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23章 碎尸案(一)

碎尸案(一)

解决完自家老婆心结后的日子,过得很和谐,很美好,而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初尝情滋味的蔺大都司刚化身为饿狼,却吃不到那美味的肉。天天被老婆踹下床的日子比她上厕所的次数还多。

但是这不妨碍蔺都司对未来生活美好的幻想……挺直了,手揉了揉那被踹了无数次,有些酸疼的腰。琢磨着,自己是不是要多锻炼两下了,不然这身体禁不起她老婆踹啊。

甄盈端着咖啡杯,悠悠的从蔺娴如身边过的时候,瞅了正在揉腰的蔺娴如,然后摇了摇头。哎,年轻人,真不知道节制。

蔺娴如自然知道甄盈脑袋里在想些不健康的东西,知道她误会了,但是她知道如果自己解释,估计会误解得更深。于是只好给了她几个白眼,所幸的是,自从那天她们开诚布公后,这女人就没再骚扰过她了。

不得不再次感叹,生活真是美好啊……

“头儿,头儿!”手下小东领着个美女都司走了过来,叫了叫蔺娴如,蔺娴如揉了揉腰,抬头从那美女都司身上略过一秒,然后转向小东应了声嗯。

“头儿,我给你介绍我们大队的新人,刚调过来的美女都司花……”话还没说完,那小美女直接到了蔺娴如面前,伸出手,一副挑衅的模样,看着她。

“蔺都司,久仰啊。”

蔺娴如抬头,这才仔细的看了看她,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扎了两个很可爱的辫子,青春洋溢,但是嘴边和眼里透露出的轻蔑和笑意却表现出跟自己有仇似的。

“嗯。”淡淡的点头,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不尊老吗?好歹她也是队长,前辈吧?

见蔺娴如没有多理会自己,而是背过身去接咖啡,一个邪笑,忽然从背后攻击蔺娴如,蔺娴如反射性的将滚烫的咖啡往身后一倒,她躲开,岂不料蔺娴如已经做好准备抓住她的手将她狠狠的往身后这么一摔。

于是刚刚还衣冠楚楚的小美女,马上就披头散发,都司服上一大片咖啡渍,还被狠狠的摔倒在地上,霎时狼狈。她咬着唇,愤恨的看着蔺娴如。

“对不起,你没事吧?”蔺娴如想要伸手扶她,她用手推开了她。

蔺娴如耸耸肩,明明是她先攻击的,怎么弄得好像她是恶人了?

“是我技不如人,不需要你的帮助。”小美女倔强的抬起了头,蔺娴如满脸黑线,这小家伙在倔强什么?

“芯芯?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甄盈从办公室出来,瞪大了眼,像见鬼似的。小美女看见甄盈,马上眼睛就堆起泪水,扑向了甄盈的怀抱。

“盈盈~你怎么才来~”眼泪鼻涕往甄盈身上去。

“好啦好啦,你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你看看你,怎么哭得跟个花猫似的,再哭,可就不漂亮了咯?”拍着后背,拿出纸,细心的替小美女擦着脸上的泪。

“怎么跟你说?是你不要我的!回国也不跟我说一声,你是不是不喜欢,嫌弃我烦你了?”小美女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着面前这个负心人抛弃她的无耻行为。

等一下,负心人?

“怎么会呢,我最喜欢芯芯了,怎么会嫌弃呢?”哪知道这家伙更厚颜无耻……

蔺娴如瞪大了眼,嘴巴长得比什么都夸张。有没有搞错?她们这是闹哪样?演三流恶俗的言情剧?她爱她,然后她不爱她,然后她抛弃了她,然后她找到了她……

“盈盈,是她把我欺负成这样,都是她!她欺负了我!”小美女忽然把矛头指向了蔺娴如,两眼睛水汪汪的,有掉泪的倾向。而蔺娴如此刻有种躺枪的悲催感。

甄盈恶狠狠的瞪了蔺娴如一眼,起身眼里泛着凶恶的光,好像蔺娴如真的做了十恶不赦的坏事。蔺娴如抽了抽嘴角,冤枉人也不是这么冤枉的吧?还有没有王法了?

“蔺大都司,很好,这笔账我记住了,咱们以后再算!”

“喂,你别恶人先告状好吧,明明是她……”

“蔺都司,有些人你是得罪不起的,得罪了她,你小心了。顺便告诉你一声,替我向你家那位问好,希望……你别死得太难看!”丢下这么一句话,就拉着那位小美女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蔺娴如莫名其妙的挠了挠脑袋,啥意思?

“哦,原来席邢芯跟甄法医有关系啊,难道是姐妹?”小东恍然大悟的在旁边说。

“噗~”蔺娴如将喝进口中的咖啡吐了出来,直直的看着小东。小东被看得很不自然,往后退了退了。

“头儿,你这么看着我……很恐怖诶?”

蔺娴如抓住小东的肩膀,摇着它。

“你刚刚说谁?谁跟甄法医关系好?”

“席邢芯啊?就是刚刚那个被头儿摔倒的新人,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嗷,蔺娴如捂头,何止有问题,问题大着呢。难怪甄盈会那么说……席邢芯……席羽沐……席邢芯是席家三小姐,席羽沐的亲生妹妹……于是乎……她刚刚得罪了她未来的……小姨子?

可是……为什么她未来小姨子一见面就像是跟她有仇似的?

A市郊区一公园,被都司方封锁。蔺娴如带着人赶到的时候,外面围满了人。通过重重人群,这才到达了现场。走过去询问情况,一巡都司摘下帽子脸色发青。

经过询问才得知,原来在公园出发现了一个被废弃的箱子,小孩好奇,便打开了。哪知道在众多衣服之中,包着类似肉的东西,有过经验的巡都司一看,便知道那不是什么肉,而是人肉。被煮熟的……人肉……

人肉大概有二三十块,被切得很小,而大小几乎一致。在衣服被小孩翻开之前,叠得相当的整齐,好像经过特意包装的。

“从肉被砍下来的纹路上看,凶手一定是有过这方面的专业知识,绝对不是随便乱砍的,乱割的。而且还煮熟了,可想而知,凶手的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好。”甄盈带着手套刚刚鉴定完毕走了过来说。

“你怎么来了?”这个时候这家伙不是陪着她那位小姨子么?

“我为什么不能来?”耸耸肩,奇怪的看着蔺娴如,她是法医,自然该她来了。难道她不该来?

“不去照顾那位大小姐?”刚才还歪腻得永不分离似的,分开了,她舍得?

甄盈白了她一眼,

“蔺都司,不用我跟你强调惹恼了她,你会死得有多难看吧?有她在,你别想你跟席羽沐之间的小日子能过得安慰。顺便在说一句,你家那位可是很疼她这个宝贝妹妹的……”

“咳咳,还有什么其他线索没有?”咬牙,算你狠!

甄盈得逞的一笑,转移话题啊……蔺都司说到底也就是个凡人呐,饶你是来自外星的木头人,只要牵扯上席羽沐,你还不得照样怂下去,看你还怎么得瑟!

切,就只会拿她老婆来当挡箭牌!蔺娴如瞪了她一眼,将视线转移到了案子上。

这案子的线索还是太少了,唯一的证物就是那一堆衣服,可惜的是,衣服不能确定死者的身份。不过唯一能肯定的是,死者是女人,而且如果这是一个人身体的一小部分,那么很有可能还会找到其他的箱子。

如果不出意外,这是一起碎尸谋杀案……

“你们仔细给我搜索这个公园,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箱子。”嘱咐了下,然后蹲下身看了看那箱子。有没有可能从箱子这个线索下手呢?可是这箱子并不是牌子货,如果是在一般摊子上买的,怕是没有任何的□□,无从查找。

“凶手有可能是医生,厨师,甚至是卖肉的屠夫,还有可能像我一样的法医。总之,能用刀解决的,都有嫌疑呢。不过还真是够变态的,把一个美好的尸体弄成那样,真是有损美感。”

甄盈拿着手套翻了翻那衣服,叠得还真是够仔细啊,这凶手是有多变态才会在杀人之后这么镇定?

“还真不是一般的变态啊……”此话一出,便引来蔺娴如的侧目,耸耸肩,瞅了瞅蔺娴如,干嘛?

你不觉得一个变态说另一个人变态,很有问题吗?刚刚是谁变态的说,把一个美好的尸体弄成那样,有损美感的?美感啊?谁会认为尸体有美感?这个世上还有人比你们法医更变态的?蔺娴如用眼神传达着自己的质疑。

“头儿,头儿,刚刚得到消息,从其他公园也发现了奇怪的箱子。”小东气喘吁吁的赶过来,报告。

“什么?在哪儿?”果然还有其他的,于是她急冲冲的上车,甄盈这时候也跟了上来。当她们到达现场,另一个被打开的箱子,里面也是同样大小的……被煮熟了的肉。

跟上一个箱子没有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这里面有一件染血的血衣。

蔺娴如蹲下,看着那叠得整齐的衣服,杂牌的箱子……跟刚刚那个箱子并不一样啊……

“虽然都是叫不出名字的牌子,不过跟上面那个箱子不同啊。不过,蔺都司,从刚才开始我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从尸体被切开的大小来看,如果凶手是均匀切的话,如果有可能,尸体恐怕至少被切成了不下五百块,五百块以上,一个箱子也就是几十小块,你说……我们会发现多少装着尸体的箱子?”

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什么人,才会这么有耐心,将一个人体切成那么多块,而且分别煮了?那么关于凶手身份的重要线索脑袋,又去哪儿了?

甄盈的话让蔺娴如沉默了,这才发现两个箱子,如果真是像甄盈想的那样,那样至少得发现多少箱子啊。被切了不下五百块,每次都买不同的箱子,每个箱子的衣服都叠好,还要煮至少五百块肉……

凶手的承受能力是有多强悍,心里是有多变态,多非常人才能做出这么理智变态杀人案?

作者有话要说:留言真的不会怀孕哦,真的哦( ^_^ )~~~~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