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帝皇

第四十三章 诡异的高台

核心大厅中,耶律倩小心的朝着中央高台中,那个巨大书案走去,踩着脚下已经变成灰色的人骨,她的心一直悬在半空,楚孝风见她如此冒失的就去寻找图驽圣物,真恨不能抽她一个大嘴巴,

他仔细的观察着四周的动静,手中早已经捏着四五枚银针,准备随时射出,解决突如其來的危机,就在楚孝风仔细的注意着四周轻微异动时,奇怪的是似乎经过一轮箭雨,并沒有其他的机关存在,

耶律倩在小心翼翼的走过一段距离后,也稍微有些放松,看着离自己不足半米的书案,耶律倩的脸上露出了难以抑制的微笑,书案上,两个黄金打造的正方形盒子,正静静的躺在一边,一堆颜色各异的宝石堆满了半张桌子,书案后面的椅子上,一具白色的枯骨正襟危坐,空洞的眼洞中似乎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那场风暴來的太过突然,巫祝等人都还沒有來得及撤离就被埋在了黄沙之下,而且当时大周的军队也是突然來袭,这才导致图驽国狼狈北撤,再也找不到原來生活的故地,耶律倩的双手开始颤抖起來,她小心的慢慢将手摸向那金色的盒子,进一步确定是不是自己要找的圣物,

就在她的手快要触及盒子时,突然一双手搭在了她的肩旁上,耶律倩猛然一个转身,他还以为是楚孝风又发现危险了呢,可是当她转过身去时,却见一个气度宏伟的四十岁中年男子正一脸和蔼的看着她,

男子留着络腮胡子,一身银白色华服加身,彪悍而又豪爽,背负双手,岿然而立,彰显出一派王者之风,耶律倩急忙跪在地上,恭敬的说道:“阿六参见主人。”

“哈哈小六不必多礼,你们七兄妹在我眼中,如同我的子女一样。”

中年人哈哈一笑,上前将耶律倩扶起,露出慈父般的笑容,

“主人,这就是咱们图驽的圣物,有了它们,您可以成为咱们图驽人最伟大的可汗了,到时候,您就可以率领咱们图驽的勇士,将大周踏平。”

耶律倩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样,指着书案上的两个黄金盒子说道,

“这个不急,对了,努哈尔等人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里。”

中年男子并沒有露出耶律倩想象中的笑容,而是皱着眉头问道,

“啊,请主任请主任责罚。”

耶律倩闻言,吓得惊叫一声,她赶忙跪在地上磕头,这才想起,自己的一帮属下还沒有來到这里呢,本來就已经牺牲了很多人,要是全部都死在其他的回廊中,自己真的万死难逃其咎,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中年男子见耶律倩如此惊恐,眉头拧成一个疙瘩,他万分恼怒的哼了一声,厉声质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

耶律倩跪在地上,将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來,关键的地方还不忘着重渲染,以便减轻自己的罪责,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找到了图驽的圣物,主人应该不会过分处罚自己吧,

“哼,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还把我苦心训练的属下全部葬送,你说,我留你何用。”

中年男子听了耶律倩的叙述,顿时勃然大怒,他上前逼近几步,一脚将耶律倩踢到,随手甩下一柄匕首,冷冷的说道,

“主人我”

耶律倩的声音有些颤抖,她看着眼前的匕首露出了绝望的神情,她万万沒有想到,主人会为了几个仆人,让自己以死谢罪,

中年男子转过身去,等待着耶律倩执行最后的任务,杀死自己,耶律倩颤巍巍的拿起地上的匕首,她再次看了一眼面前如同神灵一般的主人,缓缓闭上了眼睛,锋利的匕首缓缓停留在脖颈处,准备迅速划出一道红色的轨迹,

一行泪水流下,耶律倩此刻反而觉得心中安详,也许死,是一种解脱吧,想到自己自幼无父无母,被主人收留后,每天都过着非人的生活,不停的练功,不停的执行任务,有时候,耶律倩真觉得自己厌倦了,

芊芊玉手牵动着锋利的匕首,就要结束尘世的纷争,突然耶律倩感觉手臂一麻,握住匕首的手猛然松开,“哐当”一声,匕首落地,而她感觉自己的头脑瞬间一阵晕眩,紧接着一条柔滑的丝带射來,缠住她娇细的腰肢,随着一股大力的拉扯,她也跟着飞出了高台,落入一个人的怀抱中,

“喂,你怎么了,你快醒醒。”

楚孝风抱住耶律倩,焦急的大喊道,

刚才,他就见耶律倩一个人突然莫名其妙的在高台上自言自语,而且一会儿起身,一会儿跪下的,他开始还以为是图驽国的礼仪,行完礼以后才能触碰圣物,谁知道耶律倩突然从腰间拔出了匕首,横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楚孝风就是再傻也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祭祀礼仪,而是想玩命了,他情急之下将手中的一枚银针射出,打落耶律倩手中的匕首,而后随便从身边的墙壁上扯下一条破旧的丝绸,甩过去将耶律倩卷起,这才救了她一命,

“怎么怎么是你,主人主人呢。”

耶律倩慢慢睁开眼睛,就觉得大脑昏昏沉沉的,如同被人下了蒙汗药一般,楚孝风听到耶律倩的话语,觉得又好笑又好气,他这才明白,为何耶律倩刚才又是自言自语,又是磕头的,感情人家遇到了她的主子,

“什么主人鸟人的,若不是你相公我出手快,你现在就是一具尸体。”

楚孝风将耶律倩放下,沒好气的说道,他看了一眼满脸迷惑的耶律倩,皱眉问道:“你刚才怎么了,到底看到什么了,怎么要自杀呀。”

“自杀,不是,刚才我看到主人了,他责怪我沒有保护好手下,损失惨重,扔给我一把匕首,让我自裁谢罪。”

耶律倩坐起身來,揉了揉还有些发痛的太阳穴,她刚才明明看到主人了,那音容相貌,完全真实的感觉,不会出错呀,

“什么,你看到你的主子了,真的假的,难道他已经死了,你看到他的鬼魂了。”

楚孝风虽然口头上有些嘲讽的意味,可是心中却翻去滔天巨浪,看了一眼叠加着死在一起的虎牙骑成员,楚孝风暗道这里果然诡异,一定存在着什么可以让人产生幻觉的东西,而后促使人通过某种方式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