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帝皇

第一百一十八章 戟屠马王帮(一)

泗水镇城北,繁花似锦,人流不息,

这里属于一个帮派的管辖区,虽然说得有些夸张,但是在这城北地界,找马王帮的马爷办事,绝对要比找州府大人办事强的多,这个帮派,居于城北的最北边,那里是一排高高立起的高大建筑,其规模,丝毫不逊色与这泗水镇的州府,

马爷原名马授,是周府大人的小舅子,仗着自己姐夫在此地为官,横行乡里,无所顾忌,所幸,这黄博堂为了掩饰永乐教,对马授的管束也颇为严厉,只许他暗地里做些勾当,平时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帮派,顶多就是群混混,

马授虽然感觉这种束手束脚的日子很别扭,但是无奈,自己这个周府姐夫的话,他可是不敢违逆的,记得有一次,他们马王帮公然与人在大街上斗殴,后來被黄博堂知道后,不但沒有护着他,而且还重重的责罚了一下他,差点让整个马王帮覆灭,

从此以后,马授再也不敢胡來了,规规矩矩的做些事情,顶多就是贩卖一些私盐,组织周边的乞丐做些小偷小摸,原本黄博堂想将自己的这个小舅子引荐到永乐教,却因为马授一次不开眼,得罪了梁冠华,而不得不放弃,若不是黄博堂再三求情,以及陈述其中的利弊,马授早就不在人世了,

梁冠华之所以会放过马授,原因很简单,他必须在这泗水镇找个替罪羊,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或者是有什么风吹草动,也好及时找这个马王帮抵罪,这样,等于在永乐教的大本营上安放上了一个大大的保护伞,

今天,马授的心情十分好,原因无他,几个兄弟外出时,得了个小美人,献给马授,马授当下大喜,还重重的赏赐了那九个小弟,这几天,马授一直和自己的美人翻雨覆云,玩的不亦乐乎,再说了,他们马王帮在泗水镇也算是一霸,虽然明面上不敢做些过分的事情,但是长眼的人都知道,这马王帮的后台乃是州府大人,

所以,一般沒人敢和这个马王帮作对,平日里,见到他们,奉行的原则也是,我惹不起还躲不起么,所以,马王帮虽然行事低调,但是在泗水镇上还是有几分威慑力的,即便隶属于马王帮的小乞丐,偷了你的东西,你也只能自认倒霉,报官也沒用,谁让人家姐夫就是这地方的土皇帝,

马王帮的大门口,零星的站着几个小喽啰,大部分人都外出干活了,留下的人也不多,就在门口几人看着人流不息的街道乏困时,突然“嘭”的一声,一柄长戟横空飞來,直接落在了昏昏欲睡的几人面前,一股气势磅礴的杀气随之而來,

几个小混混猛的一怔,而后齐齐的打了个哆嗦,东皇戟在烈日下散发着淡淡的寒光,让在场的几人顿时感觉浑身一震,楚孝风慢慢的走向马王帮的府邸,随手拔出东皇戟,几个小混混见來人只有一个人,登时來了底气,

一个个斜着膀子,将楚孝风围在中间,其中一个大大咧咧的喊道:“哎吆,你他妈的不想活了吧,敢到我们”话音未落,一柄长戟直透心房,而他周围的几个混混见同伴竟这样惨死,一时间脸色大变,急忙向后撤去,只是,此时撤退,还有什么意义,

楚孝风还会给他们逃走的机会么,答案是肯定不会的,此次楚孝风來到马王帮,就是为了杀人,平息这几天心中的抑郁,根除这个泗水镇的毒瘤,为民除害,整整五天了,菜头和窝窝头不吃不喝,楚孝风将他们的其他兄弟找來,希望可以劝解一下他们,可是他们在听说了幺妹夭折后,也纷纷怒极攻心,大病不起,

楚孝风在这几天里,试了很多办法,却已经无法根除几人的心魔,他和毒医商量了一下,唯独使用极端的手段,才能让这些资质不错的孩子重获新生,经历过这种事情后,他们的心智必将远远超越常人,

所以,楚孝风來到马王帮,就是为了将这个帮派彻底清洗掉,而且是靠他一个人的力量,将这个马王帮彻底的抹杀掉,而在远处的街道上,杨一锅和毒医正带着菜头四人在街边散步,缓缓的朝着这边走來,

站在门口的几个混混,见楚孝风一言不发,直接动手杀人,一个个面色惨白,他们不是沒有功夫,只是他们自己都认为,在楚孝风这位杀神的面前,反抗几乎等于死亡,不是有句话说的么,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楚孝风此时的状态,一脸的煞气,满身的戾气,谁上去谁找死,

可是就在几人冲上去的同时,长戟纵横,血光冲天,鲜血喷洒,背对着楚孝风,五个混混当场被横切成两段,而过路的行人顿时乱作一团,急忙惊叫着朝着四周奔逃,混乱的人群中,两名巡逻到此地的衙役,见状,急忙向着州府衙门方向狂奔,必须马上通知州府大人,他们可是知道,这马授,可是他的小舅子,万一出了什么事,顶罪的肯定是自己这些巡逻的,

两人身形还沒有來的及回转,突然脖颈处一凉,顿时感觉眼前的一切瞬间模糊起來,一把长刀划破长空,横斩而來,就见一个蓝衣大汉从容的从两人身边经过,只留下一道残影,拐角处,高不易将长刀送回刀鞘,脸上露出抱歉的神色,喃喃自语道:“对不住了,两位兄弟。”

三天前,楚孝风带着毒医,一同去拜会高不易,并且亲自为高不易的父亲医治,毒医更是收高不易为徒,自此,高不易也彻底跟随了楚孝风,此次他便是奉了毒医的命令,在这里为楚孝风把风,自然不会让那两个衙役将消息走漏出去,

至于那些四散而逃的人,有几人会闲的沒事去报官呢,他们几乎都是跑回家去,把门锁好,而后等到风平浪静后,才出來再活动,而那时,什么事情都已经办完了,亲眼看着楚孝风斩杀六名小混混,手段狠辣,不拖泥带水,高不易也是暗暗咂舌,这位三殿下还真是个狠人,做人如此决绝,但愿能够稳住心性,不至于沦落成嗜杀之辈才好,

楚孝风冷冷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小混混,抬起右手,东皇戟正好刺入马王帮的匾额上,随着他狠狠的向下拉扯,匾额“咔嚓”一声,碎为数段,看着掉落下來的匾额,楚孝风满意的轻轻的一笑,而后抬脚走进了马王帮的府邸,

要是换做以前,肯定能瞬间冲出百十名帮众,可是现在,由于马王帮在此地已经是根深蒂固,根本就沒想过还有人來砸场子,更重要的是,此处离州府衙门也不是太远,有事的话,州府大人自然会帮他摆平,

所以,平日里,大部分帮众都是外出干活,集中发展经济去了,哪想到会有今天的一出戏,走了一段时间,楚孝风才发现几个喽啰和几名丫鬟,当然,楚孝风都是不稳青红咋白,一律抹杀,來这里就是为了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