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44章 妖孽女人的生活(三)

第44章 妖孽女人的生活(三)

蔺娴如离开的第三个星期,甄盈打了个哈欠,瞅了瞅空荡荡的办公室,这家伙要呆多久才会回来啊?以拿资料的名义光明正大的跑蔺娴如办公室溜达。

看了看她办公室里的东西,整齐干净,资料都有序的排列着,倒是符合蔺娴如那种性格。不过她既然来这里溜达,自然就不只是看看那么简单。她一直觉得挺好奇的一件事就是,为什么无论是在办公室还是在她和席羽沐的家里,都看不到半点家人的痕迹?

虽然之前在医院看到过蔺娴如的母亲,但是也仅仅是知道母亲,从来没提过父亲的事,两人的关系似乎看上去也不是那么好。蔺警官的入职资料上也没写丧父吧?从来没听蔺娴如说过她的家人,也从来没从席羽沐口中得知蔺娴如家里的情况,看似正义凛然的蔺警官,似乎也有着不为人知的谜底。

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想着上星期在餐厅看到蔺娴如的情况,她是不是该调查一下?要是蔺娴如背着席羽沐做了什么对不起的事,她也该先做好准备吧?

之后,她便约了席羽沐喝茶,席羽沐看上去倒是没什么变化,依然对人冷冷的,没有任何的异样。除了看自己的眼神中带着丝丝的疑惑,大抵是不明白她如此频繁的约她。

“你不觉得……你最近找我频繁了点么?”席羽沐端着杯子看着她问。

甄盈耸耸肩,看着自己杯子上的红印子,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唇。

“我不过是想增进一下青梅竹马之间的感情罢了,有什么奇怪的?再说了,频繁说明咱们俩的感情好啊,席羽沐,好歹我也算是在你人生道路上插了几脚的青梅吧?我找你叙旧增进感情,你就这么不愿意?”

席羽沐直接丢给她一个白眼,无语的端着杯子喝了一小口。这个妖孽的女人,脸皮可真不是一般的厚啊。

然后找准机会,甄盈开始有意无意的向席羽沐问起蔺娴如家里的情况,问蔺娴如家里是干什么的。席羽沐听到这里,眯了眯眼,放下自己手中的杯子看着她,似笑非笑。

甄盈动了动喉咙,她怎么感觉席羽沐这种表情有些恐怖呢?

“甄法医对我家木头就那么感兴趣?”

女人可怕的占有欲……甄盈脑子里只有这么一句话,她错了,她不该在闷骚的席检察官面前过多的关心她心头的那榆木脑袋。以席羽沐腹黑的性格,恐怕还记得当初她吻了蔺娴如的事吧。

于是她赶紧摇头,解释说自己跟蔺娴如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出于好奇,毕竟都是朋友,顺便而已,撇清自己跟蔺娴如的关系。她甄盈,头一次还是那么的想跟一个人撇清关系。

哪知道席羽沐看着她,来了句,甄法医你难道没有听过,解释就是掩饰么?

甄盈还来不及回答,席羽沐马上就来了下一句,当然!沉默就是默认了。

好吧,甄盈不得不承认,自己这辈子只有被在两个人面前这么百口莫辩过,一个是席羽沐,另一个就是消失的蔺娴如。这两口子果然是一对啊,损人的方式都那么让人无语。

当然,后来甄盈可不敢对席羽沐再提及蔺娴如的事,女人可怕的占有欲,她可不想再当席羽沐无聊的炮灰了。然后问起席羽沐关于孩子的事儿,然后席羽沐看了看外面的人,来了句,

“嗯,就差孩子她爸了。”

被席羽沐这种说法给惊到了,擦了擦嘴角。什么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席羽沐这口,不开冷得跟去地球两端差不多,一开口,句句都能是吐槽的经典啊。

然后她好奇的问,为什么是孩子他爸,而不是孩子她妈。席羽沐这冰山女王受,果然是连生孩子要自己来,都想得那么的理所当然,果然是万年受啊。这不是摆明了让蔺娴如压一辈子么?

然后席羽沐相当淡定的来了句,你能想像得出蔺警官挺着大肚子模样来上班么?或者你再想想她给孩子喂奶的情景,你觉得和谐么?

甄盈抖了下,好吧,相当的没有违和感,确实有些恶寒。不过甄盈还想问一句,其实偶尔恶趣味一下也挺好啊,生孩子那么辛苦,干嘛要交给自己,不交给那木头?

席羽沐摇了摇头,冰冷的表情有了融化的迹象,她只是淡淡的一笑,抿了抿嘴。

“嗯,我想……给她一个家……”她欠蔺娴如很多,所有人似乎都看得出来,木头为她做了多少牺牲,她不过是为她生个孩子而已,有何不可?

她懂她的没安全,懂她每次看别人家庭的时候那种落寞,虽然她老是装作一副很不在乎家人的样子,但是看得出来,她其实很在乎的,只是别扭的木头不愿意承认罢了。

不愿意承认自己感情,正如她们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就连说一句我喜欢你,也是要脸红半天,甚至害羞得都不敢看自己。只是过了两年,她才放开了罢了。

因为榆木脑袋偶尔也是很倔很笨笨的,如果不领着她走,不紧紧抓住她的手告诉她怎么做,怎么能行呢?

最后要离开的时候,她拉住席羽沐,然后问,

“喂,席羽沐,你最近见过她吗?她家是不是住在a市?”

席羽沐摇了摇头,疑惑的看了看她。甄盈什么都没说,让席羽沐走了。在她看来,似乎还是再确定下吧,为什么席羽沐不知道蔺娴如就在a市呢?

是不知道还是蔺娴如根本就没告诉她?如果没告诉她,有什么要瞒着的必要么?

晚上又约席邢芯吃饭的时候,特意的定在了那天的餐厅。席邢芯很不解的问,

“你不是一个不喜欢在同一个地方呆过太多次数的人吗?怎么最近约我一直来这里?这家餐厅的食物貌似还没好吃到那种地步吧?不会真的是有什么旧情人在这里,所以你……”

甄盈却勾魂的一笑,站起身走到她面前,抬起她的下巴,手似有若无的摩擦着。

“那你吃醋了么?”

席邢芯撇过了脸,红着瞪了她几眼。其实按照她们现在两个的关系,时不时的吃饭而且还是去这种情侣餐厅实在有些不合时宜,以她们两个现在的身份……按照甄盈的说法,就是大姐姐偶尔对自己妹妹的关心,至于去哪儿吃饭,那不是重点。

那怎么可能不是重点!!!都带到情侣餐厅了,你说照顾一次两次就算了,回回都去这里照顾,难道不是问题么?而且每次她想要爽约,她就装可怜,哪家大姐姐有那么无耻?席邢芯心里呐喊。明知道自己喜欢她,还这么做,真的很欠抽,这女人!

在吃饭的时候又点了一瓶红酒,抿在嘴里,品尝着其中的滋味。这时候的甄盈,比平时妖娆多了更多的知性,像个高贵的贵妇人,浓烈且有着不失任何的华丽之色。

席邢芯呆呆的看着她,似乎说不出话来。心里却不平,这个妖孽的女人,究竟是有多美?难道就不能长得稍微低调点么?那么招人干什么?

这目光甄盈自然是注意到了,笑了笑,问她,我美么?

席邢芯狠狠的咬着自己盘里的食物,她剁她剁,她使劲剁!她什么都没听见,不认识自己对面的这个女人,不认识。

呵呵,席邢芯好笑的将印有自己唇印的杯子放到了她面前,

“要喝么?”

看着杯上面的那鲜红的唇印,席邢芯顿时红了脸,这家伙有没有搞错,谁会喝她喝过的杯子?

知道逗小朋友逗得差不多了,于是甄盈便借机上了洗手间,给这个脸红的小朋友一个喘息的机会。在洗手间里,掏出补了下妆,手指放在自己的唇上,对着镜中的自己魅惑一笑……

还伸出舌舔了舔,真是勾魂极了,满意的看着自己,点了点头。在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忽然跟人撞了满怀。一股很奇特的香味入鼻,是她从来没闻过的味道。

“sorry,你没事吧?”很好听的声音,甄盈第一想法是这样。低头将自己包包捡了起来,然后抬头一看……

“怎么了?”女人皱起了好看的眉,怎么形容面前的这个女人呢?高贵冷艳,绝非凡物?给人一种冷冷冰冰的却非常的高贵,非常的有气质,从来没看到这么有气质的却长相好得过分的女人。

女人大概三十了,整个人给人一种成熟的美,是处于女人中最有魅力的阶段。就连她这个看过太多美女的人,都难免会被惊艳到。如果是以前,她怕是绝对不会放过这样的女人。

女人见到没有说话,就以为她没事,于是跟甄盈擦肩而过。甄盈跟随者她的背影,忽然想了起来,这个女人不就是上周看到的跟蔺娴如约会的那个女人吗?

如果真的是这个女人,那蔺娴如跟她……究竟是什么关系?

完了,甄盈感觉到一股深深的威胁,来自这个从没认识的女人。如果她是蔺娴如的话,有这么一个大美女处在自己面前,真的难免不会发生动心这种事吧?

况且这个女人跟席羽沐还有些相似的地方,蔺娴如会不会背着席羽沐……爬墙呢?

想到这个就从洗手间追了出来,往全是人的餐厅看去,在门口抓住了那女人的一抹背影,不顾席邢芯就直接追了出去,追到外面,看着那女人正上车,刚想喊出口,却发现蔺娴如站在车门前,给那女人开门。

女人旁边还站着几个保镖,比起上次见到的人,这次似乎多了两个。而蔺娴如站在车门前,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女人似乎在跟她说着什么话,蔺娴如就点了点头。

女人上了车后,蔺娴如也上了那辆车,直到车开走以后,甄盈才反应过来。又是她们两个,实在太有问题了吧?蔺娴如真的跟这个女人是有着单纯的关系吗?

阿姨好笨,呜呜呜呜,为什么要哪样啊!!!!仰天长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