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21章 心结(三)

心结(三)

“蔺都司,你打算就这样你看我,我看你的站在门外看一辈子吗?”甄盈自顾自的穿好鞋,倚在门口摆手问蔺娴如。瞅瞅蔺娴如那个表情,还真像来捉奸妇的老公。

喂喂,不要这么看着我,我跟你媳妇可是很清白的!

“你媳妇不是说你上班去了吗?怎么忽然回来了?”

蔺娴如瞪着她,没有回答。好吧,甄盈耸耸肩,她承认,这对话很有□□的味道。

“你老婆睡着了,暂时应该不会醒,如果蔺都司有空的话,我们不妨去外面好好的聊聊。蔺都司意下如何?”她这是什么跟什么啊,明明什么都没做错,还得一副求人的模样,造孽啊。

以后一定加倍从这榆木脑袋身上讨回来!嗯!甄盈点点头,就这么愉快的决定。席羽沐,这可是你欠我的,我记账了。

蔺娴如依然没有说话,进门脱鞋,然后将东西放在桌上,接着又过来穿鞋,走到门外,看着她。

“还不走?”脸冷得跟什么似的,估计是醋坛了打翻了,原来席羽沐不是面瘫,这家伙才是十足的面瘫啊!

甄盈伤脑筋跟着蔺娴如到了楼下附近的面馆,看了看那脏兮兮的凳子和桌子,有些难为情的不敢坐下。蔺娴如倒是什么顾忌也没有,一屁股坐了下来,双手抱肩,看着她。

坐啊,怎么不坐?难不成你甄法医身体娇贵得怕弄脏自己吗?

面对蔺娴如挑衅的眼神,甄盈咬咬牙,这个混蛋,摆明了是故意的吧?是故意找了这么个地,故意让她难堪?

抽出纸擦了不下五次凳子,这才慢悠悠的坐了下来,刚喘口气,只见蔺娴如开口,要了二两牛肉小面。将小面抽到甄盈面前,然后说,

“你不是要跟我谈事情吗?成,先把这碗小面吃了,吃完了我们再好好的……谈!”谈字咬得很重。

甄盈瞪大了眼瞅着自己面前的这红得看不清面的汤,还有白花花的肥肉,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用眼神问蔺娴如:

你确定……这是……牛肉小面?为什么牛肉这么……肥?

还有这汤……你确定这面吃了不会进医院?

作为一个天生的大小姐,席羽沐哪会来这种地方吃饭?跟不用说吃这种……从来没吃过的……看上去很恐怖的……小面?可是蔺娴如挑衅的眼睛还看着她,等着她下不来台。

“老板,我朋友说你这面好像不干净,吃不下去!能劳烦你换一碗吗?”蔺娴如忽然招手,对着忙碌的老板说。

“什么?不干净?”老板抬起头往这边看来,眼光直直的往甄盈身上去,硬是要把甄盈身上看出个洞出来。

算你狠!甄盈握紧了拳头,抽出筷子,看着脏兮兮的筷子,顿时……难以……下咽。

“甄法医,你能快点吗?我很忙的。”这时候蔺娴如还不忘落井下石的嘲讽下。

甄盈愤恨的看了眼蔺娴如,她看走眼了,真的是看走眼了。这哪是榆木脑袋,这分明就是个恶毒妇啊!!!这么残忍的对像她那样的大美女,她居然都忍心下得了手?

铁石心肠的榆木脑袋,你个混蛋!

泪流满面的张开她的樱桃小口开始了漫长的……吃面征程。每吃一口,就狠狠的骂蔺娴如一次,这顿面,估计是她这辈子吃过最折磨的,最痛苦的饭局。这次以后,她绝对不会再碰任何面了!

她回去一定要扎小人,一定要将蔺娴如的小人扎得千疮百孔!一定要画圈圈诅咒这家伙永远被席羽沐压在身下,永世不得翻身!

终于吃完面,席羽沐已经呈半死不活的状态,老天真是无眼啊……内心哭泣着……

“既然你面吃完了,那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了吧?说吧,你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她就说那天为什么在这女人身上闻到了她家沐沐的味道,原来不是错觉。

还有那次她去找甄盈,明明看见一个很像她家沐沐的女人出来,如今看来,肯定是她家沐沐了。

甄盈对着蔺娴如翻了无数个白眼,老大,你现在才问这个问题吗?普通人不是该在刚才门口就该问了?你可真会忍啊你?果然!甄盈发现蔺娴如不仅仅是个榆木脑袋,是个恶毒妇人,还是个闷骚!十足的闷骚!

“看望老朋友,我跟你家沐沐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我们两家是世交。我回国自然是要见见自己的好友了,加上今天这次,我们总共见了三次,今天是你家那位打电话给我,让我过来的。”

举手,撇清她跟席羽沐的关系。她这样说,这家伙应该明白她跟她家那位是清白了的吧?

蔺娴如脸上的表情没多大的变化,只是淡淡的应了声,

“哦。”

哦?甄盈瞪大了眼,她吃了那么多苦,这家伙得知真相后竟然就给她一个轻描淡写的……哦?一个哦字就把她受的罪打发了?至少来句对不起,我误会你了吧?

“蔺娴如!”狠狠的咬着牙说着她的名字。

“我听着呢,甄法医。”一副很坦荡的模样,这不能怪她。只要是个人,发现一个妖孽的家伙忽然出现在你家里,还告诉你你老婆睡着了,别去打扰,你会是个啥感受?

“算了!我算栽在你俩手上了。你还想不想知道你老婆的事儿了?”她这是欠她俩什么了,让这家伙这么折磨她?

我这不是在等着你给我说吗?蔺娴如抱着肩眼睛眨巴着说。

“蔺娴如,我问你,你知不知道你老婆心中有结的事?”

蔺娴如点点头,从她们在一起,就算席羽沐不告诉她,她隐约也猜得出来。后来席羽沐告诉她要等着她自己解开,所以她也就没在过问了。

“那你知不知道你们俩昨天的事刺激到了她,让她将那个结完完全全的想起来了?”

说到这里,蔺娴如自责的低了低头,她知道是她的错。

算你有良心,看到蔺娴如的反应,甄盈这才稍稍满意了下。

“她今天找我来,就是想问我,怎么解开。她很苦恼,不知道该怎么办,怕伤害到你,蔺娴如,她很爱你,别怪她的拒绝,多包容她。”甄盈语重心长的说。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从来没在意过她的拒绝,我知道她有心结,所以我会等的,就算等一辈子也无所谓。”她要的,也不过席羽沐不离不弃而已,其他的她真的没有奢求了。

甄盈挑了挑眉,这家伙……

“蔺娴如,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吧?”性冷淡啊,这家伙绝对是性冷淡啊,不然怎么会这么不在乎?是个人都会有欲望的吧?她居然这么轻描淡写?

熟不知,我们的蔺都司是个活了快三十年感情世界一片空白的纯洁的娃。是人都会有欲望不假,可是如果一开始就没尝试过,那欲望比起经历过的人,自然淡得多。

按照蔺娴如的思维,这么多年都清心寡欲活下来了,难道今后就会有问题吗?

“这好像不是问题的关键吧?”蔺娴如扯了扯嘴,虽然她对于甄盈的这个想法很无语,但也懒得跟她解释,不管她性不性冷淡,都跟这家伙没半点关系。

怪物!甄盈不可思议的看了看蔺娴如。

“我知道你包容,你会等她。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她一辈子都活在这种阴影里面,她会幸福吗?逃避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你要是真的疼她,爱她,就想办法替她解开才是。”

如果她见过席羽沐的泪水,那她应该会明白席羽沐心中的痛苦和挣扎。谁不想将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对方,为对方付出自己所有的真心?

“是我欠考虑了,那我……该怎么办?”

她也很迷茫,怕伤害席羽沐,却又不想她一直那么痛苦下去。

“我告诉她,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将她的心结一五一十的告诉你,也许跟你讲清楚了,就能克服了。我虽然知道她的心结是什么,不过我想还是由她亲自告诉你比较好。”

蔺娴如点点头,但是她怕的是在席羽沐亲口告诉她之气,会崩溃掉。昨天那样的席羽沐,她不想再看见了,太脆弱,好像一不小心就会碎掉的瓷娃娃,那么的让人心疼。

“蔺娴如,请你记得我的话,如果有一天席羽沐愿意告诉你真相的时候,请你记得!”甄盈站了起来,忽然很是严肃。

“请你记得,她是个骄傲的女人,永远也别在她面前露出同情这种感情出来,丝毫同情都不要,她会接受不了的!”

蔺娴如低头沉默,她明白……

与甄盈告别之后,她便回了家。本来是打算工作的,但是一直惦念着家里生病的席羽沐,这才请了假就回家了。哪知道会碰见要离开的甄盈,完全是个意外。

轻声打开卧室的门,来到床前,看着席羽沐霞红的脸,手捂着额头上,烧好像退了不少。只要在休息个一天,应该能完全恢复。

席羽沐轻轻的眨了下眼眸,带着安心的神情。

“你回来啦?”

蔺娴如点了点头,坐在床边替她拨开有些乱的发丝。

席羽沐动了动,想起身,于是蔺娴如帮她直起了身子。

“怎么了?”话刚说完,席羽沐一个拥抱就过来了。紧紧的抱着蔺娴如,不肯放手。

“你不陪我睡,睡不安稳。”还是这个怀抱最安全,最温暖。

蔺娴如勾了勾嘴角,小心的拍了怕她的后背,

“那老婆你就该赶快替我解禁啊,我都睡了好久的沙发了诶。”

席羽沐瞪了她下,还有心情开玩笑。

“饿了没?我先去给你把粥热好,你先躺下,乖。”哄着,吻了下席羽沐的脸颊。席羽沐摇了摇头,她要起床。于是在蔺娴如将她裹得跟个粽子一样之后,这才同意让她下床。

蔺娴如在厨房忙活,她就倚在一边看着她忙活,手里抱着装着滚烫热水的马克杯。偶尔蔺娴如会往她这边看,看到席羽沐安分的抱着马克杯喝水,然后才移开继续自己手里的活。

“娴娴~”席羽沐开口,蔺娴如抬头。

“等吃完饭,我们谈谈吧!”席羽沐的眼光一直看着马克杯,没有跟她对视。

蔺娴如的手顿了下,点点头。

总算……要开始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留言又不会怀孕,对不对?所以要多留言,是不是?╭(╯^╰)╮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