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24章 碎尸案(二)

碎尸案(二)

吩咐下面的人继续去各个公园寻找遗弃的箱子,血衣送去鉴定科鉴定,忙活了一天,于是当我们的蔺都司准备回家好好跟自家老婆温存的时候,欢欣鼓舞的打开门……

“是你?”开门迎接她的,不是她家可亲可爱的老婆大人,而是抱肩的正恨不得戳死自己的……小姨子席邢芯。

她……她怎么在自己家里?蔺娴如瞪大了眼,手指着她,说不出话来。不速之客,打扰她跟她家沐沐卿卿我我的超级大灯泡,而且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点灯泡还特别的不喜欢自己。

“怎么?傻愣在那里作甚?你不是这里的主人吗?还需要我这个客人来招呼你?”冷冷的丢给蔺娴如一句,背过身又小声的来了句,

“要不是我姐,你以为我会欢迎你?”

真是不可爱的小屁孩!要不是你姐,我早轰你了!蔺娴如撇了撇嘴的想道。

“回来了?她是我妹妹,席邢芯,听说我妹妹说她在你的管辖范围啊,既然你们已经见过了,那介绍什么的就不用说了,先吃饭,洗完手就可以过来吃饭了。”席羽沐围着围裙摆着碗筷说。

老婆~,她怎么会过来?蔺娴如用眼神询问着。

快去洗手!席羽沐用眼神回答。蔺娴如嘟了嘟嘴,切,洗手就洗手!

洗完,坐下来,刚拿起筷子,就被某小朋友打掉了。蔺娴如疑惑的看着她,这丫头吃个饭都不能安分点么?

“我姐还没吃,辛辛苦苦给你做饭,你不仅不心疼人家,还拿起筷子就自顾自的想吃,真是没规矩,野蛮人!”小丫头气鼓鼓的说,蔺娴如顿时哑然。

自己活了快三十年,第一次被一个小丫头片子说没规矩,被一小丫头教训了,这感觉怎么就那么不爽呢?

淡定!席羽沐一个眼神安抚过来。

算你走运,咱听咱老婆的话,咱不跟你个小丫头片子计较!

默默的吃饭,饭桌上席羽沐时不时的给她夹菜,叫她注意多吃点蔬菜,别尽吃肉。蔺娴如含着饭点了点头,一口刚吃进嘴里,小丫头就来了句,

“不许敷衍我姐!”

唔~被小丫头的话噎着了,嘴里唔唔了半天,脸被涨得很红,席羽沐一边替她拍着背,一边给她倒水。等咽下去,蔺娴如这才松口气。她一世英名啊,差点毁在了一个小丫头片子的嘴里。

“真够没出息的,那么大的人了自己都照顾不好。姐,你找的是恋人,还是孩子啊?你要是母性泛滥找不到地方释放,可以给我这个妹妹啊,何必浪费在一个外人身上,捡了便宜?”

嘴里尽是不饶人的话,蔺娴如真是听得恨不得一刀剁了她。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蔺娴如找席羽沐求救,两眼睛很委屈的看向席羽沐,眼睛眨巴着好像说,

老婆,她欺负我?

席羽沐只是好笑般摇了摇头,孩子气的家伙。看得蔺娴如满脸希望,等着她老婆给她出气。只见席羽沐停下自己吃饭的动作,微微皱了下眉头,对着席邢芯说,

“可是,你姐好像只对她一个大孩子母性泛滥啊?你说姐该怎么办?”

我……去!蔺娴如满脸黑线,老婆~下次要帮我的时候,请记得把话说得漂亮点,我听着很别扭啊……蔺娴如欲哭无泪的看着席羽沐。

乖啊,听话哦~席羽沐的眼神里是这么说的。

“那就再找个!我就不信姐找不到更好的。姐啊,不是我说你,以前你那些前任我虽然看不惯,但好歹人家高端大气上档次吧,怎么到了这一任,品味就降成这样了?”

席邢芯一脸惋惜,看得蔺娴如只想磨牙咬死她。她怎么了?她就那么差么?

“呵呵,谁知道呢,离不开就是离不开了,你还想怎么样啊?等你真正喜欢上一个人,你就会知道,姐为什么会喜欢上她了。”席羽沐也不恼,只是手放在席邢芯的头上,摸了摸头。

如果是平时,要是外人这么说蔺娴如的话,她早就发飙了,但是这次的对象是她妹妹,所以,她才不会额外的宽容。

席邢芯听到席羽沐这番外,仍然是一脸不屑的看了看蔺娴如,

“别把我当小孩子,我有喜欢的人。我就是因为有喜欢的人才更不明白,这么没品的人,你怎么就看上了?”

你还真较上了啊你,我到底差哪里,哪里忍着你了?

蔺娴如恨得牙痒痒,更让她不爽的是,她家沐沐竟然一句话都不说,就只是宠溺的笑。知道她宠她妹妹,但是没想到这么宠,宠到她妹妹这么说她,她竟然一点都不生气。

家人始终是最重要的吗?

蔺娴如有些失落,毕竟谁不喜欢自己爱的人,眼里,心里都只有你一个人?谁没有半点占有欲啊……更何况,她家沐沐在乎的是她家人,你还不能有半点异议的地方,有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嗷嗷,真是烦人!蔺娴如食不知味的吃着饭,心里已经扎了席邢芯无数个小人。

这个时候电话刚好来了,于是蔺娴如接起电话,

“蔺都司,晚饭好吃吗?”电话那头甄盈得瑟的声音很好的传达到了蔺娴如的耳朵里,看来早就知道席邢芯要来这里的事,居然还瞒着她,就是为了等着看她笑话,是吧?蔺娴如狠狠的咬着筷子,

“承蒙你关心!”半天,回答了这么句。

“说吧,有什么事?”甄盈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实在很是意外。

“给你个建议,如果你还在吃饭的话,最好去阳台,如果你重口味,我不介意就在你吃饭的时候说。”甄盈那边传出笑意,这女人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

疑惑的到了阳台,等着甄盈的解答。

“你还记得今天的碎尸么?”蔺娴如点了点头,应了声。

“已经找到大半部分的尸体了,头已经找到了哦~我现在正在组装呢,已经有五百多块了,看来至少有一千多块呢,连内脏都全部煮过的。凶手实在太有耐心了,我这辈子第一次这么服一个人呢。”

甄盈的声音中含着一丝兴奋,蔺娴如在心里说了声,变态!

“夸奖凶手的话,你先留着,直接告诉我你想告诉我什么?”瞅了瞅屋里面那两个姐妹情深的女人,撇了撇嘴,看来聊得很嗨皮啊,没有她这个碍事者,气氛好多了,她可真是她们两个的大电灯泡,心里很是吃味的想。

“喂喂,蔺都司,蔺都司?”

“什么,你刚讲了什么?”吃够了酸泡泡,蔺娴如这才回过神来。

“啧啧,吃醋了吧?”甄盈在那边兴奋的乐呵,蔺娴如啊蔺娴如,欺负我的都要席邢芯给我讨回来,以后有你罪受的了。如果你没得罪我,我兴许会看在你可怜的份上救救你,但是现在,哼哼,自找的!

“你很高兴啊……”看她被欺负,这女人就那么高兴,看来想让她过得不好的人真够多的。

“你说呢?我这么善良的一个人,怎么会有你想的那么无耻呢?我可是温柔的大姐姐呢~”蔺娴如此刻完全能想像得出一个疯女人对着残缺不全的尸体臭美的场景,真是够恶趣味。

如果尸体能诈尸,估计也会被甄盈那个女人刺激得诈尸。

“尸体的身份还有待进一步查找,不过目前就劳烦你找找失踪的年轻女性哦,年龄二十到二十二之间。那么,蔺都司,祝你的家庭生活和和谐幸福~”最后还不忘讽刺她一下,蔺娴如听着电话嘟嘟的声音,抽了抽嘴角。

回到客厅,席邢芯对蔺娴如做了一个鬼脸,蔺娴如瞪了她一下。

“我说,你们俩要是再眉目传情下去,这饭菜可就凉了。”席羽沐没好气的安抚着两个大孩子。

“谁要跟一个小丫头眉目传情了!”

“我才不会跟个野蛮人眉目传情!”

哼!两人互相看不顺眼哼了哼,终于一顿饭算是吃完了。蔺娴如很自觉的去洗碗,收拾,让那两个姐妹情深女人叙旧。收拾碗筷的时候,总算听到那丫头说,

“知道收拾碗筷,还算有点良心。”

蔺娴如还能怎么?用手中的碗筷堵住小丫头的嘴?当然……不能……

“芯芯,你忽然跑来刑侦大队,不怕被老爷子说吗?你不是不知道,老爷子他可不喜欢你干这么危险的事。你也知道,他们有多疼你,你要是有个三场两短,我要怎么跟他们交代?”

家里自从大姐出事以后,就不允许她们涉及危险的工作了。但是她脾气硬,差点跟家里闹翻了才当到使司使吏,只是答应家里人,如果他们让她不管什么案子她就得听话。

现在倒好,她这个宝贝妹妹大胆的跑来当都司就算了,还非调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真的很是担心啊。

“放心啦,哪有那么危险,我命可是很硬的。再说了,你还说我呢。如果真那么危险,那你干嘛找一个都司当你的情人?随时都一命呜呼的家伙找来干嘛?”

说到这里,蔺娴如停顿了下手,黑着脸。

随时都一命呜呼的家伙……她有那么脆弱吗?

席羽沐咯咯的笑了两声,顺便瞅了一眼蔺娴如。呵呵,不是她非要找一个都司当情人,而是谁让她喜欢的人,是一个都司呢?如果可能,她当然希望蔺娴如最好去做个危险度低的文职,而不是整天都担心她会不会有事。

可是她家榆木脑袋是个倔木头,怎么可能会因为自己而放弃呢?

入睡的时候,不管之前的有多敌对她,蔺娴如都忍了,但是……抱着枕头看着卧室大**的席邢芯,顿时极度的欲求不满。

“看什么看,还不出去睡?”席邢芯在**滚了两圈,然后得瑟的赶人。就差嘴里冒出一句,我跟我姐睡觉,你个外人凑合什么?

丫头,这床,是我的,好吧?

蔺娴如不肯走,凭什么啊,那床本来就该她和她家沐沐睡的,就算是沐沐的妹妹也不可以。怎么能随便让自己老婆跟别的女人睡呢?而且这个丫头有严重的恋姐癖!

抵在门口,打算不走,最后还是席羽沐过来,一个眼神就让蔺娴如乖乖去睡觉了。在沙发上的蔺都司很是哀怨,咬着枕头的一个角,龇牙咧嘴的哼了哼,

该死的小屁孩,别落到本姑娘手里,不然有得你好看的!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看了一部叫做自杀专卖店的动画,看完我才恍然大悟,原来在公共道路上自杀是犯法的啊(⊙o⊙)

原来自杀也是件麻烦的事,人真难伺候,嗯,点头。

别忘了留言哦,不然,本隐可以免费给你提供自杀的地儿,哇咔咔……客官~你想怎么死捏~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