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帝皇

第七十九章 毒医发怒

“嗖”、“嗖”、“嗖”

九根神针在尸人体内來回穿梭,不断的透体而出,破体而入,却沒有丝毫的作用,人之所以能够自由呼吸、活动,全赖于身体各项机能的相互配合,而尸人的活动,无迹可寻,根本用常理难以理解,他好像是堆肉组合成人形,就可以自用的行动,

楚孝风而额头渐渐冒出汗珠,尸人的进攻越來越猛烈,而且好像是不知疲倦一样,自己的行动却越來越迟缓,人总会感到累,而尸人却像是台机器,根本不知道停歇和疲倦,只是不断的进攻着楚孝风,

“嘭”的一声,楚孝风整个人被尸人击中头部,瞬间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废墟中,毒医的眼睛瞬间睁大,他分明看到一道血柱冲天而起,而后散落在地面上,药师见状,露出满意的笑容,哈哈笑道:“干得好,将他们全部杀死。”

随着这疯狂的叫喊落下,尸人快速冲进人群,再次进行厮杀,毒医小心的将杨一锅放在地上,而后纵身朝着远处,楚孝风跌落的废墟跃去,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带着楚孝风和杨一锅先离开这里,这里太危险了,而且那个神秘的尸人几乎无坚不摧,再加上自己那个疯疯癫癫的师弟,此处绝对不能再待下去了,

“师兄,你这是想干什么,你的对手是我。”

就在毒医刚刚赶到废墟边缘的时候,药师突然飘到他的面前,冷冷的说道,想要逃走,门也沒有,这要有那两个男女在,自己的师兄是断然不会一个人离去的,今天自己就和他一比高下,看看谁的医术、武功更加高明,

自己虽然是双腿残疾,但是自从得到了那本轻功秘籍后,努力演戏,如今已经完全掌握,行动比常人还要灵活,而且那套轻功十分神奇,几乎可以让身体直直的漂浮在空中,犹如神灵,药师手中拿着一柄三尺匕首,匕首呈现无黑色,刃上带着无数细小的倒刺,婉如毒蝎的尾针,

毒医目光一寒,既然如此,自己今天就为自己的妻儿和师父报仇,他双手一展,背后的衣服无风自动,一道道七彩的丝带突然飞出,急速朝着药师射去,细小的七彩丝带在毒医身前汇聚成一条七彩的铁链,铁链的顶端挂着一个只有半个巴掌大小的小葫芦,小葫芦上雕刻着一个阴阳符箓,

七彩铁链如同一条七彩蟒蛇,带着无边的寒意飞速而至,药师见状瞳孔一缩,身形微微后退,但却并不是很快,虽然那套轻功十分神奇,但是速度却十分有限,并不能真的做到移动如风,迅猛如狐,

“当”的一声,药师手中的匕首脱手而出,七彩链条迅速挥手,小葫芦瞬间落回毒医的手中,药师眼中闪过惊骇的神色,他万万沒有想到自己师兄的武艺比起当年更胜一筹,自己将他的妻儿杀死,将药王门害的满门灭绝,他不是应该绝望才对么,为什么,为什么他的武功比起当年更胜我,

“你一定很奇怪,我本应该沉沦,为何如今却修为大进。”毒医冷冷的说道,他目光深邃,似乎在回忆着当初的痛苦,人人都说时间才是最好的良药,但是有谁能知道,时间是一把无情的刀,会在你的伤口上不断的划割,知道让你变成一具赤*裸*裸的白骨骷髅,

“你”

药师的眼中突然露出惊恐,他最害怕的就是毒医那种平静的眼神,当初在药王门,只要毒医一露出那种眼神,就说明他已经对一个人失去了任何的怜悯之心,而那人将会遭受在毒医最严厉的惩罚,

毒医之所以叫做毒医,一方面是因为他擅长制毒,喜好研究各种毒药、毒物以及解毒,而另一方面是,此人行事狠辣,手段残忍,根本就是个魔鬼,师父死后,曾经有一个门派势力杀死了药王门的一名弟子,而且将他尸体大卸八块,一段段的送回药王门,向药王门示威,

当时药王门的弟子个个神情激愤,就要不顾师门戒律,去哪个门派寻仇,却被毒医拦下,当时他就是现在这副表情,而后他一个人独自前往那个门派,仅仅用了三天,毒医满身伤痕的爬回了药王门,而后直接陷入昏迷,

就在众人不解的时候,外面却已经掀起了轩然大波,哪个门派合共五百人,全部被人分尸,首领更是成为一堆肉泥,而且被火烘干,做成了腊肠,就悬挂在他们议事大厅的正门上,无论男女老幼,尽被屠杀殆尽,最后有人统计,甚至连一只蚂蚁都沒有跑出來,当地官府派人彻查此事,可是进入那个门派领地的官兵,纷纷身染怪疾,迅速病亡,

从此那里变成了一块死地,再也沒有人敢踏足,自此以后,所有人对毒医敬畏非常,几乎不敢有一丝的忤逆,别看他平日里温和可亲,这个可是个杀人如麻的魔鬼,所以毒医之名迅速散播开來,再也沒有人敢找药王门的麻烦,

“师弟,我本來想放你一马,毕竟是同门,而且师父临死前,曾经为你求过情,说你自幼无父无母,也算是个苦命人,虽然做事比较偏激,但是毕竟曾经救过无数人的性命,所以你害的药王门支离破碎,害死我的妻儿,我一概沒有追究。”

“可如今,你已经彻底丧心病狂,妄图谋朝篡位,破坏天下稳定,若是如此,你以前救再多的人,也弥补不了你如今的疯狂错误,今天,我就以药王门掌门的身份,清理门户。”

毒医淡淡的说道,药师的脸色瞬间惨白,他一直认为师兄之所以沒有找他寻仇,是因为他已经彻底的心死了,再也沒有斗志了,原來他是念在当年师父的恳请上,放了自己,如今自己一味的咄咄逼人,已经完全将他触怒了,

想到这里,原本万念俱灰的药师脸色突然变的红润起來,他嘴角露出一丝诡秘的笑意,这样也好,当初在一起学艺的时候,师父常说自己不如他,自己到底哪一点不如他了,自己就是不服,今天正好可以一决高下,再说了,自己不是还有尸人么,有了尸人,自己还怕他做什么,将來自己推翻这个王朝,建立新的世界,那自己不就是万人敬仰的皇帝了么,有了尸人,看有谁还能阻止自己的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