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27章 碎尸案(五)

碎尸案(五)

两天后的晚上,都司方接到邓颜的报案,因为被孙成袭击,而被刺伤,幸好她懂得急救措施,做了临时措施,才坚持到了救护车的到来。等蔺娴如收到消息,邓颜已经住院察看。

根据邓颜的证词,袭击她的人,她肯定,一定是孙成。因为对方曾开口说:

谁让你泄露消息的!

然后从身形上看,也符合孙成的特征。于是派人保护好邓颜,以免再次杀人灭口。

“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放心,有都司卫守着你,不怕的。”蔺娴如安慰着一脸煞白的邓颜,见到那样的变态哎杀人狂,应该很害怕吧?她也算心理素质好的了,不然也不会自救。

“蔺都司……我……我有一事相求,可以吗?”

邓颜咬着唇,欲言又止。蔺娴如点点头,

“你能帮我去诊所替我拿一下我办公室的我跟张玲的照片合照可以吗?我……很想念那个可怜的孩子,我只是被孙成刺伤就那么害怕了,当时被分尸的她,一定比我痛苦千万倍。如果有她在,我相信我会更安心的,行吗?”

蔺娴如挑了挑眉,要照片啊……

点了点头,去了邓颜的诊所办公室,拿起了那合照。照片里面的两个人笑得那么开心,幸福,可惜了,一条鲜活的生命因为一个变态就那么消失了。

想起这两个人,就忽然想起了席羽沐,苦涩的将相框放下。

咦,这是什么?看着掉落下来的订在一起的几张纸,看着第一页。

第一题:企鹅肉

一个男科学家回忆说:他和他的朋友去南极考察,但是他中途中了雪盲,什么都看不到。所以他们在南极游荡,最后只能生吃企鹅来维持生命。但是他朋友最后还是没有挺住,最后死了。他一个人继续走了一天,最后被救了回去。第二天他特意去企鹅店吃企鹅,但是回来后竟然自杀了。为什么?

后面答案上用钢笔写着答案:因为男的把他朋友吃了。

这题蔺娴如不陌生,刚入都司队的时候,上面的人就给她做过一份相似问题的案卷,是专门来考察你是否心理变态的答卷。答对越多,就说明你越变态,往下面看下去,顿时诧异了。

十七题……整整十七个变态题这人全部都答对了……

难道现在的客人都那么变态?不对吧,邓颜是心理医生,又不是精神病医生……按理说最多做做EPQ之类的测试,这种心理变态的测试一般只用在特殊职业上面啊。

眼神暗了下来,默默的将问卷放回原位……

“邓医生,我有个问题能问你一下么?”邓颜的精神都在那照片上,没有抬头的应了声“嗯”。

“我刚刚去你的办公室,不小心弄散了你的资料,然后发现了一卷很有意思的问卷。”邓颜这才抬头,眼里甚是不解的望着她。

“是全对的心理变态问卷,你能告诉我,答对那问卷的客人是谁么?我没有其他意思,就是想好好跟那人聊聊,指不定那人可以替我分析下这次分尸案孙成的变态心理。”

邓颜脸上的表情忽然僵硬了两秒,然后扯出个笑容,摇了摇头。

“蔺都司,我还是那句话,那是客人的隐私,我不能随便透露给你。张玲的事,我已经是尽最大努力给你消息了,至于其他客人的,抱歉了,我真的不行。”

“真的……不行吗?”死死的盯着邓颜,不放过她脸上一丝的表情。

“你说呢,蔺都司。”勾着嘴角,明明是很平常的笑,可是一点温度也没有,有些诡异,脸上甚至丝毫退缩的表情都没有,那双眼里,根本就有害怕这种东西。

“哦,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那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跟邓颜道了个别,勉强扯出一个笑关上病房的门,在关上的那一瞬间,她忽然看到对方嘴角那得意笑,没错,是得意的……

她没有走,而是倚在走廊的一头,看着紧闭的房门,掏出一包来医院之前买的烟。叼着一根烟,却并不点火抽。虽然她不喜欢烟的味道,但是她喜欢这么叼着烟,算是一种小小的癖好吧。

打开手机,拨了号码,

“小东,替我查心理医生邓颜的资料,要快,尽量快,”说完挂掉电话,接着另一个电话来了,一看,竟然是甄盈的。

“有事?”

“这两天你态度可真够冷淡的啊,蔺大都司?是你家那口子得罪了你,犯不着弄得像全世界都得罪你一样了吧?有空的话就来酒吧聊聊,你现在应该很有空吧,蔺都司?”

蔺娴如懒得跟她废话,挂断了电话,哪知道对方弄来了一条短信,把地点发给了她,后面还来了句,有关席羽沐的。她撇了撇嘴,还是去了酒吧,一进包厢,就能看到左拥右抱的甄大法医在调戏美女,抽了抽嘴角。

“有事就说。”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我说,榆木脑袋,你有点情趣,行吗?这里是酒吧,是找乐子的地方,你这样子,深怕别人不知道你都司的身份啊?既然你家沐沐得罪了你,不妨跟其他姑娘……”

蔺娴如一个眼神过去,

“如果你叫我来是因为这种事的话,那再见!”从开始到结束,眼神就别往那两个漂亮姑娘身上去。

甄盈赶紧拦住了她,

“既然都到就酒吧了,何必马着脸,你这样子小姑娘多害怕啊。你看你这样没情趣,难怪席羽沐会生你的气,不懂风情就算了,还迟钝得要命,席羽沐爱上你真是够辛苦的。”

蔺娴如丢个她一个懒得理你的眼神,夺过甄盈手中的酒,拎起甄盈的领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说,

“甄法医,这不是有没有情趣的问题,这是态度问题。小姑娘害怕与我何干?她又不是我女人,我干嘛要去关心她?听清楚了,不管有没有跟席羽沐闹矛盾,老娘眼里心里,只有她一个女人,你别给我找些麻烦来,我这辈子最讨厌没有自知之明的人!”

松开领口,将酒一饮而尽,嘭的一声将酒放到台上,然后对着那两个小姑娘各自看了一眼,

“你们还不滚?”

两姑娘面色煞白的惊慌的逃出了门,甄盈吞了吞口水,敢情这才是蔺娴如的……真面目?原来好脾气真的是……装的啊……

“碍事的人已经没了,有什么要说的就说,别浪费我时间。”抱着肩,冷眼看着甄盈。

甄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压了压惊。

“你说我找你还能有什么事?你真的要一直跟席羽沐僵下去?就算你吃席邢芯的醋,也不必做到这份上吧?邢芯她是席羽沐的亲妹妹,自从那次失去了大姐之后,席羽沐有多疼爱她妹妹你是不知道。你要原谅她,她只是害怕失去她这个宝贝妹妹罢了。”

害怕失去?蔺娴如冷漠的脸上扯出一丝的冷笑,真够残忍的。

“所以我很自觉啊,既然她妹妹这么不喜欢我,我留在那个家里还有什么意思?不在家不是刚好让她们两个叙旧吗?不碍着我这个未来小姨子的脸,不是很好吗?”

心里好像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划开,疼痛不止……

“你就非得用这种语气说话吗?蔺娴如,她在乎她妹妹,在乎不在乎你,你看不到吗?你们都是她很重要的人,为什么不试着和平相处一下?她可是你老婆最疼爱的妹妹啊?你就非得选择这种方式来伤害席羽沐的心?”

她不明白了,不就是对妹妹疼爱了点,对她疏忽了点,至于吃醋到那个地步?

“哼,甄盈,你从没拥有过自己所爱的人,对吧?”蔺娴如抬起头,看着她。

“如果你真的拥有了自己所爱的人,你就会明白,人都是自私的,属于你的,就绝对不想被其他人分割,就不想被其他人想着,念着,也绝不允许她想着念着别人,这种可怕的占有欲,你懂吗?”

如果真的是爱对方,爱得越深,占有欲就越强烈,强烈到你不能自已。

“可她不是你的附属品,你要她只有你一个人,怎么可能?她也有自己的空间,你这样会让她受不了的,如果她这么对你,你做得到吗?”反问她。

蔺娴如苦笑了个,看着甄盈的眼睛,

“正是因为我是这样对她的,所以我才想要她这样对我,只是……感情从来都是不公平的……两个人,总有一方感情会更深刻,总会有一方会被那种可怕的占有欲而折磨……”

“这段时间……我只想好好想想我们之间的问题,或许……今后我会试着少在乎她一点……”起身,甄盈拉住她,

“蔺娴如,她在乎她妹妹还是更在乎你,少了她妹妹和少了你,哪个更痛苦,你当真看不到吗?从她看你的眼神里,你真的看不到答案吗?”

蔺娴如拉开甄盈的手,应了声,

“嗯。”

等蔺娴如离开以后,甄盈这才松了口气般,躺在了沙发上,然后从兜里掏出手机,看着那还在通话的标致,说,

“你都听到了吧?你家小朋友太固执了,我劝不了。她那死脾气,估计也就你才能制服得了。能做的我已经替你做了,记得我的好处哦,沐沐~我被你家小朋友凶成那样,你要好好赔偿我!”

电话那头,席羽沐沉默了会,答了声“好”,然后挂断了电话。

“姐,你干什么呢,快吃饭啦。”席邢芯在桌上叫着她,席羽沐应了声,看着手机里头席羽沐那傻愣的笑,勾了勾嘴角。

不管有没有闹矛盾,老娘眼里心里都只有她一个女人……吗?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席大检察官很腹黑的,对不对?我们的蔺忠犬只有被玩弄鼓掌之中的份咯╮(╯▽╰)╭

作者:女人啊,都是一种可怕的生物!

席羽沐:喂,别说得你好像不是女人似的。

作者:戴墨镜,露出白亮亮的门牙,本作者是名副其实的女汉子!

席羽沐:女汉子就不是女人了?

作者:挠头,好像说得对诶?

席羽沐:白痴……

你全家都白痴!

席羽沐:来人,关门,放蔺忠犬!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