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086 喜欢是什么感觉

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发展到什么地步,如果说她和姜云升已经上了床,吴霜会有什么反应,说不定会八卦地追根问到底,再往后,怂恿秦湘湘就此赖上了姜云升都有可能。其实,她真的不需要姜云升负责,或许是抱着破罐子破摔这样的心理。

沉默了片刻,秦湘湘说道:“没什么,我和他没怎样。而且,我也不想和他有过多的交集。”

唠唠絮絮一大堆,挂上电话,秦湘湘发现已经过了二十分钟。进去时,恰好到了开饭时间。

瘦表妹站在那儿,脸上笑眯眯的:“小朋友们,大家休息准备吃饭了。每人一个鸡柳饼,一碗稀饭。先排队把手洗了。”

在看向秦湘湘时,瘦表妹眼神有些不悦。门外传来一阵车轱辘声,是胖表姐做生意回来了。所谓的生意,便是在小吃街上卖鸡柳饼。秦湘湘之所以知道,是因为那辆三轮车上挂着的牌子。

胖表姐将车子在院子里停好,瘦表妹走过来,和胖表姐嘀嘀咕咕几句,两个人的目光瞄向秦湘湘。感到两姐妹的目光,秦湘湘感到了一丝不自在,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怪异感。

一个小胖子吃完鸡柳饼后,舔了舔手指,举手喊道:“我还要。”

两姐妹停止了窃窃私语,瘦表妹走向小胖子,看着那碗丝毫未动的稀饭,再看看小胖子油光光的小嘴,笑道:“这不是还有稀饭没喝吗?”

“我还要那饼。”

“每人只有一块。”

僵持间,胖表姐走了过去,拍了拍瘦表妹的肩膀:“算了,把我的那份给他。”

“我要抹好多好多的番茄酱。”小胖子补充道。

一直到孩子们吃完,才轮到秦湘湘她们吃饭。食物和孩子们的差不多,只是每个人的鸡柳饼里的肉不是很多。

“你说,你是刚毕业的?”饭桌上,胖表姐似无意地问了秦湘湘一句。

秦湘湘点点头。

“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工作?”

“找到了一份,后来觉得不满意,就没干了。”

胖表姐没有在多问什么,只是那黑色镜框后的眼镜里的探究目光又让秦湘湘感到了几分不自在。

秦湘湘一开始来的时候,就被胖表姐逮住问这问那的,从学历问道是不是过了大学英语四六级,第二天宣传的时候,胖表姐还要秦湘湘把英语六级证带过来,逢人便说,我们的老师是有实力的,看,英语都是过六级的。瘦表妹也是拿了一张复印件,在学校门口逮住人就说。

那一张薄薄的小纸,秦湘湘看着两姐妹像宝贝一样地宣传着,不由有些汗颜。说来也该是她运气好,临考试前的一个月,秦湘湘才开始抓起真题卷子做着,拼命地练习听力,其实上考场前秦湘湘也没有什么把握,稀里糊涂地做了,交了卷子。得知可以查分时,秦湘湘正在上高等数学,讲台上的老头讲的是津津有味,秦湘湘只觉得头脑发晕,强打着精神,干瞪着黑板。忽然间,坐在身边的寝室长“咦”了一声,碰了碰秦湘湘,小声说道:“六级可以查分了。”

秦湘湘记得那时,她本是昏昏欲睡,听见这个消息,猛地惊醒,心中像揣了一个小兔子一般蹦蹦地跳个不停。

“咦,我没带准考证。”寝室长有些遗憾。

秦湘湘从笔袋里翻出准考证,犹豫了很久,还是发出了查分的短信。紧张地看着手机,在手机震动提示有短信的时候,秦湘湘犹豫了很久还是不敢去翻看短信,最后将手机递给寝室长:“你帮我看,过了就告诉我,没过就算了。”

寝室长撇撇嘴:“不怕我骗你。”

秦湘湘犹豫了下,缓缓地将手机拿回,咬了咬牙,打开了那条短信,忐忑不安的小脸上流露出惊喜之色,成绩竟然是502,过了。只是,虽然是一张证书拿到了手,秦湘湘看美剧时依旧需要字幕,VOA依旧是听得云里雾里,看见外语系的外教在校园里走过,想去打招呼,到后来却是没有勇气,后来和欧景祖抱怨这些时,欧景祖只是笑着将她搂在怀里:“又不出国又不做什么的,听不懂没关系。以后,我养你,不用你辛苦。”

曾经的她傻傻地以为欧景祖是认真的,一句“我养你”让秦湘湘窃喜了许久,即便知道女人在经济上要独立,但是听见欧景祖这样说,秦湘湘还是感到无由的兴奋。现在想想,男人口头上的承诺怎么可以当真。

“你总是爱走神吗?”一道声音唤回了秦湘湘,她循声看去,胖表姐几分不满地看着她,欲言又止,最终只是皱皱眉,“吃完碗放那就行了。”

“怎么,家里有事?”吃完饭,小A凑了上来,打着招呼,“刚刚你接了电话后就心神不宁,要是真有事,你先走吧。”

“没什么。”

大约七点半,家长陆陆续续地把孩子接走了,也有家长留下来唠嗑的,打听自己家孩子的表现。

“都挺乖的。我们的师资力量肯定还会加强。再过几天,我的一个堂妹会过来帮忙,她可是有教师资格证的,现在也是一个老师。”

听着胖表姐在那吹嘘着,拿着包准备离开的秦湘湘撇了撇嘴,教师资格证无非是一个摆设,合格的师范类毕业生都会有的,证有什么用,编制才是最重要的。有时,这个世界还真奇怪,很多东西用不上,但是偏偏又是一个个门槛。就好比这教师资格证,你拿着证件却进不了一所公立的学校,看着似乎这证件没有用,但是你要是想考上这所学校的编制,又必须要有教师资格证才能报名。

秦湘湘回头看了一眼,胖表姐还在那滔滔不绝地讲着,想起一开始胖表姐问她,六级过了,那八级呢?因为有朋友是英语系的,所以秦湘湘对这个多少了解。一般人似乎认为六级过了就是八级,却不知CET-4,CET-6与EMT-4,EMT-8是完全不同的体系,前者,大学生都可以考,而后者,只是英语系学生的专利。两个表姐妹只是初中毕业,或许是因为这样,才会对这些高学历的产物有种膜拜的感觉。这只是秦湘湘的感觉。

秦湘湘一个人在街上晃动,低着头还在考虑刚刚的事情,大学几乎是每个人都要走的路,但是出来后大部分意味着失业,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花费那四年的时间。

忽然间,一双黑色的皮鞋印在秦湘湘面前,挡住了秦湘湘的去处。秦湘湘往左走,那人也往左,秦湘湘往右,那人也是往右,几次下来,秦湘湘有些恼火,抬头看向那人,刚要怒吼出声,只是在看见那人的面庞后,秦湘湘愣住了。

几分钟后,秦湘湘把姜云升带到路边的一家奶茶店,要了两杯朗姆酒奶茶,点完后才看向姜云升:“可以吗?”

姜云升唇角微扬,点点头,看着秦湘湘吩咐着店员“不用打鸡蛋进去,那样味道有点腥。”

待秦湘湘在位置上坐好,姜云升借着店里昏暗的灯光打探着秦湘湘:“我好像记得你不能饮酒,这样没事?”

“没关系,这是奶茶又不是酒。”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神色,秦湘湘声音有些冷,“你来找我有事?”

察觉出秦湘湘的冷淡,姜云升笑笑:“你就这样不想见到我?”

秦湘湘抬起手,摸了摸锁骨那,那日他留下的痕迹还在,害的她穿衣服时还得仔细挑选,生怕会露出那暧昧的痕迹。他离开前说的那话现在想想,也让秦湘湘无由地气恼,什么叫完完全全地属于他。

“姜云升,有句话叫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管欧景祖说的是真是假,没有交集就不会有伤害。所以,姜云升,你能不能不要这样逼我。”

手微微拳起,姜云升眼眸的神色有些黯淡:“其实你也不是完全信,我们接触也有一段日子了,你觉得我害过你吗?”

秦湘湘抿住了唇,姜云升几次都是帮助了她,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

“湘湘,我承认,你不是我的第一个女人。”

听见这话,秦湘湘抬头看了姜云升一眼,迅速地又低下头,心里莫名的有些苦涩。

“是不是,和我有什么关系。”

“秦湘湘,我的意思是,不管以前怎样,从今天起,我只有你一个女人。”

似乎受到了惊吓一般,秦湘湘骤然间瞪大了眼睛,一口奶茶吸到喉咙里,呛到了,剧烈地咳嗽着。捂着胸口,秦湘湘半天才回过神,惊悚地看着姜云升:“你,你是在开玩笑!”

姜云升微微挑眉,神色有些严肃:“你觉得像吗?”

大脑如同死机了一般,秦湘湘呆呆地看着姜云升,一时间说不出任何话语。慢慢的,秦湘湘缓过劲来,说道:“你说过,你有喜欢的人。其实你真的不必为那晚的事负责,现在这个社会很开放的,不是发生了关系就需要男人负责的。”

看着秦湘湘明显受到惊吓,那一脸如同遇见怪物一般的神情让姜云升有些不舒服:“我不是为了负责。”

“那更好啊,你一定是没有考虑好,姜云升,我答应过你了,我现在身边也没有其他男人,你不用担心什么。你再仔细考虑考虑,冲动是魔鬼,你可要考虑好了。”猛地站起身子,秦湘湘惊慌失措地看着姜云升,一扭头,拉开店门跑了出去。

沉着眼眸看着秦湘湘那惊慌失措跑掉的身影,姜云升起身,却见店员上来,大概是被姜云升脸上阴霾的神色吓到,店员怯怯地说道:“先,先生,刚刚那位小姐还没有付款。”

等姜云升来到外面,哪里还能看的见秦湘湘的身影。手紧紧地拳在一起,可以听见骨头咯吱作响的声音。深思熟虑了这么多天,他得出来了结论竟是被这个女人当做了笑话,竟然会让她避之不及。

本欲追去秦湘湘家,只是挪动了一步,姜云升转身走向相反的方向。

“你让我来,就是为了喝酒?”满脸欲求不满的雷子言看着沉默寡言的姜云升,目光瞄向舞池,看着一穿着大红色迷你裙扭动着腰肢的女人,两眼放出异样的色彩。他本在**和美女打得火热,却因为姜云升的一个电话,不得不舍弃性福来陪这个未来或许会成为他大舅子的男人。

淡淡地看了雷子言一眼,姜云升看见他脖子上那淡淡的口红印子,神色有些阴郁:“雷子言,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

目光还是落在那红衣女子身上,直到感到落在身上那冰冷刺骨的目光,身子一个哆嗦,雷子言收回了目光,看着姜云升那阴森的目光,雷子言笑笑:“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雷子言,或许小茹不嫁你才是正确的。”姜云升冷冷地开口,“在出门之前,至少记得把自己收拾干净。”

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雷子言灿灿一笑:“都说过了,我是正常的男人。”

姜云升笑了,雷子言脸上的笑容凝结住,姜云升一般不会笑,除非是冷笑。看着姜云升那双没有笑意的眼眸,雷子言打着哈哈:“别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如果你的小妹妹真的决定嫁给我,我再为她守身也不迟。倒是你,今天找我来究竟是为什么?”

姜云升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你觉得一个女人拒绝一个男人的原因是什么?”

“不喜欢呗,或者就是欲擒故纵。”雷子言漫不经心地说道,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吃惊地看着姜云升,“你?有人拒绝你了?谁?”

姜云升有些烦躁地举起酒杯抿了一口酒,显然是不愿意搭理雷子言。

难得看见姜云升这样吃瘪,雷子言愈发的好奇,推了推姜云升:“是哪位美女能让我们这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姜少这样沮丧,说说看。”

戏谑地逗弄着姜云升,雷子言的目光又瞄向了舞池。

“雷子言,你有喜欢过一个人?”

姜云升的一句话又将雷子言的目光引回,仔仔细细地观察了姜云升一番,雷子言确定姜云升这不是在开玩笑。姜云升曾经有过一个未婚妻,两家从小订的娃娃亲,后来女方家落难,未婚妻连同刚满周岁的妹妹被接到姜家,改姓为姜。那两个女孩,便是姜瑟和姜茹。只是姜茹那时也就一岁多,记不得往事。

“姜云升,你不会是认真的?”姜云升对两个妹妹的态度,雷子言是看在眼里,姜云升只是将那两个女娃当做妹妹一样看待,即便是会成为他妻子的姜瑟,姜云升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的态度,甚至在姜瑟说如果遇见喜欢的男人后,她与姜云升之间的婚约能不能解除时 ,姜云升没有犹豫地就答应下来。

姜瑟对姜云升并无男女之情,反而是姜茹在知道自己的姜家的养女之后,对姜云升的依赖性更强,只是或许是姜云升迟钝,或许是姜云升真的没有多想,他一直只是将两个妹妹当做亲人一样看待。雷子言有时会想,如果姜云升真的娶了姜瑟,怕也只是出于诺言。

总之,雷子言认为姜云升是一个很没有情趣的人。有两种人不知道爱是什么,一种是花心,滥情太多,一种是冷情,不知情为何物。在雷子言眼中,姜云升明显是属于后者,现在一个一向不把爱挂在嘴边的男人忽然问出这样的话,雷子言着实有些吃惊。

举起酒杯,雷子言对着那幽暗的灯光做出一副惆怅样,长吟道:“问世间情为何物,只让人生死相许。”

姜云升沉了脸色,等着雷子言感叹完,再次问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我不是说了吗,生死相许。”雷子言眨了眨桃花眼,“你倒是说,究竟是哪家的姑娘。”

深深地看了雷子言一眼,姜云升说道:“你也见过。”

“我也见过。”雷子言漫不经心地重复着,忽然间想到了什么,脸上玩味的笑容收敛了,“姜云升,是那个小姑娘,你还来真的?就因为欧景祖喜欢过她?你这样也太幼稚了。”

“雷子言,不要我说东你给我扯西,你只要回答我,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姜云升,男人的事不要扯上女人,这是我的一贯准则。更何况,那个小姑娘是被欧景祖遗弃的,就算欧景祖对她还有旧情,他也不会为她做出什么。”

姜云升有些烦躁地蹙眉:“雷子言,我喊你出来不是听你说教的!”

“知道,知道,因为你被一个女人拒绝了。”雷子言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意,看着姜云升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愈加地开心,“你刚刚说的不会是真的?你真的喜欢上她了?她拒绝了你?”

一连几个问句,雷子言幸灾乐祸:“这就是因果报应,谁让你带着目的接近她的。姜云升,你这场戏做的也太深。”

屈起手指,姜云升重重地敲了敲桌子:“雷子言,你能不能严肃点!”

------题外话------

亲们,123言情的年会海选已经开始了,晴将另一篇完结文《强宠闪婚小妻》送去报名了,等级2以上的会员每天有十票,免费投,亲们手中要是有票的话,支持一下晴。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