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13章 老佛爷驾到(二)

老佛爷驾到(二)

“咦,娴娴的房间呢?房子倒是挺大的,怎么只有一间卧室?”看着卧室里那够大的双人床,蔺老妈疑惑的问。

席羽沐愣了下,她跟蔺娴如似乎都忽略了这个问题。因为从一开始就没想过分房睡,所以只用了一间做卧室。

“嗯,我们睡一个床的。”

“哦,睡一个床。”蔺老妈点点头,点着点着忽然抬头,

“等一下,睡一个床?”嘴巴长得老大,很不可思议的样子。

席羽沐丢了一个有问题吗的眼神过去,眨巴着眼,很无辜的看着蔺老妈。很奇怪么?女孩之间,要是关系好了,睡一张床不也是很正常的事儿吗?

“咳咳,没什么,你们的感情……还真是好啊。”蔺老妈咳嗽了两声,眼睛多了些东西。

席羽沐没有躲避,而是迎了上去,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是啊,我们是因为几个案子才认识的,后来发现聊得来,我这人吧,没什么安全感,正好她又是都司,于是就找她做室友了。娴娴真的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呢,蔺妈妈。”

对于外人的夸奖,蔺老妈很是受用,自豪的点了点头。

“那是!我家小娴娴,从小啊,就比一般人有正义感,天天就想着抓坏人呢,不是我自夸啊,比我家小娴娴还正气的家伙可不多。不过有时候就是……”

“就是正义过头了吗?”

咦?蔺老妈抬头,没想到席羽沐居然会知道她后面要说的话。

席羽沐摇了摇头,将泡好的茶放到了蔺妈妈的面前。

“你还真懂她,就因为她这个性子,可没少给家里惹麻烦呢。有时候还真的挺担心她的,那样下去吃亏了怎么办呢?怕她惹上不该惹的麻烦,怕她因此受伤害。哎,那傻孩子……”

蔺老妈叹着气,那孩子为什么就跟她爸性格完全相反呢?为什么偏偏要是都司呢?明明知道她爸是道班帮老大,却执意要当都司,甚至不惜断绝父女关系,难不成有一天她还想着抓她亲爸爸?真的是造虐啊……

“不要太担心了,她其实……没你想像的那么不懂事,有时候……她比任何人都来得成熟。所以你别担心,只要她喜欢,就算她正义过头了又何妨?总有人愿意在她身边陪着她,守着她的。”

席羽沐端着茶杯,眼透过窗子看向外面灿烂的阳光,嘴角微微翘着,有种说不出的宠溺的感觉。

这人……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神情?蔺妈妈心里泛起了涟漪,奇怪的感觉在翻腾着,越来越奇怪了。总觉得踏入这个家以后,那种奇怪的感觉就没有停过。

“守着又有什么用?没有能力保护她,还不是一样……”

“那就变得强大,强大到能保护到她!”席羽沐看着她,很坚定的说。

“那那个人已经强大到能够保护到她了吗?”蔺老妈看着席羽沐,直勾勾的问。强大岂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如果随便两下就能变得强大,那这个世上的人就不会有那么多不幸的遭遇了。

席羽沐端着茶杯,看着上面求卖萌的罗小黑,这个杯子,是她们两个一起买的。这种风格自然不是席羽沐喜欢的类型,不过蔺娴如那榆木脑袋居然撒娇卖萌逼她买这杯子。

都快三十岁的老女人了,大庭广众的像个小孩子似的装可怜,她不得已,只好随了她的愿。不过她现在已经喜欢上这种感觉了,很温馨不是吗?

“我……”

开口还来不及说下面的话,门就被打开了。蔺娴如抱着一大包东西,从门里进来,高高的东西挡住了她的脑袋,只看到东西后面那个黑黑的脑袋在耸动。

“沐沐,我回来啦!路上遇见廖峰,他非得往我怀里塞一大堆东西,说是为了感谢我们。不得已,我只好带着这东西回来了。”将东西咚的一声放下,席羽沐上前用手帕替她擦了擦脸上的脏东西。

“你不是从来不接受别人的谢礼吗?今天怎么会接受了?”席羽沐疑惑的问,她记得这家伙的规矩就是不接受任何的馈赠,不愿意跟任何人有太过的关系。

蔺娴如撇了撇嘴,一把抱住席羽沐的腰,

“我这不是听你的话嘛~你不是说,有时候接受一下别人的心意也不是一件坏事,他们只是想表达下感激之情,没必要把人往不好的地方想。我是不是很乖啊,都有听进去哦~”

说着就要往席羽沐怀里蹭,虽然平时席羽沐无所谓,但是身后那个老妈子可是□□裸的看着她们俩个呢。于是制止了蔺娴如接下来的动作,让她往她身后看看。

蔺娴如疑惑的瞅了瞅席羽沐身后的沙发,然后……

“啊啊啊……你……你……你怎么会……”她老妈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老爷子不是说她去欧洲了吗?去欧洲了怎么还会出现在她家里?

蔺老妈无语的看了眼自家闺女,她该说什么好?这什么反应啊,看见鬼了吗?

“等一下,你不会是……”想起什么,忽然脸变得前所未有的严肃,板着个脸,有种暴风雨前的前奏。她走到自家老妈面前,拉住她。

“你,跟我去卧室一趟,我有话要问你。”

这语气,根本就不是跟一个老妈该说的话。席羽沐皱了皱眉头,想说什么,蔺娴如扭过头来忽然对着她笑了下,

“沐沐,你先等会啊,我很快就解决她。”然后拉着自家老妈就去了卧室,将门反锁了起来。

席羽沐望着锁上的门,眼神深邃……

卧室里,蔺娴如双手抱肩,等着对方的坦白,仍然是板着个脸,然后说,

“说吧,要我逼你,还是你自己说出来。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听老头子说,你不是去欧洲谈生意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明显的不相信对方的目的单纯。

蔺老妈叹了口气,有些哀怨。

“小娴娴~人家就只是想看看你嘛,你好凶哦,哪有对自家老妈那样凶的,你的态度好恶劣哦~”说着有飚眼泪的趋势。蔺娴如白了她两眼,冷冷的看着她,无为所动。

劳烦蔺夫人,你能不能别这么幼稚?

大概是对方态度实在冷谈,她一个人装可怜也觉得没意思,这才恢复原来的模样。

“咳咳,你今天……肯去见你爸了?”貌似还挺惊喜。

“嗯,勉勉强强的吃了顿饭。别误会,只是最近让他替我办了件事,他提出来的交换条件罢了。好了,既然你人已经看见了,那就快走吧,这里没多的地方给你休息。”说着指着门说。

蔺老妈一副挺受伤的样子,看着蔺娴如,

“小娴娴,你就非得逼老妈我走吗?我好不容易才见你一面,提前回来看你,你就不能让我多待会?你就那么忍心看着一个母亲不能多看自己女儿两眼吗?”

蔺娴如冷笑了下,说得真好听啊。一个母亲……她还知道她是一个母亲啊……当初被她父亲逐出家门的时候,她又在哪里?她站出来维护她了吗,她求过她父亲,放她自由吗?

“小娴娴,你跟那个席姑娘,你们似乎关系……很好啊?”搓了搓手,转了下话题。

蔺娴如冷冷的看着她,

“关你何事?我跟谁关系好,似乎跟你这个外人没什么关系吧?”

“小娴娴,你怎么能那么说,我好歹也是你的……”

“你是不是忘记了,我已经不是蔺家的人了这回事了?我们已经断绝父女,母女关系了。对我来说,你不过是个路人甲乙的陌生人罢了,不需要提那些陈年往事了吧?”

抛弃已经抛弃了,还能抹去这个事实吗?

“小娴娴~我……”

“走吧,这里不欢迎你,以后别来打扰我的生活。你也看到了,没你们参合的生活,我过得挺好的,很幸福。我觉得离开你们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决定,我从来没后悔过。走吧!”

打开门,伸出手,让她走。

蔺老妈黯然的看着蔺娴如,起身,脸色有些苍白。走到门口,咬了咬有些发白的唇,小心的嘱咐了句,

“注意身体,别太累着了。”

提着行李拉开门最后看了一眼对自己只有一脸冷漠的蔺娴如,失落的关上了门。

当席羽沐从书房里出来,就看见蔺娴如一个人失魂落魄的躺在沙发上,闭着眼,一副很累的样子。席羽沐无声的坐在她旁边,刚伸手想替她盖上毯子,就被蔺娴如抱住。

“沐沐~”带着哭腔,把头埋进席羽沐的小腹间。

“没事,我在。”手轻轻的拍着蔺娴如的背,虽然不知道她难过的具体原因,但是一个人忍受着的痛苦,应该是很难受吧?她只能告诉她,她在,她陪着她。

“沐沐,谁都可以离开我,但是,你不能,知不知道,永远也别离开我。”闷声闷气的说,她什么都可以失去,唯独席羽沐,永远不能失去。这个世上,她只有席羽沐了。

“傻瓜,我怎么可能永远陪着你。总有一天,我们还是会分开的,到时候你怎么办?难道要做傻事?”两个女人的爱情,能维持多久谁会知道。她是第一次跟一个女人在一起,她也会不安,所以她不能给她肯定的答案。

跟蔺娴如在一起,究竟真的是因为爱上了,还是只是因为从来没有过的新奇?谁会自己知道有一天会不会爱上其他人?然后对蔺娴如做出残忍的事?

“沐沐真是个……坏人……都不知道说下假话安慰下我这个伤心的人哦。”头埋了进去,所以看不见蔺娴如的表情。

席羽沐摸着蔺娴如的头发,微微的笑了笑。

“你不是一向都不提倡说假话吗?”而且啊,榆木脑袋还老不开窍……

“你就只知道挖苦我……没看见我正伤心么?”

“是是是,以我们蔺都司厚颜无耻的程度,到时候我要是离开你,你就死皮赖脸不让我离开你不就是了,还怕什么?”真是个……不开窍的榆木脑袋啊……

“我哪有那么厚脸皮,形象都被你毁完了……”不满的抬起头来,瞅着席羽沐。

“你觉得在我面前,你还有形象吗?”伸出手指,在蔺娴如的唇间轻轻的抹着。蔺娴如张口,含住席羽沐的手指,泄愤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席羽沐的手指。

席羽沐瞳孔的颜色一下暗了下来,这家伙……

怎么办,蔺警官越来越诱受了,再这样下去,还不只有被席检察官万年压的份儿了吗?我可怜的蔺警官,你攻君的地位怕是不保了~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