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权少,宠妻成瘾

123 你们是谁

豪门权少,宠妻成瘾123你们是谁?

看着气呼呼的秦湘湘,姜云升越来越发觉这个丫头的脾气是见长,敢对他大呼小叫了。伸手揉了揉秦湘湘的头发,姜云升说道:“怎么是说动扯西了,难道那场考试对你不重要?”

提及这个,秦湘湘就愤怒外加郁闷,愤愤然地瞪向姜云升:“姜云升,你是不是故意的?”

“故意什么?”姜云升露出一副不解的神色,盯着秦湘湘半响似乎才想起来秦湘湘指的是什么,摸了摸下巴,姜云升有些困惑,“我有说错吗?你难道不是我的女朋友?就算只是肉体上的关系,你也是我的女人。”

秦湘湘咬紧了唇,手拳紧,姜云升这话是事实,但是:“别人怎么会知道我是你女朋友?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一个人。”

姜云升露出了歉意的神色:“大概是我吻你时被他看见了吧。”

秦湘湘瞅着姜云升,慢慢地想起来刚刚看到的那个安全员,那人就是胡明要介绍给她的?姜云升分明是故意的。

看着秦湘湘一副要炸毛的样子,姜云升唇角的笑意愈浓。

深呼吸,再深呼吸,秦湘湘想要咆哮,但是想到材料房搭建的办公室不隔音,秦湘湘硬生生地压低了声音,话语里指责的意味很浓:“姜云升,你凭什么要暗中破坏,你都答应过我!”

竖起一根手指,姜云升轻轻地摆了摆:“我是答应你帮你找一个男朋友,可是让不让出去又是一回事。湘湘,每次看着你的照片才能入睡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有时我在想,这手机要是掉了,会不会有什么门的事件出来。”

姜云升的话语很是轻描淡写,他的眼眸如湖水一样平静没有一丝波澜,只是那清淡的语气里偏生带着一丝威胁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

“而且,都睡过了,难道你还不是我的女人?秦湘湘,适当玩玩可以,但是不要忘记了,我是你的男人,唯一的男人。”

秦湘湘愣愣地看着姜云升,想起在他手上的把柄:“你卑鄙。”

姜云升不以为然,修长的手指挑起秦湘湘的下巴,大拇指轻轻摩挲着那片红唇:“就算卑鄙,也只是对你一个人卑鄙。你信不信,很快所有的人都会知道你是我的女人。”

秦湘湘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姜云升。

“想说我出尔反尔。”姜云升轻笑,眼眸里掠过深色,“既然你都用猫和老鼠打比方了,我怎么会让自己看中的猎物跑掉。乖乖地听话。”

这话听在秦湘湘耳里,却像是跟着爷,有肉吃。如果说这是猫捉老鼠的游戏,她真的是受够了。她只是想要平平淡淡的生活。

“晚上到我的房间。”松开了秦湘湘,姜云升淡淡说道,见秦湘湘双瞳骤然收紧,惊慌地看着他,姜云升扬唇,“不要误会什么,我只是不希望你白白浪费一个名额。”

这晚,姜云升果然很尽职地教了秦湘湘,顺便索取了福利。半夜时分,秦湘湘拖着酸疼的身子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趴在**叹了一口气,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吻而已,怎么她就会吻得昏头昏脑的,最后竟然又被他欺负了一番。算了算日子,应该是安全期吧,下回一定要让他备上套子。这个念头刚刚冒出脑海,秦湘湘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到了,她怎么会想到还有下次。

虽然被占了便宜,但是经过姜云升近一个月的强化,秦湘湘勉勉强强可以应付现场的一些英文文件,再加上姜云升通过秘密渠道搞到了一份卷子,虽然知道作弊不好,但是人往往难以抵制诱惑,而且姜云升虽然是把卷子给她了,答案却没有告诉她,让她做好之后再把试卷给他看。对于那些错误的地方,姜云升一一指正出,顺带继续讨了点福利。

一段时间的相处,秦湘湘发现姜云升这只狼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样坏,反而有点温柔。考试的地点在A市,需要提前几天回去。坐火车需要一天一夜,飞机虽快,价格也贵,姜云升事先帮秦湘湘定好机票,说坐飞机人舒服。

姜云升送秦湘湘去了机场,在秦湘湘准备检票进候机大厅时,姜云升忽然说道:“这么多天的相处,你觉得我怎样?夫妻生活还能适应吗?”

秦湘湘刚准备拿起行李,听见姜云升这样说,诧异地看着他:“什么?”

盯着秦湘湘的眼眸,姜云升一字一句地说道:“婚前试爱,这段时间,你还能适应?”

若是在以前,秦湘湘会想也不想地就回绝,只是经过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秦湘湘发现姜云升除了恶毒一些,占有欲太强一些,倒也是一个值得相处的人。但是一想到他曾骗过她,戏弄过她,秦湘湘心里的隔膜又起来了。

看出了秦湘湘的犹豫,姜云升有些哀怨:“如果你还在记恨那些事,卖力的是我,我也很辛苦的。”

秦湘湘咳嗽了一声,一口唾沫差点没把自己咽到。四下看了看,说笑的在说笑,玩手机的在玩手机,似乎没有听到姜云升的话。微微偏着头看着姜云升,秦湘湘说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玩弄我,你要是要我信服,先把你手机里的照片给删了。”

姜云升满脸的不乐意:“删了,你不在的时候,我睡不着。”

非要看着一个女人的果照才能睡着,秦湘湘看着姜云升的目光慢慢浮上一丝怪异之色,脑海中浮现某人的不良画面。秦湘湘心里想着什么自是表现在了脸上,她脸上的神情落在了姜云升的眼中。舒了一口气,姜云升食指轻轻敲了敲秦湘湘的脑门:“你在乱想什么。”

看着姜云升,目光又慢慢地瞄向姜云升身上的一处,迅速地又将目光移开,做贼心虚般地眨了眨眼睛。

“我在你心里有那么龌龊?”姜云升略有些无奈,手搭在秦湘湘肩上,“你就不信我是骗你的。”

一个东西递到秦湘湘面前,秦湘湘看去,是一个黑色的手机。秦湘湘狐疑地看了姜云升一眼,听他说道:“打开看看。”

秦湘湘解锁,看见姜云升的手机壁纸是一个女人的照片,她的,照片中的她睡得香甜,香肩露在外面。

秦湘湘抬首,看着姜云升,无声地问着他。

姜云升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之色,双手插在衣服口袋里,头扭向一旁,说道:“是你自己想歪的,我留下的照片只有这张。”

秦湘湘想了一会,翻看着姜云升的手机,调出了姜云升手机里的相册,相册里的照片只有一张,是刚刚姜云升做屏保的那一张。

“为什么?”秦湘湘低声说着。

姜云升的相册里只有她的照片,他的手机是用她的照片做屏保,他让她知道这一切只是为了做做样子?

“丫头,让你相信我有那么难吗?”姜云升看着秦湘湘那傻傻的样子,扬起了唇,揉了揉秦湘湘的头发,“你还没有回答我,和我的磨合期感觉怎样?”

秦湘湘垂下眼眸,双手揪住衣襟:“你要我再考虑考虑。”

“湘湘,我记得你曾经答应过我,要许诺我一件事。”

听姜云升这样说,秦湘湘猛地抬起头,有些惊慌地看着姜云升:“你要逼婚?”

姜云升莞尔:“湘湘,有房有车,这样的经济型男人你不动心吗?”

“姜云升,婚姻可是大事,你要想好。我这人没什么优点,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贤惠。”秦湘湘说出这话也是事实,如果不是她的家庭,欧景祖又怎么会舍弃她,再说,姜云升的家庭真的可以接受她?

似乎看出了秦湘湘心中所想,姜云升缓缓开口:“只要你愿意,剩下的事你不用考虑。只要,你不要再放我鸽子就行。至于那个要求,我还不会用在这么无聊的事上。”

“等我回来再说。”秦湘湘觉得自己脑子有些混乱,拖着行李匆匆走向检票口。

过了安检,秦湘湘回头看去,见姜云升依旧站在那儿,握着行李拉杆的手紧了紧,秦湘湘转身向前走去。

考场定在A市的一所学校,考试的题目并不是姜云升拿到的那套卷子,但是题型大差不差,做出来倒也不是一件难事。

时间到了,秦湘湘交了卷子走出校门,看见校园外面停了一辆黑色的车子,四个黑衣男子站在那儿,那架势,倒是气派。

秦湘湘只是瞄了一眼,便欲去车站坐车回去。不料一黑衣男子上前拦住了秦湘湘:“秦小姐,请你和我们走一趟。”

秦湘湘微微蹙眉,推开那人不打算理会。忽然间腰上一紧,嘴被人捂住,拖着向车子那走去。

没有想到会这样,秦湘湘脸色骤变,挣扎着,也有路人想要路见不平,只是那黑衣人眼睛一瞪,眼里的骇色爆发出,如同冰刃一般刺向那人,路人也不敢做什么。

拖着秦湘湘上了那辆车子,黑衣人这才松开秦湘湘。

左右两边各坐着一人,秦湘湘倒也是放弃了挣扎的念头:“你们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