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067 女伴为什么是她

第二卷 067女伴,为什么是她?

听完姜云升的话,秦湘湘第一个反应是:“为什么是我?”

姜云升垂下眼眸,余光撇向秦湘湘:“因为没有合适的人选。”

秦湘湘愕然,他出席朋友的派对,没有女伴,何必要找到她?

似乎是看出了秦湘湘的心思,姜云升扬起了唇,慢悠悠地说道:“因为你不是那种死打烂缠的女人,更重要的,你对我没有兴趣,找你演戏恰好。如果发展到假戏真做,你的问题,我可以给你答案。”

她的问题,秦湘湘想起昨晚,她问,“如果我不是处女,你还会要我?”说出这话,是因为一般男人都有处女情结,或许这也是他昨天离开的原因。如今看着姜云升黝黑的眼眸,那微微上扬的唇角,秦湘湘心里竟是冒出一丝恐慌,摇摇头:“不必了,不管你的答案是什么,我的只有一个。”

似乎并不意外秦湘湘会这样说,姜云升慢条斯理道:“既然这样,那我的提议再好不过。”

“可是——”

“随随便便找个女人麻烦,而且我不想接受欧晓兰的邀请,所以——”眉扬起,姜云升说道,“不光欧晓兰,还有人也要去,你想不想演场戏?”

秦湘湘的脸色有些惨白,大概猜出了那人是谁。

“我为什么要演戏,他过他的,我过我的。”

姜云升的目光落在秦湘湘的胸口,那赤果的目光仿佛如同射线一般会穿透过秦湘湘身上的衣裳,下意识的,秦湘湘抬手护住胸口:“你看什么?”

“我在想,你的心里究竟装的是什么,何必自欺欺人。”

“姜云升,我不会去破坏欧景祖现在的生活,不管我对他是什么态度,他都已经是我生命里的一个过客,而你——”秦湘湘抿住了唇,盯着姜云升那俊朗的容貌,他不善言笑,给人严肃的感觉,他的身上散发着威严感,却没有让人觉得胆怯,反而增添了他身上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他的举止言谈,无不彰显着他受到过良好的教育。这样一个男人,如果主动提出要做一个女人的男友,换成任何一个女人,都会乐疯了。可是,已经痛过一次,秦湘湘怕了。曾经她相信过灰姑娘和王子的故事,面对血淋淋的现实,她知道童话终究是童话。所以再次面对诱惑,秦湘湘低低地笑了。

“对不起。”

因为失去过,所以不想再经历一次。如果真的嫁人,她宁愿选择一个门当户对的。以前她不能理解为什么说恋爱和结婚不一样,现在她似乎有些懂了。只是深受传统观念的秦湘湘还是无法忍受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她不是那种很保守的女人,婚前如果发生关系,如果那人是她未来的丈夫,她无所谓,但是她无法忍受自己被一个素未蒙面的男人夺去了身子。这个秘密,到新婚之夜必将守不住。

“湘湘。”见秦湘湘陷入深思中,姜云升唤了一声,只是秦湘湘似乎没有听见一般。

手搭在了秦湘湘的肩上,姜云升晃了晃她,看着她抬起眼眸,眼里一片迷惘,如同一只迷路的羔羊一般。

大手轻轻抚上秦湘湘的脸颊,姜云升眼中掠过复杂之色:“不管你愿不愿意听,我还是要告诉你我的答案。我要的,不是以前,而是现在和未来。”

握住姜云升的手,秦湘湘将他的手从脸上移开:“嗯,希望你早点碰到你的另一半。”

姜云升笑笑:“这不是还没遇到。湘湘,认识的女人中,我还是觉得你最适合,嗯?”

绕来绕去,话题又回到了最初的那个,秦湘湘不信姜云升身边的莺莺燕燕中会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

“姜云升,我真的——”

手指抵在秦湘湘的唇上,姜云升唇边噙着淡淡的笑意:“一直以来,都是你强迫我演戏,这次难道我不能做一次主?”

见秦湘湘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姜云升唇边的笑意更浓:“你做我的女伴,不仅会让有人打消念头,更会让有的人恨无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不急,你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下周五你给我答案。”

秦湘湘想要拒绝,不了姜云升忽然凑身上前,在她的身上嗅了嗅:“好香,你擦了香水?”

心跳骤然一紧,秦湘湘摇摇头:“不,不是,是小黑裙,雅芳的沐浴露和香体乳,大概是擦多了,香味没有散去。”

“很好闻。”

男人说话时,吐出的热气洒在秦湘湘的脖颈上,引得秦湘湘身子一颤,身子往边上挪了挪。秦湘湘脑海里浮现一幕,成为人的犬夜叉在虚弱时对戈薇说,你好香。敲了敲脑门,秦湘湘自嘲,这都哪跟哪。

“本来就不聪明,再打,就要更笨了。”握住秦湘湘的手,姜云升慢悠悠道,“记住我的话,下周五给我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