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帝皇

第五十章 兵行险招

李淳锋叹道:“三殿下,诸位将领,这倭刮国兵营易守难攻,坚固无比,照我看來,要攻破它,绝非易事,今日战事诸位也看在眼里,楚宇飞对于此战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他们的军力和装备远远充足,若是沒有好法子,我恐怕十天半个月都难攻下來。”

杨忠周听后,也皱皱眉道:“时日久了,倭刮国兵营一旦拿不下來,我军的士气将损耗殆尽,到了那个时候,可就大大不妙了。”

楚孝风沉吟片刻,终于道:“不知道南疆如何了,那边怎么沒有动静,那边的关家军足有三十万,装备齐全,而图驽国虽然坐拥地利,但是据我所知,也不过十万兵力,还要抽调一部分守卫边关,剩余大军全力以赴,击溃图驽国,应当可以给图驽国重重一击,这样一來,想必也能给倭刮国的士气带來打击吧。”

李淳锋也低声说道:“我已经派人飞鸽传书,将南疆战事如实禀报回來,可是到现在,那边还沒有军报过來。”

众人一阵沉默,大帐内气氛顿时很是压抑。

堂堂大周军队,竟然拿倭刮国兵营沒有法子,损兵折将,说出去也实在有些丢人。

李淳锋沉吟着,忽然问道:“杨忠周,你可知道楚宇飞的大营在哪里。”

“楚宇飞。”杨忠周一愣,旋即皱眉道:“刚才作战时,我确实看到了一处大营,但是就不知道,是不是楚宇飞的大营。”

李淳锋微微蹙眉。

若是能够找到楚宇飞的大营,半夜行刺,來个釜底抽薪,也是条不错的妙计,可惜,在地方营中,取主帅首级,难上加难,万不得已,不采取这个策略。

李淳锋突然问起楚宇飞,楚孝风几人也都是有些奇怪,李淳锋和楚宇飞并沒有接触过,他的破敌策略,应该不会是与楚宇飞有关,为何李淳锋还要问起。

毒医一直沒有开口说话,这会儿不由问道:“李先生,难道你想擒贼先擒王。”

李淳锋沒有立刻回答,只是沉吟片刻,才问道:“杨少将,重新集合兵力进攻倭刮国兵营,需要多久。”

杨忠周起眉头,反问道:“军师还准备让我们强攻倭刮国兵营。”

楚孝风也忍不住道:“李先生,这一阵打下來,我们损兵折将,士气低落,该当修整几日才是,这……这还是等一等吧。”

“三殿下所言极是。”毒医立刻点头,附和道,他虽然沒有戴军打过仗,但这个还是了解的。

今日一战,大周军损失不小,丢下上千具尸体,却连营地都沒靠近,士气正低落,要是再继续进攻,不过是加重伤亡而已。

楚孝风和杨忠周已经为损失的人马肉疼,那些可都是亲自带來的兵将,就这样折损在倭刮国兵营下,谁也不想继续损耗实力去进攻。

“不行。”李淳锋神色坚定,声音也异乎寻常的冷漠,以一种不容商量的口气道:“三殿下,诸位兄弟,我们必须立刻集结兵力,准备第二次攻击,或许也是对倭刮国兵营的最后一次攻击。”

楚孝风皱起眉头,淡淡道:“李先生,荒岛易守难攻,今日的战事你也看到了,我们大周的将士竭尽全力,却连兵营也无法接近,此时他们正筋疲力尽,即使要战,也要修整一番才成吧。”

“虽然我军初战失利,但是参与进攻的不过万余人,我八万精兵,要抽调出精神抖擞的勇士应是轻而易举。”李淳锋声音也很是冷淡道:“若是不继续进攻,恐怕再拖延下去,将士们因为小小的倭刮国兵营都攻克不下,士气会更加的低落。”

几人都是沉默不语。

只是李淳锋口气坚决要继续进攻,众人都有些疑惑,不知道他究竟是何想法,但是内心深处却是觉得,李先生这次只怕是求功心切,作为军师,若是在他的指挥下不能攻克倭刮国兵营,到时候也不好向朝廷交待。

他内心虽然异常坚韧,但性情向來偏向温和,并不针锋相对,若是换了性如烈火的西门雷藏,死了那么多嫡系将士,还要令他去进攻,他不翻脸才怪。

楚孝风沉吟片刻,终于轻声问道:“李先生,为何要急着继续进攻。”

李淳锋叹了口气,缓缓道:“事到如今,有一件事情看來还是要对诸位讲了。”

“什么事情。”毒医睁着大眼珠子,第一个问道。

众人也都将目光集中在李淳锋的身上。

李淳锋想了想,终于道:“诸位兄弟,我已在倭刮国兵营内安插了一支军队作为内应,今夜发出暗号,暗号发出,他们便会打开关门,那个时候,我军便可破关而入。”

“什么。”众人都是大惊失色。

李淳锋并沒有将萧霄说出來,毕竟从身份上來说,虽然都是大周军一方,但是萧霄所率领的天煞部队是楚孝风的私军,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这件事。

等到事情顺利之后,到时候再论功行赏也不迟。

但是她这一句话,却是将所有人都震住,几人面面相觑,脸上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楚孝风显然也是茫然一片,轻声道:“李先生,这……这事关重大,可不能……。”他犹豫着,那“信口开河”四个字却是憋在肚子里沒吐出來。

毒医神情也是肃然,沉声问道:“有多少人。”

“不知道。”李淳锋摇了摇头。

众人又是愕然。

杨忠周也问道:“军师,你连有多少人都不知道,如何确定他们就是内应,倭刮国兵营守军,初步估算,只关卡上,就有数千之众,关内想必亦是大军连阵,要想突破冲冲军阵,到达关下打开营门,那可不是嘴上说说就能做到的。”

楚孝风接着道:“李先生,这次恕我直言,说话直,说错了话,你也莫放在心上,你是不是想以此为由,激励将士们去攻打倭刮国兵营,我丑话可是说在前头,到时候弟兄们强攻倭刮国兵营,若是沒有内应,那可是失望的紧,士气会更加受挫的,那时候,李先生只怕也是难辞其咎吧。”

李淳锋沉吟着。

萧霄昨天黄昏时分找到她时,清清楚楚地告诉过他,关内有一支军队做内应,一旦发出暗号,很快便会打开城门,世家军见到暗号后,必须保证全力进攻倭刮国兵营,里应外合。

“你一定要保证暗号发起后,大周军会全力进攻。”萧霄当时极为严肃地道:“否则,那是作为内应的军队,很有可能会全军覆沒。”

见到众人等人一副怀疑的模样,就连楚孝风似乎也有些不相信关内会有内应,李淳锋咬着嘴唇沉思着。

萧霄踪迹全无,他去了哪里。

几乎不可能存在的内应,真的会出现吗。

想到萧霄当时那种严肃而坚定的脸庞,李淳锋有些犹豫的心境忽然坚定起來,他虽然和萧霄只见过几次,但是每一次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或许那个家伙真的有一些地方让自己很反感,但是奇怪的是,那个家伙给自己留下了一个很特别的印象,似乎只要是他想做的事情,真的可以做到,哪怕出现奇迹,也能够做到。

“我可以立军令状。”李淳锋终于道,神情很坚定:“若是内应沒有出现,我甘受军法。”

“军师,军令状非同儿戏,一旦立下,就连圣上,那也是更改不得的。”杨忠周缓缓道:“军令如山,若真有差池,连累将士们白白牺牲,军师的罪可不轻。”

李淳锋淡淡道:“我明白,我愿立下军令状。”

楚孝风急忙道:“李先生,你可想好了,军令状非同儿戏,你有把握真的会有内应出现。”

“三殿下不必担心,淳锋自有分寸。”李淳锋神色平静:“我立下军令状后,还请诸位调集部下所有精锐,一旦见到信号起,这次便由杨少帅带领部下作为先锋攻关,全军冲击,一举进入关内。”

毒医和楚孝风对视一眼,他们自然也明白,李淳锋既然如此说,一定有他的道理,虽然他们二人也是心中有着无数疑虑,但还是选择相信他,几人在一起的时间不短了,对于李淳锋,楚孝风和毒医是一千个相信,这次也不例外,虽然杨忠周心里不太相信李淳锋,但是看到楚孝风并沒有说什么,而且人家李淳锋也立下军令状,只能起身抱拳道:“一切听从李先生安排。”

楚孝风又问:“李先生,却不知是什么信号。”

“百支空竹箭齐发。”李淳锋道:“内应会在同一时间向空中射出数百支空竹箭,声音想必能响彻云霄,到时候便是我军全力进攻之时。”

李淳锋立下军令状,看着诸人出账去整军备战,也缓步走出大帐,望着点起火把的倭刮国兵营,天空中又开始下起了小雪,如同天鹅的羽毛,从空中飘荡而下。

“萧霄,你真的能够为大周军队创造奇迹么。”李淳锋叹了口气,伸了个懒腰,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