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九十二

豪门权少,宠妻成瘾九十二

不明白姜云升所说的负责是什么,再听到姜云升后面的话后,秦湘湘完完全全地傻眼了。

“阿姨早上过来了,她看见我们睡一起,你那时像八角鱼一样趴在我身上,阿姨大概是误会了,我想反正我们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索性就承认了我们正在交往。”

秦湘湘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翻身坐在姜云升的腿上,掐住了他的脖子,有些抓狂:“你怎么可以这样!妈妈要是知道我未婚先发生了关系,会劈死我的!”

“就当是提前洞房了,有什么关系。”嘴角噙着笑意,姜云升欣赏着秦湘湘这慌张的样子。

真相是——

“阿姨,湘湘不敢一个人睡,所以才会和我睡在一起,我们只是规规矩矩地睡觉,没有做其它的事。我想追求她,希望阿姨可以答应。”

他撒了谎,因为他也有私心,想要在秦母面前树立一个良好女婿的形象。攻克了未来的岳母,也就等于打进到了敌人内部。

秦湘湘觉得头疼,秦母时刻教育她要洁身自爱,要是被秦母知道自己不但失了身,而且连第一个男人是谁都不知道,还不知道会挨怎样的责备。目光落在姜云升的身上,秦湘湘抿住了唇,半响才说道:“你都告诉妈妈什么了?”

看着秦湘湘眼里的惊慌之色,姜云升伸手抬起秦湘湘的下巴:“你觉得在我们关系还没有确定下来,我会那么多嘴?骗你的,你妈妈什么都不知道。”

秦湘湘松了一口气,听见开门的声音,慌忙秦湘湘从姜云升身上翻下来,在一旁规规矩矩地坐好。

秦母开门走了进来,见秦湘湘坐在沙发上,和姜云升保持了距离,拿着遥控器在那乱换着台,欲盖弥彰,秦母有些感慨,知女莫若母,秦湘湘想什么做什么,她这个做母亲的怎么会看不出来,刚刚发生了什么秦母不知道,但是看秦湘湘的表情,秦母多半猜出了什么。女儿大了,留不住了。

“湘湘,赶紧收拾一下,到下面把台账输下。”

“哦。”

洗漱完,吃完早饭,秦湘湘见姜云升还是坐在那儿:“你今天回去?”

姜云升起身,走向秦湘湘,拉起她的手,扣住,微微笑道:“不急,我等你。”

“别,”秦湘湘摇摇头,说道,“你和我不能比,我是一个无业游民,在这儿住多久都没事,可是你不同啊,你有工作啊,怠慢了工作可不好。”

脸上挂着温和典雅的笑容,姜云升伸手将秦湘湘耳边的一缕碎发捋顺,声音很温柔:“工作的事,我会处理好。你的事,我也不能怠慢。”

看着姜云升,秦湘湘忽然觉得有些冷,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你该不会是想留下来骗吃骗喝?”

姜云升微微愣了一下,慢慢无奈地笑了。

楼下,简易的灵堂已经搭好了,因为三姨夫的要求,屋子里不搭设灵堂,不摆放照片,所有的都设在外面,对此,秦湘湘的感觉是做贼心虚,因为可以说,间接害死三姨的,是他。此刻的三姨夫看似悲伤,只是秦湘湘却觉得他是那样虚伪。目光落在三姨夫腰上的那一块玉上,以前他的腰间是没有这块玉,这是做了亏心事,心虚?

没有亲眼看见,但是秦湘湘从秦母接到Q市的舅舅电话时的只言片语中多少了解一点,三姨夫不愿意给三姨治疗,无外乎一个钱字。脑瘤,无外乎宣判了一个人的死刑,在这样的人身上花钱无外乎打水漂。

“这样的人活着也没有意思。”

三姨刚刚住院时,秦湘湘和秦母一起来过Q市探望过,那还是三月份的事。医院病房门口,秦湘湘亲耳听见三姨夫说这话,是在他和家里人争论要不要给三姨做手术时。

“那块玉看起来价值不菲,你喜欢?”手搭在秦湘湘的肩上,姜云升贴在秦湘湘的耳边说道。

身子微微一颤,秦湘湘不动声色地挣脱开姜云升,好在没有人注意到这边。恰好这时秦湘湘的表姐拿了笔记本过来,秦湘湘接了过来,刚准备把收到的礼钱输进去,听见姜云升说道。

“阿姨,我来得匆忙,这五百元算是我的,花圈就麻烦你们帮我记下了。”

“哎,这怎么可以。”

“湘湘是我的朋友。”

简单的一句话,足以说明一切,秦母接过礼钱,吩咐着秦湘湘:“湘湘,拿一条白毛巾和一个碗给小姜。”

刚刚建立了一个excel表格,秦湘湘头也没抬地说道:“我在忙。”

秦母沉了脸色,将手上的钱交给秦湘湘的表哥,三姨的儿子:“和之前的那些一起收好了,别让别人拿去了。”

说这话时,秦母看了一眼在一旁抹眼泪的妹夫,眼里闪过厌恶之色。拿了碗和毛巾递给姜云升,说道:“今晚烧铺,小姜你就不用来了。明天的葬礼——”

摇了摇头,姜云升说道:“我想陪着湘湘。”

秦母看了一眼秦湘湘,见她似乎和键盘有仇一般,使劲地敲击着键盘,只当她是和姜云升闹了别扭,想起姜云升彬彬有礼的样子,再看看自家女儿这般,心里自然是偏向这个准女婿:“也好,晚上还要麻烦你陪着湘湘,明天你要是有空的话,能和湘湘一起去医院看护一下她的姥姥?”

“好。”

中午去饭店吃饭时,秦湘湘看着姜云升跟在她后面走进同一间包厢,微微皱眉,故意在小侄女身边坐下,又招呼着小外甥过来。

“湘湘,你怎么把你男朋友晾在一旁。”表姐发话了,拉过了女儿,笑着对姜云升点点头。

姜云升倒也不推让,大大方方地在秦湘湘身边坐下。秦湘湘抿住唇,想要起身,放在桌下的手却是被姜云升按住。不敢有太大的动作,秦湘湘怒瞪向姜云升。回视着秦湘湘,姜云升温和典雅地笑笑。

“我说你们两个,这桌子上还有未成年儿童,你们要是调情回家慢慢调去。”秦湘湘表姐发话了,她年过三十,孩子也已经十一岁,只是整个人看起来如同二十多岁一般,“湘湘,你可以啊,不动声色的,就给我们带来一个惊喜。”

“没有,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着急地想要撇清两人的关系,只是话刚出口,秦湘湘感到被姜云升握住的手一阵疼痛。

“我们的确不是男女朋友关系。”慢悠悠的,姜云升开口,秦湘湘刚刚松了一口气,又听见姜云升说道,“不过我在追求她,她还没答应。表姐,你可要多帮帮我,磨磨她的耳朵根子。”

“湘湘,你看人家千里迢迢地送你过来,你多少有些表示吧。如果不是嫁给了你表姐夫,我可是会和你争的哦。”

看着挽住表姐夫手腕笑得开心的表姐,秦湘湘知道那只是玩笑话,表姐夫虽然只是一个教师,表姐也只是在银行工作的一个小职员,可是他们之间彼此相爱,也没有门第那些观念,如果真的要嫁人,秦湘湘也只是想找一个普普通通的。

吃饭时,姜云升格外地殷勤,帮着秦湘湘夹这夹那。心里闷闷的,秦湘湘放下手中的筷子。

“怎么,没胃口?”舀了一碗汤放在秦湘湘桌前,看见里面的香菜,姜云升细心地将香菜挑出。

“你怎么知道湘湘不喜欢吃香菜的?”一直在观察他们的表姐说道。

姜云升莞尔:“只要留心,就会发现。”

“姐,吃完饭你们先走,我想和姜云升出去转转。”闷闷不乐的,秦湘湘说道。

“嗯,好。”

“姜云升,你究竟要做什么!”走进一家商店,秦湘湘忍不住地问道。

看着一脸愤愤然的秦湘湘,姜云升慢声说道:“追求你。”

秦湘湘有些烦躁,走到一旁的休息区的椅子上坐下,姜云升跟着走了过去,在秦湘湘身边坐下:“为什么你就不给我一个机会?”

双手交握在一起,平放在腿上,秦湘湘看着姜云升,神色认真,一字一句地说道:“现在如果恋爱,只会是以结婚为目的,说真的,欧景祖的那些话,我介意,我不想再折腾了。一点点的风险,我都不想再冒。”

姜云升沉默了一会,目光落向那来来往往的人群,声音低沉:“如果你真的不放心,那就要时间来证明。但是——”

扭头看向秦湘湘,姜云升微微笑道,声音坚定:“我不会成为欧景祖,也不会成为你的姨夫。”

装作听不懂姜云升的意思,秦湘湘说道:“当然了,你要是他们还奇怪了。”

盯着目光躲闪的秦湘湘,姜云升唇角的弧度慢慢增大,伸手揉了揉秦湘湘的头发:“说你聪明,你还真笨,说你笨,你总是故作聪明。”

拍掉了姜云升的手,秦湘湘想尽快结束这个话题:“姜云升,我们都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可以吗?”

秦湘湘一脸的恳求之色,眼眸的希翼之色看在姜云升的眼里,是那样的刺眼。

“湘湘,如果你未来的丈夫问你为什么不是处女,你打算怎么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