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帝皇

第九十四章 望鹤楼主

望鹤楼中,黄博堂的脸色都气绿了,他几步走到楼下,几位衙役见马鹏远口沫横飞的说的气劲,都一个个觉得好笑,突然见看到自己的顶头上司黑着一张脸走过來,登时个个噤如寒蝉,强忍住笑意,

此时,马鹏远横刀立马,站在桌子边上,一边侃侃而谈,一边不时的从桌子上抓几粒花生吃,也不知道他脸上的鸡汤到底有沒有抹干净,一副大牌模样,全然不把四周看热闹的人当回事,而且好像根本沒有注意到面前的四位衙役,

他的那三名同伙见状,立刻悄悄的离开了,哎,还是去准备钱去吧,估计这次肯定要花不少钱打点,这连州府大人都得罪了,能够活着出來就是好事,

“你给我住口。”

黄博堂一声怒喝突然响起,他实在听不下去了,这里的人几乎都认识他,而且这些人都开始露出了然于胸的神情,那样子,仿佛在说,原來他是个这样的人,

他本人的官声在此地也颇有口碑,不少人都对他十分的推崇,而今天,马鹏远胡言乱语,几乎就是让他官威扫地,看着四周的人开始指指点点的样子,黄博堂更是怒火中烧,他指着还在喋喋不休的马鹏远喝道:“给我把这厮抓起來,好好的给我招待他。”

“是。”

四名衙役早就等在那里了,敢公然辱骂州府大人,这果子还能好吃,他们早就将身上的绳索拿在手中,就等着州府大人一声令下了,几人快速上前,麻肩头拢二背,直接将马鹏远捆了个严严实实,

“你们我大人饶命。”

马鹏远这才看清楚來人,竟是四个穿着官服的衙役,登时吓得三魂沒了七魄,语无伦次的求饶,楚孝风坐在不远处喝着茶,微微一笑,这小子看來欺男霸女惯了,连对象都沒搞清楚,就敢胡说八道,大放厥词,

只是沒想到这货的运气如此背,竟然碰上了州府大人,即便你与州府大人私下里真的有什么交情,但是放在这个场合吹嘘,也一定会被严惩,这次就算是给你个教训吧,要是下次还不知悔改,那老子就亲手废了你了,和我耍流氓,真是瞎了眼,

看着这场闹剧收场,楚孝风也沒心情再继续自己一个人吃喝了,还是等关晓轩和杨一锅三人回來后,再做打算吧,黄博堂和酒楼的主人匆匆告别后,便阴沉着脸,慢慢的朝着外面走去,只剩下一群窸窸窣窣低声讨论的看客,

楚孝风抬头看了一眼远去的州府大人,突然整个人一愣,而后刑部的一段话语悄然出现在脑海中,永乐教教主,年纪不过五十岁左右,中等身材,背影略显佝偻,左肩高于右肩,腿上似乎有情殇,走路稍微带些不自然,

楚孝风喝了口茶,甩了甩头,也许真是自己太累了,而且那段文书的后面也有备注,说是一个活着回來的将官的临终遗言,他自己也说当时自己满脸血迹,根本就看不清楚,所以,这段文字只是被当成参考保存了下來,并沒有因此而大发布稿,四处抓人,毕竟永乐教教主沒人见过,

楚孝风摇了摇头,真是自己太敏感了,这州府看起來行动浮夸,喜怒浮于脸上,根本不可能是永乐教的教主,传闻永乐教的教主武功盖世无双,诡计多端,善于攻心之术,是当时不可多得的枭雄人物,以他那种人的性子,怎会屈于此地,做个小小的州府,他的目的可是整个天下,

“铮”

就在楚孝风自嘲自己太过警觉,大惊小怪的时候,突然二楼上传出一声抚琴的响动,这一声虽然只是试音,却带着一股磅礴的大气,一下子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楚孝风眉头一挑,这是谁在抚琴,竟有如此造诣,

弹琴对于楚孝风來说,并不陌生,当初他在皇宫中,为了表现自己不务正业,曾经跟随一众宫女抚琴弹唱,玩的不亦乐乎,虽然抱着玩的心态,但是楚孝风却慢慢的将其中的精髓学了进去,而且自己也能弹出一手好琴,为他人所赞扬,

楚孝风嘴角翘起,自己那段醉生梦死的日子,还真是让人怀念呀,最起码,整日无事,也不必操心这个担心那个,如今置身在外漂泊,还真是想念那段无忧无虑的快活日子呢,楚孝风端起茶杯,一饮而尽,饶有兴趣的聆听着楼上接下來的动静,

“各位,今天实在不好意思,让一个地痞无赖扰了大家的兴致,梁某人今天献丑,为大家送上一曲,希望各位不要怪罪望鹤楼怠慢了大家。”

一袭灰色长衫,一个中年人缓缓自二路走下,在他身后,一个俊秀的年轻丫鬟,抱着一个古筝,不徐不缓的跟着,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顿时所有人都欢呼起來,外地人可能不知道,这泗水镇的人,可是晓得,千金易得,却难求这梁冠华一曲,

听到反应这么剧烈,楚孝风忍不住转头望去,登时眼前一亮,此人面似冠玉,气度不凡,当真神风俊朗,一袭衣袍无风自动,好一派隐士风范,再看他身后的丫鬟,更是清丽可人,衣着飘袂,宛若仙女,降临尘寰,

他缓缓走到楼下,所有人都齐齐的站起身來,对着他恭敬的作揖施礼,可见这望鹤楼的楼主梁冠华在此地颇有影响力,楚孝风微微一笑,也是,能够和州府大人挂上边的人,能简单的了么,此人必是一个奇人,

梁冠华扫视了一眼四周,微微一笑,漫步走到楚孝风的身前,轻轻做下,楚孝风自顾自的倒了杯茶,低头畅饮,丝毫沒有邀请这位望鹤楼主人同桌的意思,梁冠华呵呵一笑道:“看來这位兄台不是本地人吧。”

“嗯何以见得。”

楚孝风抬起眼皮,将四周愤怒的眼神一一忽略掉,轻声笑道,

“在场的所有人都对我毕恭毕敬,唯有兄**坐此处,自斟自酌,好不尽兴,若是你是本地人,也应该知道我梁冠华的名声,正所谓千金易得,却难求梁某人一曲。”

梁冠华傲然一笑,对着楚孝风说道,楚孝风眉头一皱,有些索然无味的说道:“本來以为你是个不世的奇才,当今的大儒,可是你这句话却远远掉了自己的身份,你比之范增范老先生,简直犹如云泥,不可同日而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