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帝皇

第八十一章 对决

看着已经逃走的药师,黑袍人站在铁翅鸟上,俯视着下方的几人,而一边的尸人,由于失去了药师的控制,立刻安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又回到了死去的样子,楚孝风和毒医对望一眼,都看了对方眼中的担忧与凝重,

药师成功逃脱,若是永乐教真的弄成几十个这种东西,那岂不是世界上最可怕的部队,几乎就是战无不胜的存在,黑袍人看着楚孝风,淡淡的说道:“大周朝的三皇子殿下,一直隐忍多年,韬光养晦,上一次我们永乐教铩羽而归,副教主朱耷帝更是惨死宫中,这都与你有关吧。”

“永乐教逆贼,人人的得而诛之,你这一说,我倒是想起來了,以前在宫中,我曾经看到过一份关于永乐教的密报,说是永乐教教主有位义子干儿,名叫徐矛椿,此人生的其丑无比,犹如厉鬼在世,但是却精通各种机关之术,其机关技能神乎其技,令人叹服,不知道,那位丑八怪,阁下可认识。”

楚孝风仰视着空中的徐矛椿,笑道,笑容和蔼,让人如沐春风,徐矛椿听后,隐在斗篷中的脸色瞬间变的几位难看,他平生最恨别人说他丑,就因为他生的丑,就被父母抛弃了,就因为他生的丑,从小就被同龄人欺负,就因为他生的丑,自己的师父从來对他都是冷言冷语

“哈哈沒错,就是本座。”

徐矛椿虽然已经愤怒到了几点,却仰天笑道,他手中握着一个黑色圆珠,等一下自己出去后,就将此处夷为平地,让你这个伶牙俐齿的小子死无葬身之地,楚孝风和毒医早就猜出,这家伙无缘无故的留下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再看看这个摇摇欲坠的地下城,楚孝风和毒医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上,要是再给这个地下城來一下爆破,这里立刻塌掉,将所有人淹沒,

在楚孝风的示意下,毒医迅速靠近杨一锅,将她抱在怀里,准备随时撤退,徐矛椿见状仰天大笑道:“你们可曾听说过雷火珠。”楚孝风和毒医顿时脸色一变,一片煞白,雷火珠,不亚于现在的大型炸药,虽然它的体积非常小,也就是相当于一个小小的圆珠,可是它的材料却十分的奇特,用的是一种压缩火药,威力惊人,

“哈哈两位,永别了。”

徐矛椿哈哈大笑一声,而后转身操纵铁翅鸟飞出洞口,同时手中的雷火珠也做好了扔下去的准备,就在徐矛椿刚要飞到那个洞口的时候,突然一道寒光从上面直透而下,“嘭”的一声,一杆长戟直接贯穿整个铁翅鸟,飞射而下,

楚孝风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几个纵身飞身跃起,稳稳接住长戟,对着上面大喊道:“我们沒事,你们千万不要下來,这里很危险,我们马上就上去。”声若洪钟,震耳欲聋,徐矛椿站立的铁翅鸟“轰”的一声在半空中炸毁,

他急速的朝着地下追來,急忙从怀中再次掏出一个黑色的盒子,“嘭”的一声,一对奇怪的铁制翅膀出现在他的背后,让他缓缓落下,这次出來,他一共带了三只铁翅鸟,光药师就耗费了他两个铁翅鸟,如今他想离开这里,也只有从出口杀出去了,

“带一锅妹妹离开这里,我解决了这里的事情,马上出去。”

楚孝风紧紧握着东皇戟,对着身后的毒医说道,毒医点了点头,急忙抱着杨一锅朝着出口奔去,此时他若是留在这里,只会添乱,而且杨一锅昏迷不醒,始终是个累赘,再说了现在外面都是自己人,想必关晓轩已经搬來救兵,楚孝风若真不是徐矛椿的对手,大不了可以逃走,在地面上解决他,

见毒医已经朝着外面跑去,楚孝风长长舒了口气,飞身冲向徐矛椿,徐矛椿眉头紧皱,身体突跃起,无数黑色的利刃急速射出,楚孝风挥动东皇戟,将挡在面前的利刃打开,身形在快要接近徐矛椿的时候,突然偏移,而后手中三枚黑色的银针射出,直奔徐矛椿的面门而去,

徐矛椿大惊,他沒想到楚孝风身上还带着暗器,急忙向后滚去,这才险险的躲了过去,但却弄的浑身泥土,狼狈不堪,而楚孝风此时已经來到了尸人的面前,他挥动东皇戟,对着尸人就是一通乱打,

既然无法破解你的秘密,那就将你捣成一滩烂泥,看你还怎么活动,徐矛椿见楚孝风瞬间将尸人砸成一滩烂泥,脸色气的煞白,原來刚才他虚晃一招,目标竟然是这个尸人,他本想将这个已经做好的尸人带回去,这样也好和义父邀功,沒想到被楚孝风给毁了,

“好小子,你今天死定了。”

徐矛椿将身上的黑袍脱下來,而后从身后拿出一柄奇特的弯刀,横在胸前,楚孝风见了徐矛椿的样貌,吓得一惊,见过丑的,还真沒见过如此丑的,就见此人身高八尺有余,光头沒眉毛,眼睛一个靠下,一个靠上,鼻子朝天,脸型如同一弯月牙,嘴唇外翻,搂着两颗大板牙,耳朵极小,放佛沒有一般,

再看他手中的弯刀,五尺來长,弯曲如同满月,只有中间的部分是露出一个空隙,拱手抓住,弯刀两面带着锋刃,呈现褐色,刀后柄处悬挂这一根细长的铁链,想必这个武器是远攻型的,想到这里,楚孝风警惕的后退一步,将东皇戟横在胸前,

徐矛椿见楚孝风死死盯着自己手中的武器,心中一惊,沒想到这小子有几分眼光,这个武器名为月煞,乃是当世有名的暗器,虽然它的个头比较大,更像是人手中的兵器,但是只有熟悉它的人才知道,其实月煞是一种暗器,

两人静静的对立着,徐矛椿突然发难,月煞带动细长的铁链飞速射出,楚孝风将东皇戟横向砍出,抵挡飞來的月煞,就在他身形刚要上前的瞬间,突然发现无数黑色的飞针自月煞上飞出,直奔他的身体飞來,楚孝风心中大惊,这真他妈的变态,怎么武器中还能射出飞针呢,

当下不敢犹豫,这么密集的飞针,他可不敢托大,用东皇戟挡掉,要说箭矢倒还可以,可是这细入牛毛的暗器,他可沒有一丝把握,再说了,以眼前这个丑鬼的为人,这些暗器上百分之百有着剧毒,要是被一根针扎上了,估计就要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