追求自己的做事风格,将会得到惨痛的教训。

“我.......你!”楚仁成听后一阵气极,好一个大胆的刁民,等自己回到清荷镇,必要先将你大卸八块!他迅速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怒火,脸色一变,呵呵笑道:“先生莫怪,刚才是我太过冲动,还望先生海涵。”

楚孝风见楚仁成如此谦卑的样子,眉头一皱。暗道:自己的大哥果真不是泛泛之辈,受了如此大辱,竟然没有乱了方寸,这个人真是可怕。他看了一眼手中的槐树枝,笑道:“三十万两黄金,卖给你了!”

“多谢先生慷慨。”楚仁成依旧笑吟吟的说道,没有了刚才的暴戾之气。他眼中闪过寒光,心道:你小子就是要一千两,本皇子都答应你,只是你有命收钱么?回到清荷镇,我要你连钱带命一起还给我!

“你是付现金还是拿东西抵押?”楚孝风眉头皱的更紧了,按说自己坐地起价,大哥应该勃然大怒才对,为何表现的如此淡然?

“三十万两黄金可不是小数目,本公子自然没有带到身上。不过,我身上有一件物品,那是无价之宝,换你的极品簪子,绰绰有余。”楚仁成呵呵一笑,从怀中摸出一块巴掌大小的金牌,递到楚孝风面前。楚孝风见了顿时一惊,就连他身后的张斐也是一愣。因为那块金牌正是免死金牌。

“一块金牌才多少金子,你别说它值三十万两黄金?”楚孝风故意一副山村野夫,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他偷偷与张斐对视了一眼,宇文琅可能不知道,这个牌子到底是什么,但张斐必然知道它用途。张斐脸上闪过凝重,能够拥有免死金牌的人,其身份一定不简单。

而楚孝风则是心中“咯噔”一下,楚仁成居然拿出了免死金牌,一种可能是,他有十足的把握自己不敢收。第二种可能就是,他有十足的把握能够从自己等人手中拿回去。怪不得他答应那么爽快,原来是笑里藏刀呀!

“哈哈......果真是乡下之人,连这个都没见过,这可是免死金牌!别说三十万两黄金,就是三千万两黄金,它都是有价无市!”楚仁成轻蔑的扫了一眼楚孝风,心中彻底放下心来。连免死金牌都不知道人,肯定是个普通人,要向杀他们,易如反掌!

他不着痕迹的瞟了一眼柳若涵,本以为柳若涵会满脸震惊的看着自己,谁知,柳若涵面色平静,并无波澜。楚仁成心中一阵懊恼,本以为靠此物提点一下美人,自己大有来历,没想到人家根本不理会。

柳若涵秀美一锁,她隐隐感觉,这个无赖的来历必然不简单,不是当朝重臣之后,就是皇亲国戚。她看了一眼楚孝风,心中笑道:一个身怀紫气,一个手持免死金牌。这两人相斗,鹿死谁手呢?

“这个小小的牌子真这么值钱?”楚孝风把头凑上去,仔细的观摩着免死金牌,心中却是暗自琢磨。这免死金牌是个好东西,怎样才能拿到手里,并且让大哥拿不回去,这个有些伤脑筋。

张斐见楚孝风,真的想拿一段破树枝,换免死金牌。他吓得脸色煞白,那可是死罪呀!他几次想开口劝说,可是都被楚孝风的小动作阻止了。

“小子,实话告诉你,有了这个牌子,天底下便没有人能够杀你!”楚仁成得意的一笑,神色忽然有些黯然。这可是当初自己母后为自己讨的,只不过这么多年都没有用过。自己一直带在身上,除了以防万一,也是为了纪念亡母。

“切!你吹牛的吧!世上还有这种牌子!”楚孝风故意后退一步,狐疑的问道。同时,他紧紧捂住手中的槐树枝,生怕有人抢夺。

“就是,小爷也没听说过。”宇文琅伸着脖子,探头看着楚仁成手中的免死金牌,低声说道。有柳若涵在,他可不敢放肆,只能躲在张斐身后张望。

“哈哈......一群乡巴佬!”楚仁成被楚孝风和宇文琅气乐了。他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么幼稚愚蠢的人。柳若涵,美目流转,轻柔的说道:“先生无需猜疑,小女子可以保证,这块金牌绝对能抵三十万两黄金。”

“嗯......既然柳姑娘说值,那就值了。”楚孝风一把夺过免死金牌,把手中的槐树枝扔给了楚仁成。楚仁成先是一惊,而后慌忙接住槐树枝。他心中突然一阵莫名的恐慌,似乎自己这次把事情办砸了。他微微一笑,自我劝慰道:“不就是几个山民么,有什么好担心的。”

楚孝风将免死金牌揣进怀中,嘿嘿笑道:“恭喜这位少爷,成功购买到天底下最好的簪子!”说完,楚孝风对着柳若涵轻声说道:“在下就不打扰二位谈情说爱了,先告辞了。”

还没等柳若涵说话,楚孝风便拉着宇文琅和张斐,朝着远处跑去了。他们现在可不能回南宫家,那样会给南宫家带来灭顶之灾的。

看着三人快速离去的背影,柳若涵眉头一皱,心中豁然明白过来。不由的有些好笑,暗暗想道:好你个黑炭,居然三次戏耍本姑娘,你有种!

自己刚进首饰店,他故意痴迷的看着自己,让自己在首饰店的婢女面前险些丢脸。而后他又引出什么极品簪子的话题,拿一根枯树枝糊弄自己。最后,眼前这无赖定然会把这根簪子送给自己,自己也一定推脱不掉。若是让人知道,她堂堂柳家大小姐,竟然把一根树枝当宝贝,那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其实,柳大小姐可真是冤枉楚孝风了,当时他确实看的痴迷了,只不过转醒的比较早。再有,虽然楚孝风想讹诈柳若涵,可是在得知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后,便果断放弃了那个念头。而后的所作所为,全是针对他的大哥楚仁成。根本不存在什么三次戏耍,都是柳若涵自己琢磨出来的,所以说,女人心,海底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