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17章 谜案(四)

谜案(四)

入夜,席羽沐躺在你**,闭着眼,似乎因为刚才的折腾累得睡着了。蔺娴如上床,轻轻的将她揽入自己的怀里,然后拨开额头前的发丝,轻轻的落下了吻。

席羽沐睁开了眼,往蔺娴如的怀里钻了钻,然后呢喃了声,

“你来啦。”

嗯,蔺娴如点点头,小心翼翼的将席羽沐呵护在怀里。沐沐比她想象的要来的脆弱得多,她知道席羽沐有很多事瞒着她,亦如她也有很多事儿没有跟席羽沐说一样。

席羽沐没有跟她说,自有她的道理,只能代表她还没有做好让自己知道的准备,不过没关系,她愿意等。反正这一辈子,很长,她有的是时间等她。

“娴娴,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席羽沐闭着眼,嘴角边挂着淡淡的笑。回忆里……自从蔺娴如出现在她生命中以后,似乎……也不全是坏事。

蔺娴如点了点头,怎么会不记得?和席羽沐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她全都记在脑子里,一点也不敢忘记。她甚至想,如果没有了那些记忆,那她的人生会是多么的缺憾?

她们在一起的那一天,是在两年前。那次她执勤一个任务,在逮捕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差点被犯罪嫌疑人一枪打死。所幸她的防弹背心帮她捡回了一条命。

那时候她跟席羽沐之间已经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了,她虽然觉察出什么,但是没有阻止那种奇怪的感情的滋长。因为和家里断绝了关系,平时玩得好的人也都是一帮大老爷们,根本没人能照顾她的饮食起居,而我们的蔺都司又不喜欢不相干的人近她的身。

第一时间就赶到医院的席羽沐早就觉察到了这个事实,看着躺在**半死不活的蔺娴如愁眉苦脸的样子,她勾了勾嘴角,拎起蔺娴如衣领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说,

“喂,木头,要不要跟我做个交易?”

交易?蔺娴如疑惑的看着她。

“我们在一起吧!”

啊?蔺娴如愣住,来不及反应咋回事,席羽沐就趁热打铁的说,

“你看看你这么痛苦,身边一个能照顾你的人都没有,我是看你太可怜了,就大发慈悲下。你跟我做个交易,当我女朋友,我就照顾你,尽一切女朋友的职责,怎么样?”

女……女朋友?蔺娴如的脑袋打结了,还没理清楚,席羽沐的吻就过来了。

唇上软软的,周围的空气里都是席羽沐甜甜的香气,她觉得很舒服,很惬意,也很……心跳得厉害。

席羽沐吻完以后就问她,

“喜欢么?”脸上挂着拐带小孩的笑,没错,时至今日,蔺娴如想起来也觉得那家伙的笑分明就是像在拐带小孩一样。

而我们的蔺都司就是一个榆木脑袋,觉得感觉很美好,于是毫无防备的点头,她喜欢她的吻。

好!席羽沐很满意的点点头,拍了拍蔺娴如的脑袋,然后宣布,

“你记住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女朋友了。既然你是我女朋友,那今后,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我说一,你不许说二。要听我的话,知不知道?还有,你有了我以后,要是敢多看别的女人两眼,哼哼……”

手指抵着蔺娴如的伤口,毫不留情的戳了下,蔺娴如的眉头因为痛苦纠成一团……她哪还思考得了什么女女相恋,什么世俗不允许,什么将来嫁人之类的想法,满脑子都是痛。

于是蔺都司就这么被坑在了席大美人的手上,糊里糊涂的开始了两人情侣的生活。那时候她对她还只是好奇,而她对她只是怀着一种如果错过了这家伙会不会是种遗憾呢的想法,谁都没想过两人能走那么久,谁也没想过……她们会爱上对方……

爱情,遇见,是意外,而爱上,就是一颗心交给另一颗心的结果……

“所以啊,我很庆幸呢,娴娴~”如果那天她没有那么做,如果那天蔺娴如拒绝了自己,她们怕是不会有现在这般。不得不说,一切真的很奇妙,明明只是怀着玩笑的心态……

哪知道,某一天一不小心就认真下去了……

“不是庆幸,是老婆有先见之明呢。都是老婆的功劳,才不是老天的。”蔺娴如撇了撇骄傲的说,有这么好的一个老婆,她才是幸运的那个,如果不是席羽沐,她恐怕这辈子都不会知道爱情的滋味,怕是永远也不知道原来还有着这么一个人,她比自己的生命都要重要。

“别夸我,我会骄傲的,骄傲了这脾气就不好。以后你受的苦就更多了,知不知道?”再这么听话,宠她下去,她这本来就怪的脾气,就真的怪得更让人难以忍受了。

她脾气怪了,受罪的,还不是她?

“我皮糙肉厚嘛,不碍事。”重要的是沐沐能开心,她受点罪没什么的。

哦?这一天不见,榆木脑袋变得这么会说话了?席羽沐挑着眉伸出手,拉扯了蔺娴如的脸,扯啊扯……

“疼,老婆。”

席羽沐瞅了她一眼,

“你不是说你皮糙肉厚吗?我看看有多厚了呗?这么说来,是挺厚的,嗯,手感不错!不愧是我的人,能拿得出手。”手拍了拍蔺娴如的脸蛋自夸的说。

蔺娴如抽了抽嘴角……看上去,谁脸皮更厚啊?

“今天这么晚回来,你干什么去了?”即使这种情况下,席羽沐也不忘弄清楚榆木脑袋消失下午的行踪。

厄……蔺娴如抓了抓脑袋,这个时候说这种事情是不是有点……

“嗯哼?”鼻间发出哼声,这是席羽沐都司告的声音。

蔺娴如摸了摸鼻子,将林飞荣的事儿全都告诉了席羽沐,包括那张意外的车祸引发的病症。席羽沐听完后,似乎清醒了许多,手指跟蔺娴如十指相扣着,

“那你打算怎么办?”

这种案子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不理会,但是如果不理会的话,那三个人的人生可能就会被毁掉。再加上蔺娴如那种性子,也不可能会做出不理会这种事情出来。

“不知道,我想先陪着他们一起找找。”虽然这种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

“那个女孩真的一点证据都没有留下来吗?”席羽沐疑惑的问。这大海捞针就算了,还让她家榆木脑袋一起受罪可就让她心里不平了。

蔺娴如摇了摇头,除了声音以外,什么都没留下。林飞荣只记得对方的声音,和大概的身形,其他的什么都不记得。为了找到那个女孩,甚至还在公园附近贴了告示:

某年某日傍晚,一位二十几岁的女子在附近被侵害,希望其他知情者或者受害人向都司方报案或者向本案的知情人联系,电话为……

公园都被贴满告示了,甚至还花钱去广播电视台做了广告,结果受害人还是没有出现,反而接到了很多骚扰电话。而至那女孩被侵害已经超过一个月了,一个月了都在寻找,天天去都司院和附近的的都司所看有没有报案的情况。

“还真是执着呢……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人存在,他老婆一直陪着他吗?”

蔺娴如点点头,她挺佩服林飞荣的老婆的,老公做出那种事儿以后,不仅原谅了他,还不离不弃陪着老公一起,这样的好媳妇,是林飞荣的荣幸啊。

“哼,便宜那男人了。”席羽沐的口气了满是对男人的不屑。

蔺娴如摇了摇头,她能想像得出席羽沐的态度。本来她家沐沐对男人的印象就不好,更不用说像这种渣人了。不过蔺娴如一直疑惑,如果席羽沐这么讨厌男人,为什么还要跟男人交往呢?

席羽沐曾经一副无所谓的回答,无聊嘛。

没错,是无聊!因为无聊,所以想看看男人围着一个女人转,花费心思讨好一个女人是什么样子。于是她身边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就为了维持她席美人的新鲜感,一直到蔺娴如这个意外的出现。

蔺娴如曾一度以为,席羽沐只是把自己当成实验对象,就像对其他男人一样,一段时间就会分手,然后从此她开始对女生下手。哪知道她等啊等,不仅没等到席羽沐跟她说分手两字,自己却先沦陷了。

所幸的是,席羽沐对自己,似乎也是不愿意放开的意思。那,就这样吧!蔺娴如勾着嘴角,没错,或许……就这么过一辈子也不错。

“喂,蔺娴如,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像那男的那样不负责任,哼哼……”耳朵被席羽沐一个劲扭着,眼睛也瞪着她,蔺娴如莫名其妙的瞅着她。

这是……要闹哪样?怎么一下子就变成河东狮了?

“同样都是老实人,都看出来是会做那种事情的人,同样的……欲求不满……蔺娴如,你要是敢学那个男人……对哪个年轻美貌的小姑娘下手,哼哼,我保证,你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我……呵呵呵呵……”

最后几个笑声特别的恐怖,蔺娴如小心翼翼的吞了吞口水。

欲求不满……她怎么会……等一下……蔺娴如脸顿时煞白……想起了她们两年的生活……

她们这两年的生活是过得过于清水了,但是……她也不至欲求不满禽兽到……那个地步吧?

而且,她压根就对其他人没有任何的想法啊?遇到席羽沐之前她是个直人,没想过,遇到席羽沐之后,一门心思都在席羽沐身上去了,哪还有其他心思在别人身上啊?

“木头,我说过的吧,要你等我,如果你敢……你敢等不下去的话……我……”席羽沐将头埋在蔺娴如的锁骨边,声音有些轻微的颤动。

蔺娴如学着席羽沐轻轻的拍在她的后背上,轻轻的拍着。

“别担心,你不是说我是榆木脑袋吗?榆木脑袋……不懂风情……反正我就是一个不懂风情的榆木脑袋,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等老婆,其他的跟我没关系。”

“嗯。”闷闷的应了声,在蔺娴如看不见的地方握着拳头,死死的拽住床单……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