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017 病了

第一卷 017病了

电话接通了,听见男人的声音,秦湘湘竟是有些紧张,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里,屋里静的似乎只能听见她的呼吸声。刚刚想好的话语在舌尖打着转转,怎么也吐不出。

男人很有耐心地等待着,没有催促什么。

“你,打算什么时候领回小财?”

“小财?”

“就是那只狗。”

男人笑了:“你还真是聪明,知道它叫做旺财。”

“其实——”一只狗抵得上八千多元,所以她才会这样称呼它。只是,旺财,似乎在哪听到过一般,脑海中有什么闪过,秦湘湘想起来了,欧景祖也是这样喊过。电话里男人的声音和商场里那个男人的声音渐渐吻合在一起,秦湘湘语气冷淡下来,“你是欧景祖的朋友?”

“朋友?算不上,只是熟悉罢了。”

“我会把钱还给你的,这狗,还请你抽个时间领回去。”

刚刚挂断电话,秦湘湘想起打电话的初衷还没有说出,硬着头皮,秦湘湘又是拨通了那人的电话。

“刚刚不是故意的,是手机没电了。”抢先将解脱的话说出来,秦湘湘干笑几声,“如果你有事,可以将小财寄养在宠物收留所,那儿照顾得一定会比我好。而且,而且,我不想让人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

顿了顿,见男人没有发话,秦湘湘继续说道:“昨天我妈妈给你造成的困扰,我很抱歉。其实你可以否认。”

“无碍,这年头,谈得快分手也快,不需要特意解释什么。”男人的声音里满是不在乎之色,只是这话听在秦湘湘耳里,却是被理解成。

像他这样的花花公子,身边不缺女人。本就将他归结为何欧景祖一类的人,如今听到这话,秦湘湘心中更是将这个男人腹谤了一番。和欧景祖有关的人等于拒绝交往人物。秦湘湘心中已经有了定论。

“你还是抽个空把你的狗带走吧。”

“一般人我不会让他碰到旺财。”男人冰冷的声音透过手机传进秦湘湘耳里,似乎他允许秦湘湘喂养旺财是多么大的荣耀一般。

秦湘湘撇撇嘴,又听见男人继续说着,他的话语里带着一丝不可抗拒的威严:“一周后我再联系你,如果你不好好对待旺财,你知道会怎样。”

男人没有明说,只是秦湘湘大概可以猜出男人的意思,她的命运,竟是和一条狗联系在了一起?

“你不过是帮了我一次。”秦湘湘有些气恼,“你怎么可以这样!”

“确实只是帮了你一次。”男人慢悠悠地说着,“如果你不服气,难道想换种方式报答我,以身相许?”

想起那一日的事,秦湘湘还是有些后怕,那日差点被侵犯的绝望她还记忆犹新。这个男人和她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那天他本可以拒绝她,但是却帮助了她。这次或许是他真的有事,才会找她帮忙?

抬起脚踢了踢趴在地上的旺财,看着它一个耳朵扇了扇,眼睛都没有睁开,继续在那睡着。不知为何,秦湘湘总觉得留下这只狗,她和那个男人之间就多了一丝微妙的关系,她不喜欢这样,尤其是知道他和欧景祖有着往来后,更加不愿与他有太多牵连。只是,拿人家的手短,毕竟那次是他救了她。

“我要替你照顾它多久?”语气软了下来,秦湘湘问道。

“简单地说,我有事要外出几天,等我回来再说。”

放下手机,秦湘湘蹲下身子,伸手揉了揉狮子狗,抚顺着它的毛。这只狮子狗的毛发很是柔软,似乎它的主人经常打理它一般。无论秦湘湘怎么**旺财,它始终只是懒懒地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那个男人,秦湘湘只记得他的背影,他长得是什么样子,秦湘湘仔细地想了想,除了那一次她投怀送抱,还真没有和他正面接触过。那一次她的意识有些模糊,看人也不是很真切,就算他们面对面地站着,她也未必会认得出他。

天边又是闪过一道闪电,震耳欲聋的雷声打破了夜色的沉寂,片刻后,如筛子般的倾盆大雨倾泻而下,豆大的雨滴砸在窗户的玻璃上,噼啪地奏响着。

秦湘湘听着外面的雨声,想起了什么,拿起伞走了出去。下了楼,看见那抹身影依旧站在路灯下,任由大雨淋湿着他。

雨势很大,秦湘湘撑着伞站在雨中,感到雨水从四面八方袭来,**在外面的肌肤上被扑来的雨水溅到,一阵风吹来,竟是感到了凉意。

欧景祖始终没有离开的意思,看着那熟悉却又陌生的身影,秦湘湘觉得可笑,都已经这样了,他还在那玩什么深情。

走了过去,秦湘湘将伞挡在欧景祖头上。欧景祖抬首,看见秦湘湘,眼眸里掠过惊喜之色。

“你走吧,你要是因为这场雨病了,那岂不是我的错。”示意着欧景祖接过雨伞,秦湘湘声音平静。

“湘湘。”低声唤了一声,欧景祖握住秦湘湘的手,“不要这样好不好。”

“那你要怎样?欧景祖,既然你做出了选择,那就不要奢望我们还能回到从前。或许一开始,我们就不应该交往。你有你的生活,我也有我的。时间会冲淡一切,我会忘记你的。”

“就算这样,那你答应我,不要再和姜云升来往,他不适合你。”

姜云升,咋一听到这个名字,秦湘湘有些疑惑,想了下,估计是那个男人的名字。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管。”

硬是将手从欧景祖掌中挣脱出,把伞塞给欧景祖,秦湘湘头也不回地跑开。

身后,男人的呼喊声渐渐的被雨水遮盖。秦湘湘脸上布满了水,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只是淋了一点雨,秦湘湘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浑身无力。秦母摸了一下她的额头,滚热的,量了下体温,39℃。

“今天在家休息一天,不要去了?”

秦湘湘点点头,打电话委托姜茹替她请下假。吃完早饭,喝了药,秦湘湘上床眯了一会。迷迷糊糊间似乎听见手机响了,摸索了半天,没有找到,又睡了过去。

只是,手机铃声片刻后再次响起。秦湘湘睁开眼睛,确定这不是幻听,四下找了下,摸到手机,刚刚接通,便听见欧晓兰气急败坏的声音。

“秦湘湘,二十分钟内你必须马上到公司!”

------题外话------

连续两年的五一在加班中度过,怎一个凄凉了得。,>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