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062 梦还是现实

第二卷 062梦还是现实

“因为,”姜云升放下手中的筷子,淡笑着开口,“她要是来了,不就不好玩了。把我想象成变态的人,秦湘湘,你是第一个。”

“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隔着肚皮,我怎么知道你心里想着什么。”秦湘湘低声嘀咕着,“任谁看到你那样的眼神,怎么会不害怕。”

“哦,”饶有兴趣地看着秦湘湘,姜云升问道,“那你说说,是什么样的眼神。”

是什么样的?秦湘湘回想着,虽然恨意只是一瞬间,但是却足够让人心惊,如果他眼中的恨意再延续久一点,说不定他会化身为猛兽,锋利的爪子将她撕裂。只是此刻,姜云升又是恢复了精英者的姿态,眼神漠然,但也不像之前那样惹人胆颤心惊。

说出了自己的感受,秦湘湘有些疑惑:“你那时想到了谁,露出那样可怕的神色?男人还是女人?”

“吃完饭和我去个地方。”没有回答秦湘湘的问题,姜云升说道,见秦湘湘似乎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趋势,“过会你把碗洗了,或许我会考虑告诉你。”

秦湘湘不怎么喜欢洗碗,总觉得碗里油乎乎的,在厨房找了一圈,秦湘湘没有发现橡胶手套。

“你在找什么?”

秦湘湘吓了一跳,回头看去,吃饱餍足的男人抱着双臂站在门边。留下她吃饭,结果他吃得丰盛,她只能喝粥,最后还得她来洗碗,怎么想都觉得这太不公平了。

似乎猜测出了秦湘湘心中所想,姜云升慢悠悠地开口:“其实你可以选择不刷。”

“你家没有橡胶手套吗?”好奇心终究占据上风,如果洗一次碗可以换来一个秘密,秦湘湘倒也是愿意试试。

姜云升露出了奇怪的神色:“我又不是女人,要那个干什么?”

想来也是,秦湘湘一边将洗洁精倒进放在水池里的碗碟中,一边悲催地想着,在家她都十指不沾水,却是在一个不怎么熟悉的男人家里帮他做事。

依靠在门边的姜云升打探着秦湘湘,淡白色的灯光打在她身上,投下一片柔和的光芒,哗啦啦的水声充斥在耳膜里,姜云升忽然间觉得这画面看起来是那样的舒适。

“你这样看起来,倒也像个贤妻。”

头也没有回的,秦湘湘反驳:“得了吧,女人可不是生来就是保姆。”

“曾经有一个人,为了一个男人特意学了一手厨艺,在家里也是样样家务都做,她说,要提前养成习惯。”

“怎么觉得你有点惋惜,该不会是你的前女友,现在和你分手了?”

“她是我的一个朋友,已经离开很久了。”

秦湘湘关掉水龙头,转身看着姜云升淡漠的神色,他看起来没什么,但是刚刚在他的话语里,秦湘湘分明是听出了落寞。几分内疚:“对不起,勾起你的伤心事了。”

“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姜云升对上秦湘湘的眼眸,轻声说道,“为了那个男人,她得了忧郁症,在她生日那天,她亲手结束了她的生命。”

听着姜云升轻描淡写地说着这事,秦湘湘不知道为何觉得后背脊梁骨那冒出阵阵寒意,心里竟是有种想逃的冲动,眼前的男人让人觉得好可怕,虽然这只是她的感觉。

试探性的,秦湘湘问道:“你是不是喜欢她?”

“如果我说是,你愿意替代他吗?”

秦湘湘将双手放在衣服上擦了擦,灿灿一笑:“你,你不要开玩笑。我和你不是太熟悉,再说,我又不欠你什么,就算你喜欢她,她不在了,为什么我要做替身。”

之前的那个想法又浮现在脑海中,莫非他是因为这事受到了刺激,所以变得有些怪异?胡思乱想时,秦湘湘感到手腕被人拉住,还没回过神来之时,身子已经被抵在冰凉的墙壁上。忽然的撞击让秦湘湘觉得全身都麻木了,下巴被人用力捏住抬起。

“知道为什么选你吗?”

男人越是神情淡漠,秦湘湘越是害怕,似乎很欣赏秦湘湘这样的神色,姜云升凝视了秦湘湘片刻,拇指摩挲着她的唇:“因为——”

男人的话没有说完,炙热的吻落下,另一手也是不安分地在秦湘湘的身上游离,甚至是推开了她的胸衣。

惊慌间,秦湘湘忽然觉得后颈一阵刺痛,慢慢失去了意识。

秦湘湘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四下看了看,依旧是在姜云升的家里。想起之前的一幕,秦湘湘心中犯毛,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物,完好地穿在身上,身子也没有被侵犯过的感觉。松了一口气,秦湘湘刚刚跳下床,忽然听见一个声音。

“要去哪?”

脚下一个踉跄,秦湘湘险些跌倒,扭头看着站在窗户边上的姜云升,怎么刚刚她没有发现他!

抬起的手有些颤抖,秦湘湘故作镇定:“你怎么会在这。”

背对着秦湘湘的姜云升转过身子:“这是我的地盘,有什么奇怪吗?倒是你,忽然间晕倒,我好心帮你,怎么觉得你对我有很大的意见?”

“晕倒?”

“嗯,你的工作还是我完成的。”

秦湘湘扰扰头,刚刚的那一切都是梦?日有所思的结果?

“你之前有和我说什么吗?”

“我说了什么?”

看着姜云升的神色不像是装出来的,秦湘湘倒是肯定了刚刚那是梦。在梦中,姜云升变得那样可怕,潜意识的思想还真是可怕。

“喂,你有喜欢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