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091 对你负责

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091对你负责

“原来你是乌鸦。”秦湘湘眨了眨眼睛,笑道,“乌鸦嘴里说出的话,你觉得我会信吗?”

“信不信,不亲自试验一下又怎么知道。”扣住秦湘湘的手,姜云升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她刚刚清洗完,身上还散发着沐浴露的清香。靠的很近,可以感到彼此的呼吸声。

“姜云升,你不要这样。”扭着身子,秦湘湘想要挣脱开,被他这样看着,她的心跳又在加速。无意间似乎碰到了什么,只听见姜云升倒吸一口冷气,看着她的目光愈发炙热,却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压住秦湘湘的身子,姜云升微微眯起了眼睛,声音有些沙哑:“湘湘,不要挑战我的忍耐力。”

“我说了,只是同床,你不要想歪了。”秦湘湘有些后悔了,她是自己吓自己才会跑来和姜云升睡在一起,男人的本性是狼,这点绝不会错。

“湘湘,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分。”看着秦湘湘那躲闪的目光,姜云升勾起了唇,故意身子又向下压去,唇似无意地滑过秦湘湘的,“你觉得呢?”

抿着唇,秦湘湘不敢说话,索性闭上了眼睛,看不见,依旧能够感觉到,男人的呼吸洒在她的颈子上,温热一片,更是灼热了她的肌肤。

“好了,不逗你了,湘湘,现在你身上已经有了我的烙印,想跑也跑不掉。我给你时间,但是不要让我等得太久。”侧身躺下,姜云升拉过假寐的秦湘湘,将她拉入怀里,“那一次要了你不是意外,我只是想让你成为我的,这样才安心。就像食物一般,放在桌上,提心吊胆,说不定哪一天就会被人叼走,可是吞吃入腹那就不同,自己的所有物,那才安心。”

秦湘湘抿紧了唇,试着想要挣脱开姜云升的怀抱,只是男人的力气太大,她越是挣扎,姜云升越是紧紧地楼住她,最后竟是扯开盖在她身上的毛巾被,将她拉进他的被子里。

隔着衣物感到了男人那灼热的体温,秦湘湘只觉得因旅途而引起的疲劳消失了,连瞌睡虫都飞得无影无踪。贴在男人的胸膛上,听着他那有节奏的心跳,感到他的手搭在她的腰间。再也无法装睡下去,卯足了力气,秦湘湘推开了姜云升,惊慌失措地起身,向床边挪去,摇着头:“我不是你的,如果你以为得到了我的身子便是拥有了我,那你应该知道,我不是处女。”

姜云升沉默了一会,缓缓开口:“那个人,你恨吗?如果是我的话,你会不会觉得好受些?”

脸色有些惨白,秦湘湘轻笑:“如果是你,那你为什么?真的像欧景祖说的那样?”

手微微拳紧,姜云升眼眸里掠过一道深色:“你可以把你的第一个男人当做是我,湘湘,我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的这个决定。”

盯着姜云升,秦湘湘的眼神渐渐变得有些空洞:“你也说过,以前的一切就让它过去,你也可以当做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

姜云升蹙眉,看着眼前这个别扭的女人,他那样说无非是想让她抛开过去,反倒成了她拒绝的理由,舒了一口气,姜云升说道:“那么,你是想要重温一次?让你记住,你是我的!”

男人的语气霸道,不容拒绝,看着秦湘湘的目光更是带着一丝势在必得。秦湘湘心慌了,那句古老的台词脱口而出:“你喜欢我哪点,我改还不行吗?”

做出了一副深思状,姜云升放肆的目光将秦湘湘扫视一圈,她那一身卡通熊的睡衣不是那样性感,只是在姜云升眼里,这样倒也是可爱。大概正是应了那句话,情人眼里出西施。

“我喜欢,在你身体里的感觉。”故意说出一句让人脸红耳赤的话,姜云升看着秦湘湘先是瞪大了眼睛,慢慢的,脸上浮现一片红晕,故作惊讶地看着秦湘湘后面,“湘湘,你后面那个是什么?”

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秦湘湘“呀”的一声尖叫,扑到姜云升的怀里,忽略了姜云升嘴角那一丝得逞的笑意,只是紧紧地揪住姜云升的衣襟。

搂住了秦湘湘,姜云升轻轻地拍着她:“湘湘,你看,这是你主动投怀送抱的。”

听出了姜云升话语里的笑意,意识到着了他的道,可是被姜云升一下,秦湘湘总是觉得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晃荡,一时间也不想挣脱开,任由姜云升搂在怀里,好在姜云升也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只是静静地搂住她。

几分钟过去,秦湘湘捅了捅姜云升:“喂。”

姜云升闭着眼睛,冷冷地哼道:“如果你想继续刚刚的那个话题,免谈。如果你想证明你是我的,我不介意做一次。”

脸上刚刚下去的红晕又浮上来,秦湘湘故意在姜云升胸膛上掐了一下:“我是想问你,这个世界上有灵魂吗?”

“谁知道,信则有,不信则无。”搂着秦湘湘的手紧了紧,姜云升说道,“不过在我身边,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伤害你。”

想问姜云升一开始接近她是不是真的如欧景祖所说的那样,只是话到嘴边,秦湘湘又咽了回去,他们第一次的相遇,的确是她误打误撞。或许,他是不习惯被人拒绝,才会将她视为猎物。

“我不明白,如果不能相濡以沫,为什么要结婚。”想起三姨的一生,她将一切给了丈夫,孩子,一辈子省吃俭用,得病了,却是被丈夫抛弃,不愿意给她治疗,即便手术成功,也不尽心照顾她,听秦母说,三姨出院后又几度进院,是因为白癜风发作,而最后一次进医院,也是因为白癜风,“姜云升,其实你真的不需要在我身上花费时间。”

“湘湘,不要把我和其他男人相比较。”握住秦湘湘的手,姜云升说道,“还记得来的路上我和你说的话,如果你觉得我这座山太高攀登太累,我愿意为你降低海拔。”

秦湘湘微微一愣,感到姜云升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我不想让你太累,女人不必养家糊口,这些交给男人就可以。你要是觉得追累了,我愿意等你。”

秦湘湘觉得鼻子有些发酸,咕哝着:“困了,困了,我要睡觉。”

“湘湘,我是认真的。”

眼睛轻轻眨了眨,秦湘湘没有再做声。

到底是敌不过困意,又或许姜云升给她一种安全的感觉,慢慢的,秦湘湘的呼吸变得均匀。姜云升一直未睡,感到怀里的人儿睡着了,轻轻地将她移开,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关上了灯,又重新回到**,将秦湘湘搂入到怀里。

“姜云升,我不要。”

听着怀里的女人在梦中的呓语,姜云升摇头轻笑,不急,他们有的是时间。犹记得她在欧景祖身边那甜美的笑容,在同一天她却得知新郎要结婚了新娘不是她,她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那一天做到那样,也算是她的极限。她胆小,如果没有希望不会为自己争取什么。如果不是那次在四季天里再次遇见,他们之间应该不会有任何的交集。遇见了,便是缘分。

“湘湘,只要你忘记欧景祖,我们可以重新开始。他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他不能给你的,我会给你。”

秦湘湘一夜睡得很是安稳,太过于舒适而导致早上起床太晚,其实早些时候,秦湘湘似乎听见了秦母的声音,只是眼皮睁不开,也懒得睁开眼睛,似乎听见有人在和秦母说着什么,后来没有人说话,倒是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迷迷糊糊的,秦湘湘又睡着了,再次醒来,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身边空无一人,秦湘湘也忘记了昨晚在姜云升的怀里睡了一夜的事。

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揉着眼睛,秦湘湘穿着拖鞋啪嗒啪嗒地走向客厅。习惯性地秦湘湘走到阳台去拿换洗的衣服,打开门,看着阳台上空荡荡的,秦湘湘这才想起这不是在自己的家,昨天她走的急,也没有带换洗的衣服,留在这儿的,只有几件睡衣。

目光落在窗台上,看见了一盆绿萝,空调外机的风扇正对着它,绿叶与玻璃摩擦,发生了啪啪的声音,莫非昨晚听见的声音是这个?秦湘湘狐疑地盯着那盆绿萝,退回到了屋子里,似乎才发现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手指着他,诧异地喊道:“你怎么会在这?”

懒懒地靠在沙发上,姜云升弯起了唇:“昨晚的事,你忘了?”

觉得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秦湘湘仔细地想着,似乎早上听见了秦母的声音,只是她不是很确定:“没有人发现吧?”

勾了勾手指,姜云升示意着秦湘湘过来。

不情不愿的,秦湘湘走了过去,被姜云升一把拉住扯入到怀里。在秦湘湘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姜云升说道:“我已经答应了未来的岳母大人,会对你负责。”

“啥?”秦湘湘大脑死机了,木讷地问道。

又是偷了一个香,姜云升一字一句地说道:“湘湘,纸是包不住火的,我会对你负责。”

------题外话------

姜少确定了自己的感情了,有木有发现姜少其实很闷骚,很腹黑。今天终于早更了,终于可以上传完去洗头了,一周没洗头了,泪奔。等整理好大纲,再把字数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