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帝皇

第十九章 联手(二)

看着翻滚的土地,几人都是脸色一变,不由自主的聚拢在一起,突然四周的地面陷入了平静,除了被翻出來的黑色泥土外,似乎根本就沒有什么变化,就在几人面面相觑的时候,地面上突兀的喷出一股股浓烟,漆黑的浓烟瞬间将几人笼罩在里面,

“小心,这雾气有古怪。”

蜈尊抓起红倾城和蛇媚的肩膀,几个纵跃飞出浓烟的笼罩范围,他感觉自己吸入那些烟雾后,头脑中一片模糊,几乎就要晕倒在地,他可以断定,这烟雾一定是剧毒之物,虽然他们已经喝了楚孝风所给的药水,可是比起这种毒药,似乎药水的功效要逊色一些,

蜈尊刚刚落地,就见楚孝风三人也跟着落在地面上,楚孝风的脸色铁青,毒医配置的解药竟然有些失常,那在泗水镇中的毒医几人,岂不是凶多吉少了,庞温的死活他可以不在乎,他压根也不在乎,可是毒医和楚仁成的性命他却十分在乎,

先不说一个曾经救过自己的命,而另一个是自己的亲兄弟,单单这些日子的感情,已经楚仁成对大周的忠诚,楚孝风就有责任保护二人的安危,几人刚刚跳出浓烟,看到里面似乎又什么东西扭动,都睁大了眼睛,屏住呼吸,仔细的观察着,

渐渐的厌恶散去,一头巨大的蜈蚣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登时所与人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他们从來都沒有想到,居然有这么大的蜈蚣,足有一间房子大小,这头蜈蚣浑身呈现通红色,双尾分叉,直立着身子,足有两米多高,狰狞的面孔发出“嘶嘶”的咆哮,无数的腿,正在不停的摆动着,

饶是关旭这位身经百战的大将军,乍一看,也是忍不住头皮发麻,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他娘的也太离谱了吧,这么大的蜈蚣,怎么养的,就在关旭腹诽的时候,红倾城却怒喝一声,纵身跃起,手中红色的长紷飞射而出,如同一道红色的长虹,与红色蜈蚣相互辉映,霎时好看,

蜈尊却是眉头一皱,刚要阻止,却依然來不及了,楚孝风见御天会已经开始行动,自然不敢落后,省的等会烙下话柄,被红倾城奚落,手中黑色的银针已然蓄势待发,东皇戟同时击出,与红倾城一左一右,同时向着大蜈蚣攻击,

“嘭”的一声,红倾城的红色长紷瞬间被反弹回來,而楚孝风的长戟也如同刺到了岩石上一般,“铮”的一声,一股巨力传來,直接让他反弹了回去,红倾城刚想再次攻击,却惊异的发现,自己的长紷上突兀的生起一撮火苗,火苗迅速的将长紷燃烧殆尽,吓得她急忙将手中的长紷扔掉,惊叫一声,躲到了蜈尊的身后,

“这是个什么怪物。”

楚孝风被反震出两丈來远,站定后,胳膊上传來一阵麻木,他有些惊骇的看着眼前的怪物,心中焦急不已,要是再不进入泗水镇,还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蜈尊几步走到前面,脸上露出惊疑的表情,怪不得统领让他们四人同时出动,这里面确实已经超出了人类所能解决的范畴了,

自己四人在开始接到这个命令时,还颇为不忿,原因无他,能够同时让自己四人出手的任务还真不多,对于这次泗水镇事件,几人并沒有放在心上,现在看來,却是有些猫腻,自己四人,放眼整个天下,那也是武功超群,傲视群论的角色,今天他也感觉到了棘手,

“这种怪物名叫火蜈蚣,千年才出一只,而这里却又一只这么大的,想必是因为什么因素而产生了变异。”

蜈尊从怀中掏出四根小旗,看着眼前张牙舞爪的火蜈蚣,露出一丝贪婪的神色,别人眼中的剧毒之物,在他眼中,那颗都是宝贝,只要能够收走这具巨大蜈蚣,那自己灵兽的躯体就有着落了,

蜈尊一生修炼毒功,一直梦想着可以有自己的灵兽,可是天地之大,能够找到一只灵兽谈何容易,而且还要进行常年的驯养,他也沒有那个时间,后來他得到了一个可以秘制灵兽的方法,可是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躯体,來承载自己的术法,今天看到这只巨大的蜈蚣,蜈尊的心里便可是盘算上了,

这四杆小旗,可是他花费了大半生,才研究出來的术法,束灵术,楚孝风眯起眼睛看着一副信心满满的蜈尊,沒有弄明白他到底要干什么,他和关旭相互对望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疑惑,

这老小子这是做什么呢,就在几人满腹疑惑的时候,突然蜈尊的身形一晃,一道残影飞掠,四杆小旗瞬间插进了泥土中,根根立在四方,蜈尊急忙念动口诀,四杆小旗无风自动,一道道金色的丝线自小旗中飞射而出,纷纷朝着大蜈蚣聚拢而來,

“还不快除掉这只大蜈蚣,更待何时。”

蜈尊突然喷出一股鲜血,金色的丝线也迅速的缠绕在了大蜈蚣的身上,大蜈蚣惨叫一声,剧烈的扭动着身子,不停的翻转,蜈尊强打精神,大声的喝道,

青蛤闻言嘿嘿一笑,第一个纵身跃起,别看他那肥胖的身子,真正到了空中,竟然可以自由的移动,如同会飞行一样,只是楚孝风仔细一瞧,原來这家伙的衣服十分特殊,在空中鼓胀起來,竟然可以飘在半空,

青蛤身上突然飞射出一条漆黑的锁链,锁链的尽头是一根带着无数倒刺的长矛,长矛一下子扎进大蜈蚣的体内,青蛤长啸一声,带动着大蜈蚣缓缓离开了地面,红倾城不甘示弱,刚才的窘态让她恨透了眼前的这只大蜈蚣,红色的长绫突然自她身上飞出,迅速的将大蜈蚣缠绕起來,看的楚孝风眉框直跳,心道,他到底有多少长绫,该不会他身上的红色衣服都是吧,想到这里,楚孝风不由的看去,可是令他失望的是,红倾城的衣服并沒有减少,

而就在楚孝风准备攻上去的时候,蛇媚突然纵身跃起,优美的弧线勾勒出曼妙的身姿,虽然她的长相不如红倾城,但是身材那真是沒得说,看的楚孝风都忍不住微微一愣,不过他这个小动作,看在关旭眼中,只是冷冷的一哼,楚孝风急忙撇开视线,对着关旭讪讪一笑,

跃入半空的蛇媚突然双手下垂,原本正常的双手也瞬间不停的长长,而且还散发这淡淡的乌光,“噗嗤”一声,蛇媚双手插入大蜈蚣的头顶之上,就见大蜈蚣的额头上突兀的长出一个大包,大包的眼色呈现紫黑色,而且越來越大,

蛇媚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抽身而出,而后落在楚孝风眼前,“嘭”的一声,紫黑色的大包爆裂开來,墨绿色的浓稠**流了出來,大蜈蚣疼的微微、哇哇大叫,但却被蜈尊用小旗子紧紧的束缚住,无法动弹,

它不停的扭动着身体,试图让自己挣脱这无尽的捆绑,可惜,不知道蜈尊动用了什么样的力量,竟是牢牢的绑住了它,楚孝风见状,要是自己再不出手,很可能就要被人看扁了,他飞身跃起,落到大蜈蚣的头顶,从换种摸出一个蓝色的小瓷瓶,迅速打开盖子,倒入了刚才大蜈蚣破开的伤口处,

“嗷。”

一声咆哮,大蜈蚣剧烈的晃动着身子,而后全身变成了黑色,慢慢的瘫软下來,关旭此时举着大刀冲了上來,对着它的脑袋就是一击,直接将大蜈蚣打飞了出去,大蜈蚣狠狠的摔在地上,再也不能动弹了,

蜈尊在楚孝风出手的时候就是眉头一皱,自己的这三位兄弟姐妹知道自己干啥,但是这小子和那个中年将军就不知道了,生怕楚孝风把他的宝贝弄坏了,不过还好,顺利将那东西杀死了,蜈尊走过了,尊下身子,小心的抚摸着大蜈蚣的表皮,坚硬如甲的外表,让蜈尊很是满意,

刚才关旭那一刀,也只是将它震飞了出去,压根就沒有伤到它,可见它的表皮多么坚硬,蜈尊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口袋,对着那大蜈蚣的巨大身体默念了几句口诀,口袋中放出了一股股白烟,白烟迅速的将巨大的蜈蚣尸体吞沒了,

奇异的一幕发生了,随着白烟的退却,蜈蚣的躯体也随之消失了,楚孝风和关旭对望一眼,均看到两人眼中的惊骇,而红倾城三人眼中则是多出一丝冷笑,御天会的实力其实凡夫俗子所能知晓的,

“走吧。”

拿走大蜈蚣尸体的蜈尊,脸色稍微好点,而且多少会露出一丝喜色,自己的灵兽有了着落,而且只要有了灵兽,自己的实力将有着更高的提升,有可能会和统领一较高下,而且说不定也有资格问鼎那件事情,

太峨山,修道圣地,自己真的有机会进入么,要是真的能进入,该有多好呀,真的可以一窥天机,此生无憾了,蜈尊整理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大踏步的朝前走去,身体不知不觉中又轻松了不少,

楚孝风心中一沉,他敢肯定,这个蜈尊一定得到了不少好处,至于是什么,他可能不知道,但是却肯定对他有好处,而且是大大的好处,看着走在前面的四人,楚孝风心中那个不爽呀,这个御天会还真是厉害,刚才他们几人各自出了一手,就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