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帝皇

第八十四章 青楼碎尸案(六)

醉梦楼二楼的雅间中,楚孝风饶有兴趣的看着四周的布置。古朴的桌椅,优雅的瑶琴,墙壁上斑斓的壁画,桌子上,散发着淡淡檀香的香炉,无一不映衬出此地的档次和客人的品味。他心中暗道:没想到这李国色倒有点主意,把这里布置的清香典雅,丝毫不逊色于燕京城中的风化场所,怪不得她能做的远近驰名。

看了一眼身后唯唯诺诺的妓女,楚孝风嘴角衔着笑意,落在妓女眼中却是狰狞的咧嘴。吓得她微微后退到门口,紧张不安的看着楚孝风。她服侍过很多客人,大多数都是此地有名的乡绅财主,何曾见过这么一位。浑身漆黑,面容狰狞可怖,而且表情似乎极其猥琐。

楚孝风见妓女一个劲的往后躲,心中纳闷,自己有这么可怕么?好歹不说,自己当年也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就算是现在有点黑,也不至于如此骇人吧?

“把门关上。”楚孝风嘿嘿一笑,轻声说道。正巧他口中干渴,不经意间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让那妓女看到,更是惶恐。他那下流的动作让妓女心中直打鼓,莫非这位钦差大人是个变态?

她转身慢慢将房门关上,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待着楚孝风的问话。楚孝风眉头一皱,低声喝道:“还愣这干什么!”

妓女闻言,身体不由自主的一哆嗦,他急忙小跑过去,轻轻的给楚孝风捏着肩膀,却一句话都不说。被她的小手一捏,楚孝风顿时觉得整个人都酥了,身体上的每个毛孔都舒服起来,不由得慢慢闭上眼睛,仔细的享受起来。

“啪”的一下,楚孝风突然抓住了妓女的手,一把将她拉进怀中。看着近在咫尺的妓女,楚孝风微微一笑,没想到这个妓女还有几分姿色,只是可惜身在青楼。她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妓女的脸蛋,呵呵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回......回禀大人,民女......民女名叫胡彩蝶,他们都叫我小蝶。”胡彩蝶吓得结结巴巴的说道。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有一道无形的禁锢,让她动弹不得。看着楚孝风那一排森白的牙齿,她似乎看到了自己的血液,正在他的嘴中流淌。

“小蝶,你说大人我英俊不英俊?”楚孝风嘿嘿一笑,狰狞的面容再次露出,吓得胡彩蝶急忙捂住嘴巴,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尖叫出来。

“大......大人,您......您伟岸英武,一看就是富贵之人。”胡彩蝶稳了稳心神,努力让自己露出一个微笑,轻声说道。若是得罪了这位大官,醉梦楼恐怕就要关门大吉了。

“哈哈......”楚孝风听了一阵大笑,自己如今的样子,和黑炭放在一起,保准每人能找出自己,还什么英明神武,全是阿谀奉承的话。他将自己的头缓缓靠近胡彩蝶,笑道:“既然本官在你眼中如此优秀,那本官就赏你一个吻,如何?”

“啊!”楚孝风的这句话,惊得胡彩蝶失声尖叫起来,她在醉梦楼卖艺不卖身,从来没有和哪个客人如此近的接触过。想她一个黄花大闺女,若不是迫于生活压力,根本不会来这里挣钱。

每次遇到无礼的客人,她都会产生离开的念头,可是一想到,自己家中重病的爹爹。她只能把眼泪咽进肚子里,默默的承受着内心的委屈和侮辱。

她绝望的看着慢慢凑上脸来的楚孝风,缓缓流下两行清泪。若是今天自己被他糟*践了,那自己要么上吊自杀,要么孤苦一生。

许久,胡彩蝶睁开眼睛,却见楚孝风正一脸坏笑的看着她,虽然他的脸有些狰狞,但却依旧能够看出戏谑。胡彩蝶急忙从楚孝风的怀中挣扎出来,站在他身边,低着头,不敢看他。刚才那羞人的模样实在让她无地自容。

“小蝶,本官有几句话要问你,你可要老实回答。”楚孝风自己倒了碗水,轻轻抿了一口,低声说道。

“大人......大人是不是要问,关于那只手镯的事情?”胡彩蝶怯懦的说道。她现在可以肯定,当时自己脸色突变的一幕,必然落到了这位大人的眼中。

“嗯?你倒是聪明。”楚孝风赞许的看了她一眼,没想到一个青楼妓女,居然有这份聪颖,当真出乎他的意料。

“哎!”胡彩蝶轻轻叹了口气,眼眶瞬间又湿润起来。她轻轻走到墙边,将瑶琴摘下,放在书案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琴弦,轻声说道:“不知大人可否喜欢音律?”

“孤桐秘虚鸣,朴素传幽真。仿佛弦指外,遂见初古人。意远风雪苦,时来江山春。高宴未终曲,谁能辨经纶。”楚孝风站起身来,走到胡彩蝶身边,轻声吟道。他用右手将胡彩蝶的下巴托起,笑道:“本官虽然不懂音律,但却颇喜欢瑶琴之音。”

“既然大人有如此雅兴,那民女就为大人弹奏一曲吧。”胡彩蝶微微一笑,此刻,她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恐惧,他发现,眼前的这位大人虽然面容丑陋,但却十分率真精明,他一直都在逗自己玩。

叮叮咚咚的琴音传出,胡彩蝶轻启朱唇,声音婉转动听,唱出了一首精致的美词,道出了一段过往的辛酸。

原来,这只手镯的主人,名叫崔莺莺。曾经是汤药谷家喻户晓的美人,也是醉梦楼的招牌姑娘。多少达官贵人、乡绅豪士,为见美人一面,长途跋涉,不辞辛劳的往返此地。

渐渐的,很多人便打起了崔莺莺的主意,许多达官显贵都想将崔莺莺收入府中,做个小妾。那样就可以整日醉卧美人膝,夜夜与美人把盏共欢。

大把大把的银子如流水一般,涌进醉梦楼,却始终不见崔莺莺有任何表态。许多人出头丧气的走了,从此不再来醉梦楼。正所谓相见不如不见,既然人家崔小姐没那个意思,何必自讨没趣呢?

而有些人则是依旧坚持追随,誓不罢休。其中,有一位姓王的员外最为痴狂,他对崔莺莺的迷恋简直到了一个变态的地步。他命人将崔莺莺的画像挂满整个府邸,他愿意花千金购买一桶崔莺莺洗过澡的洗澡水,并且一口一口的将它全部喝掉,还意犹未尽。

虽然他为了崔莺莺几乎是倾家荡产,但崔莺莺对他始终阳奉阴违,不冷不热。这让他极度的烦躁起来,每一次看到崔莺莺,他的内心总是会不自觉的生出一种冲动,他幻想着自己与美人同床共眠的情景,他幻想着美人那具完美的酮体。

终于,积累已久的压抑,转换成了一个可怕的念头,他要得到崔莺莺,不择手段的得到崔莺莺。然后,狠狠的**她,践踏她,他恨她身为一个婊*子还如此清高,他恨她对自己长久以来的应付,他恨她为什么不明白自己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