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未完

未完

背着秦湘湘,姜云升觉得她的重量是那样轻,心里琢磨着以后要是真的在一起的,是不是要让她多吃一些。听见秦湘湘细细的声音,带着一丝无助,姜云升低低的应了一声,示意着她继续说下去。

“我不是胆小,但是黑暗的密闭的空间,在里面呆着会让人窒息。”枕在姜云升宽大的后背上,秦湘湘搂住了姜云升的脖子,“从小就是这样,害怕一个人呆在这样的地方。”

静静地听着秦湘湘说着,姜云升知道这是密闭空间恐惧症,问道:“你以前有过什么经历?”

“没有,”秦湘湘摇摇头,想起了什么,“三岁那年我似乎生了一场大病,妈妈说我烧糊涂了,差点便傻了。但是这个和我这个症状没什么关系吧。”

“没有去看医生?”

“没有,我觉得这也没什么,刚刚的意外很少会发生的。”

姜云升眉头不经意地皱起,声音有些严肃:“湘湘,找个时间去医院神经功能症科看下。抽个时间,我会帮你预约。”

“不用。”秦湘湘一口否决,“我不要去医院。”

“湘湘,讳疾忌医只会让病情更重。”

“我才没有病。”抬起下巴,秦湘湘盯着姜云升,“这事,你是第一个知道的。小时候不愿意告诉家里人,是因为我觉得这是不勇敢的表现。后来,也渐渐不愿意让人知道。这些年我的生活也算正常,没有必要去医院的,真的。”

“身子是你自己的。”姜云升声音里隐隐地有着怒气,“你怎么总是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子。”

“总是?”诧异姜云升这样说,秦湘湘问道,“我们以前见过?”

姜云升冷冷一哼,不再说什么。将秦湘湘送回家,姜云升看着秦湘湘的脸上有了点血色,心稍稍安定。在屋子里环视了一圈,虽然是一个人,但是屋子里收拾的还算利落,倒也不错,以后到也会是一个不错的内助。

“我没事了,想去睡一觉,你走时记得把门关上。”打了一个哈欠,秦湘湘慢慢地挪步走向卧室。

昨晚被折腾了那么久,早上醒的早,现在困意袭来,只想好好地睡一觉。

躺在**,秦湘湘却是无法入睡,脑海里总是会不自主地想起昨晚姜云升占有她的情景,他对她,应该不是认真的吧。如果真的如欧景祖所说,姜云升接近她是有着目的,可是为什么她对姜云升并不是那样反感,甚至会将心里的秘密告诉他。

扯了扯头发,秦湘湘叹了一口气,不管怎样,总之她不要再接近他,没有接触的机会,也就不会发生什么。随手扯了一个东西放在怀里,摸到一个丝绸状的东西,秦湘湘低头看去,是姜云升之前送她的乌龟。

将乌龟举起,秦湘湘想起姜云升说起她是乌龟时那一副拽拽的样子,嘟起了嘴,手指着乌龟玩偶的鼻子,嘀咕着:“谁是乌龟!”

将乌龟搂在怀里,慢慢地秦湘湘睡着了,只是觉睡得并不踏实,怀中的乌龟趴在她的胸口,忽然间,乌龟开口说话:“秦湘湘,我想要你。”

猛的睁开眼睛,秦湘湘吓了一大跳,梦里那个声音分明是姜云升的,她这是中毒太深还是怎么了。想喝水了,穿着睡衣,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秦湘湘走出卧室。

快要进厨房时,秦湘湘感到了什么,猛的回头看去,骤然间瞪大了眼睛,吃惊道:“你怎么还在这?”

姜云升端坐在沙发上,双臂交叠,闭着眼睛。听见声音,姜云升睁开了眼睛,漆黑锐利的眼眸看向秦湘湘:“休息好了?”

秦湘湘点点头,意识到这不是谈话的重点:“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姜云升揉了揉眉心,觉得有些烦躁,他在这她却显得这样吃惊,聪明一点的女人不应该是表现出一副欣喜的样子,不会大煞风景地问出他怎么还在这,而是会说,是不是特意不走留下来陪她。

不会说出他是担心秦湘湘才没有离开,姜云升起身走到秦湘湘身边,左手食指和拇指捏住秦湘湘的下巴,抬起,仔细端详了秦湘湘一会:“你的脸怎么红了?”

没有好气地瞪向姜云升,秦湘湘想装怒意说道:“我是女人,和一个男性靠得那样近,脸不红才不正常。”

“嗯。”姜云升盯着秦湘湘那躲闪的眼眸,她不敢看他,嘴角慢慢扬起,姜云升冷不丁地将秦湘湘抵在了墙上,在她做出反应之前已经低头准确无误地逮住了那片红唇,滚热的舌强行撬开了她的齿,吸取着她的甜美,良久才慢慢地放开她,“必要的矜持是好的,只是对我,你不必。有些时候,我希望你能放开些。”

听出了姜云升话语里的意思,秦湘湘愈发的不自在,低声说着:“姜云升,我不知道你是玩玩的还是认真的,无论是哪一个,我都不想要。”

姜云升倒也不气恼,看着秦湘湘那有些红肿的唇,食指在上面轻轻摩挲着。

“湘湘,你还是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我要想清楚一件事,在这段时间,我不会来打扰你,可是这不代表我要你断绝你我之间的关系。无论我的答案是什么,我都会给你一个交代。”

听着姜云升的语气不像是开玩笑,秦湘湘看着姜云升那如墨染的眼眸,男人的眼眸如大海深处一般幽暗,眼眸里静静的没有一丝波澜。她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其实,我觉得,我们还是做陌生人比较好。”

这话无疑是触怒到姜云升,他的眼眸里微微有所起伏,眼眸的幽黑之色更浓,平静的脸上有了神色,却是微怒。冷冷地勾起了唇,姜云升手指故意滑过秦湘湘身上敏感地带:“陌生人?你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适合做陌生人?”

“不过是一夜——”

情字尚未说出口,秦湘湘的口又被封住,男人的唇在她的上辗转反侧,堵住了她那绝情的话语。

“湘湘,我更希望你对我说,我要对你负责,而不是要和我划清界限。”

额头抵着额头,姜云升的气息洒在秦湘湘的脸颊上。明明客厅里的柜式空调是开着的,秦湘湘还是觉得浑身燥热,她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要被姜云升逼疯了。这个男人是太长时间没有女人了还是脑子一根筋,怎么就和她较真了。

“姜云升,你要是再这样,我真的怀疑你接近我是有目的。”

“你可以去问欧景祖,但是我不会保证他说的都是真的。”

“你不是我唯一的男人。”

闻言,姜云升不屑地翘眉:“谁说不是,我是你的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

“不是。”第一次那个男人是谁秦湘湘并不知晓,可是的确是那个男人让她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这事,秦湘湘不愿意也不想在想起。如果得到她第一次的是姜云升,或许她会好受一点。这个想法一冒出来,便被秦湘湘打压回去。没有如果的事,她和姜云升之间也没有如果可言。

姜云升有些不悦,似乎是怕秦湘湘说出什么扫兴的话,食指抵住了秦湘湘的唇,不让她再发出任何声音。

“秦湘湘,你只要记住,我是你的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男人就可以了。因为我想,我的想法多半是不会变了。”

自知多说无益,这个男人一心认定的事又怎会因为她的几句话而改变,不过时间总会冲淡一切,说不定时间久了,姜云升会把他们之间的这事忘了。这样想着,秦湘湘也不想再争辩什么。万一惹怒了这个男人,到时吃苦的又会是她。

“在想什么?”见秦湘湘眸光闪烁了几下,姜云升问道。

“没什么。”秦湘湘瞅着姜云升,说道,“你说你要考虑事情,总得有个期限吧。难不成,你一天不告诉我你的决定,我便一天不能交男朋友?”

姜云升勾起了唇:“你的身上都已经烙印,还有一个颇有纪念意义的东西在我这。你还想和我撇清关系?”

“你一辈子不给我答案,难不成我要等一辈子!”

手支撑下颚,姜云升很认真地想了想,点点头:“你的一辈子,只会是和我在一起。”

秦湘湘觉得自己要崩溃了:“既然你这么肯定,为什么还要考虑几天!”

——我是分割线——

以下重复,明天改过来

——

背着秦湘湘,姜云升觉得她的重量是那样轻,心里琢磨着以后要是真的在一起的,是不是要让她多吃一些。听见秦湘湘细细的声音,带着一丝无助,姜云升低低的应了一声,示意着她继续说下去。

“我不是胆小,但是黑暗的密闭的空间,在里面呆着会让人窒息。”枕在姜云升宽大的后背上,秦湘湘搂住了姜云升的脖子,“从小就是这样,害怕一个人呆在这样的地方。”

静静地听着秦湘湘说着,姜云升知道这是密闭空间恐惧症,问道:“你以前有过什么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