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帝皇

第十三章 天京突变(三)

看着迅速消失在远方的张横,楚孝风嘴角露出冷笑,好戏才刚刚开始,他迅速的朝着高台上移动,慢慢的逼近正在打斗中的张天奇和程鹤翔,两人的打斗开始还难解难分,但是渐渐的张天奇的劣势越來越明显,

眼看张天奇几次都要被程鹤翔斩落,但是都被他险险躲过,即便如此,他自身也收了不轻的伤,眼看张天奇就要被杀,楚孝风急忙射出两道银针,直奔程鹤翔的后心,后背被攻击,程鹤翔大惊,身形飞转,躲过攻击,两道厉芒向后看去,却什么都沒有看到,楚孝风发完飞针后,便移动位置,钻入人群,再无影踪,

程鹤翔见并沒有发现放冷枪的人,便再次转身,对付张天奇,谁知道张天奇已经飞速册朝着远处奔逃,如此关头,怎能让他逃走,程鹤翔身形飞转,急速的追过去,却沒有看到在他身后,也有一个人追了过去,

很快,程鹤翔便已经追出了天京城,他这人也是颇为自负,要不然也不会如此毫无顾忌,看到屋顶上的金蛛卫被杀,就想当然的认为,自己已经是天下第一了,所以他也沒有带上自己的人,就孤身前往,

在他看來,一个丧家之犬,自己想要他的命,易如反掌,慢慢的他看到了正在网名奔逃的张天奇,心中一喜,不由的脚步再次加快,急速冲向张天奇,准备给他致命的一击,张天奇也感觉到了背后的杀机,吓得他亡魂皆冒,却在此时,脚下被什么一绊,整个人甩了出去,

“掌门,有话好好说,我怎么也是也是咱们天京城的第一执剑长老,你你不能杀我。”

张天奇艰难的转过身,却看到了程鹤翔那已经充满杀机的双眸,顿时吓得瘫软在地,开始不住的祈求程鹤翔放他一马,程鹤翔冷冷的看着垂死挣扎的张天奇,笑道:“第一执剑长老,那是什么玩意,告诉你吧,此事以后,再无执剑长老。”

说完,不再给张天奇说话的机会,长剑斩下,直取他的头颅,谁知道他刚刚举起长剑,突然张天奇的头颅爆裂开來,一柄利剑已经穿过他的头颅,直透程鹤翔而來,程鹤翔万万沒有想到,如此时刻,竟然还有人在张天奇的身后,

天抬起长剑的动作还沒有停歇,虽然看到了急速穿來的利剑,依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长剑贯穿了自己的额胸腔,两具尸体慢慢倒下,一个大半截身子都埋在地下的人,将长剑收回,舔了舔剑上的鲜血,露出一丝狂热,

“做的不错。”

楚孝风倒是有些讶然沒想到这么容易就把程鹤翔给杀了,他还躲在暗处,准备放冷箭呢,不过他不知道,当时情况十分微妙,程鹤翔太过轻敌,而且他根本就沒有料到,自己的面前其实是两个人,所以直接导致了他的悲剧,

“嘿嘿先生过奖了。”

在见识了楚孝风的谋略和手段后,张横和他手下,对楚孝风几乎是奉若神明,这么大的一个门派,就被他如此轻易的给得手了,真是不可思议,就在楚孝风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刚刚死去的张天奇身上发出一道紫色的光芒,紫色的光芒瞬间扩散,将楚孝风围拢在其中,而那个埋在地下的人,则迅速的潜入地下,

楚孝风的背部传來一阵疼痛,七彩的蝴蝶缓缓飘出,一个紫色的光球缓缓形成,而后朝着空中飞去,停在了半空中,楚孝风虽然有了准备,但是还是苦笑一声,沒想到天京城的帝星之人,竟然会是张天奇,他猜测可能是程鹤翔,

只是楚孝风却忽略最根本的一点,那就是所有身怀帝星的人都有着常人无法看透的野心,他们不会屈居人下,在继续自己的力量时,会隐忍负重,可是但凡有时机反扑,他们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反叛,

脑中的清明渐渐的迷失,七彩反而蝴蝶开始了吸收的工作,不多时紫色的气流尽数被七彩蝴蝶吸收进腹中,而楚孝风怀中的红色肚兜中,一柄长剑怒啸一声,冲天而起,直接冲破紫色的圆球,围绕着圆球急速的转动,而底下的张横极其一帮手下,都看傻了,他们怎么也沒有料到,世间会有如此奇事发生,一个个呆若木鸡一般的站立着,

而般若蝶则缓缓的将刚刚吸收的紫气吐出,慢慢的朝着长剑中释放,长剑开始似乎非常的排斥这些紫气,但是慢慢的便乖乖的吸收起來,不多时,紫气全部被长剑吸收,又是一声剑鸣,长剑飞射会紫色的圆球中,消失不见了,

而紫色的圆球也缓缓的落下,慢慢淡去,只剩下楚孝风躺在地上,而张天奇却不见了踪迹,张横大着胆子慢慢的靠近楚孝风,就在他刚想将手探到楚孝风的鼻息处时,楚孝风突然睁开眼睛,轻笑道:“放心,我死不了。”

这一句话吓得张横跌落在地,而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面色苍白,刚才他们可是亲眼看到了楚孝风如何生生的“吃掉”了一个活人,所有人看向楚孝风的眼神,由原來的尊重转变成了惊惧,

“好了,按计划进行,尽快找我天京城。”

楚孝风见众人不说话,无奈的一笑,他也不愿意在此地吸收紫气,谁知道赶上了,他也沒办法,感受到怀中那个闪闪发光的小剑,楚孝风心中一喜,苍兰剑归位了,真是太好了,有一个帝星归位,里成功更近一步了,

张横恭敬的答应了一声,而后慢慢的退到后面,一个和程鹤翔一模一样的人,突然从众人身后缓缓的走了出來,嘴角还挂着血迹,手中拿着长剑,眼神却有些疲惫,并不似程鹤翔那般锋锐霸气,

“不错,很像了,接下來你要记住,你是程鹤翔,天京城的掌门,明白了么。”

楚孝风走到那人身前,微笑的看着他,而张横也站在旁边,仔细的听着楚孝风的吩咐,这人乃是张横三年前找到的,起初他只是觉得此人非常像程鹤翔,将他收在自己的手下,原本也就是抱着玩的心态,

每当自己不顺心了,就会去找这个长相和掌门几乎一模一样的人诉苦,就毫不自己和掌门抱怨一般,要是心情极度恶劣的时候,甚至直接辱骂打击,他就像个傀儡一样,被张横圈养着,当时楚孝风参观张横的势力时,看到时,还以为是程鹤翔就在这里呢,

张横拍了拍那人肩膀,嘿嘿笑道:“兄弟,好好干,这天京城就是我们的天下了。”那人转过头,对着张横微微一笑,这让张横一些发愣,这人在他的印象中,从來都是一副对自己恨之入骨的样子,

就因为他长得和掌门十分相似,自己在一次外出时,这才将他的性命留下來,为的就是找到虐待掌门的快感,每次看到他被自己打的爬不起來,自己不知为何,总有一股十分莫名的快感,

而当初,为了抓他,他的家人都被自己的人给杀光了,他的妻子和妹妹还被自己玩了,这都让他对自己恨之入骨,每次面对自己的时候,永远都是一个表情,那就是恨,恨入骨髓的恨,所以,在心底里,张横是很不乐意用这个人的,

而今天他居然对着自己露出了微笑,虽然是微笑,但看在张横眼中,却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在他疑惑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双眼开始模糊起來,而且身体也瞬间无力,他心中一惊,而紧接着,一股剧痛从脖颈处传來,张横长大了嘴巴,努力的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來,

楚孝风冷冷的看着这一切,手中的长剑不知道何时已经换成了东皇戟,张横的手下见此情景,都惊恐的看着那个人,可是他们的情况也不比张横好到那里去,一个个瘫倒在地上,连呻吟的力气都沒有了,

楚孝风手持长戟,如同一个死神一样,快速的收割着这喜人的生命,不多时,便已经将他们送上了西天,那人突然跪在楚孝风的面前,沙哑的说道:“多谢主人,赐我报仇的机会。”

“哈哈计划进行顺利,你知道会后怎么说了。”

楚孝风哈哈一笑,淡淡的说道,

“本座追踪张天奇那个叛徒,却不料他儿先前假装弃暗投明,实则在这里等待子,意欲将他救走,本座拼劲全力,身受重伤,将这群叛逆全部格杀,为天京城清理门户。”

那人低低的回答道,目光却是看向远方,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也许一个人讶异久了,就会变得如此极端吧,楚孝风点了点头,对于他的回答,还是十分满意的,当初他见到他时,他只是要求报仇,便会认楚孝风为主,楚孝风也是不以为然,他只是个普通人,机智才干,武功韬略,样样不行,所以他曾经考虑过,

可是那人的眼睛却深深的震撼了楚孝风的心脏,只有孤注一掷,将所有生命放在一个目标的上的人,才会出现那种眼神,那种令人不寒而栗的悸动,所以楚孝风这才决定,让他來接管这个庞大的门派,而且他也有信心,如此执拗的一个人,定然不会让他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