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107 他是故意的

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107他是故意的

奥拓项目部之所以急着要一个劳资助理过来,是因为办公室主任到了休假时间,需要将手中的事情交代一下。早上,秦湘湘按照指定的时间来到6A宿舍外等候着,顺便和营地管理员小丁有一句没一句地唠嗑着。

因为营地和现场都是在一起,所以住的比较简陋,包括业主都是住在材料房里,唯一不同的是,承包商的材料房是蓝色的,业主的材料房是大红色的。也有级别高的业主是单独住在一个小房子里,还有的则是住在蒙古包里。

说起上班的时间,小丁说道,每天在营地的东门集合,由大巴车集体接送。上班时间各个施工队不同,秦湘湘所在的经理部则是六点四十五的那一批,实际上班时间是七点十五,中午是十一点十五下班,下午一点十五发车,七点十五下班。周六可以提前半小时下班,每隔一周是大礼拜,员工可以选择是周日的上午还是下午休假半天。

算了算时间,每天上班十个小时,秦湘湘不由咂舌。小丁玩笑般地说道:“干工程的,都是看不见清晨的太阳,披着星星回家。所以公司招聘一般倾向于男的,国外更是这样,出国干活的基本以男性为主。这边还要女的,有的地方,女的是完全拒绝的。”

秦湘湘眨了眨眼睛,之前上网查了一下华野公司的性质,知道它是一个施工建筑单位,也会承接一些化学工程项目,但是她倒是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累。

小丁又说道:“之前出国培训,领导为了动员我们,说到这儿吃住不花钱,每天还有咖啡喝。呵呵,的确是这样,食堂早中晚都会供应咖啡。但是啊--”

小丁长叹一口气,慢慢说道:“日后,你就会理解了。”

秦湘湘还想说什么,忽然看见从材料房宿舍里走出的人,瞪大了眼睛,手指着那人:“他怎么会在这!”

顺着秦湘湘的目光,小丁看着向他们走来的姜云升,刚想称呼,忽然收到姜云升别有深意的目光,想起昨晚姜云升的叮嘱,小丁将那一声“姜经理”的称呼咽了下去。

“这位,嗯,是厂家人员,因为我们的设备出了些问题,所以要他过来看看的。”小丁目光瞄向别处,神色有些古怪,“他其实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维修工,你不要和他见外。”

目光与姜云升接触的瞬间,秦湘湘收回了目光,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问着小丁:“怎么去现场?”

示意着停在路旁的一辆丰田越野车,小丁说道:“现在没有大巴车了,过会会有人送你们过去。”

开车的是一个穿红衣服的安全员,到了地方,年轻的安全员和秦湘湘说道:“你去办公室找王主任,他会给你安排一些事情。过会我再去找你。”

办公室同样是用材料房搭建的,一个个房间隔离着办公室,每个房间的外面挂着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每个部门的名称以及相关人员的名字。进门右手边第二个房间是奥拓项目部办公室主任的,秦湘湘走进去,看见屋里摆放着五张桌子,四张桌子两两对接在一起,分别摆在靠近门和靠近窗户的位置那,另一张桌子则是拼在靠窗户的那两张桌子边上。

靠近窗户对着门的桌子那坐着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看见秦湘湘,说道:“你是新来的?”

秦湘湘点点头,猜测着这人应该就是王主任。

那人做了简单的介绍,正是秦湘湘所想的那般。王主任指着边上空着的那张桌子,说道:“这是你的位置。”

又指着对面的男人:“师经理,负责C区域的。”

又指着另外一张桌子,那儿坐着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小张,负责财会,你可以喊他张哥。他对面坐着的原本是胡经理,财务总管,现在在乌兰巴托,有事的话再回来。”

正说着,刚刚那个安全部的小伙子来了,将之前收去的护照给了秦湘湘,让她领了劳保用品和工作服后再去安全部找他。

看见秦湘湘手中的护照,王主任说道:“每次来人都要收取护照,这便是你日后的工作。”

拿过秦湘湘手中的护照,王主任从抽屉里拿出一张便签纸,撕下部分贴在护照的封皮外面,又拿出笔在上面写下名字:“以后每次来人都要这样做。休假回来的人将护照、黄卡收取上来就可以了。新来的,护照需要将带有照片页的复印,并要收取四张照片,照片后面写上名字,记得要用圆珠笔写。护照复印件,三份给营地管理员,用来办理指纹采集。四张照片连同护照寄给乌兰巴托办事处,用来办理居住证和务工许可证,就是蓝卡和黄卡。”

房门被叩响,一个年龄稍大的安全员进来:“小姑娘,和我去下仓库。”

只是领工作服和劳保用品时,秦湘湘发现衣服只有M号,鞋子也只有36码的,那位安全员有些无奈:“这已经是最小号了。”

捧着东西回到办公室,领着秦湘湘前来的年轻的安全员让秦湘湘和另外两个新人以及姜云升一起去业主那培训。

王主任开了一张车条给年轻的安全员,秦湘湘抱着鞋盒和两套工作服,胳膊上挂着安全帽,跟在那安全员的后面。

“需要我帮你吗?”

看着秦湘湘抱得有些费力,姜云升问道。

两套衣服搭在鞋盒上,眼看着就要滑落。秦湘湘扶正工作服:“不用。”

姜云升微微眯了眯眼睛,什么都没说的跟在秦湘湘后面。

培训的地方是在业主办公室,坐在大巴车上,秦湘湘看着一片蒙古包从面前驶过,慢慢的,红色的材料房映入眼前,这便是业主的办公室。

听着安全员介绍,在这儿办公的除了总承包商禄特的,便是在聘请的蒙古人,而负责给新来人员培训的蒙古人曾经在中国留过学,会说中文。临进办公室之前,安全员又叮嘱着,培训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曾经有人因为在培训课上睡觉而惹怒了业主,被责令遣送回国。培训课结束后会做一套卷子,要是不合格,还会被要求继续培训。

叮嘱完后,安全员这才领着四人走进,让四个人在那等着,他和一个小姑娘用英语交谈着。小姑娘看了秦湘湘他们一眼,再次确认:“四个人,三个职工,一个访客?”

“是的。”

秦湘湘打探了那个小姑娘一眼,她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应该是蒙古人,但是和路上遇见的几个略有些肥胖的人不一样,她看起来比较清秀。她穿着一件白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梳着一条马尾辫,如果不是开口说话,她看起来和一个中国姑娘无疑。

小姑娘去了一个房间,出来时身后跟着一个高个子的男人。男人身上穿着大红色的衬衣,之前秦湘湘就发现了,搞安全的,都是穿着红色衣服。这人便是之前领秦湘湘他们过来的人提及的那人,虽然他会说中文,但是听起来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别扭。

小安全员和这个讲师打了一下招呼,转而对秦湘湘他们说道:“培训要一天的时间,你们中午直接回去,下午再过来,因为没有车送你们,你们需要走过来。”

说这话的时候,小安全员看了一眼姜云升,见他没有异议,又继续说道:“我先回去了,你们注意一下纪律。”

进场培训讲的也就是说一些劳动纪律,安全事项。在多媒体大厅里,讲师播放了一些图片和视频,看的秦湘湘是怵目惊心。一点点的失误,便会带来一大家的伤痛。尤其是在看到密闭空间作业的那段视频,几个人在没有监护人的情况下先后下井,结果三死一伤,讲师说,这个是真实的事情。关于工伤的,有些画面,是过于血腥。

课讲了大约一个小时,中途休息了一会。讲师指着大厅前方的烧水壶,说道:“可以来这儿烧水,这儿有一次性杯子。那儿还有咖啡,你们想喝的话自己冲。但是,喝完以后一定要带走,不要留在桌子上和扔在地上。以前上培训课,给别的国家的人上完后地面是干干净净,但是给有的中国人上完,地上都是乱扔的瓶子和杯子,给我们打扫带来会很大麻烦。垃圾桶在门口,随手扔在那里。”

听得出讲师对这个现象很不满,秦湘湘想着这算不算国人把陋习带到国外了,胡思乱想间,忽然间秦湘湘嗅到一股香味,面前多了一个杯子。抬首看去,姜云升将一杯咖啡放在她的桌子上:“才冲的,趁热喝。”

伸手将咖啡推还给姜云升,秦湘湘淡漠地说道:“我不喜欢。”

没有被秦湘湘的态度伤到,姜云升唇边挂着浅笑:“所以这一杯是白开水,这还有一瓶纯净水,你要哪个?”

位于南戈壁的奥拓现场水源紧缺,一年前才从最近的汉堡镇引来水源,方便洗衣。而吃饭饮用则是使用纯净水,因为地下的水含盐分太多,不能饮用,所以这边的办公室里地上总是会摆着一摞摞的瓶装纯净水。秦湘湘看了看摆放纯净水的地方,空荡荡的。

“这是最后一瓶。”姜云升慢悠悠地说着,“不过看起来你不需要。”

看着姜云升拧开盖子喝了一口,本就有些口渴的秦湘湘感到喉咙更加干燥,那一小纸杯根本解不了渴。只是刚喝完,秦湘湘手中的杯子被人夺去,秦湘湘望去,看见姜云升将他手中瓶子里的水,倒进到,她的纸杯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