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帝皇

第二十四章 重返汤药谷

楚孝风三人,坐在最里面的一张小木桌上,看着迅速端上來的衣着酒菜,和飘出浓浓香气的酒坛,都是心中吃惊,沒想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食材却一点也不差,毒医**了两下鼻子,便便迫不及待的从伙计手中夺过酒坛,先给自己满了杯,使劲闻了闻,而后一饮而尽,

“哈哈好酒,伙计,再给我來五坛。”

毒医哈哈大笑,又迅速倒上一杯,也不管楚孝风和宇文琅二人,“咕咚咕咚”的喝起來,小二吆喝一声,便转身离去,给他们搬酒去了,

楚孝风和宇文琅对视一眼,露出苦笑,沒想到这毒医不仅好赌,而且也嗜酒,这人都活了大半辈子了,为何好的沒学來,恶习倒是一大堆,宇文琅拿起酒坛,给楚孝风满上,而后又为自己倒了一杯,便和楚孝风闷头吃起饭來,

三人明天一早便又要急着赶路,所以楚孝风和宇文琅并不想再浪费精力和毒医喝酒,而是决定抓经时间休息,前路凶险未卜,必须养好精神,提高警惕,

就在楚孝风三人各自吃喝各自的时候,身边几个公子哥的谈话突然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就听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男子笑道:“难道陆兄也是要去参加刘小姐的招夫大会去。”

“嘿嘿郭兄何必装糊涂,两天前,柳家突然发出邀请函,谁是柳小姐将举办一场招夫大会,这十里八村的世家子弟,几乎是倾巢而出,我听说就连大成镇上有势力的家族,也在急急的朝着这边赶來。”

白袍男子对面,一个身着蓝衣的俊美少年,喝了一口酒,嘿嘿笑道,

“你说这柳小姐还真是奇怪,当初那么多人上她家提亲,都被她一一回绝,为何这次却又如此急着嫁人呢。”

白袍男子一脸疑惑,斜睨这自己的同伴,拍了拍脑袋,实在不知道为什么,难道这柳小姐也开始饥不择食,想男人了,

“我说郭兄,咱们想这么多干嘛,你想想,若是咱们兄弟有人娶了这美貌无双的柳家大小姐,一來可以抱得美人归,二來么,柳家这个庞大的医药世家也将顺理成章的落入囊中。”

蓝衣少年伸手拍打了一下对面的同伴,低声说道,很多人之所以死皮赖脸的要迎娶柳若涵,一方面是因为柳若涵的美貌堪称天下第一,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柳家的医药家世,若是将柳家收入麾下,无论放到哪里都是一笔不可小觑的财富,

“嘭”的一声爆响,突然传出,毒医眼巴巴的看着桌子上的美酒全数洒落在地上,宇文琅手里还拿着半只鸡,而其余的菜,则全部被楚孝风打落在地,楚孝风脸色十分难看,仿佛有人给他戴了绿帽子一般,

他铁青着脸,起身來到那白袍男子身边,低沉的问道:“你们说的柳小姐,可是汤药谷柳家的柳若涵。”

刚才楚孝风突然打翻桌子,让所有热目光都集中在他这边,很多人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这位到底哪根筋不对劲,为何突然发这么大火,

“你你是什么人。”

白袍男子见楚孝风來者不善,吓得也是一个激灵,他们这些公子哥,几乎个个手无缚鸡之力,平日里哪见过这种场面,立时从他身后走出两个家丁,挡在他的身前,楚孝风见白袍男子并沒有回答他的话,突然伸出双手,“嘭”、“嘭”两声,那两个家丁已经飞了出去,直接将客栈的木门撞翻,

白袍男子还沒反应过來,就被楚孝风一把拎了起來,楚孝风淡淡的说道:“回答我刚才的问題。”

“是是,就是柳若涵小姐。”

白袍男子被楚孝风提着,哪敢放肆,急忙说道,楚孝风冷哼一声,随手将他甩了出去,而后冷冷的盯着屋中已经傻掉的众人,阴沉的说道:“你们给老子听好了,柳若涵是我的老婆,你们哪个再敢起歪心,杀无赦,都他妈的给老子滚。”

“吆喝,你算哪根葱,我们这么多人,难道怕了你不成。”

楚孝风的话音刚落,西边的一个身穿黄色锦衣的男子几步上前,不屑的说道,他身后五名大汉纷纷拿出一柄长刀,站在那里,等待主子的命令,

“妈的,找死。”

楚孝风原本极度恶劣的心情瞬间降到了冰点,几步冲了过去,客栈老板本想全解,却被几个公子哥给拦下,他们也想看着楚孝风被人教训,他算个什么东西,竟敢侮辱柳小姐,真是罪该万死,

宇文琅刚要站起身來,却被毒医一把拦住,低声在他耳边说道:“公子自痊愈一來,似乎大不相同,就让我们看看,这太极玄棺的妙处。”

宇文琅眉头一皱,说实话,他对所谓的太极玄棺也有几分好奇,只是万一楚孝风遇到危险,自己岂不是失职,他见毒医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只好慢慢坐下,紧紧的看着场中局势的变化,

楚孝风慢慢走向那几人,五名大汉也纷纷迎了上去,其中一名大汉刚想开口说话,却被楚孝风突然一拳打在脸上,整个人瞬间向后飞去,他身后的两名大汉一个不防,也被带倒,剩下的两名大汉见状,举刀便砍,他们见楚孝风衣着普通,并不像什么大家族的子弟,压根沒有留情面,

“嘭”的一声,冲在最前的那个大汉突然停在当场,由于客栈的空间有限,所以另一个大汉刚从同伴身后冲上來,只是下一刻,他立刻呆在当场,惊恐的向后退去,就见那个大汉的脑地竟被楚孝风一拳打穿,白色、红色的脑浆溢出,让四周的众人一阵作呕,

既然对方下了死手,楚孝风自然不会客气,杀人对他來说,已经太习惯了,原本吵嚷的人群在这一刻安静下來,他们惊恐的看着眼前的黑衣少年,吓得不停的向后倒退,客栈老板面如死灰,自己的客栈死人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滚,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楚孝风冷冷的喝道,他话音刚落,所有人几乎同时狂奔向屋外,笑话,谁的命值钱,这位爷爷可不是善茬,为今逃命要紧,客栈老板和伙计抱在一起,哆哆嗦嗦的缩在墙角,而毒医却悠闲的吃着菜,喝着酒,挨桌子转悠,

宇文琅沒有说话,只是看着楚孝风,无奈的叹了口气,原本他以为自己是个惹祸精,沒想到这位比自己还厉害,他是不明白楚孝风和柳若涵的关系,还以为楚孝风吃饭被打扰了,他这就要杀人呢,

“你们在这里等我一夜,明天中午我们继续启程。”

楚孝风冷冷的丢下一句话,转身走出了客栈,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客栈老板急忙给伙计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快去报官,伙计小心的看了一眼毒医和宇文琅,见他二人还在吃饭,便悄悄的向外面走去,

“我事先警告你们,谁要是走出客栈,将立刻毙命。”

伙计刚要迈出客栈,背后传來毒医冷冷的话音,一只从后面厨房跑出來的大公鸡,鸣叫一声,突然急速冲出客栈,它也不想成为别人的盘中餐,可是刚一出屋,便身体一僵,随即倒在了伙计面前,一动不动,

伙计吓得急忙后退数步,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煞白,他惊恐的看了看正在喝酒的毒医,咽了几口唾液,连滚带爬的跑到客栈老板那里,又和他抱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