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帝皇

第十七章 自断生机

帅营之中,关旭管大将军,正守候在自己的女儿身边,当初看到自己的女人如此模样,这位大将军险些暴走,将高不易和杨一锅立刻斩首,还好被毒医保下來了,高不易跟随毒医进入了泗水镇,而杨一锅则被送回了边关,

原本关大将军还想见识一下泗水镇的奇特,不过现在,他什么心情都沒有了,只想好好的照顾好自己的女儿,等待她醒來,若不是毒医已经保证关晓轩脱离了危险,恐怕关大将军此刻早就全军出动,缉拿楚孝风,

虽然楚孝风与此事根本沒有半分关系,但是关大将军就是这样想当然的认为和他有关系,自己的女儿无故离开军营,竟然和那小子混在一起,现在又搞成这幅模样,广大将军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就在关旭皱眉紧皱,來回踱步的时候,突然大帐的帘门一挑,楚孝风冷着脸慢慢的走了进來,关旭转身望去,刚想怒喝,却猛然站起身來,几步來到楚孝风面前,二话不说,就是一脚,楚孝风不避不闪,任凭这一脚踢在自己的肚子上,

“嘭”的一声,刚刚走进大帐的楚孝风如同炮弹一样,被踢飞了出來,狠狠的撞进了另外一个帐篷,而另外一个帐篷中,几十个士兵正围坐在一起,吃着饭,却不料突然闯进这么一位來,

有几人刚想喝吗,突然发觉这人眼熟,还沒等开口,王翦便又冲了进來,看到楚孝风如此狼狈,他可是吓坏了,急忙将他扶起來,原來,刚才王翦目送着楚孝风进入帅营,原本刚想转身回自己的营帐去,谁知道來了这么一出,吓得他当即一个哆嗦,急忙赶來过來,

楚孝风坐起身來,要黄了一下脑袋,见王翦想上前扶起自己,他摆了摆手,走了一会儿,这才恢复了清明,这关旭可真不是盖的,力量之大,实属罕见,怪不得稳坐军中主帅,果然了得,他这一脚并未尽全力,怎么说楚孝风也是三皇子,不看僧面看佛面,皇家他可是得罪不起的,

楚孝风站起身來,摇摇晃晃的朝着对面的帅营走去,吓得王翦急忙挡在他的身前,急切的说道:“三殿下,您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和主帅说一下,你这样贸然进去,恐怕不妥呀。”

楚孝风听了他的话,只是摆了摆手,并沒有说话,绕开他,继续向前走去,王翦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闪在一边,他实在是无力插手,原本他还想去关旭那里说道说道,但是看这个情形,自己是白费力了,无论是关旭还是楚孝风,都不可能听自己的,

楚孝风慢慢的走进帅营,关旭一张脸冷若冰霜,死死的看着这个三皇子,自己一家人自从和这小子扯上关系后,沒有一天好的,若不是老爷子执意保住他,关旭早就派人暗中下手,将他杀掉了,

眼看着楚孝风一步步的走向关晓轩的床前,关旭顿时火冒三丈,你小子把我的女儿害成这样,居然还有脸來看她,是不是看看她到底有多惨呀,想到这里,关旭身形一转,來到楚孝风面前,抬起腿又是一脚,

“嘭”的一声,楚孝风应声而出,站在营帐外的王翦眼眶一跳,吓得急忙冲进了对面的营帐,营帐中的几十个士兵被刚才楚孝风的动作吓了一跳,但看到自己的主帅对他毕恭毕敬,也就知道此人不简单了,

可是这些人刚刚重新端起饭碗,还沒來得及吃进一口饭去,突然有事一道黑影闯入,这下更好,直接将中央的灶台打了稀巴烂,楚孝风缓缓的站起身來,继续朝着前方走去,而王翦这次却直接跪在了他的面前,也不说话,只是阻止他继续前进,开玩笑,再來几下,三殿下的小命就要交代了,

楚孝风摸了摸嘴角的血迹,又是摇了摇头,而后将王翦扶起來,继续前行,王翦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个音节,他紧紧的跟着楚孝风,一起走进了帅帐之中,此时的关旭眯着眼睛,看着一瘸一拐走进來的楚孝风,心中也是五味杂陈,有一股说不上來的滋味,

作为一个皇子,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十分不易了,他重重的叹了口气,把头瞥向一边,楚孝风艰难的走向关晓轩的床前,颤巍巍的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颊,泪水忍不住流了下來,要是老天非要让这个女孩受如此的苦难,他情愿替她分担,

“滚,给老子滚。”

看着楚孝风如此动作,关旭老泪纵横,这位沙场猛将,从未流过眼泪,今天看到自己女儿的惨状,也是忍不住泪水磅礴,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悲戚和愤怒,楚孝风仿佛置若罔闻,依旧呆呆的看着昏睡中的关晓轩,

良久,方才开口问道:“毒医如何说。”听到楚孝风问话,关旭愣了一下,因为楚孝风这近似冷酷的话语竟然带着一丝威严的意味,让他无法抗拒的威仪,这种感觉,他只在皇帝陛下的身上感受到过,而今这个小小的皇子,自己从未看好的一个皇子身上竟然也有了帝王的威严,

“神医说,轩儿并沒有性命之忧,只是她自闭生门,将自己封锁在梦中,不肯醒來,这种自断生机的做法,虽然暂时沒有生命危险,但是时间长了,也难免会生出事端,而且她这样,和个四人无疑”

关旭低低的说道,只是声音越來越凄凉,到最后几近哽咽无声,楚孝风只是静静的听完他的诉说,并沒有说话,伸手探了探关晓轩的脉搏,却如毒医所言,倒是沒有什么大碍,气息平稳,血脉畅通,

自断生机,楚孝风曾经听说过这种病,一个人在真正绝望到了极点的时候,才会这么做,要是沒有什么力量让他重回生机,那这个人和死了沒有什么区别,楚孝风眉头紧皱,仔细的看着这个如同睡着了一样的女孩,心中如同有一根利剑,來回穿梭,

“毒医沒有说,怎么救治么。”

楚孝风看了一会儿,淡淡的问道,关旭叹了口气,轻声说道:“神医说了,他现在沒有解决泗水镇毒枭的事情,一时间也沒有想出什么好办法。”楚孝风闻言站起身來,朝着外面走去,正巧王翦小心翼翼的探头进來,看到楚孝风往外走,急忙上前问道:“殿下这是要去哪里。”

“去泗水镇。”

楚孝风甩下一句简单的话,便要去找金鳞驹,前往泗水镇,轩儿如此模样,再大的事情也要给我阁下,先把轩儿救醒才行,看着他急急的朝着马鹏走去,王翦苦笑一声,几步走到他的面前,急切的说道:“三殿下,如今泗水镇根本就进不去人,而且毒医几人进去后,整个泗水镇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现在已经沒有泗水镇了,只是一个巨大的黑色土丘。”

“你说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快和我说。”

听了王翦的话,楚孝风的脸色顿时一变,他來到这里只顾关晓轩了,倒是忘记问王翦关于泗水镇的事情了,毒枭显然已经失去了控制,要不然他们也不会退到这里來,看着楚孝风这才反应过來,王翦微微苦笑,还真是自古红颜祸水,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你走后不就,燕京城方面便已经來人,庞太师协同大皇子殿下以及陈家铁衣军一起前來支援,神医炼制了一些避毒的药物,便和这些人一起进入了泗水镇,本來大元帅也要进入的,可是当大小姐被送回來的时候,大元帅便心灰意冷,流了下來,照看大小姐。”

“只是谁也沒有想到,他们才走进泗水镇一会儿,整个大地便开始剧烈的混动,而后泗水镇四周的土地突然高高拔起,纷纷落入城中,而泗水镇中,一股股浓稠的黑色**带着刺鼻的臭味蔓延开來,迅速的朝着四周扩散,所过之处,尽是一片荒芜。”

“当时我们吓坏了,急忙带领大军后撤,这样撤离了近五里路,这才停下,而我们也损失了近千数士兵,这些奇怪的毒液异常霸道,不停的扩散,短短几日,已经又扩散出了一里地。”

王翦眼中充满了惊骇,喃喃的说道,似是自言自语,听他把话说完,楚孝风也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这可如何是好,看來毒枭的事情比想象中的还要棘手,自己如何才能进入泗水镇呢,先不说别的,毒医一定不能有事,

“嘿嘿三皇子殿下,沒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就在楚孝风焦急的思來想去的时候,突然一道尖锐的笑声自身后传來,楚孝风和王翦同时一惊,纷纷转身,就见自己二人身后不远处的一座营帐前,四道奇特的人影并排站立着,而他四周正欲冲上前的一群士兵,不知怎的,纷纷停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楚孝风眯起眼睛,看着这奇特的四人,突然心中一突,闪现出三个字,御天会,不错,这四人正是当日在周府上遇到的那四个人,只是沒有周二爷周国林而已,他还清晰的记得最左边那个一身红衣的红倾城,

而说话的则是为首的那个高瘦老者,依旧高瘦如柴,状似骷髅,眼神却统一的是那种叱咤风云,睥睨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