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119 小东西又见面了片段场景

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119小东西,又见面了(片段场景)

秦湘湘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姜云升在说出这话时,声音里竟是带着淡淡的忧伤,她拿他当挡箭牌而已,他又并非非她不可,他何必做出这样的反应,露出一副很受伤的神色。

“那姜云升,我在你心里又是什么?一个消遣物?”盯着姜云升那棱角分明的脸庞,秦湘湘冷声说着,“从一开始,你就把我玩弄于鼓掌之中,明明夺去我清白的人是你,但是你却做出一副不知情还很大度的样子,如果那时我真的是你女朋友,我应该很感激你的不嫌弃。现在呢,你又想做什么。是不是我要是真的答应了你,你玩够了,就会把我踢开。”

秦湘湘有些激动,话语有些犀利,胸口起伏得厉害,眼圈也是微微泛红,却是强忍着泪水,倔强地看着姜云升。再有怒气,看见秦湘湘这样也不好发作。

依靠在座椅上,姜云升舒了一口气:“是不是看见了谁,才让你受这样大的刺激。我早就说过,如果他是一只黑乌鸦,那我就是一只白乌鸦。”

头扭向一边,秦湘湘抿住了唇,她没有说什么,只是她的神情说明了她不相信他。

姜云升蹙眉,握住秦湘湘的手腕,猛地将她拉入到怀里:“你觉得我这样大费周章只是为了玩你?秦湘湘,是不是被抛弃过一次,你就要否认一切。”

秦湘湘长长的睫毛眨了眨,微微垂下眼眸,脸上却是流量出一丝讥讽之色,心里本就是憋屈,刚刚看见欧景祖,更是如一根导火线一般,再次将她心中那隐藏的火药引爆。

“难道不是吗?”冷冷地注视着姜云升,秦湘湘轻笑,“如果我轻易地就答应了你,你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是欲擒故纵!就像猫抓老鼠一般,猫在抓到老鼠后会玩弄它一般,折磨它,看着它胆颤心惊的样子,等到它筋疲力尽之后,再把它一口一口地吞下。”

姜云升蹙眉,额头上的青筋暴露,脸上的神情有些狰狞,握着秦湘湘的手腕越来越紧,注意到秦湘湘痛苦的神情,却是不语地看着他,意识到了什么,姜云升松开了秦湘湘的手腕,拿起来看着,她的手腕一处被捏的通红。

“怎么不说出来?”姜云升轻轻触摸着那一处,眼眸里有着自责、痛惜。

缩回了手,秦湘湘揉着手腕,不疼不痒地说道:“疼又如何,谁知道你以后会不会让我更疼。姜云升,是不是我欠了你什么,你才要这样追着我不放。”

“要你相信我喜欢你,就这样难吗?”

秦湘湘闭上了眼睛,咬住了下唇,半响,才说道:“恶作剧也要有个限制。姜云升,我真的不欠你什么。”

手抬起,想要去触摸秦湘湘的脸颊,只是尚未碰触,姜云升犹豫了下,手放下,声音有些苦涩:“你要怎样才愿意相信我。”

“从来就不想去相信,又怎么会去相信。你是王子,可是我不是灰姑娘。”打开车门,秦湘湘走了出去,“对不起,我实在是无法相信你。”

眼睁睁地看着秦湘湘走远,姜云升没有去追她,却是一拳重重地打在方向盘上。

秦湘湘交上调令后没几天,接到人事部通知,要她去做工程部经理的助手。能够刚一分配就进华野公司大楼的人员少之又少,要么这人有背景,要么这人实力很强,一般的人不在外面历练个三五年,很难被调回总公司。人事部的人告诉秦湘湘这事时,目光中带着嫉妒,带着羡慕,只是秦湘湘看着并不是那么开心。

“傅经理。”办事员看见傅藤走进来,忙起身打着招呼。

傅藤打探着秦湘湘,见她一脸的不快乐,想起前几日姜云升硬是拉着他去喝闷酒,不由多打量了这个引起姜云升情绪的女孩几眼。这个女孩看着倒也是普通,没有成熟女人的妩媚,依旧是如同一颗青涩的果实一般,不过或许正是因为这种酸酸的味道,才会更让人记忆由新,吃过柠檬的感觉和吃过人生果的感觉固然不同,人生果吃完后或许并不会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可是柠檬不同,那酸酸的滋味入口是难以忘记。

或许是发现了傅藤在打量着她,秦湘湘有些不自在,整个人也有点紧张起来,双手握在一起,身子不自主地晃动了一下。一个恶作剧般的念头浮到傅藤的脑海里,收敛住嘴角玩味的笑意,傅藤打量了秦湘湘一会,忽然间露出了恍然的神色:“是你啊,才从蒙古国回来的那个。怎么,来公司报道了。对了,在G市有一个外资项目,那儿还差一个资料员兼翻译,你愿意去吗?”

秦湘湘一惊,猛地抬起头,脸上流露出惊喜之色:“可以到外面去吗?”

“嗯。”傅藤点点头,“外面很苦,而是没有假期,你要考虑好了。”

秦湘湘摇摇头,说道:“我不怕,只要可以到外面去,我愿意。”

之前那个办事员吃惊地看着秦湘湘,进入总公司是那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怎么这个女孩说推掉就给推掉,而且,秦湘湘那个职位,是傅藤亲自说的,忽然间变卦,办事员也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是当着领导的面子,办事员也不敢说什么。

“现在可以出去吗?”傅藤笑眯眯地看着秦湘湘,很是和善地问道。

秦湘湘打了一个哆嗦,不知道为什么,面前这个男人的笑容,给人的感觉是笑里藏刀。

“年轻人呢,就是要多锻炼锻炼。出去磨练是好事啊。”找出调迁单,傅藤递给秦湘湘,“调令我会转过去。到地方后把票帖在上面,五天后走,可以吗?”

可以的话,秦湘湘恨不得现在就离开A市,远离那个危险的男人,只是G市离A市,坐火车的话都需要一天一夜,再一次地远离家,秦湘湘心中有些不舍,五天的时间也够她整理的了。

“行。”

傅藤微笑着看着秦湘湘离开,转身对着那个办事员说道:“一切办理好后,和姜总说下,给他安排的助理自愿请缨去了外面。”

“哦。”

G市虽远,但是好歹是在国内,回去的话也方便。但是秦母依旧是舍不得,只是秦母知道女儿大了终究是要出去,未来还会嫁给别人,早点独立也好。虽然这样想着,但是秦母还是忍不住地去帮秦湘湘收拾行李。

“妈,不用带那么多东西,到那边都可以买的。”

秦母叹了一口气,将塞进箱子里的东西取了出来,去掉一些,再重新放回到箱子里,又是老生常谈地叮嘱道:“一个人在外面注意点,钱要放好,身份证要放好,银行卡要放好,这些东西还要记住不要放一块,要不然一掉都掉了。去那边记得买一副橡胶手套,洗衣服的时候戴,会保护双手。不要熬夜,早点睡觉。还有,看见合适的男孩就去追,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考虑一下自己的事情了。”

秦湘湘揉了揉额头,有些无奈地说着:“妈,我知道。”

“其实小姜——”秦母顿了顿,摆了摆手,“算了,万事都是一个缘分,或许与你有缘之人还没有出现。宁缺毋滥,宁缺毋滥。”

秦湘湘有些黯然,宁缺毋滥这四个字听起来倒是像秦母在自我安慰一般。只是男人这玩意,哪能是说有就有的,如果不是知道姜云升对她做过的那些事,或许她会找姜云升来演一场戏,也或许她会与姜云升假戏真做,但是现在这一切,明显是不可能。

五天的时间过得很安静,姜云升没有来找秦湘湘,这也让秦湘湘松了一口气。她没有按照姜云升的游戏规则出牌,应该让姜云升很是苦恼吧。大概是觉得厌倦了,才会主动停止这场游戏。一个官二代会对一个普通的女人产生好感,说什么秦湘湘也不会相信。

秦母本想送秦湘湘一起去G市,但是却是被秦湘湘拒绝了。

“妈,我都这么大了,一个人出门没问题。上次是行李多,这次只有一个小箱子,没有问题的。”

经不住秦湘湘的耍嘴皮子,秦母同意了,但是要求送秦湘湘去车站。车子缓缓启动时,秦湘湘透过车窗玻璃,看见秦母站在那儿,火车越来越远,秦母的身影越来越小,手机响起,是秦母发来的短信。

照顾好自己。

看着短信,秦湘湘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离开自己的家,她怎么舍得,如果不是为了躲开姜云升,她至于又一次地背井离乡。两次的选择,都是因为那个可恶的男人。

秦湘湘到了G市,已经是零点了,所要去的项目点在G市的一个小镇上,还需要坐一段火车,时间是早上8点多。找到一家旅馆,秦湘湘住了下来。洗漱好,秦湘湘拉开窗帘,看着外面灯火分明的陌生城市,心里又有些伤感。

从G市到小镇上也就半个小时的火车,出了站便有公交车,直达小镇。待到了地方,已经有人等在那儿。

“秦湘湘吗?”

看着面前年轻的小伙子,秦湘湘点点头。

小伙子腼腆地笑了,接过秦湘湘手中的行李:“我是这边项目点劳资的徒弟,胡明,你叫我小胡就可以了。我是来接你的,先去住的地方吧。”

之前在蒙古住的是材料房,以至于秦湘湘跟在小胡后面走进一个居民小区时有些不可思议。

“是住这儿?”

“嗯,这边。”指着一栋楼,胡明说道,“你的房间在四楼。钥匙给你,我就不上去了。记住,是4-2。”

拎着行李,秦湘湘坐着电梯上了楼,打开房门,愣住了。 怎么会看见他!

男人懒懒地依靠在玄关的墙壁上,淡淡地勾起唇:“小东西,我们又见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