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16章 谜案(三)

谜案(三)

茶餐厅里,蔺娴如从两个人挥泪的凄凄惨惨中大致了解了下情况。原来林飞荣真的强口奸了一名少女,而强口奸最开始的源头,却是一场车祸。车祸以前的林飞荣是个正正经经的老实人,一个只想着工作的工程师,对自己的爱人从来都很忠贞不二。但是飞来横祸的一场车祸,彻底的改变了这一切。

车祸以后,林飞荣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莫名其妙就有了一个很奇怪的症状,就是对性的渴望度变得很强烈。在家里,无论何时何地,林飞荣都缠着自己的妻子不放,妻子对其行为觉得厌倦便不理会他。他只能一个人忍着,甚至连上班都不去。因为他怕因为自己的这个欲望,而加害了同办公室的女同事,因为长期缺席,就被公司炒掉了。

因为没了工作而便得更加苦闷的林飞荣,有一天晚上去公园散步,因为很晚了,根本没什么人。结果他在一个角落里头发现了一名少女在那里低着头,因为天太黑,灯坏了,所以看不清面目。

不知道哪里来的想法,他看了看四周,心中便起了歹念,捂住女子的口鼻,将其拖入无人的林中施了行为。而后,当他醒来的时候,女子早已不见了,而他恍惚以为自己做了一场梦。

可是这梦越来越清晰,他终于记起了自己无耻的行为,良心过意不去,实在忍不住了,才跪着向妻子坦白承认自己的罪状。妻子原先并不相信,可是当他说出所有的细节的时候,她终于相信了。一怒之下便起了离婚之意,在林飞荣苦苦的哀求中,还是于心不忍。而她也很清楚,如果不是那场车祸,他也不会变成这样的人。

最后两个人决定来都司院自首,可是自首却不如意。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真的强口奸过少女,于是他每天都到都司院去等待有没有报案,等着少女的出现,甚至每晚上到当时的地点等上好几个小时,一直等了一个月,仍然没有任何的成效。

“蔺都司,你一定要帮我,一定要帮我找到那个人,是我的错,我不能害了她一辈子,一定要对她说对不起,一定要补偿她。”林飞荣激动的抓住蔺娴如的手请求说。

蔺娴如皱了皱眉头,显然不喜欢别人抓她的手。而她烦心的却不是这种小事,她烦心的是,这个案子根本就无法立案,无法立案就没办法出动人员帮他们。更何况,谁愿意帮一个□□犯找受害者?

找到了又能怎么样?心里的伤是怎么都弥补不来的,一句对不起又能抵挡住什么?兴许人家已经放开了,可是如果他去了,找到了对方,对方是否又陷入了噩梦之中?

“蔺都司,我求求你,求求你帮帮我老公吧!他真的是真心想悔过的,他真的不是有意的。他良心过去不,我也过不去,做出那种事情出来,这让我们以后还怎么一直过下去?我求求你了,帮帮我们吧!”

艾琳说着跪在了地上,拉着蔺娴如的裤腿说。周围传来异样的目光,蔺娴如顿时无语了。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这可如何是好?

“蔺都司,我也给你跪下了,求你了,一定要帮我们啊!”林飞荣也跪了下来,夫妻俩流着泪一起拉着蔺娴如的裤腿,哀求着。蔺娴如扶额,瞅着面前的两个人,

帮?还是不帮?是帮,还是造孽?

回到家的时候,蔺娴如还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她果然不该多管闲事,现在倒好,这么棘手的事情,落到她身上了。林飞荣的案子是不可能立案的,也不可能调动都司院的人去帮他找少女,可是如果不帮,

这让那两个人的良心怎么办?他们过不去这个坎,如果不解决,会永远的堵在那里,痛苦不堪。不能因为一个不确定的事情而毁了三个人的生活,是吧?

头磕在门上,磕了两下,正当她磕第三下的时候,一道冷漠的视线冷得她抬起了头。是同样刚回家的席羽沐,站在门口,双手抱肩正一眼不眨的看着自己。

“你想死就非得死在门口吗?”

蔺娴如眨巴了下眼睛,想死?没啊?她摇了摇头。

“让开!”冷冷的语气,蔺娴如听话的让开了位置,席羽沐掏出钥匙打开门,再潇洒的关上门,整个过程完全当蔺娴如不存在。蔺娴如看着冷冰冰的门,愣了下。

“老婆,开门啊,老婆?”敲了敲门,不是吧,她又做错什么了?

席羽沐关上门,贴着门一直听着蔺娴如的敲门声,无动于衷的闭上眼。那个该死的家伙,居然让甄盈那个混蛋亲了,亲了就算了,还一来二去的,听甄盈的口气,怕不只是亲一下那么简单的吧?

一个榆木脑袋,居然也能招来那么烦人的桃花,真是……看来她□□得还不够好啊……

“老婆~沐沐~你开开门啊,开门啊~”蔺娴如在外面喊得声音都哑了,她家沐沐还是无动于衷。颓然的坐在楼梯口,拿出口袋里的硬币,看着硬币叹气。

她这是又怎么了,哪里做错了也不和她说说,真是造孽啊,她蔺都司居然也沦落到这地步,真是可怜咯~自嘲的笑了笑,罢了,爱上什么样的女人就得做好接受人家一切的任性,谁让对方是自己的媳妇呢?

坐在楼梯口,手撑着脑袋闭上眼,乏了,眯着眯着就睡着了。等她睡醒的时候,她已经在**了。瞅了瞅熟悉的布景,掀开被子,从**起来倍感不适,揉了揉有些疼的后背。

看来她家沐沐一定是把自己踹上床的,而且这一脚还相当的狠啊。

“醒来了?那刚好,省得我再去叫醒你了,吃饭吧。”席羽沐一边解开着自己的围裙,一边说。哪知道后面不小心弄成了死结,倒不好解决了。

弯着手还在奋斗死结,一个温热的手握住了她的手。

“你看看,要是我不在你身边,你多不方便啊。”替她解开了围裙,然后很自觉地将围裙放好。席羽沐面无表情的瞅了她两眼,别以为解个结就能消她的气了。

“沐沐~人家死之前都还得定罪呢,你却让我死不瞑目,你说,这多没江湖规矩啊。就算让我死,也要让我死得明明白白嘛~”知道还在为昨天的事,可是今天的怒气怎么比昨天还多了,肯定还有其他的。

席羽沐瞪了她两眼,

“知道了又怎么样?你还能有哆啦A梦的口袋啊坐着时光机改变事实啊?”况且,甄盈那个女人,要是想勾搭谁,谁阻止得了?她才不承认自己是因为吃醋才那么生气。

她堂堂一使司使吏,需要吃一个榆木脑袋的醋吗?需要吗?

“如果真有的话……那我想改变的……怕不止那么一点点呢……”从背后抱住席羽沐,脑袋磕在她肩上,小声的说。

席羽沐沉默着,对蔺娴如的话不做任何的表示。

如果真有时间机器的话,要该变的何止那么一点点呢?

每个人都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一个被自己隐藏起来的,不愿被提及的另一个自己。对于过去,谁没有一两件想要重新来过的事儿?离去的亲人,丢失的爱情,无能为力的……现在、未来。

如果有哆啦A梦的时光机,如果能重回过去,蔺娴如第一件想要做的事,便是寻找席羽沐,便是来到她身边,守着她,保护她,让她不再受到伤害。

而席羽沐呢?如果有哆啦A梦的时光机,如果能重回过去,她要改变什么吗?

忽然想起临走的时候,甄盈拉住她,问她,

“沐沐,她……没有碰你,对吧?”

她忘记了甄盈脸上是何种表情,只记得对方的叹息,只记得自己当时身体血液如何在一瞬间被冰封的刺骨感,甚至是连呼吸都忘得一干二净,忘记了……和蔺娴如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

一切又都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那个让她厌恶,恨不得用生命抹去的……过去……

“沐沐~沐沐?你怎么了?”耳边传来蔺娴如的声音,席羽沐这才从沉思中醒来,映入眼帘的,是蔺娴如那张担忧的脸。

“沐沐~我知道错了,你别不开心了好不好?一切都是我的错啦,你怎么罚我都可以,但是不许你不开心,不许你什么都不给我说。不要让我担心,好不好?”

蔺娴如捧着席羽沐的脸,疼惜说。今天的沐沐很不对劲啊,以为是自己的错,一个劲的求她原谅。她不怕席羽沐不理她,但她怕气坏了自己的身体,怕席羽沐什么都憋在心里,让心里不痛快。

一切都发泄在她身上就好了,一切让她来承受好了,不想看到席羽沐不开心……

为什么过了这么久,你还留在我身边呢?笨蛋木头,为什么不离开我。再这样下去,你要我怎么舍得放开,怎么舍得离开……

席羽沐红了眼眶,泪就那么滴落了下来,今晚……她想脆弱一下,只是一下下……

“沐沐~”看到席羽沐哭,蔺娴如更不知所措了,从来没见过席羽沐落泪,慌乱的她心里也堵着难受,喉咙干涩着不知不觉,自己也跟着一起哭了……

“笨蛋!谁让你也哭了。”席羽沐伸手好笑的抹了抹她脸上的泪。

蔺娴如摇了摇头,吻了吻席羽沐脸上的泪,满满的疼惜。

“不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吗?有泪,一起掉,有苦,一起受。况且这不是难,只是落泪而已,不是什么大事。沐沐,你是我老婆,老婆哭了,我还强颜欢笑给谁看啊?”

轻轻的吻在对方的脸颊上,将苦涩的泪用温柔的吻,一并抹去。

“好,你说的,要一起掉,不过,你不许浪费了我的泪,全都给我吻了,一滴都不许给我浪费了!”

“遵命,老婆大人!”

外面灯红酒绿,人情冷暖,世事无常似乎都跟这个小小的栖息地没有任何的关联,里面只有两个相互取暖的孤独的人,她们相互吻着对方的眼泪,用自己的方式慰藉着对方。

于茫茫人海,遇见了你,你痛,我痛,你开心,我便开心,而这,就是幸福……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