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九八

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九八

秦湘湘正用手扇着风,忽然听见二表姐这样说道,手上的动作一顿,脸上闪过不自然的神色:“什么交往多久了。”

“湘湘。”拖长了声音,二表姐看向站在路口的姜云升,他此刻正背对着她们,捅了捅秦湘湘,表姐说道,“湘湘,你们要是没有关系,他会亲自送你来这?他和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他怎么会一直留在这陪着你?说,你们到底怎么认识的!”

有些心虚的,秦湘湘别开了目光,如果说出了她和姜云升的相识经过,秦母会是什么反应秦湘湘可以想象得出,秦母最厌恶她去那些地方,如果被知道她连第一个男人是谁都不知道,秦母除了难过,更多的怕还是伤心吧。就当吃了哑巴亏,往事烂在肚子里。

不依不饶的,二表姐晃了晃秦湘湘的手臂:“湘湘,说谎的孩子会长长鼻子,快点,告诉姐姐,你们怎么认识的,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

秦湘湘捂住了左脸,露出了一副痛苦状:“好疼了,智齿好像犯了。”

二表姐眯起了眼睛,声音拖得很长:“秦湘湘,你是要自己说还是要我逼你说。”

手放在了秦湘湘的腰上,表姐做出要咯吱的样子:“湘湘,再给你一次机会。”

秦湘湘怕痒,慌得跳了起来:“什么都没有,你要我怎么说啊。”

二表姐眯起了眼睛,站起来就要扑过去,秦湘湘向后退了一步,撞到一个人。被人搂在了怀里,淡淡的薄荷味传入到鼻中。无由的,秦湘湘心又在乱跳。

看着将秦湘湘护在怀里的姜云升,二表姐先是一愣,随即笑道:“怎么,看着媳妇被欺负,来护短了。”

秦湘湘脸红了:“谁是他媳妇。”

姜云升颔首:“的确不是,不过是准媳妇。”

一群女人听了,倒是乐了,秦湘湘的小姨打趣道:“二姐啊,你看你家湘湘,这边毕业,那边就给你找到一个好女婿。看这小伙子,长得还是不错。”

也有人看不顺眼的,三姨夫的妹妹冷哼道:“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这年头,越是好看越不安全,说不定怎么劈腿的都不知道。”

秦湘湘的小姨抱起了双臂,冷哼道:“那是,什么样的人认识什么样的朋友,我就奇怪了,我三姐的眼光怎么会那么差,看上了那样一个负心人。”

“怎么会是负心,活着才是受罪,都那样了,活着也只是花钱。更何况,她也要为她的儿子着想啊,买房子娶媳妇,哪样不需要花钱,何必将钱浪费在一个没有希望的人身上。”

“谁说没有希望!”秦湘湘的小姨火了,怒气道,“医生说了手术很成功,只要照顾得好,活个七年八载不成问题。再说,三姐最后病危是白癜风!把一个病人锁在家里,让她洗衣做饭,这是一个男人,一个丈夫做出来的事吗!”

三姨夫的妹妹还想说什么,被她姐姐拉住:“好了,不要再说了。”

看着眼前的一切,姜云升嘴角弯起一个弧度,轻描淡写地说道:“湘湘,如果有希望却放弃,那样的人其实很自私。我可不想作为一个那样连我自己都看不起的人。阿姨。”

姜云升看向秦母,很是认真地说道:“阿姨,你要是愿意把湘湘交给我,我不会让你失望。”

三姨夫的妹妹冷哼一声:“男人嘛,只是嘴上说说好听。”

姜云升挑眉,似笑非笑:“的确是什么样的人认识什么样的朋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负责的当然会赞同不负责的人的做法。我这人没什么优点,最大的优点大概就是死脑筋,入认定了就不会放手。所以,这位大娘,你如果想看湘湘和我的笑话,抱歉。”

“大娘!”女人的脸色变了,任何一个女人都忌讳被人说年龄大,长期在农村生活,在田间干活本就会晒伤皮肤,不过因为哥哥姐姐都来到了城里,她有时也会进城看看,见到城里有些女人那水嫩的皮肤,自是羡慕,也开始注重保养。被人喊做大娘,怎能不气。

“难道不是吗?”姜云升有些疑惑,“难道不是上了年龄的老女人才喜欢东加长西家短的八卦?”

“好了,你们都过来。”

一道呼喊打断了对峙,姜云升看着脸色气的发青的女人一眼,拉着秦湘湘的手向已经安放入土的三姨新坟走去。

被姜云升拉着,秦湘湘有些不自在,只是他握得那样紧,挣脱不开。

因为是新坟,墓碑尚没有树立,看着这座坟墓,秦湘湘心里涌出一股伤感。按照辈分,大家依次叩首,在一旁专用的铁桶里烧了纸。坟墓上供奉的水果在离开前要拿走吃掉,据说这样的水果孩子吃了更是好。

二表姐将一个苹果递给秦湘湘:“平平安安。”

拿着苹果,秦湘湘看见坟台上还剩下一个桃子,拿起桃子,见姜云升走下台阶,他又是什么都没有拿。秦湘湘追了过去,将手里的桃子递给姜云升,想了想,又将桃子拿了回来,把手里的苹果塞给姜云升,迎着姜云升的目光,秦湘湘解释道:“人家都拿了,你没拿,觉得有些怪。桃子软,我最近牙疼,所以我适合吃桃子。”

姜云升莞尔,拿起手中的苹果看着,慢悠悠地说道:“其实,苹果和桃子一样美味多汁,只要是你--”

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秦湘湘,眼里的意思只有两个人明白。秦湘湘觉得脸上的温度又要上升了,美味多汁在外人耳里听着是说水果,只是姜云升那暧昧的眼神,眼中那炙热的神色,那挑逗的语气,说的哪里是苹果,分明是--

“不正经。”不再理会姜云升,秦湘湘追着前面的大部队。

嘴角噙着笑意看着秦湘湘逃一般的身影,姜云升脸上的笑意渐浓,追了上去。

出了墓园,秦湘湘陪着姜云升去商场买新衣服。新百百货二楼男装琳琅满目,只是那价格也不菲。这年头商场里的衣服物价便是这样,贵的离谱,转了一圈,秦湘湘想着卡上那不多的米,有些心疼。

姜云升相中了一件衣服,试好后让秦湘湘参考一下。

“怎么样?”

坐在沙发上的秦湘湘随意看了一眼,点点头:“还好,还好。”

姜云升有些不满秦湘湘这样的敷衍,踱步走了过去,在秦湘湘身边站住。

秦湘湘胡乱翻看着时尚杂志,一边在心烦地盘算着买一套衣服需要多少钱。当初她为什么要拉着他进商场呢,随便在路边找一家店不就可以了。正在郁闷着,秦湘湘感到身旁一阵压迫感,

秦湘湘抬首看去,见姜云升七分不满,三分撒娇的目光看着她,再次问道:“这衣服真的好看?”

打完折还是四位数的衣服能不好看吗,秦湘湘点点头。姜云升的神色更不满了,脸上的哀怨之色又重了几分:“湘湘,你要是能说出哪里好看,我就不要你付钱。”

闻言,秦湘湘眼睛一亮,手上的杂志一扔,站了起来,不确定地问道:“真的?”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将姜云升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白色的衬衣加上黑色的西服外套穿在他身上的确是很合身,他也有这种气质,能穿出衣服的韵味。不像人,即便是名牌穿在身上,也像穿着地摊货一般。只是要她夸人,秦湘湘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说。

皱着眉头,秦湘湘思索了一会,冒出一句:“你穿着,很有男人味。”

“嗯?”显然是不满意这一句,姜云升盯着秦湘湘。

秦湘湘有些窘迫,天知道她这人买东西从来不知道比较,一般看上哪一件就是哪一件,和同学一起出去买东西,同学要她做下比较参考,秦湘湘总是会说。

这个还行,那个也还行,都可以吧。

为此,秦母对秦湘湘的评价是,人家养个女儿,在挑选衣服鞋子时可以起个参考的作用,她家的这个女儿,问了也等于白问。

秦湘湘纠结了,一时间也无法想出什么特别的词语,倒是一旁的导购说道。

“先生,这套衣服穿在你身上再合适不过了,这是今年的新款,你看这个面料,夏天穿在身上也很吸汗。现在买的话,还有优惠,满五百返还现金卷两百,只要是有活动的柜台,都可以使用这个现金卷的。”

导购还在那不停地说着,姜云升看向秦湘湘:“你真的喜欢?”

秦湘湘看着姜云升,偏灰色的西装穿在他身上,配上一条笔直的西装裤,倒是优雅,点点头:“是还可以。”

“嗯。”姜云升和导购小姐说道,“就这件了,开票吧。”

从试衣间里出来,姜云升看着秦湘湘手里拿着发票站在那儿,看见姜云升出来,眼巴巴地看着他,被秦湘湘的神色逗乐了,姜云升挽住秦湘湘的手臂:“陪我一起。”

“湘湘。”

“嗯?”

“你刚刚的回答,我不满意。”

秦湘湘停下了脚步:“你不会--”

姜云升亦停下脚步,竖起一根手指,摆了摆:“不,不过你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只是这个条件,是什么,我还没想好。”

秦湘湘更加惊恐了:“不要,难不成你要我嫁给你,我也要答应。”

见秦湘湘这不情愿的样子,姜云升的神色有些阴郁,慢慢的,姜云升笑道:“其实也没什么,我保证这个条件不会是你想象的那样,不会以你的自由为代价。”

想了想衣服的天文价格,又看了看姜云升,秦湘湘咬紧了唇,慢慢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