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12章 老佛爷驾到(一)

老佛爷驾到(一)

蔺娴如板着个脸,站在那豪华的别墅的门前,迟迟不肯进门。大门已经开了良久,从院子一直到门口,都站着一排排的身穿黑衣的道班帮弟兄,每个人腰间都挂着一把□□。

几十个人齐刷刷的看着她,眼睛也不眨下,死一般沉默。见蔺娴如迟迟不肯进门,也无言,就那么看着蔺娴如。蔺娴如最后还是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踏进门的那一刻起,

“恭迎少主回家!”几十个人异口同声的对着蔺娴如吼,蔺娴如已经提前将耳朵用耳塞堵着了,看着那些人嘴里动着,她面无表情的走过去倒也有趣。不过呆会恐怕……

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蔺娴如抬头看了看里面的摆设。明明就是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可是却成了最陌生也是最不愿意想起的地方,还真是讽刺啊。

“少主,你回来啦。那个老爷他在书房跟各位干事们开会,你先坐会啊。”谢妈用手搓着围裙招呼着蔺娴如。蔺娴如点了点头,半躺在沙发上头,闭起了眼,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等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那个她许久不见的人,已经站在了她面前。周围的气氛很是压抑,她故作镇定的睁开眼,看了他一眼。

“回来了?”半天,那人才吐出这么几个字。

嗯,点了点头,算是应和。

“既然回来就好好的吃顿饭吧,就我们两个人。要不是你妈在这个时候去欧洲谈生意的话,我们一家三口应该可以好好的吃个团圆饭才是。”说着坐在了蔺娴如的旁边。

感受到自己旁边有人,蔺娴如往边上挪了挪,不喜欢这种太过亲近的感觉。

“有区别吗?”

不管她妈在还是不在,这所谓的一家三口早就名存实亡了,谈些漂亮的话有什么意思?他难道忘记了,是他,亲自斩断了他们的父女关系的这件事情吗?

嚷着让她滚的人,是他,让她回家团聚的,也是他。自己究竟是他的子女,还是只是一个任由差遣的奴仆?

“对了,那个姓席的使司使吏,你们……什么关系?”

“你不是都知道吗?还需要我回答?”以他第一道班帮老大的身份,还有什么事瞒得过他?要想调查一个人何其容易,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他口中不孝的女儿。

一个一心想除暴安良,对付不法分子,想要帮助别人的女儿。对于无恶不作的道班帮老大来说,有这样的继承人,真的是一件很不幸的事儿吧,所以他看自己都是一种恨不得从来没有生过她一样。

“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就这么跟你爸说话?”见不得别人一丝忤逆,他脸上怒气显现。

果然不愧是道班帮头子啊,脾气还真是惹不得,蔺娴如心里讽刺的想道。

“首先,你得明白一件事,我之所以回来,是因为跟你做交易的条件。其次,你觉得你还是我爸吗?你对得起爸这个称呼吗?蔺老大,你是不是老年痴呆到忘了从我当都司那一天起,你就和我断绝父女关系这件事儿?”

起身握着拳头,有些激动,再也恢复不了冷静的模样。

“你……”他也站起身,伸出手指着蔺娴如,胸口剧烈的动着,脸上的表情就好像想把她杀了一样,直到呼吸平静下来,才放下了手。

“谢妈,吃饭的时候再叫我!”转身就上楼,似乎不愿意再多呆。直到他上楼关上了门,蔺娴如这才吐出一个口,瘫倒在沙发上,嘴边泛着苦笑。

既然这么不想见到她这个不孝女,又何必假惺惺的要她回来吃个饭。对他蔺老大来说,什么时候起,还要忍一个人了?

“少主……你别怪老爷,最近帮派的事多,他可能心情不好,本来人脾气就暴躁,别听进去就是了。”谢妈站在一边,表情甚是担忧。

她是从小看着蔺娴如长大的,看着他们父女关系变成如今这样,真的很担心啊。明明互相爱着的两人,又为何因为那点点的不理解就相互折磨?都是留着相同的血脉的啊……

亲情,又其实那么容易就割舍掉的?

“谢妈,饭什么时候弄好?”蔺娴如睁开眼,问。

“马上,怎么了,少主饿了吗?那先吃点甜点吧,你很久每次谢妈给你做的桂花糕了,要不要谢妈给你做?”说起吃的,她这才想起少主很久都没有吃过她做的甜点了,要是能在家多吃吃也好啊,在外面,一定吃了很多苦吧。

“不用了,我只是……想早点吃了饭,好滚出他的视线。”苦涩的说出这番话,她没有家,对,一开始就没有。她只有席羽沐,只有她的沐沐。

“少主……你何必……”无声的叹着气,这又是何苦呢?

而此时的席羽沐,则是半躺在椅子上,在阳台外面一边晒着太阳,一边看着手中的书。看了一会,放下书,看了看外面那么好的天气,叹了口气。

那个该死的家伙,居然在这么好的天气出去办事儿,好不容易才有休息的时间,什么事还比陪她这个老婆重要了?难道不知道要多陪陪自家老婆吗?

她说不在乎,她就信了,真是不知道说她老实好骗呢?还是说,就是一榆木脑袋?对,就是一榆木脑袋!点点头,看书乏味了,于是干脆用来做笔记的笔在书的空白处开始画起了蔺娴如的Q版人物来。

只见一个身穿老鸟睡衣的短发小人跪在地上,一副惨兮兮的样子对着她求饶说,

老婆,我错了,你饶了我吧。

顿时笑了,哼哼,你还知道错了啊你!对着那Q版人物自言自语的说,说完了,才懊恼的将笔丢到一边,盖上了书。

我的天,她堂堂的一使司使吏,居然会做出这么白痴的行为出来,还真是有辱……使司使吏的威名啊……

都怪那个该死的家伙,对,都怪她!席羽沐又开始无聊的计划着该怎么惩罚翘班的蔺娴如起来。这个时候,门铃响了,难道是榆木脑袋回来了?

有些期待的打开门,还来不及说完,一个人影就冲了进来,就是一抱,无缘无故被人抱了个满怀。

“小乖乖,我的小娴娴,让我看看,你有没有缺胳膊少腿的,有没有哪个挨千刀的家伙把你伤着了。”说着又上下其手,席羽沐莫名其妙的豆腐就被吃了遍。

“哎呀,我的小娴娴,你怎么脸怎么变尖了,皮肤也保养得很好,身材也变性感了,不对,胸怎么变大了一号?哇!你终于想通了,打算做个女人了,所以留长发了么?你居然舍得留长发了么?”

女人不等席羽沐说任何话,就开始对席羽沐一番捏捏碰碰的。从这个举止怪异的女人身上,席羽沐终于了解到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个女人把她认成了蔺娴如那个榆木脑袋了。

“我说……”

“哇,娴娴,你声音怎么变得这么好听了,我记得你的声音以前很粗声粗气的,挺男人的啊?”

席羽沐太阳穴猛跳了两下,好脾气的她还真是……很难再忍耐了……

“我说……”

“哇塞,小乖乖,你的身材简直不只是性感诶,真的是魔鬼身材,哇,这手感……”手在席羽沐腰间上摸来摸去,饶是席羽沐再好的脾气,也忍到了……尽头……

一手拍飞了在自己腰间作怪的手,然后拉开两人的距离,全身散发出一种强大的气势。

“我说夫人,你真的认错人了,我叫席羽沐,不是你口中的……那位。”

听到席羽沐的话,那女人愣了两下,半天,才反应过来的问了一句,

“我认错人了?”席羽沐点头。

“你不是我家小娴娴?”席羽沐点头。

“我真的认错人了?”席羽沐再次重重的点头。

“我真的真的……认错人了?”忍无可忍……

“抱歉,我走错门了。”说着不等席羽沐的下一句出口,门就被嘭的一声关了上去。还没关到几秒钟,敲门上又响了起来。席羽沐打开门,门外依然是那个女人,咧开嘴,对她笑得一脸灿烂。

这时候席羽沐恍惚的以为自己见到了蔺娴如,那笑起来的样子,真的跟榆木脑袋很像……

“那个啊,姑娘,席羽沐对吧,我的这个地址应该没错,就是这里啊,你看看,我没找错人。”说着将自己写着地址的纸条递给了席羽沐。席羽沐扫了一眼,确实是写着她家的地址。

席羽沐正想说啥,忽然女人两手捧着她的脸,

“席姑娘,你确定你没有失忆?你确定你真的没有失忆?你确定你真的真的没有失忆?”

席羽沐一个眼神冷冷的扫过去,好吧,女人放开了手,相互搓了搓,干嘛嘛,不就是认错人了嘛,至于那么凶么……偷偷的瞄了瞄席羽沐几眼。就连这个习惯都跟蔺娴如那么相似,看来这个人一定跟榆木脑袋有关系了,席羽沐很肯定的认为。

“你要找的那个人,是不是叫蔺娴如?”

女人点了点头,对啊,她家小娴娴嘛。

“她就住在这里,我是她室友,你是她……”娴娴根本没怎么提她的家人,不,应该是从来没提过,她也没问过,所以她并不了解蔺娴如家里的情况。

“哦~原来是我们娴娴的室友啊,你好啊,我是蔺娴如她老妈,你可以叫我蔺妈妈。真没想到,我家小娴娴的品味不错啊,艳福不浅,居然找到这么漂亮,身材这么好的美女做室友,总算是品味有所提高了。”

进门,将东西丢给席羽沐就自顾自的走了进来。边说,边看了看房间的布景。

“对了,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年芳几何?嫁人了吗?家是哪里人?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啊?你一个月工资多少啊?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对娴娴有什么看法啊?还有……”

后面的提问席羽沐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脸上的表情很纠结。她很想问她一句,

蔺妈妈,你这是在问候自家女儿的室友,还是在丈母娘看女婿?你确定这是对一个自家女儿同寝室室友的……态度?你确定这不是在替你家女儿选老公?

作者有话要说:可怜的沐沐,被蔺妈妈吃了豆腐,蔺警官,你还不过来解救你媳妇哒……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