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22章 心结(四)

心结(四)

吃完饭,蔺娴如很默契的将碗洗干净,收拾好一切,才在沙发坐下来。席羽沐窝进蔺娴如的怀里,低着眸子,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接下来,席羽沐便开始讲述了她的故事:

席家席羽沐这辈的,一共有三个小孩,席羽沐是老二。席羽沐的姐姐席林欣,用席羽沐的话来讲,是她迄今为止见过的最完美的女人,任何美好的词用在她身上也不足以表达她给人的惊艳。

她曾是席家最看重的孩子,席林欣比席羽沐大十岁,那时候席林欣已经是使司使吏了,是使司使吏界未来炙手可热的新星。席林欣很疼爱她的妹妹,尤其是席羽沐。因为耳濡目染,使司使吏这三个字就对席羽沐有着特殊的意义。她决定,要像她姐姐那样,成为一名使司使吏,伸张正义。

一切看上去都挺美好,都在为未来憧憬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改变席林欣、席羽沐这两个人一辈子的事。一件让席羽沐至今都无法释怀的噩梦。如果真的有哆啦a梦的时光机,席羽沐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回到那一刻。

事情要从席林欣办的一个案子说起,使吏二代迷口奸女佣案。女佣还是个刚满十八岁的女孩,因为屈辱而自杀,她的家人找到了席林欣,请求她还死者一个清白。

可是这人已经死了,没有任何的证据,唯一的证据就是死者的遗书。席林欣申请调查那个使吏二代,可是因为那使吏二代家里的权势,被压了下来。没有办法,席林欣打算铤而走险,带着录音笔,亲自录下证据。

这时候正好使吏二代家里在办宴会,打着参加宴会的名,席林欣便带着她的计划而去。但是唯一超出她计划的,就是她的妹妹,席羽沐。不忍心拒绝自己妹妹想要去宴会玩的心,于是她只好带着席羽沐一起去。

在席林欣的打算里,她妹妹只是好玩,把她放在人群里,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于是她单独找到了那使吏二代,把他约到一个僻静的地方,亲自质问。

不出所料,使吏二代见只有她一个人,便放心大胆的告诉了所有的事实。甚至出口侮辱那被迷口奸的少女,说她死有余辜。席林欣气不过,打了那使吏二代一巴掌。

使吏二代一气之下,开始于和她扭打起来,结果使吏二代的狐朋狗友居然跑过来帮忙,将她打晕。而不凑巧的是,席羽沐正好过来找她的姐姐,被看到之后也一并绑了起来。

当席林欣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五花大绑的绑在**,衣衫不整,身体不能动弹,嘴里被塞着东西说不出话来。那使吏二代看到她醒来,就打开一个药品,逼着她吃下**的药。

就在席羽沐面前,对席林欣实施了强口暴,看着那个恶心的男人怎么折磨她姐姐,看着她姐姐看到她时,那诧异的惊恐的目光,流着泪,绝望的让她闭上眼,不要看,不要看,张着嘴无声,那么的绝望……

席羽沐永远也忘不了那恶心的男人脸上的表情,也忘不了她姐姐那张痛苦绝望的脸,尤其是最后得救的时候,她姐姐咬舌自尽最后一刻解脱的神情……亲自看到她姐姐死在她面前,亲自目睹了那丑恶的一幕,这对还年仅十二岁的她来说,是一件很残酷的事。

后来,那使吏二代被席家那些长辈们用尽一切关系手段送进了监狱,判了个无期徒刑,又在监狱里安排了人让他每天都要受折磨。而使吏二代的父亲也因为受贿罪丢了使吏职,剥夺了政治权利终身,进了监狱,上缴了全部财产。

虽然坏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可是从那天以后,她自闭了好几个月,后来才恢复过来。但至此,她变得畏惧任何人的靠近。她跟很多人谈恋爱,但是却从来不允许他们靠太近,就连牵牵手都不可以。

而这个噩梦一直都在折磨着她,她时常想,如果自己足够强大,当时没有让别人发觉,而是找帮手,是不是她姐姐就会没事?是不是一切就变得很不一样了?

不让别人靠近自己,是因为只要别人一靠近她,她就会想起当时的场景,想起那个男人恶心的表情,想起她姐姐那张绝望的脸。虽然蔺娴如能给她安心的感觉,能让她不抗拒肢体的接触,可是一旦触碰到底线,她还是无法释怀。

这个结压在她心里十多年了,已经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释怀了……

“沐沐~”蔺娴如开口,席羽沐一指头压在她唇边上,抬头看着蔺娴如,直直的看着她的眼,似乎要把蔺娴如看穿。

然后一副很受伤的从蔺娴如的怀里挣扎着出来,咬着唇,眼里含泪,

“你在同情我?你是在同情?”

正如甄盈说的那样,席羽沐其实是个很骄傲的人,她最不能接受的,最难以接受的,就是同情。尤其这个人是她最爱的人,那就更不可以了,绝对不被允许的事。

可是当她从蔺娴如眼里看到这个词的时候,她很受伤……

“沐沐……你听我说!”

“我不要,我不要!蔺娴如,我告诉过你,我最讨厌什么!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不需要!如果听完我的故事,你觉得同情,你觉得我很可怜,那你就给我走,给我走!”

站起身,摇摇欲坠,泪夺眶而出,很是受伤。她一直迟迟不肯告诉她,就是怕她会同情她,怕她觉得自己是个悲哀的女人,然后带着这样的感情来爱她,她不需要!不需要别人的这种馈赠!

“你给我冷静下来!听我说!”蔺娴如不顾席羽沐的挣扎,将她抱入怀里,席羽沐一口咬在她肩膀上,咬出了血迹。蔺娴如握着拳头,忍受着痛苦,却不肯放开丝毫。

“沐沐,你难道就只看到同情吗?我们在一起两年了,你难道就只在我眼里看到了同情吗?我对你究竟是什么感情,你一点都不了解,都没觉察到吗?”

抓着她的肩膀,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那双眼里究竟包含了怎样的感情。

席羽沐瞳孔缩了缩,被蔺娴如这么一说,忽然……清醒了一些过来。那个一直守候在她身边的榆木脑袋,无论自己做了多么任性,多么无礼的事,她从来不怪自己丝毫,只是笑着傻傻的接受,然后没脸没皮的叫自己老婆。

这两年是她一直陪着自己,从陌生到熟悉,从熟悉到有兴趣,从兴趣到喜欢,从喜欢再到爱,从爱到最后的难以分离。这一路,她已经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自己对她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老婆~我希望你能解开它,希望你能面对它,希望你能记住,你并不孤独,你还有我,我一直陪着你,等着你。等着你拎着我回家,等着你告诉我,你愿意和我走下去。”

蔺娴如握住她的手,放到了她的心口上。

“老婆!我只是不愿意你再为它难受了。如果你姐姐知道了,她会多自责?如果她知道自己让你受了这么多年折磨,她在那边的世界还能安稳下去吗?为了你,为了你姐,请你放下它,好吗?”

也请你……别再抗拒这世间任何的……温暖了……

“那我……该怎么办?”席羽沐手足无措的看着蔺娴如,这个世上唯有能让她安心的女人……

“我们一起努力,好吗?”把手放到她唇边,WEN了WEN。

“如果……还是失败了……怎么办?”如果她更严重了,如果她伤害了她……怎么办?

“这点失败,比起你离开我,哪个更严重?”蔺娴如忽然一笑,问。

席羽沐想都没想,就答,当然是离开更严重了。

蔺娴如咬着席羽沐的耳朵,轻轻在她耳边说,那这点失败,还有什么可怕的?我又不是没被踢过的经验?

恍如入梦中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春意盎然……

沙发上,慢慢褪去彼此的不可描写,蔺娴如用最温柔的语调不可描写着席羽沐的耳朵,诉说着绵绵不可描写,一个字一个字不可描写着耳朵,带着间隙的不可描写声,来表达她对她的所爱。

浅浅的不可描写落在不可描写间,细碎的不可描写很不可描写,不可描写很灵动,沿着不可描写内侧,一步一步,徘徊不肯破门而入,手指很不可描写,在如玉般的肌肤上煽风点火,只想着心头的那把火,烧尽她们所看到的一切。

抬起头,用牙齿轻咬耳垂,带着不可描写般沙哑的嗓音,

“愿意吗,老婆?”

美人责怪失职般的嗔笑,是那火苗,熊熊的火在心头烧,烧得那压抑也丢失了最后的镇定。轻轻打开不可描写,如玩笑般呢喃着不可描写的距离还要更开些。她抬头,没有落下美人脸上丝毫的痛苦愉悦。

埋进不可描写间,浅酌一口,SHEJIANCANMIAN,柔情似水,抵死的温柔……美人紧紧抓住抱枕的一角,再也不掩饰自己任何的感情。闭着眼,嘴里的不可描写是那勾魂的链,将两人紧紧的结合在一起,再也不分离。

而那手指,就是所有美好的传达者。将你爱我,我爱你的情意都一并传达给了对方,在幽静的小溪里,嬉戏。浅尝辄止,犹如入水的鱼,在小溪里尽情的翻腾,直到遇到了那层阻碍。

左右逡巡,上下徘徊,等得急切,却一直不肯向前,搅得那溪水越发的CANCAN而入,搅得溪水的主人只想着关闭那城门。于是心一狠,下定决心,冲破了那层阻碍。

剧烈的痛苦一过,便又是手指游戏人间的时间。一路深入溪水的另一端,越发的JINZHI,越发的……难以向前。不气馁的手指经历千难万险,终于到达了最顶端。那一刻……像是入天堂般,幸福得难以自抑。

喘息声还来不及平复,就听得到手指主人带着哭腔般的声音,说,

“早知道的话……”

“什么?”

“白白忍了两年,我好自虐啊……”

“你!你给我滚下去!”

拒绝无效,爬上床,嘿嘿,拉灯,熄火,睡觉!良辰美景,怎么能辜负呢?

累死过去。要每次写H像这次这样,那我脑细胞会全军覆没收场,还好这只是小小的插曲。好吧,本阿姨承认,自己不是个文艺的料。文艺啊……真酸,还不如直白,可是直白又要被和谐掉~~o(>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