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117 相遇

117相遇

秦湘湘坐在面包车上,看着外面近似荒漠的草原,这天是她离开蒙古的日子,这一走,也就不会回来,因为工程已经基本完成,人员要陆陆续续地撤离回国,算一算,她在这边已经呆了快半年。

虽然穿着毛衣,秦湘湘还是感到了有些寒意。九月底,宿舍便开始提供暖气,在寝室穿一件薄衬衣就可以了,但是到了外面,冷飕飕的,甚至有人还穿了羽绒服。在秦湘湘的记忆里,九十月份依旧是很炎热的季节,只是现在,天空阴沉沉的,飘落了点小雨珠,车子里没有暖气,秦湘湘只是穿了一双单皮鞋,脚冻得冰凉。实在是忍不住了,秦湘湘从行李中翻出保暖内衣套上,再把小披风吊挂外套穿上,虽然看上去有些怪怪的,但是暖和了一些。

行驶了一段路,汽车驶到水泥路上,这条道路是奥拓工程出钱投资修理的,上了水泥路后,车子不再颠簸,平缓地行驶着。

秦湘湘有些困了,闭上眼睛靠在座位上,脑海里又浮现出一个月前的那一幕。

“我——”

“对不起,我不愿意。”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拒绝了姜云升的求婚,没有去看姜云升此刻是什么样的神情,把手中姜云升的外衣还给了他,再次说道:“对不起。”

她一步步地走出蒙古包,姜云升没有质问她,也没有去追她,这样更好。

隔日,所有人似乎都遗忘了这一段小插曲,没有人追问秦湘湘什么,就连姜云升看见秦湘湘,也只是客气地打着招呼。或许是因为她当众拒绝了他,他觉得没有面子,这才停止了这段无聊的游戏。

搓了搓手,秦湘湘收回思绪,看着外面有些灰蒙蒙的天,看样子一场大雨就要降临了。金秋十月,在国内大部分地方应该是暖洋洋的,但在这个地方,却和冬天无异。

过蒙古海关时,一行人下了车在那排队,外面寒风刺骨,秦湘湘冻得直打哆嗦,后来秦湘湘从工作群里得知,十二月份回国的有几个人冻伤了,本来退场回国前要将工作服、劳保用品交上去,后来因为冻伤这事,员工可以保留羽绒服,留着过海关时穿。四月份的时候,秦湘湘见过沙尘暴,黄色的沙子随风,如同黄色的龙卷风一般,由远及近地扑来,一群在办公室外等大巴车的人笑着跑进了办公室里躲着。秦湘湘有点遗憾,“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这样的北国风光没有看见。王主任在qq上告诉秦湘湘,十二月份,蒙古下了一场大雪,天是白的,地也是白是,天地间一片白茫茫。说的秦湘湘心里痒痒的,只可惜,那时她身在国内,这都是后话。

海刘娜看见秦湘湘,热情地上前打着招呼,问她是回国休假还是不再来了。随后又拉着秦湘湘让她在大厅等着。没有空调,大厅里也暖和不到哪去,但是相比较外面,还是好多了。

等了一会,算是到秦湘湘他们了。海关要求过境前检查行李,因为海关新出了一项规定,烟酒、巧克力这些东西不准带出蒙古国,这点秦湘湘让秦湘湘有点遗憾,不然她还打算背一点巧克力回去。开箱检查完,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出了蒙古海关,中国海关那边上午是过不去了。

蒙古海关与中国海关隔了几公里,站在这边,可以看见那边的大门,只是这一片空地属于三不管地带,除了空旷也只有空旷,秦湘湘摸了摸干瘪的肚子,早知道这样,她应该背点干粮的。就算巧克力不能带,饼干总可以吧。好在她随身还有一个苹果,啃完苹果,又吃了别人给她的一块饼干,缓冲了一饥饿的感觉。

听说中国海关那边是两点半才开关,只是快两点的时候,便看见那边穿着迷彩服的士兵拉开了铁门,蒙古司机招呼着大家上车。一个长官模样的人例行公事检查完行李,顺带问了下秦湘湘他们是哪家公司的。和秦湘湘同行的除了华野的另外一个同事,还有四人是另外一家承包公司。重归故里,男人们脸上都喜笑颜开,说再也不会来这个贫瘠的地方。

十一期间,火车票难买,恰好遇到打折的飞机票,所有的费用加起来和火车票也差不了多少。和秦湘湘一起走的同事帮着秦湘湘买了机票,到了包头机场还请秦湘湘吃了一顿饭。

这几个月呆在奥拓现场,秦湘湘觉得自己似乎麻木了,但是一出中国海关,踏上中国的领土,看着甘其毛都口岸的一切,秦湘湘觉得自己的血液在沸腾。

看向路边的那家小旅馆,秦湘湘想起四月份的时候,她背井离乡地来到这儿,在中国度过的最后一个晚上,她心里涌出各种复杂的感情,忐忑不安,对未来的工作有着一丝迷茫,再次踏上这片土地,她是开心的,想着马上就要见到亲人,秦湘湘恨不得现在能立刻飞回家去。

飞机是夜里的,到了北京机场已经是夜里两点多,从北京到a市的飞机是早上六点多的。同事觉得为了几个小时花几百元钱有些不值,但是看秦湘湘这副上眼皮耷拉在下眼皮的样子,想起王主任在临出发前叮嘱过要他一路上照顾好秦湘湘,而且王主任暗示过路上不要不舍得花钱,所有的开支不会按照包干报销,言外之意就是会全程报销。再加上男同事有些怜香惜玉,于是从航空楼的小姐那打听到下附近的酒店。

小姐很是热情,帮着两人喊了一辆巴士,并且告诉秦湘湘他们,酒店的人会负责喊他们起来,来往车子都是免费的。到了酒店,或许是太累了,秦湘湘倒在**就睡着了。

五点多钟的时候,秦湘湘被床头的电话吵醒,是前台人员喊她起床的。揉着睡眼朦胧的眼睛,秦湘湘拖着箱子下了楼,直到换好登机牌,秦湘湘依旧还是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一旁的同事显得有些兴奋,他这次回去是因为老婆住进要生孩子了,九月份他还能镇定说不急,但是十一时听说老婆住了院,他不淡定了,虽然还没有到预产期,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好在十月二号便开关。秦湘湘记得王主任在安排他们走时,嘀咕了一句:“不是已婚的还不放心。”

坐着大巴车到了航班所在的航站楼,秦湘湘看了身边满脸兴奋的小伙子,其实他也就比她大一岁,却是做了父亲。

早餐是飞机上提供的,稀饭和一片面包。拿着面包,秦湘湘看着外面,这是她第二次坐飞机,上一次是夜里,外面一片漆黑,这次是白天,又是靠近窗边,正好一览美景。

从上往下看,地面上的物体成了一片片的四方格子一般,只是渐渐的,地面上的东西看不见了,只能看见厚厚的云层。从飞机上俯视,云层比在地面上更美,如同棉花糖一般,让人忍不住地想去吃一口。

“小秦,”同事踌躇了一会,说道,“你和姜总?”

话说出口,同事有些后悔问出了口,好在秦湘湘似乎没有听见一般,依旧是兴致勃勃地看着外面的景色。

“飞机票我寄到你家了,应该过几天就会到了。”岔开了话题,同事说道。

“谢谢。”秦湘湘转过头,对着同事微微一笑,“对了,机票的钱还没给你,到地方了再给你。”

话题很快岔开了,说着说着便扯到了同事那尚未出生的儿子身上。谈及在家的妻子,同事满脸都是幸福的神色。

看着同事幸福的样子,秦湘湘下了一个决心,要找男人,就要找像同事这样普通的,平平淡淡的才是福。

下了飞机,秦湘湘在等行李时,随意地四下张望着。忽然间,秦湘湘似乎是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头一扭,笔直的身子站在那儿,不敢再往后看去。他应该不是特意来接她的吧,毕竟那一次她无异于打了他一个巴掌,当众给他难堪。从后来的几天他没有和她怎么说过话,秦湘湘就可以感觉出来。

察觉到秦湘湘一脸紧张的样子,同事问道:“怎么了?”

秦湘湘身子僵硬地站在那儿:“没,没什么。”

等到拿到行李,秦湘湘再去看时,已经没有看见姜云升的身影,果然是她多想了。

从机场到家需要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十一的假期还没结束,要去公司报道也要等到八号,本来在去之前,人事部的人告诉秦湘湘,半年后过了实习期可以转正。可是自从知道姜云升在这家公司,还是一个领导后,秦湘湘想着要不要辞职。只是现在的工作那样难找,辞职后秦湘湘还真不知道做什么。虽然她本身的专业是会计,但是要在一个像样的公司谋到一份正式的工作,多少还是有些困难。眼前的形式明显是,找工作容易,找到一份合心的,难。

拍了拍脑袋,秦湘湘暂时将这些想法抛到脑后,走一步算一步。

秦母得知秦湘湘要回来的消息后激动不已,在秦湘湘还在路上时就一连打了几个电话,人更是早早地在楼下等着。

秦湘湘下了出租车,看见秦母,心里也是暖洋洋的。为了给秦湘湘洗尘,秦母做了秦湘湘最爱吃的红烧鳝鱼,糖醋排骨,清蒸鲫鱼汤,还买了秦湘湘最爱吃的周黑鸭,满桌的荤色,只有一小盘蘑菇炒青菜是桌子上的唯一一抹绿色。

秦母听着秦湘湘说着这半年来的事,往她的碗里夹着菜,自己却没有吃一口。秦湘湘咬了一口排骨,甜甜的,浓浓的满是香味,许久没有吃到这么可口的饭菜,秦湘湘胃口大开,一连吃了四块,发现秦母只是吃着小白菜:“妈,你也吃啊。”

秦母只是应着,并没有去夹,看不下去的秦湘湘夹了一块排骨放在秦母碗里:“爸呢?又去出差了?”

“可不是。”秦父几乎在家里呆不住,隔三差五地便会出差,“为了给你挣嫁妆,能跑时尽量多跑跑。湘湘,这次你出去这么久,有和你的男朋友联系过吗?”

“男朋友?”秦湘湘不解地看着秦母,“什么男朋友?”

“就是小姜啊。”见过姜云升几面,秦母对姜云升的言谈举止都很满意,就剩下没有详细了解他的家庭。不过若是这个孩子好,自家孩子又满意,那一切都好说。不过看秦湘湘这一副迷惘的样子,秦母知道,这事多半是黄了。

有些惋惜的,秦母叹了口气:“小姜这孩子看起来还是不错,就算不能见面,电话上也能联系啊。而且现在网络那样发达,你电脑桌面上的那个小熊,一点不就可以联系了。”

“妈,那是企鹅,不是小熊。”秦湘湘不知道这是第几次纠正秦母了。

自从两年前家里买了电脑,秦母这个电脑盲在玩了几次后,喜欢上了这个机器,注册qq,玩偷菜不亦乐乎。有段时间秦母还注册了校内,还很郁闷地问秦湘湘,为什么qq上的农场里的东西不能用在人人里的农场上,不都是农场吗?秦湘湘有些抓狂,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秦母明白,这两家是不同的,不可以混用的。只是腾讯那个企鹅,在秦母口中总是成了小熊。

“管它是什么,现在联系不是很方便吗?”秦母没有再去管那究竟是企鹅还是小熊,“湘湘,你们分手了?”

“妈,我们之间根本就没什么。”没有敢告诉秦母她已经**于姜云升,秦湘湘也不敢想象秦母知道这事后会有什么反应,“对了,妈,我才知道一件事,他其实是我的上司,和上司谈恋爱影响不好,所以妈,你就不要多想了。要不,你帮我物色物色。”

“你的上司?”秦母蹙眉,“那样不应该更方便联系吗?他那么年轻就这么有作为,湘湘,我觉得他这人真的不错。”

俨然姜云升在秦母眼里是一个完美的男人,如何纠正秦母这个思想,秦湘湘还真不知道如何下手。难不成,告诉秦母,他是一匹狼,一个披着狼皮装温顺的狼,你的女儿已经不知道被他吃了多少次了。若是让秦母知道姜云升对她霸王硬上弓,秦母或许或厌恶姜云升,但是这也会让秦母伤心难过。思及再三,秦湘湘还是将话咽回到了肚子里。

“湘湘,”离开了男人的话题,秦母又在念叨着秦湘湘的工作,“不管小姜和你什么关系,这家公司进去不容易,总比在一些小公司打杂要好。你可要好好珍惜。”

听出了秦母的意思,秦湘湘嗯了一声。

十一长假很快就过去,秦湘湘拿着调令,心情复杂地去了华野公司大楼。一路上秦湘湘战战兢兢的,生怕会遇见不想见的人。但是走进大楼,坐上电梯,秦湘湘有些释然,公司那么大,怎么会说遇到就遇到。

将调令交给人力资源部的人,被那人问了一些在蒙古的情况,让她回家等着通知。

下楼时秦湘湘依旧坐的电梯,电梯在四楼停住,看着走进来的人,秦湘湘后悔了,早知道她就走楼梯了,一开始她更不该认为,公司那么大,不会遇见他。

秦湘湘身子往边上挪了挪,低下了头,想要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是她再怎么掩饰,心里依旧是蹦蹦乱跳。姜云升自从走进电梯后,没有看她,也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好像她是一个陌生人一般。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一楼,秦湘湘如释重负一般地吐了一口气。电梯门一开,秦湘湘抬脚就迈出了电梯,低着头不敢回头看,一心只想着快点离开。

“秦湘湘。”

身后响起了男人的声音,低哑,带着一丝怒气。

脚步只是微微一顿,秦湘湘握紧了手,依旧没有回头。

面前忽然一黑,秦湘湘一个不防备,撞到了一人的身上,熟悉的气息在身边蔓延,知道是他,秦湘湘愈加地不敢抬头。

看着面前一副胆怯样子的小女人,姜云升双手按在了秦湘湘的肩上:“秦湘湘,你在怕什么!”

怕什么?她是玻璃心,无法承受一次次的打击,更何况,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王子与灰姑娘的故事,只是童话。

缓缓地抬起眼眸,秦湘湘看着姜云升,扯了扯唇,想让自己笑得自然些:“其实,你很好,只是不适合我。而且,我不喜欢你。”

“不喜欢!”咬牙切齿的,姜云升吐出这三个字,整个人看起来似乎受到很大的打击一般,捏着秦湘湘肩膀的手不由微微加大了力气,“不喜欢,不喜欢你为什么和我上床!”

秦湘湘愣住了,这事怎么看起来他才是受害者,明明她才是!第一次稀里糊涂地给了他,后来几次更是他对她做这做那。秦湘湘有些愤怒了,刚刚胆怯的神色消失了,瞪眼看向姜云升,张嘴刚要说什么,听见姜云升说道。

“既然我都已经是你的了,不如上你家提亲,把这事和未来的岳母说清楚。”

------题外话------

晴的三篇旧文已经半价打折:

现代重生系列《重生之冲喜新娘》,黑道豪门故事,现全本订阅只需三元,合计300币;

《重生之霸宠》,豪门甜腻腻的宠文,现全本订阅只需四元,合计400币;

现代高干青春《腹黑boss,算你狠》,小白女和腹黑男的温馨小故事,现全本订阅只需一元,合计100币。

亲们要是喜欢,可以去看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