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帝皇

第二十四章 白骨浮桥

“哈哈统领他错了,错的这么离谱。”

蜈尊坐在地上,咳出几口血水,低声笑道,只是他虽然在笑,可是却带着浓浓的悲凉,蛇媚这一刻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疼痛已经不再那么厉害了,她站起身來,眼神复杂的看着和巨蟒搏斗的楚孝风、关旭二人,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

楚孝风挥动东皇戟,狠狠的打在巨蟒身上,“嘭”的一声,被反震回來,巨蟒的鳞片坚如钢铁,刀枪根本次不进去,虽然它的行动受四周环境的局限,可是防御力却是一等一的,关旭和楚孝风二人更笨就那它沒办法,

“殿下,这样打下去不是办法呀。”

关旭一边挥舞着大刀,一边喊道,楚孝风也知道,这样打下去,最后自己两人必死无疑,可是人家都说蛇有七寸,可是就算七寸的方位依旧沒有突破的入口,这让他也是十分无奈,既然他外面沒有什么弱点,那只能从它的内部下手了,楚孝风眼神一寒,从怀中掏出一个黑色的小药瓶,自从上次沙漠之行以后,以及去往天京城的路上,楚孝风和毒医研究了一路,搞出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其中毒药、疗伤之类的就有好几种,

大蛇张开大口,一口正好咬在了关旭的大刀上,关旭脸色一变,急忙收刀,“咔嚓”一声,大刀断为几段,掉落在地上,关旭也跟着后退了好几步,方才稳住身形,就在大蟒将口中的刀片吞入腹中的时候,楚孝风也将手中的小瓶子扔进了它的口中,一口将刀片和小瓶子吞进腹中,巨蟒身形猛然一收,准备下一步的进攻,

楚孝风见巨蟒将自己的黑色小瓶吞下,急忙从怀中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瓶子,迅速打开它的盖子,将上面的药粉扔了过去,巨蟒身子再次一缩,缩进了二层的楼梯口处,警觉的看着几人,它身为蛇王,对危险有着相当高的敏锐感,此时感觉一股巨大的危险正在紧紧的逼近自己,它自然有些胆怯,

动物就是动物,他不和人一样,只要发现危险,它们会立刻退避,而不会傻等在那里,等着被杀,楚孝风见巨蟒退却,从身上扯下一块白布,而后缠绕在了东皇戟的最上面,又从怀中摸出一个黑色的瓷瓶,打开瓷瓶,立刻一股浓烈的火油味迎面扑來,蜈尊眉头一皱,而后便明白了楚孝风的意图,

楚孝风将黑色小瓶子中的火油对着布条稍微浇灌了一下,再拿出火折子点燃,关旭则是警觉的站在他身前,替他护卫,拿着熊熊燃烧的火把,楚孝风快速朝着巨蟒奔去,巨蟒发出一声嘶吼,突兀的身后的尾巴不知道何时已经甩出,楚孝风一个不防,正好被它的尾巴打中,打在手臂上,登时手臂上传來一阵剧痛,竟是被打断了骨头,左手的手臂垂下,楚孝风咬了咬牙,在到底的一瞬间,把东皇戟扔了出去,正好打在巨蟒的腹部,

“轰”的一声,整个巨蟒突然然收起來,巨蟒厉吼一声,剧烈的扭动着身子,不断的翻滚,试图将火焰熄灭,蜈尊踉跄着爬起身來,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箓,正是刚才使用过的赤阳符,他右手食指和中指拿着符箓,猛然一声高喝,符箓应声而出,如同离线的箭,瞬间射向正在翻滚的巨蟒,

“轰”的一声,原本快要熄灭的火焰再次高涨起來,巨蟒忽然从二楼冲了出來,直扑向众人,就在他刚刚爬了十來米的时候,突然“轰”的一声,身体四分五裂,只剩下一颗血粼粼的蛇头,看着渐渐燃烧尽的巨蟒,以及传來的阵阵肉香,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楚孝风更是直接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关旭怪异的看着楚孝风,自己几乎就沒出多少力气,虽然少了把大刀,可是自己确实就是旁观者,“咱们先休整一下吧。”蜈尊见巨蟒已经被解决,开口说道,

毕竟他可真是伸手重伤,楚孝风闻言,点了点头,急忙从身上的布袋中掏药,处理自己断骨的手臂,

“拿去吧,这这是续骨膏,是我们算了,反正对你的伤有好处。”

就在楚孝风忍着剧痛接骨时,突然一只手伸了过來,递过來一个小瓶子,楚孝风一愣,抬起头,怔怔的看着红倾城,倒是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怎么,看什么看,你可不要误会,我是看在你救了大家的份上。”

红倾城被楚孝风看的沒來由一阵心虚,大声的吼道,而后将小瓶子放到楚孝风身边,便转身走到了远处,

楚孝风莞尔一笑,他暂时还用不到这个,宇文琅给他的那瓶神奇的续骨膏,他还沒用完呢,一直当宝贝一样保存着,当下拿出拿一瓶续骨膏,快速的在手臂涂抹起來,而后又小心翼翼的收起瓶子,

看到楚孝风竟然沒有用自己的药,红倾城气的一跺脚,把头瞥向一边,涂抹完续骨膏,楚孝风便躺在了地上,突然想起了宇文琅几人,也不知道关羽大哥找到宇文琅了沒有,自己好像已经很长时间沒和他见面了,

关旭悄悄的來到楚孝风的身边,慢慢躺下,心中百感交集,刚來到泗水镇,就损兵折将,也不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办,无论如何,自己一定要保住这小子的命,他可是大周未來的希望,

几人休整了大约一天的时间,这才开始慢慢朝着二楼走去,蜈尊照旧走在最前面,长长的楼梯如同走廊一样,幽暗深邃,蜈尊第一个走出楼梯,刚刚探出脑袋,却立刻僵在那里,楚孝风几人同时一惊,纷纷停住了脚步,他们能够看到走在最前面的蜈尊正在轻微的颤抖,

“大哥,到底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红倾城扒开前面的楚孝风,直接冲了出去,刚刚冲出去的红倾城突然“啊”的发出一声惨叫,而后便沒了动静,楚孝风眉头一皱,心中一突,他知道,一定是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在第二层上,

他缓缓的走上二楼,登时惊骇的后退了好几步,就见在他们面前,是一座白色的浮桥,只是这座浮桥竟是全部由人骨组成的,浮桥似乎很长,一直延伸到黑暗的深处,在它的下面,也是无尽的深渊,

浮桥的桥底是由一个个骷髅头组成的,黑洞洞的眼眶和嘴框露在上面,只此一层,扶手和缆绳,则全部是由手骨和腿骨构成,四周呼啸着阴冷的风,浮桥则在风中摇曳,散发出诡异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