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45章 妖孽女人的生活(四)

第45章 妖孽女人的生活(四)

刚披上法医的白大褂,就听到一阵**,于是到警局外面一看,就看到一群群的带着枪支的警察上了车,大有全体出动的意思。甄盈看着那阵仗,好奇的问了小东发生了什么事。

小东告诉她,警局之前就在查黑炎帮,但是调查忽然停滞,找不到任何的线索,所有跟裹尸案相关的证据都消失了。之前警察找到的犯罪证据也不翼而飞了,对方好像很了解警察办案的程序,完全避开了所有对他们不利的证据。而事到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除非找到他们的老大出来询问。

而根据可靠消息来源,黑炎帮的老大少帮主要在一个高级酒店会见飞龙帮现任的帮主。两帮人聚在一起,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阴谋,如果这次抓住其中一个,那可是立了大功。

两人都是警察想要得到的重要对象,所以这次务必要全体出动抓住机会,将a市的最大犯罪者绳之以法。听完这个消息以后,甄盈挑了挑眉头,反问他,不是没见过黑炎帮的少帮主么,怎么能确定是两大黑帮的会面。

小东说,虽然没见过黑炎帮的少帮主,但是飞龙帮的现任帮主可是见过的。能跟飞龙帮帮主见面的人,除了黑炎帮的帮主岩龙以外,只有他们的少帮主了。

而且根据消息,跟飞龙帮帮主见面的人,是个年轻女性,应该就是黑炎帮少帮主。警察担心黑炎帮造成大规模的屠杀,所以一定要想办法抓住。

小东说到这里,忽然叹了一口气,说如果他们的头儿也就是蔺娴如在的话,应该别任何人都希望看到对方被绳之以法吧。

甄盈听到他的这句话,却忽然笑了下。心里对他说,不其然吧,你家头也许现在温香暖玉满怀也说不定。

目送他们离开,甄盈摸了摸下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她才不关心两黑帮的问题。她现在的重点……可是某个疑似爬墙的家伙,一定要搞清楚那家伙离开席羽沐后到底在干什么。

于是从钱包里找到了一张名片,这是她前前……不知道多少前任的女友的名片,是在甄盈偶尔回国的时候谈上。两人是和平的分手,说起来两人在一起的时间连一个星期都不够。成年人嘛,本来是处得来就处,处不来就分开咯。只不过在分开的时候,她往她怀里塞了一张她的名片。说好歹也相恋一场,至少知道自己的前女友是干什么的吧?

甄盈拿过来一看,居然是侦探事务所,这个跟她分开的女人居然是干着跟狗仔队差不多的事情的女侦探。当她想要还给她的时候,她却硬是塞了过来,说,如果她有需要她一天的话,她倒不介意给她找找她爱人的外遇对象。

或是如果想要找个有钱人嫁了,她可以替她查找她结婚的对象还能活多久,有多少资产。

当时她对于这种玩笑完全没放在心上,但不知道何原因竟然将名片保存了下来,大抵只是想要留个做纪念。这么几年过去了,不知道还在不在啊。

于是拨出了名片上的电话号码,接电话的,是一个年轻的女生,说是助手。于是她简单的告诉那助手,让她带个话,问她还记不记得不够一周的露水情缘,如果记得,请晚上七点来xx地。

打完电话,忽然记起今晚上不能陪席小朋友吃饭了,于是她打了个电话过去,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通。

“上班呢,有什么事?”语气中倒是听出了一些不满意,甄盈望了望天花板,想她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从来都只有她不满意别人的份,怎么就会让一小朋友跟嫌弃她缠人了呢?

于是简单的说她今晚有事,不能陪她吃饭了,自己好好照顾自己之类的话,等她她说完,才从电话里头听到席邢芯说,

“切……你以为我乐意让你陪啊,有事正好,我可不想天天对着一张脸,我也会腻的。”

腻?甄盈抽了抽嘴角。这个言不由衷的小朋友,自从生她闷气以来,总是一副嫌弃死她的样子。嫌弃就嫌弃吧,再嫌弃,她心里喜欢的,还不是她这个看腻的女人?

于是她就问她,不想知道她晚上办什么事吗?

席邢芯当然一口否决的说,不想!

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甄盈就自己解释说,

“嗯,乖,阿姨我要去见某个前前前不知道多少任的女朋友,我们只是去叙叙旧,你就不用担心了,乖乖呆着等阿姨明天找你玩哦。记得按时吃饭,记得不要挑食。”

理所当然的说着好像别人真的吃醋了,所以席邢芯听完后的反应就是想狠狠的踹她几脚。

谁说她担心了?她哪只眼睛看到她担心了?哪只耳朵听到她担心了?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好么?

然后甄盈很不识趣的说,

“吃醋了么?安啦,我们真的只是去叙叙旧,不用担心啦。我跟她晚上七点见面,吃个晚餐而已,就在xx地,你知道的,我带你去过。如果你要是担心,可以过来一起的。”

“谁要过来,谁要吃醋啊,你别自作多情了,好么?”吼完这一句,席邢芯就挂断了电话,听到电话另一头嘟嘟声,甄盈好笑的勾起了嘴角。小朋友可真不经逗啊。

下班后,甄盈先回家打扮了一番,毕竟是见曾经的女友嘛,她怎么好意思不让她看看自己风华绝代的容颜呢?她倒是很好奇,那个女人不会已经有孩子在打酱油了吧?

到了包间里头,才坐下,给自己点了红酒,刚要喝上一口,门就开了。从门外走出来一个跟自己丝毫不逊色的卷发女人,整个人的气质倒是显得有些咄咄逼人,大抵是因为职业的缘故。

她好笑的勾起嘴角,说了声坐。

那人看着她红酒杯中的红印子,夺过她的酒杯,对着红印子就是一口酒。甄盈挑了挑眉,手撑着脑袋。

“这么久不见,你还有这个嗜好了?”

那人看过来,同样是挑着眉,将喝得一干二净的红酒杯放了下来,然后坐在她旁边,同样眼睛不眨的盯着她。

“我只不过是想尝尝看某个人这么久了,吻是不是还是当初那种滋味。但是我们毕竟是已经分手的情人了,要真吻上去,你现任要是误会吃醋了造成你们分手了,那就是我的罪过了。”

然后拨弄着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看着它。

“顺便说一句,你可真爱这个牌子的口红啊,都过去这么久了,居然还在用,可真不像某人的作风。”

口红?甄盈翘着大腿,好看的手指放在她手上,

“你难道不知道,我这人比较长情么?”

此话一出,对方就大笑了起来,一个花心惯了的女人居然说自己长情,实在好笑至极啊。甄盈倒是无所谓的耸耸肩,她说的可是实话么,可是外人对她偏见太多了。

之后两人便开始有意无意的聊起了现在的生活,才知道她还没结婚,连对象都没有一个,于是甄盈就问她,怎么还不结,你的理想不是在三十岁之前找个好男人嫁了么?莫非是对我旧情情难忘?

她耸了耸肩,不屑的哼了哼鼻子,以表示自己的不赞同,然后回答说,没办法,像某人那样的人渣太多了,所以一直单到现在。

对于她口中的像某人一样的人渣,甄盈倒是不觉得生气,反正她也确实是有点,没什么好反驳的。毕竟当初是自己要了别人的第一次还不到一个星期就将人家抛弃了,虽然表面上是和平分手,而对方也很淡定。

然后对方问她找自己,打电话过来,约自己吃饭不会就是这么无聊的叙旧吧?

甄盈撇了撇嘴,说让她替她查一个人的资料。

“哦?你离婚了?想跟谁分手就说,我会替你查清楚对方的一切,看在曾经的情分上,我倒是可以给你优惠,帮你一次,要记得下次离婚的时候找我做生意就成。”

对方的第一反应,却是眼睛里闪着光。甄盈抽着嘴角,果真是旧情人见面,都不希望对方过得好么?她倒希望真离婚,毕竟要真离婚,总得有离婚的对象吧?可她连自己的结婚对象影子都没见着。

于是她将蔺娴如的照片递给了她,看着照片里的穿着警服的蔺娴如,女人挑了挑眉说,

“这就是你要劈腿的对象?呦,你换口味了?对方是警察啊,难怪会找我。不过你什么时候起,喜欢……那样的了?她怎么你了,不想分手还是怎么的?”

甄盈满脸黑线的解释说,这是她朋友的爱人,她觉得她可能会做出对不起她朋友的事,所以她想让她查查这个人所有的资料和最近的行踪,一有发现就告诉她。

那人看着照片,摸着下巴探寻的问,

“你有这么好心?”眼睛里却在说,你不知道朋友这个词儿很暧昧么?大多数找她调查的人,可都喜欢把自己的事,用在别人身上说。那是别人的事,这可是经常出现的烂熟的桥段。

甄盈也懒得解释,反问她,你觉得呢?

对方笑了笑,不可置否,说给她一周时间,她保证把对方这一周干了什么,打了几次哈欠都调查得清清楚楚。不过……那人看着甄盈忽然说,

“你还暗恋着你那个青梅?”

甄盈愣了下,耸了耸肩。她这位前女友是知道席羽沐的存在的,当初喝醉了酒,告诉了她这位前女友自己暗恋的事。结果被对方嘲笑了很久,说自己连心中的爱都不敢说出来,够窝囊的。

然后甄盈也反过来嘲笑她都二十好几的人了,居然连初吻都没有送出去,也够凄凉的。说着说着,两人就互掐起来,掐着掐着就滚到**去滚床单了。

这就是两人很戏剧的开始,上了床总得负责嘛,于是两人试着做了情侣,而结果……可想而知,两人连一个星期都撑不过。分手那天,两人和平的喝着咖啡,然后举杯庆祝她们的分手。

所以,如果这家伙也算得上前女友的话……

作者有话要说:真的想大吼一声,周末好累,就连晚上跑步跑着跑着也能闭着眼睛睡着。真的好想睡一次懒觉赖一次床,已经很久没有体会一直窝被窝的感觉了,为什么周末总是过得那么的凄凉~~o(>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