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040 闲言碎语

第一卷 040闲言碎语

听着电话里姜云升那认真的声音,秦湘湘有些茫然:“你说什么?”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推开我,如果你认为我和欧景祖是一类人,你不觉得选择我会更好。欧景祖有的,我也有。欧景祖不能给你的,我能给你。”

可惜不是面对面站着,不知道姜云升脸上的神情,不知道他说出这话时是真心还是戏说,其实后者的可能性更大吧。

姜云升所住的云景小区是花园式,能够买得起这儿房子的人腰包必是鼓鼓的,更何况他这两次送她的衣服都是价格不菲的。不知道姜云升具体是做什么的,但是秦湘湘知道,至少有一点她可以肯定,姜云升和欧景祖一样,家世显赫。

“我不想再掉进同一条河里。”漫步走到一个喷泉旁,秦湘湘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盯着那像花朵一般绽开的喷泉,“你们这些人的游戏,我玩不起。”

“如果,游戏已经开始了?”

不待秦湘湘说什么,姜云升已经挂断了电话,远远地看着坐在那苦恼的秦湘湘,嘴角上扬。如果说不明白欧晓兰为什么一定要强拉着他去见欧景祖,在看见房间里的那一幕时,姜云升已经明了。因为秦湘湘是他“女朋友”,所以才会上演一副捉奸在床的戏码。

他的女人,看着被灌上这一标签的秦湘湘还在那烦恼着,姜云升想起之前欧晓兰的那通电话。

“云升哥,你都看见了,这样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还要吗?”

眼眸眯了眯,姜云升领着旺财,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

晚上,秦湘湘失眠了。一个是因为姜云升那莫名其妙的话,明明只是男人的戏言,怎么她总是止不住地会去想。还一个是她头疼明天去公司,该如何面对欧晓兰。翻来覆去好久,秦湘湘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见到欧晓兰之前,秦湘湘本是有些忐忑,怕她又是恶言恶语,说些难听的话。只是在看见欧晓兰后,秦湘湘发现欧晓兰没有什么异样,依旧是露出了和煦的笑容,甚至关切地问起她身体的情况。

欧晓兰越是温柔,秦湘湘越是心惊胆颤。一个人总是对你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人有一天忽然对你温柔。接触到秦湘湘那受惊般的神色,欧晓兰笑笑:“秦湘湘,虽然我是你的上司,但是我也不希望你这样胆怯。”

欧晓兰一直没有提及昨日在酒店里发生的事,这愈发地让秦湘湘觉得不安。想问却又不敢问出口。

将一个U盘交给秦湘湘,欧晓兰说道:“我的邮箱出了点问题,打不开。麻烦你用你的邮箱帮我把里面一份名为X的文件发出去。”

站了一会,见欧晓兰没有什么事情要吩咐,秦湘湘退了出去。门刚刚打开一条缝,秦湘湘听见欧晓兰问道:“发生了那样的事,你还参不参加景祖哥的婚礼了?秦湘湘,你对景祖哥还没有死心?”

“你们怎么认为是你们的事,只要我男友相信我就可以了。”逃一般的,秦湘湘离开。对自己的做法,秦湘湘感到可笑,一方面极力地想要划清和姜云升的关系,一方面却要在人前拉扯他下水才能维持住面子。

坐在位置上,秦湘湘甩了甩头,想要把这些杂事忘记。打开电脑,开始忙碌着。

秦湘湘去还U盘时,在欧晓兰的办公室看见了质量部的经理。

“U盘就像长腿了,总是不见。”欧晓兰一边找着U盘,一边抱怨。

欧晓兰忘记已经将U盘借给她了吗?秦湘湘疑惑地将U盘放在欧晓兰的桌子上。

“咦,怎么在你这?”诧异地看着秦湘湘,欧晓兰有些不悦,“以后拿东西的时候,记得说一声。U盘里可是有很重要的资料的。”

明明是欧晓兰给她的。秦湘湘在心中说着,只是她的话与欧晓兰的话,别人会信谁?欧晓兰这样一个堂堂的公司主管,犯得上与她这样一个菜鸟计较?默默地接受着欧晓兰的指责,直到欧晓兰说累了,秦湘湘这才退出。

“欧经理,手脚不干净的人留在身边,可要注意了。”

“是啊,家贼难防。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她与我哥关系好,不得不多照顾她。”

“哦?”

“这事说来话长。”

不想再听两个人说下去,秦湘湘关上了门,合上了那一点点缝隙。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快下班时,几乎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秦湘湘是欧景祖的前女友,并且在分手后还想爬上欧景祖的床,成为少奶奶。秦湘湘刚准备打开卫生间的门,听见里面传来声音。

“秦湘湘会是那样的人?看上去不像啊。”

“知人知面不知心。要是我,对方又是高帅富,怎么也要赖上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