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050 挑起了火就要负责灭

第二卷 050挑起了火,就要负责灭

一句话,让姜云升的理智尽失。不再犹豫,姜云升扯下秦湘湘身上的裙子,扔在了地上。想到了什么,姜云升起身关掉了屋子里的灯,只留下床头的照明灯。

“不后悔吗?”在秦湘湘耳边,男人声音低哑地说着。

馄饨的意识在一瞬间清醒,秦湘湘想起了什么,尖叫一声,使出了浑身的力气,推开了压在身上的男人,跌跌撞撞地下了床。脚下一个不稳,跌在了地上,什么也不顾的,向门那爬去。

脚裸忽然间被一强有力的大手握住,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恐惧弥漫在心头,秦湘湘摇着头:“不要,我不要了。让我走。”

“女人,你似乎忘了,我说过,开始了,就不会停下。”

酒精的作用下,意识渐渐变得模糊,只是尚存的一丝理智在脑中叫嚣着,不可以这样。摇着头,秦湘湘手指扣住了地面,紧紧地揪住铺在地面上的红毯,机械般地说着:“不要,我不要了。”

一切都已经来不及,姜云升捞起了秦湘湘,再次扔回到了**。

调暗了灯光的亮度,姜云升一手捂住秦湘湘的眼眸,不去看她哀求的神情,慢慢俯下身含住那片红唇,迫使着她与他一起沉沦。

“不是要忘了他吗?我会帮你。”唇轻轻地碰触着秦湘湘的,姜云升诱惑般地说着。

回答他的只是一阵细细的哭声以及落入口中的苦涩。

轻叹一声,姜云升极具耐心地引导着。

秦湘湘只觉得脑子要炸了,一个声音说,随随便便和一个男人发生关系是不对的,另一个声音说,放纵一次又有什么关系,爱都已经失去了,还在意那层膜做什么。似乎听见有人在和她说,会帮她忘记那人。这样便会忘记那人吗?秦湘湘疑惑了。她来不及思考,口再次被封住。如果真的可以忘记他,秦湘湘缓缓地抬起手臂,搂住了男人的脖子。

看着似乎已经放弃抵抗的秦湘湘,她眼角还挂着泪水。心中一动,姜云升低头吻去了那残留在她脸上的泪水……

昏暗的房间里,男人像帝王一样占有着身下的女人,吞噬着她的一切。他的一夜,酣畅淋漓。

秦湘湘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十点多钟,阳光透过翠绿色的窗帘投射进来,在地面上投下一片阴影。酗酒引起的头疼,嗓子干再次袭向秦湘湘,除此之外,秦湘湘感到身下一处有些难受,却是有着清凉的感觉。

揉了揉疼痛的额头,秦湘湘坐起了身子,被子从身上滑落,后知后觉的秦湘湘低头看去,瞪大了眼睛,她竟然是一丝不缕。

跳下了床,秦湘湘猛地掀开被子,看着洁白的床单上那一抹红色,秦湘湘愣住了,只觉得这一幕是那样的刺眼,昨晚的片段依稀地在脑海里连贯起来。秦湘湘捂住了唇,她竟然和一个男人——

慢慢地蹲下身子,秦湘湘趴在床边,无声地哭泣着,她怎么会这样,莫名其妙地就把自己的清白弄丢了。目光瞥到床头柜上的东西,秦湘湘看见一套崭新的内衣裤外加衣服摆放在那儿。拿起衣物,秦湘湘看在一盒毓婷压着一张红色票子摆放在那儿。

这算什么?对她的补偿?秦湘湘咬紧了唇,颤抖的手拿起那盒药,烧了水,吞下了一粒药。

去浴室清理身子时,秦湘湘发现自己身上淤青一片,那个男人,究竟有着多大的占有欲。无论清洗几遍,秦湘湘都觉得无法洗掉身上的污秽。

浑浑噩噩地走出会所,因为发现手机没电自动关机,秦湘湘一时间也联络不到其他人。手里拽着那个男人留下的钞票,秦湘湘任由自己暴晒在阳光下。

发生的已经无法改变,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时光也不会倒流,昨晚的一切,根本无法改变。秦湘湘自小受到的教育便是保守的,如果让家里人知道了发生在她身上的事,秦母还不知道会发什么样的脾气。

只不过是失恋了,她却把自己的清白搭了进去。她是被伤害冲昏了头脑,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明明是大晴天,秦湘湘抱紧了双臂,感到浑身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