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099 误会怎么补偿

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099误会,怎么补偿?

这个世界上有房奴,车奴,秦湘湘觉得自己是成为衣奴的第一人,前前后后两次因为衣服不得不听从姜云升的话,谁要人家有钱呢!这年头,一是拼钱,二是拼爹。姜云升的家世,秦湘湘不是很清楚,他一直强调他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可是那些关于他的传说也并非是空穴来风,以防万一,秦湘湘觉得最保险的办法还是和他保持距离。

只是某个人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自觉,竟和秦湘湘一起搬进到了大表姐家。因为秦湘湘搬出了三姨家,暂时住在大表姐家--大表姐夫在葬礼完后,匆匆去了海拉尔,大表姐家的房子是小高层的顶楼,买房时附送了楼上的一层小阁楼。大表姐带着小丫头住在这么空旷的屋子里觉得有些寂寞,于是让秦湘湘过去陪她。表姐家楼下有一家人才市场,每周定时会有企业前来招聘,秦湘湘打算再Q市呆上几天,顺便看看这边的情况。

可是,但是,为什么她住进来了,有个人也跟着住进来了!

秦湘湘和大表姐约好了在小区门口等她,姜云升送她到了小区门口,拦住了要下车的秦湘湘:“外面热,在车里等。”

秦湘湘想想也是,大约五分钟后大表姐撑着一把洋伞走了出来,秦湘湘跳下车子,没想到姜云升也是跟了上来。

“车位刚好空出,你可以停靠几天。”

意识到大表姐这是在和姜云升说话,秦湘湘疑惑的目光在两个人身上来回瞄着:“大姐,什么车位?”

大表姐没有回答,而是走到姜云升那辆黑色宾利旁,拉开副驾驶室的门坐了上去,见秦湘湘还傻傻地站在那儿,大表姐探出头,喊道:“湘湘,快点上来。”

秦湘湘不明所以地上了车子,看着大表姐给姜云升指着路。

“家里的那辆车送到4S店里维修去了,小宝这几天打针都是打的去的,这几天就麻烦你了。”

“大姐,他在这里住不了多长时间。”

闻言,大表姐回头看了一眼秦湘湘:“怎么,借用一下你就心疼了。放心,他也住我家,不会让他太劳累的。”

“诶?”秦湘湘瞪大了眼睛,“大姐,什么叫他也住你家?”

在开着车子的姜云升插话:“刚刚接到公司的电话,这几天要到这边的分公司视察,我在这儿等他们。”

“那你可以住宾馆啊,你们一定提前预定好宾馆了。”

想着要和姜云升住在一个屋檐下,秦湘湘头大,天知道她现在是多么想让他消失在她面前。

车子驶进车位,姜云升回头看了一眼秦湘湘,淡淡开口:“你不希望我住在这?”

秦湘湘还未说话,大表姐抢了过去:“怎么会呢,湘湘只是不好意思。”

事情都已经这样了,秦湘湘看着怎么看怎么有狼狈为奸倾向的两人,撅起了嘴,不想理会。

大表姐家在十七楼,电梯直达上去。走进楼道,秦湘湘看见一楼那有一个小门,大表姐见秦湘湘看那,解释道:“这个是地窖。”

在屋子里坐了一会,大表姐提出去医院看望姥姥。秦母和小姨轮流换着在医院照看老母亲,谁也没有敢告诉她三女儿已经离开这件事。老太太时醒时睡,醒来的时候大部分是发呆,似乎心有灵犀一般,偶尔老太太会喊着三女儿的名字,哭着说她不在了。老太太再次醒来时,屋里只有秦湘湘一人,盯着秦湘湘一会,老太太那死寂的目光里忽然放射出异样光彩,伸出了手,蠕动着唇:“小敏。”

秦湘湘愣了下,起身握住老太太的手:“姥姥,我是湘湘啊。”

老太太那如枯木一般的手紧紧地抓住秦湘湘的,用力很大,嘴里一直念叨着:“小敏,小敏。”

忽然间,老太太哭了,哭得很伤心:“你们都骗我,慧儿不在了,你们瞒着我,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听力好着呢。我的女儿怎么命这么苦啊,遇上个良人怎么这么难啊。”

“姥姥。”从没见过哭得如此伤心的老太太,秦湘湘有些慌了神,慧儿秦湘湘知道是三姨的名字,只是这个小敏?

“小敏。”老太太老泪纵横。

秦湘湘六神无主间,恰好秦母他们回来,看这架势,秦母脸色微变,上前一步拉开了老太太:“妈,你又糊涂了,这是湘湘,你的外孙女。”

老太太看着秦湘湘,依旧是念叨着:“小敏。”

秦母有些歉意的看着姜云升:“这老年痴呆又发作了,真是抱歉,你和湘湘先走吧。”

“妈,小敏是谁?”秦湘湘有些好奇地问道。

秦母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之色,说道:“小孩子问这么多干什么。”

“我都二十多岁了。”

“什么时候结婚了,给我抱个小外孙,你才算是个大人。”

秦湘湘撇撇嘴,姜云升倒是很认真地思考后,说道:“阿姨,如果给我机会,我会努力的。”

大表姐手掩住了唇,轻笑出声。秦湘湘觉得有些尴尬,推着姜云升向外走去。出了门,秦湘湘双手掐腰瞪着姜云升:“没事不要乱说话,听见没!”

姜云升露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有吗?”

大表姐那十一岁的女娃跟在母亲身后走了出来,看见这情景,想了想,突然冒出一句话:“打是亲骂是爱,湘湘小姨,你和叔叔也是这样,越吵感情越深?”

看着人小鬼大,眼里流露出兴奋色彩的女娃,秦湘湘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他是路人甲,我是路人乙,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明白不?”

显然女娃是没有听懂秦湘湘的话,愈发兴奋地说道:“小姨,小姨,你就告诉我,然后我改改可以发到天涯去。”

秦湘湘有种崩溃的感觉,当年她十一岁的时候,是多么单纯善良的一个孩子,也没有这么八卦,现在的孩子,玩电脑比她还要熟练,还会像一个相声上说的那般,吟出“当那繁华落尽,剩下的尽是满地忧伤”这般与他们年龄不相符的句子。

“大姐,你也不管管她!”

不料大姐却是莞尔:“我也很想知道啊。放心,就算是写,也不会让小丫头一个人写的,我和你二表姐会帮她的。孩子嘛,要从小培养。”

“大姐!”

秦湘湘瞪向那罪根祸首,他的神色愈加的无辜,轻轻地笑着。

回去时,小丫头要去超市,大表姐带着她在中途下了车。秦湘湘在小区门口那下了车,看着姜云升将车开往停车场,又抬头看了一眼那蔚蓝的天空,空中没有一丝白云,火辣辣的太阳挂在那。只是在太阳地下站了一小会,秦湘湘便有种要被蒸熟了的感觉。

匆匆地跑到楼道里,秦湘湘听见了呼呼的声音,循声找去,见那个地窖的门被打开,风声是从里面传来的。站在那儿,甚至可以感到从地窖里传来的凉意。里面黑乎乎一片,秦湘湘看了一眼,忽然脑海里闪过什么,头有些疼痛起来。

“妈妈,妈妈,我要出去。”

迷迷糊糊见,秦湘湘似乎看见了一个孩子在呼喊着,那个孩子只是三岁左右的大小,只是那个孩子的轮廓,她看的不是很真切。

姜云升锁好车子来找秦湘湘,看见她抱着双臂蜷坐在地上。

“湘湘。”姜云升手搭在了秦湘湘的肩上,发现她的身子微微颤抖。微微蹙眉,姜云升掰过秦湘湘的身子,看着她那惨白的脸色,“怎么了?”

秦湘湘缓缓地抬起眼眸看着姜云升,眼神空洞,忽然间扑到姜云升的怀里,紧紧地搂住他,喃喃自语:“黑,好黑,不要把我关在那。”

姜云升眉头皱得更深,看着那黑乎乎的地窖一眼,打横抱起了秦湘湘,走进电梯。

似乎才慢慢地缓过神来,秦湘湘神色渐渐恢复平静,这才发现自己和姜云升竟是这般暧昧。她搂着姜云升的脖子,依靠在他的怀里,抬眸看着男人那坚挺的下巴,秦湘湘思索着刚刚发生了什么,只是大脑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

“放我下来!”拍打着姜云升,秦湘湘挣扎着。

秦湘湘下手很重,姜云升有些吃疼:“不要乱动。”

秦湘湘不依不饶,依旧在姜云升的怀里扭动着身子。隔着衣物的摩擦也会带来感觉,姜云升压低了声音,再次说道:“不要动。”

“放我下来!”

姜云升深呼吸一口气,猛地将秦湘湘放下,将她抵在电梯壁上,双手撑在她头的两侧,深邃的目光盯着她:“秦湘湘,刚刚是你主动投怀送抱,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男人的刚阳气息扑面而来,秦湘湘别过了头:“我不记得了。”

姜云升薄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线,脸上的怒意不言而喻,抵在电梯内壁上的手慢慢握成了一个拳头:“湘湘,那时的你看起来是可怜,我才动了恻隐之心。”

刚刚发生了什么,秦湘湘确实不记得了,或许,真的是如姜云升所说的那般。

“真的,是我主动投怀送抱?”瞄向姜云升,秦湘湘小声地问道。

看着姜云升那坦荡荡的目光,秦湘湘有些心虚:“那,我误会你了。”

“你打了我。”

“难道你要打回来?”

看着秦湘湘惊恐的目光,姜云升莞尔,一点点地俯下身子,在离她的唇还有一厘米的距离时停下:“你觉得呢?”

------题外话------

这章算是补上昨天的,晚上争取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