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15章 谜案(二)

谜案(二)

“蔺都司,你这是……一天不见就喜欢上我了吗?这么盯着我,我会吃不消的啊,蔺都司。就算你喜欢我,这大庭广众的,似乎影响不太好吧?”甄盈握着咖啡杯子喝了口,好笑般瞅着蔺娴如。

蔺娴如愤恨的哼了哼,这个该死的女人……就因为她,自己今后一个月都要睡沙发啊!!!一个月睡沙发,不能抱着她家沐沐睡个暖暖的觉,阻挡她跟她家沐沐培养感情的罪魁祸首!!!

我戳死你,戳死你,戳死你!!!

蔺娴如拿着笔不停的戳着纸,戳了无数个洞出来,空白的纸已经被她戳得惨不忍睹了。

“蔺都司就算欲求不满,也别发泄到纸上嘛,你看看人家多无辜,把人家戳成这样,纸也是有感觉的……哦~”不知何时,甄盈已经款款来到蔺娴如面前,伸手将被蔺娴如戳得惨不忍睹的纸抽了出来。

啧啧,挑了挑眉,看来对她的怨念还不少呐。

蔺娴如握紧了拳头,你才欲求不满,你个妖孽的女人!

“甄法医,女女授受不亲,你能跟我保持距离吗?”自从上次被亲后,她可是不敢再跟这女人保持非安全的距离,要是再被亲上了,她家沐沐非扒了她的皮不可。

“女女授受不亲?有这个说法吗?莫不是……蔺都司你……做贼心虚了?我一个女的,能对蔺都司做出什么来不成?再说了,比起活人……我更喜欢死人些。”故意凑过去,蔺娴如往后退一些。

于是她不屑的笑了笑,将印有自己红唇印子的咖啡杯放到了蔺娴如的桌上。

“蔺都司觉得……自己比死人更有趣吗?”

蔺娴如满脸黑线……她有毛病才跟一个死人比……这个变态女人,对尸体有特殊嗜好的变态女!

“既然如此,那蔺都司,你该感到荣幸才是。比起死人,我可是第一次对活人表现出这么大的兴趣的哦~”说着还将自己的手指放在唇边,伸出舌头舔了舔。

蔺娴如看到她这个小动作,黑线更深了……这女人,是不是无时无刻在勾搭人啊?

“不过仔细瞧瞧的话……蔺都司的这张脸其实跟死人脸也差不了多少呢,都是板着脸,呆萌呆萌的……还有都是死气沉沉的……”摇着头瞅着蔺娴如那张黑线的脸,还一本正经的说。

呆萌……有没有搞错?死人脸还呆萌?这女人没毛病吧?

蔺娴如起身,正想说些什么,却撞到了迎面而来的中年男人。抬头一看,竟然又是昨天那位。昨天那个称自己强口奸了少女的中年男人,今天又来都司局自首吗?

“又是你?”蔺娴如愣了下说了话。

那男人抬头看了一眼她,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往里面去。蔺娴如再次被无视掉,只有眼睁睁看着那男人的身影离去。

“怎么?蔺都司对臭男人有兴趣?”甄盈再一次神不知鬼不觉的的凑了过来,顶了顶了蔺娴如的手肘问。

蔺娴如白了她一眼,这女人脑子里就不能装点正常的东西吗?

不一会,从那男人进去的办公室传来一阵吵闹声,本就准备一探究竟的蔺娴如马上就打开了门,便看到中年男人抱着一名都司的腿,哀求着说,

“相信我,我真的强口奸了她,可是我找不到她,怎么办?找不到她我怎么才能赎罪啊!我是个罪人,是个罪人啊!!!”

都司拉了拉他,拉不开,只好找蔺娴如求救。

“你先放手,行不行?没人报案,我们就没办法展开调查,你今天先回去吧,好不好?算我求你了?”都司也是一脸无奈。这年头,真的是什么人都遇得到啊,怎么偏偏就落到他头上了呢?

蔺娴如替那名都司拉开了男人,男人颓然的坐到地上,眼里竟然含着泪。

“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说谎。我想找到她,我想赎罪,我不想这么活下去。都是那该死的车祸,都怪那该死的车祸!”抹着泪眼里闪过痛苦之色。

蔺娴如观察了下那男人,男人虽然说话颠三倒四的,精神看上去不怎么正常,但是确实是没有说谎。难道真的有潜在的被害者?

按照经验来说,一般被强口奸的妇女,如果没有在案发当时报案的话,后面恐怕是不会再来报案了。毕竟……承认是需要勇气的,而案发的时间越久,就越会没有勇气去承认了。

“你可以跟我讲讲,兴许我看看能不能帮你的忙?”蔺娴如伸出手,拉他起来。

男人看了看她,眼里闪过疑惑。

“我叫蔺娴如,是刑侦大队的队长。你可以叫我蔺都司,如果真的有受害者,我可以先听你说说,不过不能耽误正常的工作时间。我还有其他工作要做,行吗?”拿出笔,写了下自己的电话号码,然后递给了男人。

男人伸手接过蔺娴如的电话,点了点头。

男人走了后,办公室总算恢复清净了,都司给蔺娴如道了个谢。而甄盈在旁边,若有所思的看着蔺娴如,蔺娴如丢个她一个你看我干嘛的眼神。

“没想到蔺都司跟传说中的还真是一模一样,正义感十足啊。不过你确定你要管这种案子?指不定只是那人脑子有问题,你真的要把时间浪费在那个上面?”

蔺娴如丢个她一个是你多管闲事,还是我多管闲事的眼神过去。

“好吧,我就不打扰正义的蔺都司查案子了,祝你跟你的……强口奸犯……一路顺风啊。”说着就一阵风似的从她旁边溜走了。这女人不好好的解剖凶杀案的尸体……跑这里来打酱油啊?

下班的时候,接到了那个男人的电话,男人说在一个茶餐厅等她。蔺娴如瞅了瞅时间,看来回家要晚了,于是给席羽沐打了个电话。结果电话那头席羽沐不咸不淡的,压根没在乎她回不回家。

叹了口气,等会买点席羽沐最喜欢吃的糕点回去哄她开心算了。

到了茶餐厅,看见了男人,男人身边还坐着一个女人。两人手拉着手,从对方的眼中可以看出来,是在叫男人安心。这女人……

“蔺都司,这是我的妻子,艾琳。对了,我还有没有自我介绍。我叫林飞荣,以前本来是个搞软件开发的工程师,不过自从那次车祸以后……我已经被辞退了成无业游民了。”

说到这,眼神颓然了下来,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儿。这时候,他妻子赶紧将手握起来,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老公……这不能怪你,我知道的,都知道的。”

“谢谢你,老婆~”三十多岁的男人,竟然泪流满面起来,看起来很是伤感。女人也是含着泪,强忍着没有流下来。

看到面前的两个人,蔺娴如不知怎么的,忽然想起了席羽沐起来。能一起……同甘共苦的……夫妻吗?

而在另一咖啡厅,席羽沐冷着个脸,无视面前可口的卡布奇诺,只是看着自己面前的女人,抱着肩,等着对方的回答。而她对面坐着的……正是前不久才轻薄了她家榆木脑袋的……罪魁祸首……甄盈。

甄盈放下了杯子,笑了笑,双手撑着自己的脑袋,瞅着席羽沐。

“我说亲爱滴沐沐,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你不觉得这么久没看到我,你的态度有点……问题吗?我好像没欠你钱,更没有欠你情债吧?你这么看着我,我好怕怕哦~”

抚着胸口,一副夸张的表情,席羽沐冷着个脸,脸上丝毫波澜都没有。

“劳烦你,把亲爱的这前缀去掉。还有,以后最好叫席羽沐,或者席使司使吏,沐沐这种表示关系亲近的词儿最好都别叫了,请记住,我们关系还没好到那个地步。”

不就是从小一起长大而已,从小一起长大的那么多人,难道都算关系好,都算青梅竹马吗?

“哎呦,这么快就想跟我撇清楚关系,真叫人伤心呐,沐沐~”

“这就伤心了,那你的心可真够泛滥的。甄法医什么时候起,变得这么有人性了?”鼻子间哼了哼,做戏什么的,就别来了。她还不了解这个女人吗?

“你看你这冷淡得,真是的,对我的待遇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哎,真怀念以前,你亲密的拉着我手,叫我甄甄的情景,那个时候的沐沐比现在可爱太多了,嗷嗷,你还我的沐沐来!”

仰着头一副无比怀念的模样,席羽沐给了她个白眼。

“你还能再恶心点吗?再恶心下去,我可走了。”

“喂喂,不带你这样的吧?我可是好不容易从国外回来,你就这么欢迎我啊,你也冷淡过分了吧,席羽沐?”这家伙,就不能对她稍微表示热情点吗?她好歹也是她的青梅竹马吧?

“你要我冷淡下给你试试?”抱着肩膀冷冷的看着甄盈。言下之意就是,还有更冷淡的,你要试试吗?

甄盈垂头,好吧,她败了吗,这已经算她很热情的方式了。

“你打算就这么回国定居,然后继续当法医了?”终于,席羽沐开口,不是讽刺她了。

甄盈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什么了,邪笑了下。

“对啊,我昨天已经上任了哦,在A市都司院,然后呢……顺便见了见某个人……所幸的是,某个人没让我失望,被我逗得跟个惊弓之鸟似的,深怕对她做出什么出来一样,还真是有趣呐……”

这么说的时候,特意观察了下席羽沐的表情,结果人家好像根本没在意,顿时失望了。熟不知……席羽沐的握着杯子的手可是一紧。

“新来的法医……就是你?”就是这家伙敢动她家榆木脑袋吗?

甄盈意外的点了点头,哦~这么说,那家伙跟她说过自己的事儿?不会老实到说了自己强吻她的事实吧?有那么老实的人吗?

“那我该谢谢甄法医昨天对她的亲切的……照顾了……”有种咬牙切齿的味道,甄盈如是的想。

“不用谢了,谁让她是在乎你的人嘛,我还想多亲切照顾她几下呢,所以你放心,来日方长嘛~作为你的青梅,我一定尽责的替你照顾好她啊,你就放心把她交给我吧。”

摆摆手,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是么?有种你再亲切照顾一下她试试……甄法医……”两人之间的空气都差点被冰冻了,甄盈打了个冷颤,外面凉,心里更凉。

她跟席羽沐从小一起长大,呆在席羽沐身边的人最长的就是她,最了解席羽沐的也是她,而那个家伙,只是呆在她身边两年而已,仅仅两年就把席羽沐抢走了……而如今,呆在她身边十几年的她,却比不上一个榆木脑袋……

低头,冷笑了个,抬头,

“你就这么在乎那个榆木脑袋?”甚至不惜跟她这个好朋友翻脸吗?

“嗯,在乎。”毫不犹豫的回答,一点思考都没有。

呵呵,甄盈苦笑了下,果然呐……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了,何必自讨苦吃呢?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