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32章 医院二三事(三)

医院二三事(三)

在医院,蔺娴如感觉自己真的是皮都快掉下来了,无聊到了极致,再瞅瞅自己的伤。果真是年纪大了,禁不起折腾,这点伤就住院这么多天,还真是娇气的身体啊。

摇了摇头,咬了个苹果在医院东走西窜,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形从面前晃过。她眯了眯眼,都司觉的跟在那人的后面。跟着跟着到了一个楼梯的转角口,却发现人不见了。

这时候对方拿着枪抵着她的后背,蔺娴如耸了耸肩,咬了口苹果。

“少主!”收回了枪,毕恭毕敬的行了个礼。

蔺娴如转过身来,看着这位黑衣家伙,真是这都什么年代,现在的道班帮还这么一副打扮,深怕别人不知道是道班帮的吗?

“你怎么会来医院?你们老大派你来医院干什么?现在医院干坏事吗?”

黑衣人皱了皱眉头,低了低头说,

“少主,你一下子问这么多的问题,叫我怎么回答你呢?其实我来医院,只是来慰问下受伤的兄弟们,真的没别的意思,希望少主你别误会。虽然我们是道班帮,但是好歹也知道哪些地方适合哪些地方不适合吧?”

蔺娴如挑了挑眉,道班帮还要讲理,恐怕不是这样的吧?

“那个……少主,听说你受伤了,老大……”

“没庆祝我死了吧?还是说在惋惜我怎么没死掉?”将苹果核丢尽垃圾桶,嗯,真酸,怎么那么酸。

黑衣人摇了摇头,深呼吸一口气,

“老大说……如果在医院碰见少主,记得转告少主……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不过是个女人,居然被刺伤了,这就是你不肯狠下心来伤别人的后果,请你记住这教训。”

说完,蔺娴如微微牵动了下嘴角,哼,比起关心她这个女儿的安危,他更关心的是有没有损他道班帮老大的威名吗?

“请你告诉你那位老大,多谢他……百忙之中……好意的……提醒,我不过是个小人物,让他这个大忙人顺便关心下我,还真是我的荣幸。”讽刺了说了句,然后转身。

“少主……”

“还有事?”扭过来看着他。

“大家……都希望你能回去……老大他……”

“谢你的邀请,不过你别忘了我现在是什么身份。还有,我说过很多次,以后……少主这个词,我不想再听到,请记得叫我蔺都司,多谢合作!”

回去么?她想尽办法才逃离开,怎么可能会回去?再说她回去了,那样的她,还是原来的她吗?蔺少主这个身份她早就抛弃了,如今的她,不过是个小都司罢了。

一个普普通通,只想着跟心爱的人相守到老的平凡人……

回到病房里,刚打开门,就听到里面一片笑声。双手抱肩,倚在门口,看着八卦的席家姐妹还有她那个许久不见的母亲。三个女人一台戏,居然没发现她这个当事人的存在。

席邢芯一个劲的说话,张牙舞爪的。而她那个所谓的母亲,正拉着她老婆的手,一个劲的摸,看得蔺娴如心惊肉跳的。都说婆媳关系有芥蒂,她母亲那样子,看上去就是恨不得跟她这位女媳妇儿贴在一起。

而她家老婆呢,被人吃豆腐一脸风轻云淡就算了,还笑得那么温柔作甚?蔺娴如看得很不平衡,倚在门口,一声不吭。

“真的啊,那个猥琐的家伙小时候会那么可爱?骗人的吧?”这是席邢芯的评价,蔺娴如觉得毫不意外。

“哪里哦,我家娴娴小时候还有更可爱的,你都不知道那时候多萌,老正经来着,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其实就是一小屁孩。”好吧,她跟她母亲关系不好,看到别人用猥琐这词儿来形容自己的女儿不维护,她可以理解。

“现在也是这样啊,长不大的小孩子。”这是席羽沐的形容,听完,蔺娴如已满脸黑线。她家老婆的胳膊肘咋一直往外拐呢?

老婆,别人说我猥琐,你都不否认下么?

“咳咳!”咳嗽两声,提醒病房里头的那三个女人,注意下当事人的存在。

看到蔺娴如出现,席邢芯是切了两声,跟个没事人一样。席羽沐则是用眼神问候,回来了么?然后是她那母亲,眼里先是诧异,然后兴奋,喜悦,最后归于委屈。

“那么伯母,我们就先出去,你们慢聊。”走之前,席羽沐拉着席邢芯在她耳边悄悄的说,好好说话。蔺娴如勉强的点点头。等两人走开,偌大的房间,就只有她们两个人。

“说吧,你这次又怎么了?乱花钱被赶出来,还是偷情被抓了?”双手抱肩,倚在窗口边上,跟她保持着安全距离。

蔺老夫人伸出手想离蔺娴如近些,却有些怯弱。就只好老实的坐在原位置,偷偷的瞄了两下。

“娴娴,你怎么这么说你妈呢?你妈怎么可能是那种人。我只是关心下你,在新闻里看到你受伤的事,差点没吓出心脏病出来。急着从国外赶回来,你就不能对我稍微对我语气好点吗?”

对着手指头,四十几岁快奔五的人了,委屈的样子跟个小孩子一样。

“现在人也看到了,活得好好的,该走了吧?”下着逐客令。最近这些人老是出现在她身边,她有些担心。当初离开的时候不是说好了,永不打扰双方的生活么?

“那个……你先别赶我走,我知道你跟席羽沐的事……你跟她……你爸说起过,我……”

“关你们什么事?你们就那么闲?闲到管我这个不相干人的事?”她跟席羽沐的事,至于让他们这么关心吗?她不就是找了个女人想好好过日子吗?碍着他们了?

“你好好说话,我又没说不喜欢她,又没说要拆散你们俩。”

“哦?这么说我该感谢你的不反对了?”挑着眉,本来就不相干的人,她考虑他们的意见作甚?

“不……不是,我就是觉得席羽沐那丫头挺好的,人长得漂亮,又比你细心会生活多了,对你感情也还不错。有她照顾你管着你这个臭脾气,我也比较放心。她……很好……所以我不反对你们。只要你们觉得幸福,就好。”

她老婆在她眼里就是这个形象么?蔺娴如挑着眉,想从她眼里看出奉承的东西。

“娴娴,我始终是个母亲,我也想你过得好,过得幸福……这个世上,哪有父母不想让自己孩子过得幸福的?”眼里的东西让蔺娴如撇过了脸。

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然后若无其事的抬了抬头。

“既然如此,那再见吧,以后还是别老在眼前晃了。”说着起身打开了门。

蔺老夫人慢慢的挪到门口,手抓在门口,不让蔺娴如关上去。

“那……什么时候带回家里来吃个饭啊……你老爸要是看到席羽沐那么乖巧的女媳妇,应该也会很喜欢她的。以你爸的性子,那丫头应该很合你爸的胃口,感觉……那丫头和你爸的性格蛮像的……”

蔺娴如抽了抽嘴,她没有恋父癖……

她这个母亲会觉得席羽沐跟她那父亲相像的原因,怕是因为他们都能让她乖乖听话吧?她家沐沐严肃起来也是相当恐怖的……

等她母亲没走多久,席羽沐就进来了。发现她这次乖乖的看着童话故事大全,一手咬着削好的水果,颇意外。走过去递给她一张纸巾,顺便理了理被子。

“这次情绪良好,表现不错啊。”

蔺娴如哼了哼鼻子,瞧她老婆,把她说得真的跟个孩子似的。她老婆也表现不错啊,不过是牺牲了点豆腐,就俘虏了她那位母亲的心,连吃饭都叫上了。

“你母亲对你挺好的,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你们有心结,不过,她是真的关心你。”摸了摸蔺娴如的头,安抚着说。

“是啊,对你也挺关心的。刚刚拉着某人的手,一直不肯放开,那感情,都赶得上海枯石烂,天崩地裂了。”扭过头,哼了哼鼻子。

席羽沐好笑般的看着蔺娴如,捂着嘴。

“连自己母亲的醋都吃,你小不小孩子气啊,蔺大都司?”

蔺娴如吐出舌头,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将童话故事翻开,

“小孩气就小孩子气!我本来就是小孩子,你没看到我正在钻研童话故事吗?你有见过读卖女孩的小火柴的大人么?我小孩气不是天经地义的么!”

卖女孩的……小火柴?抽了抽嘴角。

“那敢问这位小孩子,今年芳龄几何啊?”

“两岁半,正在奔三!”名副其实的奔三哦~~~露出明晃晃的牙齿,席羽沐一个嫌弃的眼神过去。

“收拾一下,回家吧。”

回家!蔺娴如听到这两个命令,犹如看见了希望。在医院里都呆到人发霉了,可算是从这病房里出来了,太好咯!从**蹦起来,赶紧收拾东西。

“你很高兴?在医院就这么呆不下去?”好笑的摇了摇头,瞧她那样子,大概是憋坏了。

“是啊,我想早点回去上班嘛~”其实蔺都司内心的独白是,这样的话,她就可以跟她老婆过下正常的二人世界了。不过前提是没有烦人的小姨子来打扰的话……

“你妹妹还在家里么?”

席羽沐笑了笑,

“如果是呢?”

蔺娴如垂头丧气,停下收拾东西,坐在**。

“那我暂时不回去,哼哼,等你那位姑奶奶从咱家里搬出来,我再回去。”

“你确定?”

“嗯哼!”肯定的点头,要是席邢芯那丫头,她甭想跟她老婆过二人世界了。

“那真是可惜了……我本想说,让你回家收拾下,然后打整两下去见见你未来岳父来着,既然你执意想要留在医院,那我也没办法,只好跟我妹妹一起回家了。唉,真是可惜啊……”

说着一副非常可惜的样子,然后摇着头叹着气,蔺娴如已经惊呆了,犹如被石化了般,整个人像是比被雷劈了还惨。

“老……老婆,你……你说啥?见……见未来岳父?”

未来岳父……未来岳父……席羽沐的老爹,她未来的……岳父大人啊……

我来更文了,不是不想更啊,是真的好多课程,忙到没有码字的时间了~~o(>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