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10章 冤案(四)

冤案(四)

“今天有什么收获吗?”她决定先暂时别告诉她,以免让席羽沐也跟着担心。有些事,她知道就好,她家沐沐她要好好保护,绝不允许别人伤害她。

席羽沐摇了摇头,没什么收获。案发现场早就变了摸样,因为死过人,房间倒是没人敢住了。就是也没留下什么值得看的东西。而今天唯一的收获就是,她虚惊一场,担心了一番。

“以后……”蔺娴如忽然拉住席羽沐的手,看着她说,

“以后,不要再让手机没电了,怪吓人的。还有,我决定这个案子没办完之前,我要二十四小时,一刻都不离开你。”

席羽沐反握住蔺娴如的手,挑了挑眉,不明白她这么豪言壮志是为了什。

“一天二十四小时……上厕所洗澡都要跟着?”

“如果沐沐你需要的话……我不介意的……我真的不介意哦,我真的真的……不过……沐沐……我……”她搅着手指头,似乎难以启齿。席羽沐扭过头看着她,干嘛?

“那个车爆胎了,所以我们今天……坐出租车吧……”

席羽沐无语的看了下她,转身打了蔺娴如一拳头,然后潇洒的离去。她等她了那么久,还跟一个讨厌的男人纠缠那么久,就为了等这家伙和她一起坐出租车?

在打开出租车门时,她扭过头来,对着还没追上来的蔺娴如说,

“你到底上不上来?”

看着不远处的席羽沐,蔺娴如不自觉的捏了捏自己的肩膀,这伤势……绝对不能让沐沐知道!

浴室的门紧紧的关着,蔺娴如闭着眼,淋着浴。水流顺着而下,流过伤口处。她睁开眼,抹了抹水。看了看自己肩膀、手各处淤青的伤痕,忍痛的皱了皱眉头。

一拳打在玻璃门上,还好今天沐沐跟她没在一起,不然她不能保证沐沐不被伤害到。道班帮么?很好!真的当她这个刑侦大队的队长是纸老虎吗?对她怎么都行,可是要想伤害她的女人,没门!

既然敢惹她,就该承受得住被惹的后果!

擦干身体,拿出手机,贴着冰冷的瓷砖看着那个熟悉的号码,顿了下。深呼吸一口气,打了过去。

电话里头那句冷漠的打招呼声,让蔺娴如的手都有些颤抖了,咬咬牙,逼着自己开口。

“是我!”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

“有事?”对方的声音陌生且冷淡,就像这两人的关系般。

“替我干掉一个道班帮,还有……把B区都司所李所长所有的罪行都给调查清楚,我要他犯罪的完整的资料。”

“你要弄垮他?”

“你什么时候那么婆婆妈妈的了?尽快给我消息。还有……替我保护一个人,A区使司院席羽沐使司使吏,你要你保证她的安全。如果她少了一根毫毛,我不会放过你!”

电话那头没了声音,正当蔺娴如以为没人的时候,他应了声“好”。

“事成之后,记得回家里来吃个饭。”说完这句话,对方就挂断了电话,如同两人的关系般,除了如同交易的对话以外,别无其他。蔺娴如扯出个冷漠的笑,对着瓷砖上那个模糊的影子,笑得很难看。

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席羽沐已经在**了。手里拿着一本书,在台灯下戴着眼镜安静的看着书。蔺娴如心里默念了两声,沐沐~然后钻进被窝就往席羽沐怀里蹭。

“哎呀,你干什么呢,我还要看书呢。”怀里瞬间被某个大孩子占满了,席羽沐只能无语的摇摇头。

蔺娴如拱啊拱啊,终于在席羽沐怀里找到个合适的位置才停了下来。一手也捏着席羽沐手上的书,开始认真的看了起来。

“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QJ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JY不满十四周岁幼女的,以QJ论,从重处罚。QJ妇女,JY幼女,有以下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口中念着书上的内容,像是有疑惑,默念了好几遍。

“对了,老婆,这法律我好像不太明白诶。你看看,妇女的时候是QJ妇女,轮到YN的时候,就变成JY了。QJ和JY有啥区别,不都是一个意思嘛。干嘛还非得弄这么名词上去,普通人哪懂啊。”

席羽沐丢个她一个白眼,这个法盲。

“它们两个的区别在于被实施的对象,一个是完全行为能力人,一个是不完全或者无行为能力人。这么说吧,QJ妇女呢,定罪的时候必须得考虑对方妇女的意愿,如果对方是同意的,就不构成QJ罪了。而JY呢,不管对方愿不愿意,因为她是不完全或者无行为能力者,只要实施了行为都构成此罪。明白了吗?”

蔺娴如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思考了会,忽然感叹,

“好WS的……定义啊……”

席羽沐一个拳头敲在她脑袋上,这家伙……亏她解释了半天,完全没听进去啊。

“嗷嗷,老婆,别打脑袋了,你也不怕打傻了,嫁给一个傻子,这多亏啊,你说是不是?”对着席羽沐挤眉弄眼的,席羽沐白了她好几眼。

“怕什么,你这木脑袋可比一般人的脑袋硬着呢,我有啥好怕的?更何况我最近在考虑,为了一个木头脑袋放弃了整座森林似乎有点不值得的问题啊!你说我要不要乘此机会,再换一个?”

“老婆~”你怎么可以这样……

不成,沐沐是她的,谁都不许抢走!想着就恶狠狠的就朝席羽沐唇上啃了几口,哼哼,居然想换人,一点也不乖。越想越不舒服,干脆转过身来,抱着席羽沐的腰来了个法式的热吻。

吻完了还不甘心,还拱了拱,吻到了席羽沐的脖子间。

席羽沐摸了摸蔺娴如的头发,双手捧着她的脑袋,让她别再继续了。

“别吻了,留下痕迹了,你让我怎么跟别人解释啊。”

蔺娴如不满的哼了哼,做罢的将头埋在了席羽沐的酥胸里头,深呼吸一口气。这个世道真残忍,都不能见人就说自己有了个贤良淑德的好老婆,都不能在别人面前随便得瑟了。虽然席羽沐跟贤良淑德似乎有些距离。

“对了,你还没跟我坦白今天的事儿,我可还等着你的坦白呢,娴娴……”席羽沐的话让蔺娴如脸上的表情顿了下,她假意咳嗽了两声,然后慢慢的缩回了自己的被窝里头。

“那个……那个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睡觉吧,沐沐。”说着将被子往头上这么一盖。

逃避啊……席羽沐挑了挑眉。

“我数三声,你要是不出来给我解释清楚,明天,后天,大后天,你都甭想再看见我!”此话一出,蔺娴如不得已,从被窝里头慢慢的露出一个头,眼睛咕噜的转了两下。

“说!”媳妇发号施令,蔺娴如只有乖乖听话的份。

“哦,你听别人说那个李所长有道班帮的人,所以才会这么担心的过来找我提醒我小心那家伙?真的只是这么简单?你在路上没遇到什么事吧?今天这么晚,似乎有点不正常啊……”

席羽沐怀疑的目光从上到下将蔺娴如打量了番,相当的……有问题啊。

“哪有,是你想多了。我那车不是爆胎了么,然后我又急着找你,就只好坐出租车了。哪知道偏偏又遇上堵车了,这倒好,你知道我那个急性子的,于是跑着过来找你了……”

摸了摸鼻子,耸了耸肩膀说,看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哦~这么说来,你还是跑着过来见我,看来我对蔺都司重要到这个地步了,真是倍感欣慰啊,蔺……”

“当然,你是我命,你是我的肝,你是我生命的……”

“闭嘴,你恶心不恶心啊,睡觉了。”席羽沐听不下去,将书放到了桌子边,然后放下眼镜,就躺下用被子盖住。

蔺娴如偷偷给自己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然后又厚颜无耻的蹭了过来,从后面抱住席羽沐。要是不能抱着她家沐沐睡觉,哪怕一天,生活就会变得很没意思的。

即使肩膀上因为压着而疼痛,她也毫无知觉。只要能呆在席羽沐的身边,只要能看到她平安无事,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她满足的?她要的,也不过仅此而已……

其实蔺娴如一直都没敢告诉席羽沐一个秘密,那是她遇见席羽沐跟她最后一任前男友的时候。那天,她悄悄的跟踪了席羽沐,想要了解清楚席羽沐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结果却遇见了席羽沐跟她前男友分手。

她躲在旁边,用拙劣的方式伪装着。看着她前男友惨兮兮的抱着席羽沐的大腿求她别离开她,看着她把一个本来多美味的意大利面弄成那番模样,就为了摆脱那没出息的男人。

当时蔺娴如就在想,要是那个男人吃下去了怎么办?那女人要怎么收场?难道真的就因为这一句戏言就答应跟一个不爱的人在一起了吗?

她纠结着,等她回神,她已经站在了那两人面前,发现席羽沐看着自己的眼神,不得已……她只好演了一场戏偶遇戏。将衣服披在她身上,故作轻松的说,

就算约会要风度,偶尔还是要温度嘛。

天知道那时候她的内心活动却是在担心席羽沐那女人会不会给自己好脸色看。值得庆幸的是,席羽沐那个冷得要死的女人居然理会了她。而且还让她帮助她。不得不说,她很意外,席羽沐似乎把她当成了救命稻草了。

而她吃下那盘意大利面的后果,就是席羽沐亲密的拉着她的手,告诉她那位所谓的前男友,

不好意思,按照约定,她现在就是我的现任了,所以前任,拜拜了……

然后拉着她的手扬长而去,而席羽沐拉着她的手一直到她进了医院里头都没有松开过。真的……是种很奇妙的感觉……现在想来,或许从那一天起,她跟席羽沐之间很多东西都变得微妙起来了,也是从那天起,她才有了想要呆在那女人身边的想法。

席羽沐那个妖孽,要是她不在她旁边替她解决烂桃花的话,那还不得所嫁非人啊!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昨天因为没网,所以才没更的,但是作者君很勤快,后面三天的章节已经码好了哦~嗷嗷,潜水党们,怎么都不出来冒泡捏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