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14章 谜案(一)

谜案(一)

A市都司院,一大早,一个中年男人就守在那里,颓然的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别人跟他说话,他也不理会,就一直低着头。过了许久,他终于站了起来,像是鼓足勇气般,刚转身,就跟匆匆来上班的蔺娴如撞了个满怀。

咖啡洒在了对方的身上,shit!蔺娴如皱了下眉头,掏出纸递给了他。

“抱歉。”对着那人说了声抱歉,瞅了下对方。看上去脸色很苍白嘛。

男人看了看她,没有伸手接过纸,转身就走。蔺娴如撇了撇嘴,头一次被人无视成这样,还真是的。皱了皱眉头,什么时候起,她们都司院尽是来些怪人了?

“头儿,你来啦。今天怎么迟到了,瞅你眼睛下的黑圆圈,你看看,头儿,你最近是不是夜夜笙歌啊。”小东拿出一个小镜子放到了蔺娴如面前,让她看看里面那个挂着两大大黑眼圈的国宝。

蔺娴如瞪了他一眼,一个大男人拿小镜子,像话吗?

“喂喂,头儿,你那什么眼神啊,别误会,这个镜子又不是我的,我只是暂时替别人保管的。”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心虚。沉默代表默认,默认就是你同意。”抢过对方手中还没喝的咖啡,喝了口。不错啊,这么好喝,不是他们都司院里头那廉价的苦涩的咖啡吧?

“头儿,你这咖啡你不能喝,是买给别人的,你喝了,我怎么跟她交差啊……”哭丧着脸,完了,一个好印象都没了。

蔺娴如挑着眉,这家伙没毛病吧?不就是一杯咖啡么?

“好了好了,我明天买了还给你不就是了,磨磨唧唧的,一点男人的样子都没有。你这样,小心娶不到老婆哦。”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偷笑着。

头儿,你喝了这咖啡,我就真没法娶老婆了……小东心里哀嚎着。

“对了,刚刚那个男的谁啊?就一个看上去挺没精神的中年男人,戴眼镜的。”喝着热腾腾的咖啡问,这咖啡真好喝,赶明儿她也买来喝喝看。

男的?小东抓了抓脑袋,

“哦,你说那男的啊。就一神经病呢,我看,他应该去看看精神病科。你是不知道啊,这世上什么人都有,像他那样的,我还是头一次见着呢。”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听小东这么一说,她倒是有兴趣了。

“男的是来投案自首的,说自己前几天强口奸了个女孩,说自己罪虐深重。结果呢?我们问他强口奸女孩的证据,他一个都拿出来。连女孩是谁,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就只知道大概的身影和声音。你说,这男人脑子是不是有病啊?别人遇到这种事儿躲还来不及呢,他倒好,自己跑来投案。我啊,严重怀疑他这儿有点问题。”

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八成是男的做梦,以为自己□□了个女孩。

“你们就这么让他回去了?”头一次遇见这种事儿,还瞒好奇的。那男的那样子,精神方面应该还是有点问题吧。不过真的只是精神有问题吗?

“不然呢?除非有人来报案,不然无凭无据的,谁要去找那个根本不存在的被强口奸的女孩?”

说得也是,蔺娴如再想了想男人那个样子。有种预感,那个男人应该还会再来的预感。挺有趣的,这种玩真相的案子总比看残忍的尸体,杀人案来得有趣吧。

至少被害者……存在不存在都是个问题……

哒哒哒哒……身后传出一阵高跟鞋的声音,蔺娴如听着这声音摸了摸下巴,这么清脆的声音,那高跟鞋的高度……怕是不一般吧。

“小东,我的咖啡呢?”一个很好听的女声从背后传来。蔺娴如喝着咖啡转过头来,瞅着面前的陌生的女人……

一袭白衣,看服装不用说了,法医。脚下的高跟鞋至少二十厘米,我的妈啊,真是够强悍的女人。蔺娴如吞了吞口水。然后一路往上,瞧瞧胸前的那高耸,至少是个D吧?

半长的头发,耷拉在两边,尖尖的下巴,给人种精致的感觉。丹凤眼,眼眸狭长,淡淡的妆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妖媚之感。这人,生来就是个妖孽啊。

“那个……甄法医,我……你……你的咖啡……”

甄法医一下子就瞅见了蔺娴如手中的那熟悉的咖啡牌子,冷笑了个。

“看来我迟了一步,被人捷足先登了啊。我的镜子呢?”伸出手问,小东赶紧将小镜子递给了她。

她拿出镜子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拨了一下略有些凌乱的发丝,嘴角翘着一个很好看的幅度。

“东刑都司,我给你个劝告吧。以后,如果你想讨好你女朋友的话,请别拿一个女人的东西去讨好另一个女人,否者……小心你会死无葬身之地。”在小东耳边吐了口气,小东却因为她这个小小的动作,心跳跳得都差点停止了。

不知道怎么的,那幅画面落在蔺娴如眼里,就成了一母老虎,张牙舞爪的想要吃人的场面。瞬间打了个颤,真是恐怖的女人……等一下,不对啊,她刚刚跟小东说什么?

女朋友?脸瞬间垮了下来。

“我说……那个……甄法医,是吧?首先呢,我想澄清一下,他不是我男朋友,是我下属。其次呢,我好像从来没在这里见甄法医你,甄法医什么时候来都司院工作的?”

查人吗?甄法医将实现落在了蔺娴如的身上,从上到下打量了番。确实,她竟然忽略了她都司服上的肩章。

“那个……甄法医,她是我们的队长,蔺娴如,蔺队长。”小东介绍着。

“蔺娴如?这名字听上去挺熟的啊……等一下,你就是蔺娴如?蔺相如的蔺?刑侦大队一队的队长?那个……蔺都司?”似乎很惊讶,甄法医脸上闪过诧异。

蔺娴如迷茫的看着她,有问题吗?怎么听到自己的名字像听到什么似的,不至于吧?

得到蔺娴如肯定的答案,甄法医忽然翘起了嘴角,带着丝丝的魅惑,双手插兜里,走到蔺娴如面前,

“真是久仰大名啊,蔺都司。以前是闻名不见人,如今见到蔺都司你,才知道,还真是跟某人说的一样,名不虚传啊。”咯咯的笑了笑,似乎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儿。

蔺娴如歪了歪脑袋,某人?谁啊?

“嗯,还真是跟说的一模一样,瞧这样子……”趁蔺娴如来不及反应之际,她的脸被她两手挤到一块,捏了个遍。

“我说……你能跟我保持下距离吗?”推开甄法医,退了好几步,果断和她保持距离。

对于蔺娴如的小动作,她不屑的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润唇膏,轻轻的涂了涂那水嫩的唇瓣。

“初次见面,我叫甄盈,是刚来的法医,你可以叫我甄法医就成。以后……还要多谢谢蔺都司的合作了哦~”说完,转身靠近蔺娴如,知道蔺娴如在抗拒,就乘着蔺娴如不敢对她如何,放心大胆的留下一个吻……

在蔺都司的……脸上……然后一副啥事都没发生一样,从众人跟吃了狗屎一样的表情中翩然离去。

蔺娴如黑着个脸,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她此刻的心情了……

是不是她落后了?现在的女人已经强悍到……可以乱吻别人的地步了?

“头儿,我好羡慕你啊……你竟然第一天就得到了甄法医的吻诶,听说几百亿的富豪为了能靠近她花费了无数的心思,你居然第一次见面就得到了她的吻诶~头儿,你告诉我这么受女人欢迎的诀窍,好不好?”小东拉着她问。

蔺娴如白了他好几眼,你没看到我脸色发黑,被气着了么?老娘是有妇之妇,不需要一个陌生女人的吻!这叫她怎么回去跟她家沐沐交代?她家沐沐吃起醋来,真的会很恐怖的……

于是……我们老实的蔺都司纠结了一天,最终……还是决定坦白告诉她家沐沐,她可不想对她家沐沐有任何的隐瞒。尤其是这种莫名其妙的事儿。

于是她站在床边纠结了许久,站到看书的席羽沐都忍不下去了。

“我说……你还要站到什么时候,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做了什么亏心事儿就说,别一直站着不说话。”戴着眼镜,倚着枕头,手上捧着一本书等着她的答案。

“那个……”她搅着手指,思索着第一句话该怎么开口。

“那个……沐沐……我们今天队上来了一个新的……法医……她……”

“她怎么了?美得国色天香?丑得惊天地泣鬼神?还是在灭绝你们刑侦大队所有男同胞人性的同时,顺道也灭绝了一下你的人性吗?”低头看着书,看来不是什么大问题。

“我……我被她……强吻了……”

“咔嚓!”席羽沐翻书的手停顿了一秒钟,书角被撕了下来。

“哪个部位!”若无其事的翻书,并没有抬头,蔺娴如吞了吞口水。

“脸……脸,没吻其他……地方,真的,只有脸,只有一下……”挥着手赶紧解释。

“只有一下?看你这么惋惜的样子,难不成,你想被吻第二下?”

“哗啦”大片书被撕下来的声音,蔺娴如心咚的一下,糟糕,沐沐真的是生气了。早知道……早知道就不该告诉她,这不是自找罪受么?蔺都司觉悟得太晚了……

“早知道就不该告诉我啊?你心里是不是这么想的?”手在蔺娴如的脸上来回,下一秒,这脸蛋就有被刮花的危险。

蔺娴如猛摇头,内心泪流满面,她错了……老天,她真的不该这么老实的……

“你……今后一个月……给我……睡沙发面壁思过去!”一脚过来,蔺都司被踹下了床,然后接着枕头砸了过来。接过枕头,扁了扁嘴,

“老婆~我可不可以……”

“还不走?”席羽沐的冷眼过来,蔺娴如垂头丧气抱着枕头一步三回头,最后还是恋恋不舍的关上了门。

甄盈,你这个混蛋女人!!!老娘跟你没完!蔺娴如入睡前,狠狠的咬着枕头,委屈的瞅了眼她家沐沐卧室的大门。哎……不能抱着老婆入睡的日子是有多凄惨啊……

潜水党们,喜不喜欢,支不支持小隐的文,你们好歹也吱个声吧?文冷成这样,你们让一心只想着更文的作者君情何以堪?

文冷成这样,我还能说啥?╮(╯_╰)╭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