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帝皇

第一百零七章 心里有鬼

周国林看了一眼凌乱的四周,以及那个被移动到一旁的石狮子,急忙走到毒医面前,深施一礼,恭敬的说道:“在下乃是周府的周国林,周员外的同母胞弟,不知道我们周府如何得罪了大人,还请明示。”见周国林如此说,楚孝风气的两眼发直,自己可是挑事的主,他倒好,直接找了个看热闹的,而且那态度,比见了他爹娘还恭敬,

这也不能完全怪人家周二员外,谁然毒医如此拉风呢,明眼人一看也知道,这老爷子顺怀绝技,而且两个乞丐都站在他身后,楚孝风么,就有些略显年轻,在周国林眼中,充其量也就是个打手,

“呵呵这位大老爷怕是认错人了吧,我只是看热闹的,至于惹事的主,在你身后呢。”

看到楚孝风一脸吃瘪的样子,毒医心情大好,好心的提醒周国林,淡淡的笑道,周国林一听,眉头一紧,而后转身望向楚孝风,见他虽然衣冠楚楚,面容俊朗,但年纪不大,而且好像不是泗水镇的人,周国林低声喝道:“不知道我周府哪里得罪阁下了,阁下如此胡闹,岂不是太不把王法放在眼中了。”

虽然周国林的言语还算是客气,但是语气么,就有些盛气凌人了,楚孝风表情一滞,这算是什么事,您对毒医恭恭敬敬,对我就颐指气使,我擦你妈,老子怎么说也是大周朝的三皇子殿下,你居然这么对我,好,看我怎么整你,

看到毒医那戏谑的笑容,楚孝风心中的火气,噌噌往上直涌,看了一眼一脸怒容的周国林,楚孝风冷冷的说道:“废话少说,你们哪里得罪我了,你不知道么。”说完,楚孝风的眼神还有意无意的瞟了瞟菜头二人,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老子今天是來要人的,识相的就乖乖把人叫出來,省的老子费事,我的银子你们都敢收,而且不放人也就算了,居然还打人,这简直是岂有此理,如此毒瘤在此,老子岂会袖手旁观,

“嗯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周国林见楚孝风瞟向菜头二人,顿时一张惨白的脸变得更加惨白,他捂住嘴,不住的咳嗽起來,身后的护院急忙将他扶住,楚孝风冷冷的看着周国林,突然产生了一丝不好的预感,难道菜头他们的幺妹已经

“不明白,那我就说的明白点,把人交出來。”

冷厉的话语传出,楚孝风向前一步,气势迫人,而周国林则是微微后退,更加剧烈的咳嗽起來,菜头和窝窝头也冲到周国林面前,大声喊道:“求求您,把我们的幺妹放了吧,我们做牛做马都会补偿周府的损失的。”

听了菜头二人的话,州国立眼神中充满了惊慌,而他身后的几名护院也是一脸的惶恐,楚孝风眉头一挑,自然明白肯定出事了,要不然他们何必看到菜头和窝窝头时,就有意回避他们,似乎他很不希望这两个人出现在这里,

“你们你们在说什么,我我不知道,咳咳咳”

周国林一边咳嗽,一边艰难的吐出一句话,而后转身就要在护院的搀扶下走进周府,不予理会这里的事情,就在他刚刚转身的时候,“铮”的一声,一柄长戟横空落下,正好横在他的面前,

“今天要是不把人叫出來,我可不能保证,这柄长戟会乖乖呆在我手中。”

楚孝风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周府的门前,他将东皇戟横放在周国林身前,冷冷的说道,周国林见状大怒,他周国林在泗水镇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今天竟然被人公然威胁,而且还是在自己家的大门口,就这样当着众人的面,这让他周国林,周二爷以后在泗水镇如何立足,

周国林脸色突然一寒,冷冷的回道:“吆喝,爷我什么阵仗沒见过,你这是要找死。”随着他话音落下,抬脚的八名大汉飞身扑上,就想把楚孝风拿下,在他们看來这小子身板瘦弱,根本不堪一击,

见八名大汉迅速扑上,楚孝风嘴角露出嘲讽的笑意,不自量力,要是你们真如马岱那般,老子还有些惧怕,可是你们也就是人家的看门狗而已,顶多比街头的混混稍微强一点,对付他们,自己都懒得动手,

虽然这么想,但是楚孝风还是长戟一抖,横扫而去,刚刚冲上來的大汉们來势汹汹,却只见眼前扫过一片黑影,下一刻,八人齐齐的倒飞出去,“嘭”、“嘭”的落地上声,让人不寒而栗,一戟之威,横扫八个八尺大汉,如同口吹鸿毛,轻松自然,

看到如此场景,周国林原本淡然的脸上再也沒有了先前的镇定,原本他以为此次主事的是毒医,看到他此等身法,周国林心中甚是惧怕,这才对毒医百般敬重,而当听说他只是个看热闹的后,心中便常常的输了口气,可是沒想到,这个挑事的主,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居然一戟震退自己的八名贴身保镖,这份实力,在泗水镇完全可以横着走了,

“如何,我的话,你信了么。”

楚孝风见周国林脸色蜡黄,眼神躲闪不定,淡淡的笑道,而此刻的周国林哪还有刚才的气势,吓得连连后退,直接退出去了十几米远,这才站稳脚步,他身患重疾,而且贪恋钱财,他才舍不得死呢,

“你们你们如此在我家门前肆意妄为,难道就沒有王法了么,我要去衙门告你去。”

周国林终于沒辙了,大声的喊道,那样子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一样,大声呵斥道,只是他这一句话一出口,人群中的高不易却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你刚才派人去做的事情,果然不是去衙门报官,

“王法,你还知道有王法呀。”

楚孝风几步走到周国林面前,将手中的长戟狠狠插进地板中,“轰”的一声,碎石崩飞,吓得周国林一个哆嗦,又开始不住的咳嗽起來,楚孝风微微一笑,露出冰冷的笑容,低声说道:“刚才我让他们两个拿着银子來赎人,你们却把银子抢走,还把他们打了一顿,您说说,这是尊重王法的表现么。”

“不不是的,大爷,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人,您想想,我们周府也是大户人家,不可能为难一个乞丐吧。”

周国林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偷偷看了一眼菜头和窝窝头,而后低声对楚孝风说道,楚孝风却是冷冷一笑,淡淡的说道:“既然二爷如此不配合,那我只有找你们周府的管事的去了,敢问周大爷在什么地方,我们來了这么久了,怎么就沒见他出來迎客呢,难道这就是你们周府的待客之道么。”

随着楚孝风冰冷的呵斥,周国林的脸色瞬间再变,整个人“噔噔”的后退了数步,神色更加慌张,见他的样子,楚孝风眉头皱的更紧,要说你沒做亏心事,鬼都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