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9章 冤案(三)

冤案(三)

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蔺娴如口中念念有词着,像陷入沉思般。属下小东看见了,偷偷的走到她背后,对着蔺娴如的耳朵大声喊,

“头儿,回神啦!”

“你找死啊!”蔺娴如捂住自己的耳朵,恶狠狠的瞪了眼他。这死家伙,居然敢偷袭她!

小东扯了扯嘴皮子,对着蔺娴如笑了个。

“头儿,那么认真干嘛,开个玩笑嘛。我还不是看你对着个本子一直发呆,鬼打墙,让你清醒么。属下的一片苦心,头儿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摆了摆手,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蔺娴如无语的看了看他,无视掉算了。

“不过,头儿,你今天怎么了?你居然看……《刑法》?不像你的风格啊?我跟你两年了,还没见你看过书。行啊,头儿,你这是不看书则以,一看书,惊人啊。还看刑法这么高端的,你今天……没吃药么?”

说着手还伸了过来,想要看看她是不是发烧了。

蔺娴如瞪着个眼睛,你皮又痒了,想骨折了,是吧?

“好啦,好啦,我不逗你了。头儿不是跟那个美女使司使吏一起办案么?今天怎么没看见你们一起?跟美女使司使吏办案,一定艳福不浅吧,头儿?”邪嘻嘻的挑着眉,脑子里一定又在YY什么了。

“你脑子里能装点正常的东西么?”

“装的一直都是很正常的东西啊?哪点不正常了!本来我还想好心的告诉你一件事儿呢,既然你都说我脑子里装的都是不正常的东西,那我就不告诉你了!”

蔺娴如白了他一眼,谁想知道你想说什么?

“喂喂,我不想我知道我想说的事儿是什么么?”

蔺娴如没有抬头,不好意思,真不想知道。

算了,他认输,他头儿那脾气,谁都比不过。

“好啦,我说。我听小林说头儿你们昨天去找了那个都司所了,是吧?那个都司所的人我有亲戚在那里工作过。我就是顺便告诉头儿,那个都司所所长,不是什么好人。听说他跟道班的有些关系,特别喜欢对犯人用些特殊手段,所以没人愿意落在他手上,也没人能告得了他。”

“道班?”皱了皱眉头,一个小小的……都司所所长么?

“是啊,所以头儿,最好别去招惹那种家伙,不然会有麻烦的。你们昨天去找他,没问出什么吧?”看着蔺娴如问。

糟糕!蔺娴如猛的起身,将书丢给了他,一边打电话,一边猛的冲到停车的地方,开着都司车就直奔而去。

沐沐……

以昨天沐沐的表现,应该是在怀疑都司所所长刑讯逼供的事儿。那个所长确实有问题,隐瞒了什么。如果所长知道沐沐的怀疑,知道她在查他,那沐沐一定会有危险。

该死!她怎么不早点觉察到呢!快接电话啊,沐沐~

电话里一直都传出对不起你的电话已关机的声音,她终于尝到了找不到人的滋味。车开到一个转弯处,停了几秒。打开手机,打了个席羽沐办公室的电话。

电话通了,接电话的,是席羽沐的助手喵喵。从喵喵口中得知席羽沐今天的行程是去探监,然后再去都司所问情况。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了,应该在都司所吧。

于是掉头,开去了都司所的方向。一路心急如焚,电话也一直打不通。终于到了都司所,从车上直奔下来,冲到了值班室,值班都司刚抬头,蔺娴如就一掌将自己刑侦大队队长的身份放在了桌上,

“今天是不是有个女使司使吏来这里了?她现在在哪里?”

“厄……那个……”

“说啊,你快点说啊!”急死她了。

“她……她……她跟所长一起去……去案发现场了。”这人怎么凶巴巴的……

“案发现场?在哪里?去了多久了?”抓着都司的衣领问,

“B区人和B栋234号,大概去了几个小时了……咳咳,你能放……”蔺娴如放开手,转身准备去找席羽沐,然后想起什么,又重新走回来看着都司,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她。

“给你们所长打电话,快点!”

都司抖着双手,拔了号码。蔺娴如夺过手机,转身往自己身上去。给自己带了耳塞,然后开车就往都司说的那个地方。

“喂,谁啊?”电话里头,李所长的声音传了出来。蔺娴如深呼吸一口气,顿了下。

“李所长吗?我是蔺娴如,那天跟席使司使吏一起来的都司,你能把电话交给她吗?我有事儿找她,但是打不通电话,听说你们一起,就打你们的了,不好意思,麻烦了。”

“哦,哦,好,我现在就给她。”

电话没声一会,接着,席羽沐的声音就从那边传了过来。

“蔺都司,你怎么……”有人在场,她也不好意思把两人的关系弄得那么亲密。

“沐沐~你电话打不通~”开口,有点委屈。听到席羽沐的声音,她悬下的心总算是可以暂时放下了。

“抱歉,手机没电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这家伙打电话都打到别人手机来了,一定是发生什么什么事儿。小心的瞅了瞅背对自己抽烟的李所长。

“没……就是……打不通你电话,我着急。我马上来接你,你等着啊。还有……小心点那个李所长,别太信任他了,要和他保持安全距离,好吗?”

电话那头,蔺娴如真的是恨不得马上就飞到席羽沐身边去,奈何她只是一介凡人,最快到达席羽沐身边的方式,只有这台破都司车。

“嗯,我知道了,我会的。”挂掉电话,沉思着蔺娴如话里有话的意思。

“怎么了,听语气,应该是很急啊。”李所长一脚将烟头熄灭掉,问。

席羽沐将电话递给了李所长,摇了摇头,故作轻松的说,

“没什么,就是他们要聚会,非拉我去。就嚷着来接我,说等会就到。那我就等她,跟她一起去聚会,就不劳烦李所长你载我回去了。不好意思啊。”

“哦?蔺都司要来?呵呵,没什么。席使司使吏貌似跟蔺都司很熟啊,你们是朋友吗?”走在前头的李所长扭过头来问,对蔺娴如要来的事表情似乎有些意外,席羽沐摇了摇头。

“啊?不怎么熟吧,我们只是合作过几次,一般而已。”怎么会问起她跟娴娴的关系呢?

“这样……”李所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狭小的楼道里,席羽沐有种想要逃离开的错觉……

蔺娴如还在焦急开车的时候,忽然几辆车从后面追了过来,前后将车夹击着,迫使车子不得不停在了小巷子里。

从车上下来的,都是些虎背熊腰的莽汉,手里拿着棍子往蔺娴如这边过来。蔺娴如眯了眯眼,看了看他们手上的刺青。混道班的吗?这么快就行动了,也真是够心急,是打算将她一起解决吗?

“这位都司,我们头儿说了,有些事情,不要管的就别管。这次来,只是给你一个都司告,很好心的都司告。如果都司还想继续做自己的都司的话,记得认清这道上的规矩,否者……”

棍子在他手中垫了垫,随时都有可能朝这边过来。蔺娴如勾了下嘴角,看着他说,

“那你知不知,我处理的都是什么样的犯人?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而你这样的小混混,要我亲自动手,还不够资格。”

“你敢小瞧我们!!!”

“有何不可?你以为你随便混个道班,你就是老大了,说来说去,还不就是一个小混混,你们所谓老大的走狗罢了。请你们搞清楚,与我为敌,就是与整个A市都司院刑侦大队为敌。如果你们还想过安稳日子,最好别挡我的道。”

眯了眯眼,这群家伙她不担心,但是她担心她家沐沐。李所长让人来阻拦她,如果她没有及时出现在沐沐身边,沐沐是不是会有危险?

“口出狂言!你就得意吧,都司大人。你是没什么,哼,可是那个使司使吏可就没那么幸运了。如果你去晚了,那个女人……嘿嘿,可就要做我们老大的女人了,怎么样?你要是求我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放你,让你英雄救美……”

“混蛋!你们把她怎么了!!”一听到席羽沐有危险,蔺娴如整个人就狂躁起来。二话不说,一个拳头就往人家脸上去,对方来不及反应,硬生生的被吃了几拳头,脸被打肿了。

“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担心别人,先担心你能活着出去吧!”十几个人一窝蜂朝蔺娴如过来,蔺娴如握紧了拳头,动了动手。

好,很好,她已经很久没有动手了,是你们惹的我!!!!巷子口里,一片混乱……

“啧啧,都这个点了,那个蔺都司还没来,我看她可能不来了吧。要不要让我送你走,席使司使吏?”李所长看了看表,故作惋惜的说。席羽沐扯出个淡笑出来,摇了摇头。

“可能……有事耽搁了吧。我再多等等,她应该会来的。”娴娴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席羽沐心里不安着,娴娴告诉自己要远离这个男人,那她一定要跟这个男人保持距离,更何况,她也很讨厌这个男人。

“如果……她来不了了呢?”

“哈?”愣了下,她忽然从那人眼里发现了阴狠。

“呵呵,我是说,晚了,再不走,天都黑了,还是让我送你吧,席使司使吏。”说着就打开他的车门,伸出手一个让的手势。

“那个我……”

“走吧走吧,别罗嗦了……”两人拉扯着,陷入了尴尬的境地。

就在这个是时候,蔺娴如的身影终于出现了,她双手插兜里,倚在车库的门口,看着拉扯的两人说,

“不好意思李所长,佳人有约,她得跟我走了。”

发现蔺娴如安然无恙的出现在这里,李所长诧异了下,眼睛的阴狠再次闪过。算你命大!然后重新堆起一个和善的笑,

“既然蔺都司来了,那我也就完成任务了。那么,我先走了,两位后会有期。一路小心哦~”关上车门开着车飞奔而去。一直到对方的车不见踪影了,蔺娴如才松了口气。

看到蔺娴如安然无恙,席羽沐二话不说,就跑了过去抱住蔺娴如。太好了,没事,害得她也好担心。

“嘶~”蔺娴如嘴里发出一个痛苦的声。

“混蛋,你去哪里了,不是说马上就到啊,怎么现在才来?”害得她跟那个男人纠缠了好久,这家伙,平时不是很准时的么?怎么这次一点都不准时,还害得她担心。

被席羽沐拍了拍肩膀,蔺娴如闪过一丝痛苦的神情,很快被掩埋……

留言呢?收藏呢?你们都到哪里去了,去哪儿了~~o(>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