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075 总得面对

075总得面对

秦湘湘有一瞬间的愣住,慢慢的,秦湘湘抬手抚顺有些凌乱的刘海,笑着看向姜云升:“又来了,你怎么又问这个问题。不是说好了,宴会之后,我们各奔东西。”

姜云升只是浅笑,揉了揉秦湘湘的头发:“我送你回家。”

刚刚到家,秦湘湘接到吴霜的电话,毫无前兆的,吴霜开门见山地问道:“湘湘,你是不是出事了?”

“嗯?”

吴霜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气急败坏,呼吸有些急促,气冲冲道:“湘湘,他们欺负你了?”

“你是说泄密的事?”秦湘湘脱下鞋,赤脚走到沙发那坐下,随手捞过一个抱枕在怀里:“无所谓了,反正都已经不干了。”

“怎么会无所谓!”吴霜提高了声音,愤怒地喊着,“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他和我说,这样说是不得已。”

他?秦湘湘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听着吴霜继续说道。

“他说,其实他早就洞察到了,才会换掉方案,这事,知道的人不多。湘湘,他是故意不帮你的。对事不对人,他明明知道你是无辜的,明明知道你是我的朋友,还对你做出这样过分的事!是他手下的得力大将又如何,人品不行,人又能好到哪去!”

听着吴霜义愤填膺地念叨了半天,秦湘湘反应过来,吴霜说的是胡克明。

“霜霜,没事的,离开了还好呢,免得整天面对讨厌的人。”故作轻松的,秦湘湘说着,“实在不行,我去考研,或者我学你,考三支一扶,支不了教,支农也行。”

“对不起。”吴霜忽然间说着,听着声音似乎就要哭出来一般,“如果你不是我的朋友,或许胡叔对你会公平一些。对不起。”

“这和你无关。其实想想也是,弃卒保车是很正常的事。”

a市位于郊区的x机场航站楼里,吴霜握紧了手机,想起胡克明主动将这事告诉她时说的话,代我向你的朋友说声对不起,这样做也是无奈,吴霜,你看出来我有多坏了。为了让她死心,胡克明故意伤害了秦湘湘,这让吴霜很是介怀。如果知道这样,当初她就不会让胡克明知道秦湘湘和她的关系。就因为秦湘湘是她的朋友,所以胡克明选择伤害她的朋友,即便没有这次的事件,还会有其它事。她看重友谊,他偏要破坏她在意的东西。

吴霜揉了揉眼睛:“湘湘,总之对不起。”

挂断了电话,吴霜走向安监处,检查完毕,拿着盖了章的机票走进里面的候机室。前几天她说要走,实际却是留在了这个城市。而现在,她已经决定,不会再留恋这个城市,她还年轻,又不是没人要,何必单恋一个不爱她的人。

走过安检门时,吴霜回头看了一眼,意外地看见一人从电梯那奔跑过来。眯了眯眼睛,吴霜从包里取出一个福娃,交给工作人员:“这个是那位先生的,被我误带过来了,麻烦你交还给他。对了,还请你麻烦转告一句话,我会听他的话。”

不再去烦他,找个合适的人谈恋爱,结婚生子。二零零八年,她想去北京看奥运,家里人因为没有时间,又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去,是他主动提出带她去玩的,虽然他去那是因公出差,他却在北京陪了她半个月,带着她去了天安门,去了故宫,去了天坛,也去了大观园。也是在那一年,醉酒的他将她当成了别的女人占有了她,事后他没有印象她也没有告诉他,如今这个秘密她更不愿意说出。他一直不解为什么那一年后她对他的态度成了男女之情,答案,她永远不会告诉他。

走到a区域,在a3的侯机处坐着,吴霜听到手机响了,看着那个号码,赌气的吴霜按掉。没一会,一条短信过来。

四年前,那个女人是你?

终究还是想起来了。吴霜自嘲,他是不是她第一个男人都无所谓了,因为她已经做出了决定。关机,彻底断绝了和那人的联系。走进登机口,吴霜微微顿了顿脚步,嘴角慢慢向上扬起。

“别了,湘湘,希望你找到新的感情。我们,都会幸福的。”

秦湘湘在厨房洗桃子,想着刚刚吴霜的电话,越想心里越是担忧,关掉水龙头,擦干净手上的水,秦湘湘走回客厅,拿起手机拨打了吴霜的号码,只是话筒里传来的始终是机械地提示关机的女声。

将手机移开,秦湘湘盯着手机,忽然屏幕亮起,是陌生的号码,秦湘湘犹豫了一会,这才拿起来接听。是胡克明打来的,还未待秦湘湘说什么,胡克明匆匆开口。

“秦湘湘,吴霜有和你联系吗?如果她找你,请你立刻告诉我。”

“刚刚她是找过我,但是现在我打不通她的电话。”

听着秦湘湘的如实通告,胡克明沉默了,良久,沙哑的声音传来:“这次的事,对不起。”

“霜霜也说了对不起。胡总,我想开了,没什么,真的。”

挂掉电话,想起那一日的诡异,秦湘湘将自己扔在了沙发里,这两个人之间还真是,理不清剪还乱。

秦湘湘一连几天宅在家里,什么都不想做,姜云升也没有再来找她,如果不是姜云升忽然登门,秦湘湘几乎要忘了她答应姜云升的事。

看着身穿淡粉色卡通图案睡衣的秦湘湘,姜云升的目光落在了她胸前。独自在家没有穿内衣,以为哪儿曝光了,秦湘湘低头,睡衣很宽松,应该没有暴露。

“你来找我有事?”堵在家门口,秦湘湘看着姜云升。

“不请我进去坐坐?”姜云升扬眉,大大咧咧地走了进去,坐在了沙发上,“你家有什么喝的,除了白开水,也不要饮料。”

瞪了姜云升一眼,秦湘湘烧了一壶水,拿出之前父亲一次出差去大别山带回来的六安瓜片,给姜云升冲泡了一杯。

“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看着姜云升在那慢条斯理的品着茶,秦湘湘忍不住地问道。

慢条斯理地抿了一口茶,姜云升缓缓抬起眼眸望着秦湘湘:“你忘了?”

“什么?”

看着姜云升脸上弥漫上一层不悦之色,秦湘湘茫然:“我答应过你什么?”

姜云升脸色渐渐变得有些冰冷,一言不发地盯着秦湘湘,那样的目光让秦湘湘感到一阵恶寒,仔细地想了想,怎么也没有想出她答应过姜云升什么事。

眼睛微微眯起,姜云升半是玩笑半是讥讽地说道:“是不是只有欧景祖说过的话,你才记得。”

秦湘湘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竟是在姜云升的眼里发现了一丝悲哀,想要仔细看时,姜云升已经恢复了常色。

“中午不要吃太多,免得到了晚上吃不下。”姜云升起身,走向门口,“下午我来接你。”

姜云升来的快走的也快,秦湘湘偏着头想了想,翻看了下日历,了然姜云升的意思,今天是她答应做他女伴的日子。记不得日期也怨不得她,在家度过几个昏天暗地的日子,过得她连今天是星期几都不知道,更别说留意约定的日子。

门又被敲响,姜云升去而又返。看着走进屋子的姜云升,秦湘湘有些不解:“你怎么又回来了?”

姜云升将衣领的扣子解开,卷起衣袖,走到冰箱那,打开看着里面空荡荡的,不禁蹙眉。又走去厨房,看着垃圾桶里的泡面盒子,眉头皱得更深。

“平时你都吃些什么?”扭头看着跟着进来的秦湘湘,姜云升问道。

“妈妈不在,我又懒得做饭,所以就将就一下了。”秦湘湘觉得这样没有什么不妥,倒是奇怪姜云升的脸色为什么这样难看。

“你家有挂面?”

姜云升忽然冒出这一句,秦湘湘愣愣地看着他,直到姜云升不耐烦地又问一遍。

指着厨房的悬挂壁橱,秦湘湘说道:“在那里。”

“嗯。”

看着姜云升洗锅,倒水,煮面,秦湘湘呆呆地问道:“你这是要煮面?”

“你觉得呢?”

姜云升用葱炸了锅,面条里加了西红柿和鸡蛋,站在厨房门口就闻到那诱人的香气。早上只是吃了一包薯片,被香气一熏,秦湘湘感到肚子里的馋虫在苏醒。

“洗手,去桌子那等着。”

满心欢喜地听着姜云升的吩咐,秦湘湘动作麻利地跑到餐桌那等着。

面条被端上来,秦湘湘夹起一根放在口里,含糊不清地说道:“同样都是面,和方便面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面吃完,将汤也喝得干干净净,秦湘湘这才发现姜云升一直在看着她,他的面前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你不吃吗?”

“那一小撮,你觉得够两个人吗?”

秦湘湘扰扰头:“那——”

“我想休息一下,不要打扰我。”

看着姜云升走进一个房间,秦湘湘半响才意识到,那是她的房间。

“喂,你不可以——”追到房门口,秦湘湘刚想推开门,怕看到不雅的画面,抬起的手慢慢又放下。

挪步回到了客厅里,秦湘湘抱着双腿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忽然间听见一阵音乐声,四下看了看,是姜云升摆放在餐厅桌子上的手机响了。拿着手机,秦湘湘叩响了卧室的门:“姜云升,你的电话。”

等了半天,姜云升才打开门,他神清气爽,完全没有刚睡醒的样子。看着秦湘湘手中的手机,姜云升淡淡开口:“再来电话,你替我接了。”

“我?”手指着自己,秦湘湘不确定地问道,“万一是什么重要的事。”

“这是我私人的号码,不会有什么。”不待秦湘湘说什么,姜云升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干瞪着房门,秦湘湘有些气结,这是她的家她的房间,现在她却有种鸠占鹊巢的感觉。

“喂,你真的不介意?”拍了拍房门,秦湘湘喊道,见里面没有动静,秦湘湘又等了一会,确定姜云升是不管这个手机的死活,这才回到客厅。

刚刚重新坐下,手机又响起。犹豫了一会,秦湘湘这才接通了电话。

“姜云升。”

是个女人,瞬间秦湘湘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桃花债三个字浮现在脑海里。

“他不在。”虽然觉得手中的手机像个烫手的山芋,秦湘湘还是回复道。

“他在哪?”

“我屋子里,**。”

说完这话,秦湘湘愣住了,她怎么说出了这样暧昧的话。

“秦湘湘,他在你那!”

电话里的女声忽然间提高了分贝怒吼着,将手机拿着稍稍离耳朵远了些,秦湘湘觉得这人的声音有些耳熟,脑海里飞快的转过一圈,秦湘湘听出了这人的声音,欧晓兰。本来还想解释的,只是现在,秦湘湘心中涌上一股怒气。

“是啊,他是在我的**!”故意在**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秦湘湘说道,“有什么问题吗?”

欧晓兰在那咒骂,秦湘湘听也没有听的将手机挂断,想象着欧晓兰那气急败坏的神色,秦湘湘心中涌出一股报复的快感。或许人在痛极时心里的黑暗面会慢慢浮现出,也许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两个自己——一个好小人,一个坏小人。秦湘湘感到心中的坏小人在慢慢苏醒,她在说,只要让敌人不快乐,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无所谓。看的是结局,不是过程。

只是,这个想法冒出心头时,秦湘湘心中依旧在动摇,真的可以为了达到目的而伤害他人?

跟着姜云升一起坐上前来接他们的轿车时,姜云升发现秦湘湘有些心不在焉。

“在想什么?”不喜欢秦湘湘这样魂游太虚的样子,独自一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完全地将他晾在了一边。

姜云升的话语将秦湘湘从思考人生的真谛里换回,对上姜云升那探究的眼眸,秦湘湘并不打算告诉姜云升她现在的心思,话锋一转:“我在想,吴霜和胡克明的事。”

将两个人都给她打电话并都说了对不起的事讲出,秦湘湘说道:“这个社会还真是不公平,能力就是钱,钱就是一切,有钱连腰杆子都硬。”

若有所思地看着秦湘湘,姜云升摇摇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秦湘湘嗤笑:“不是我想象的那样,那是怎样。胡克明既然一开始就知道,但还是要配合欧晓兰,就因为我是新人,是他们眼中的软柿子,所以可以任由他们揉捏!”

姜云升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定了定神色,慢慢开口:“这只是为了让你的朋友死心,有种人,若是动了他的朋友,既然惹事之人是他亲近之人,他也会记恨一辈子。”

“你是说?”秦湘湘秀眉微微皱紧,一个想法滑过心头,“所以我就成了那个倒霉的人!”

“湘湘,”姜云升的神色忽然变得有些严肃,“以你们女人的视线,如果日后知道一切,会不会原谅男人的欺骗,如果那时你已经爱上了这个男人。”

秦湘湘手指轻轻点了点脸颊,认真地思考了一会,笃定道:“如果是普通的人,欺骗就欺骗了,反正时间会淡化一切。但是如果那个人是我喜欢的,他要是欺骗了我,我一定不会原谅他。”

“为什么?”神色稍稍有些异样,姜云升却是故意做出一副云轻风淡的样子。

“因为喜欢,所以才不会原谅。哎,你捏我干什么!”吃痛地蹙眉,秦湘湘看着紧紧地握住她手腕的姜云升,他手上的力度是越来越大,几乎要将她的手腕捏断一般。不但如此,姜云升脸上的神情还是如此的狰狞,狠狠地瞪着她,似乎要看透她的灵魂一般,慢慢的,一丝忧伤浮在姜云升的眼中,一字一句的,姜云升说道。

“我不准!”

“什么?”诧异姜云升这没头没脑的话,秦湘湘更在意的是姜云升什么时候可以松开紧握着她的手腕,真的很疼。敢情这疼的不是他,所以他无所谓。试着挣脱姜云升的掌控,只是男人的力度如此之大,秦湘湘挣脱不开。眼泪在眼眶凝结着,骨头都有种要被捏断的感觉。

大概是透过后视镜看见了后排的事,司机提醒道:“姜总,秦小姐看起来很痛苦。”

姜云升回神,看着一脸委屈瞅着他的秦湘湘,慌忙松开了她,转而又拿起秦湘湘的手腕,看着上面轻微的淤青,眼里闪过自责之色,语气并不是怎么友善:“疼的是你,怎么不说出来。”

秦湘湘没有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嘟起了嘴:“怎么没喊,你没听见!”

姜云升动了动唇,没有再说什么。

在那家高级服装定制店取了衣服后,姜云升带着秦湘湘去了一家沙龙造型店,一进去就和店员说道:“帮她画个淡雅的妆,打扮得可爱一些,还有这儿,想办法遮住。”

秦湘湘看着镜中的自己,长发被临时吹卷,斜扎在一侧,脸上的妆淡淡,不是那么浓妆艳抹,却也是恰到好处,配上淡粉色的旗袍,小家碧玉的形象赢在镜子里。手腕上,店员用一根淡黄色的丝带系了一个蝴蝶结,即是装饰,又遮住了那片淤青。

秦湘湘看着镜中的自己,瞅了又瞅,还真的是有点不太习惯化妆后的自己,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秦小姐,你这样,姜先生一定很满意。”一边帮着秦湘湘整理衣服上的褶皱,店员一边说道。

事实是,秦湘湘出来,姜云升淡然的目光扫视了她一下,“还不错。”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便提步走向外面。

因为穿的是旗袍,迈不开大步子,秦湘湘挪动着小碎步追着姜云升。

“喂,你有没有觉得哪儿有些不一样了?”好不容易赶上姜云升,秦湘湘问道。大大的眼睛里流露出期待之色,希望姜云升至少能说句好听的话。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平时不爱打扮的秦湘湘也是希望姜云升可以夸夸她,满足她那小小的虚荣心。

姜云升看着秦湘湘,她那原本浓黑的眉毛被刮浅,并被勾画出弯弯的月牙型,眼脸上大地色的眼影让她的眼睛看起来更大更有神,脸上施着淡淡的粉黛,因为涂了唇彩的原因,嘴唇娇滴滴的,让人忍不住地想要一品芳泽。这样的她看起来的确是很美,姜云升点点头:“还行。”

又是这样,就不能说一句“你看起来很美”这样的话。

似乎是看出了秦湘湘心中的想法,姜云升忽然间勾起了唇,唇角流露出一丝嘲弄,惹得秦湘湘忍不住地抡起拳头砸向姜云升的胸膛。还未碰及到姜云升的身体,男人握住秦湘湘的手腕。身子一个不稳,秦湘湘撞进到了姜云升的怀里。

“这么急着投怀送抱?”搂住秦湘湘的腰肢,姜云升在她的耳边低喃。温热的气息洒在脖颈处,痒痒的,秦湘湘感到自己的脸颊火热热的。

想要挣脱开,姜云升已经拉住他上了车子。

同坐在后排,秦湘湘有些不自在,下意识地往边上挪了挪,细微的小动作似乎没有被姜云升发现,秦湘湘松了一口气。

到了地方,秦湘湘走下车子,忽然被姜云升喊住:“等下,你还缺样东西?”

秦湘湘驻步检查了下,没有少什么,打开手拿包,手机也是安安稳稳地躺在那儿,疑惑地看向姜云升,秦湘湘正要问少了什么,姜云升上前一步,挽住秦湘湘的手臂:“你漏掉了我。”

走了几步,秦湘湘还是忍不住地将欧晓兰打电话找他的事说了出来。

静静地听秦湘湘说完,姜云升神色未变,只是淡淡应道:“知道了。”

“可是,她好像误会了。”

“无所谓。”

走进会场,秦湘湘第一次看见这样庞大的场面,身穿华丽衣裳的女人们在那说笑,身穿燕尾服的男人们举杯交谈,身处在这样的坏境里,秦湘湘忽然间觉得有些不适应,只是被姜云升挽住,也无法挣脱开。目光四下游离着,意外的秦湘湘看见了两个不算陌生的人,全身的血液似乎凝固住了,呆呆地站在那儿。

察觉到了秦湘湘的异样,姜云升顺着秦湘湘的目光望去,了然,带着秦湘湘走向那两人。

“我不要过去。”不情不愿的,秦湘湘试着拉住姜云升。

“你难道要躲避一辈子?”扭头看着秦湘湘,姜云升缓缓开口,“该面对的,总得要去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