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帝皇

第七十七章 拆房子

金黄色的宫殿中,毒医身体急速移动,躲避着尸人的攻击,他不时分心看看不远处燃烧着熊熊火焰的铁锅,心中万分焦急,若是再不治住这个尸人,杨一锅性命垂危,他已经看到了铁锅上若有若无的蒸汽,正在缓缓上升,

药师见毒医还是对自己的尸人束手无策,眼中充满了得色,自从自己拜入药王门,每每都要落后这个师兄,他每次都虚伪的教导自己,每次都虚伪的鼓励自己,自己不需要,自己需要的是真正的实力,原本自己在双腿残疾后,落寞灰心了,可是周岚找到了自己,他为自己提供资金、人手,还有那古书上逆天的药方,这才让自己重新看到了战胜毒医的希望,

自己研制的尸人,乃是用一百七十具尸体拼凑而成的东西,他体内流淌的是经过自己静心研制的药水,头脑中更是注入人的新鲜脑浆,并且每过一个月都要更换一次脑浆和药水,以保证尸人的正常生理机能,

尸人不惧刀枪,更沒有所谓的感觉,而且由于是自己的特殊药水灌注,浑身都是剧毒,沾之则亡,碰之则死,而且他的力气奇大无比,可以说以一敌百绝对不在话下,若是一支由几百尸人做成的军队出现的话,绝对是所向匹敌,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看着自己额尸人大展神威,就连一向自负的师兄都束手无策,药师心中油然生出一种自豪感和成就感,

最后的事实证明,自己要比师兄强多了,这些年他因为自己妻儿的事情,一直避世隐居,医道未有存进,而自己,每时每刻不在进步,十几年过去了,相信自己对医道的研究已经远远超过他了,这要他败在自己的尸人手中,那自己就是这天下间最伟大的医师了,

想到这里,药师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來了,多年的夙愿马上就能实现,他目不转睛的看着毒医和尸人搏斗,不想错过自己成功前的每一个细节,突然“轰”的一声巨响,就见宫殿的大门被人狠狠的踢开,瞬时四分五裂,

紧接着,整个宫殿开始摇摇欲坠,药师登时大惊,急忙朝着门口看去,这一看差点沒把他气死,就见一百多人不知发了什么疯,开始疯狂的拆着他的黄金宫殿,这些人原本就不是普通人,都是他做实验用的初级活体,但是却拥有者常人无法匹敌的力量,

而且自己额这座宫殿乃是用大量的黄金铸造而成的,根本不算牢固,被这些力大无穷的人來回折腾,几下就完了,药师还沒反映过是怎么回事來,就见大门处已经被人拆的干干净净,不对呀,这些人不是要去杀那个三殿下么,怎么会在这里,

就在药师纳闷的时候,突然感觉侧面传來一道冷风,吓得他急忙转身看去,就见一只巨大的铁锅从天而降,他急忙将身子向后飘去,却感觉腹部传來一阵剧痛,而后整个人倒飞出去,楚孝风抱着湿漉漉的杨一锅,牙齿咬的咯嘣作响,杨一锅的肌肤已经出现了红肿,若是自己再晚來片刻,怕是已经给她毁容了,

“你。”

药师惊骇的看着楚孝风,自己怎么完全沒有察觉,这小子已经将这女娃就出來了,而且自己负责看守的尸兵呢,虽然他们不及尸人,可是也不是泛泛之辈呀,怎么沒有发出一点响动就轻易被这小子得手了呢,

他转身看向自己的尸兵,突然心中一震,之间四具无头尸体正直愣愣的站在那里,而他们的头颅要么被一刀砍断,要么就被人一拳打爆,刚才楚孝风趁乱赶到铁锅旁,将杨一锅救出來,原本这根本瞒不住药师,可是他一心只在毒医身上,根本沒看别的,如何还能注意楚孝风的动静,

再说了,在他的理解中,楚孝风可能已经死了,毕竟被那么多尸兵围攻,怎能不死,就算你武功再高,人力有穷时,就不信你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杀死几百人,而且这几百人还是不惧疼痛的大力士,

“死变态,我们的帐,老子慢慢和你算。”

楚孝风抱着杨一锅急速后撤,而后对着还在和尸人搏斗的毒医喊道:“老头子,快点离开宫殿,这里要塌了。”

毒医闻言,见楚孝风已经救下杨一锅,心中一喜,虚晃一招,身形飘移,來到楚孝风身边,呵呵笑道:“我就知道,跟着你小子,从來都是遇难成祥,化险为夷的。”两人对视一眼,仰天大笑几声,而后快速的跑了出去,

“轰隆”一声,两人刚刚跑出宫殿,就见最中间的地方,突然倒塌,而那一百多人好像根本沒有在意一样,依旧乐此不疲的搬着金砖,盖自己的小房子,毒医见状有些疑惑,轻声问道:“他们这是怎么了,难道反了。”

这些人明明都是药师的人呀,怎么说反就反呢,难道这个三皇子殿下就这么厉害,三言两语就能将这群人策反,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楚孝风轻轻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您老有所不知,这里的人全部是做过手脚的,他们的智商只有四五岁孩童的智力,而且他们身体上到处都是切口和注入过各种各样的药物。”

“而且,我曾经偷偷把过他们的脉,根本就沒有什么脉象可言,如同一团乱麻一样,而且心脉似乎已经枯竭,要说他们是人,不很准确,一般的人,心脉枯竭早就死了,可是这些人还是以这种状态活着。”

楚孝风凝视着这个在玩的不亦乐乎的一百人,不知道这是他们的悲哀,还是他们的幸运,能够如此无忧无虑的生活,执行简单的命令,如同待哺的孩童一般,天真无邪,沒有人世间的感情,沒有人生中的烦恼,

“嘭”的一声,一根巨大的金色主子突然从废墟中拔地而起,冲着楚孝风和毒医的方向射來,沿途穿过几人,将几人震飞出去,楚孝风眉头一拧,好个死变态,这么能活,居然沒有砸死你,他迅速将杨一锅扔给毒医,示意他后退,

而后飞身跃起,一脚将迎面飞來的金色柱子踢飞,黄金做成的珠子被楚孝风一脚踢出,“轰”的一声落在地上,入土三尺有余,上面清晰的抓痕和脚印,证明两人气力之大,“哗啦”一声,尸人站起身來,他肩头看着药师,此时的药师再沒有刚才的飘逸,两只眼睛死死的等着楚孝风这边,全是仇恨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