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

第48章 若即(三)

第48章 若即(三)

席羽沐觉得很烦燥,近三十年的生活之中,从来没有这么烦躁过。她一向自恃自己的自制能力还是不错的,但是自从蔺娴如挂掉了电话以后,她根本无法镇定下来,心甚是不安。

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书翻开了也被很没礼貌的合了上去。喝了杯酒才勉强镇定下来,咬着大拇指一直看着黑屏的手机,抱着抱枕,时间滴答滴答,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她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度日如年了。

忽然电话亮了起来,她慌乱的拿起手机,看到上面闪烁着的名字顿时感觉到一阵失望。原来是甄盈打来的,她兴致缺缺的接了电话,电话那头,甄盈也似乎觉察到席羽沐的不对劲,于是问她怎么了。

席羽沐摇了摇头,没什么。自己的这种担心,她自然是不会轻易告诉别人。

“跟蔺娴如有关吗?”

甄盈的话让席羽沐愣了下,然后应了声“嗯”。

“我就知道,她是不是出了事?是不是惹上了什么麻烦?”甄盈又急切问,话里怎么都让人觉得她很肯定。所以听到甄盈的问题,席羽沐抬起了头,疑惑了起来……

而这一边,蔺娴如挂掉电话以后,还在激战中。正如岚音所说的那样,这里的埋伏真的很多,一拨又一拨,不要命的冲过来,非常的恐怖。那些执意要置岩龙于死地人,为了灭掉他们,不惜一切代价。

最难对付的,就是疯狂的不怕死的人。所以这场战,他们会打得很艰难。

跟手下们分散,她滚了一圈,全神贯注的注意周围的情况,脸上和衣服都是狼狈不堪的模样,腰间还留着一把刀,准备救急而用。这时候有人从背后开枪,她及时的躲到一个货物的后面,趁空隙,从别人的后面攻击,不选择枪,捂住别人的嘴,用刀一下子抹掉别人的脖子。

手指放在唇边,做出一个嘘的动作给同时越发靠近废弃工厂的手下们。点了点头,派了一些人先去探路。她掏出手机看了眼席羽沐的照片,用手指吻了吻对方的唇,然后关机,举着枪冲了出去……

激战持续了一天一夜,经过浴血奋战,终于要接近工厂的中心。也就是岩龙被困的地方。因为这是在乡下,土地的租金相当的廉价。所以工厂很大,加上各种杂七杂八的搁浅已久的东西,造成了一种没有止境的错觉。

带来的人已经牺牲了大半,工厂四处到处都是尸体,对方的损失目前似乎更惨重。他们悄悄的接近着,蔺娴如还派了几个人故意做出一副还在激战没有接近他们的现状,以此让他们放松警惕。

蔺娴如紧紧的贴在半高的货箱后面,平息着。嘴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上也有些许的血渍,当然都是别人溅在自己身上的。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脸被划了一个小口子,应该不会留疤。

悄悄的从货箱的缝隙口瞅了瞅里面的情况,接近他们的有几个蹲在地上嘴里叼着烟的家伙,枪放在随手可及的地方,手里捏着牌皱着眉头,似乎还在想怎么打牌。

都这种时候了,居然还有闲情打牌,她该说这几个人是太自信了,还是没有危机感?

手下示意要一枪解决他们,蔺娴如摇了摇头,手碰了碰自己腰间的刀,示意用刀解决最好,不要打草惊蛇。手下们点了点头,一些人留在原地举着枪,以防止对方忽然袭击,其他人就悄悄的接近那些人的后背,举着刀准备抹掉对方的脖子。

顺利的解决了那几个人,解决完,朝蔺娴如这边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过来。蔺娴如蹲下看了看那几个人的死状,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一切是不是太顺利了点?

“马上给我丢掉枪,否者我现在就要了你的狗命!”

一个圆润的生硬的东西抵着蔺娴如的后背,从触感上蔺娴如明白了那是枪。她怔了下,看了看她周围,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一群人,都举着枪抵着自己手下的后背。看来是中计了……

扯了扯嘴,没有多大的表情,将手里的枪丢了出去,然后慢慢的起身。而对方的枪也从她的后背慢慢的转移到了她的脑袋上。

“你终于出现了,传说中的少主大人。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如果不是我们计谋好,你怕真的要灭了这里。呵呵,要不是你爸说了你的弱点,我们还真不知道怎么对付你呢,少主大人!”

一个肥头大耳的家伙带着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从服装上看,是黑炎帮的人,没错。而蔺娴如更感兴趣的,不是这男人的身份,而是她说的那句“如果不是你爸说出了你的弱点”。

知道蔺娴如的疑惑,那人笑了笑,走到蔺娴如的面前问蔺娴如是否记得他。蔺娴如冷冷的看着那人,没有答话。至于答案,想必对方已经知道了。

不满意蔺娴如这种拽拽的模样,伸出手捏住蔺娴如下巴,

“知道吗?你不是输给了我们,你只是输给了你父亲而已。是你父亲帮助我们捉住你的,正如你父亲说的那样,如果小看你,会吃大亏的。你果然不能小看!”

“你什么意思?”蔺娴如面无表情的问,完全没有落入陷阱的慌乱。那人大笑了阵,靠近了蔺娴如,

“你不会知道吗?你的父亲为了苟且偷生,就出卖了你。如果他不说出怎么对付你,他马上就会死,而且还会死得很难看!不过也是啊,如果不靠出卖自己亲生女儿,又怎么能活下去呢?你父亲,就是如此卑鄙不堪的小人!”说完死死的捏了下蔺娴如的下巴,才放开,但就在他放开的那一刹那,

蔺娴如张开嘴一把咬住了对方的手,活活的差点要咬掉对方的肉。对方惨叫的离开,蔺娴如用袖子给自己擦了擦,冷笑着。也不拿出镜子来看看自己是谁,他有资格碰她么?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你是个什么东西!”

蔺娴如刚说完,对方就揍了蔺娴如的一拳,蔺娴如笔直的站在那里,即使脸伤了,也不动分毫。伸出手又抹了抹自己嘴角上的伤,冷笑着,笑得让人发寒。

看不惯蔺娴如如此的狂妄,对方的枪指着蔺娴如的脑袋威慑她,再乱说话,他就开枪。蔺娴如听完,转过来,伸出手让那枪抵着自己的额头,然后嘴角泛着诡异的笑。

“有本事,你就开枪啊?”

对方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眼里闪过一丝怯弱。很好,蔺娴如抓住了那一瞬间,眼里闪过光,马上又恢复死水般的神情上。而旁边被蔺娴如咬伤的人包扎好了伤口以后,眼里闪过懊恼和恨。

蔺娴如撇了下嘴,现在的人真不坦诚,既然恨得想要杀自己,干嘛还要忍着呢?

对方让人把蔺冬青带了上来,看着只是被警察的手铐烤着的身上绑着炸弹的蔺冬青,蔺娴如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动不了,是吧?

而蔺冬青的脸上,更多的,却是得逞的笑。在他眼里,似乎很满意蔺娴如的出现。这一点,让蔺娴如很是不爽快,好像自己又掉进了对方的陷阱里。

“岩龙,你看看你女儿干的什么好事!你女儿是疯狗吗?你拿什么养的,乱咬人!”气愤的对着蔺冬青吼,伸出那被包裹着的手说。

蔺冬青很平淡的看了眼那受伤的手,冷冷的哼了下,

“不就是手伤了而已,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别忘了,如果不是我,你现在就不只是伤了手这么简单了。她都被你抓住了,你还能被她伤,作为一个前辈,你可一点前辈的样子都没有。”

言下之意就是,你现在怎么看都是一个笑话,人都这样被你逮住了,你还被伤了,真是没出息。

蔺冬青的话,同样惹得对方的不高兴,一脚想踢在蔺冬青的身上,蔺冬青挑着眉,对他来了句,如果你是想跟我同归于尽,那你就来吧,反正这炸弹在这里摆着。

听到炸弹,对方才忍了下来。接下来对着他们说了一大堆什么落在他手上就别想活着走出之类的话,蔺娴如闭着眼好一会,然后伸出打断了对方的谈话。

“既然今天我是必死无疑,那你不介意我跟我爸拥抱一个来最后的告别吧?如果你们连这个都害怕的话……”不屑的对着他们说,刺激着他们的自尊心。

那人死死的盯着蔺娴如的眼睛好一会,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反正一个已经绑着炸弹了,而另一个身上也没枪,做不出什么大事出来。于是放心大胆的将蔺娴如推到了蔺冬青的那边。

蔺娴如看着蔺冬青,冷眼的看着,而蔺冬青也冷冷的看着她,两个的表情一点也不像是死之前的所谓的最后告别。然后蔺娴如伸出手放在了蔺冬青的炸弹上,上面滴答着已经计时了。看了看上面的时间,不出一个小时,他俩都会因为这炸弹死在这里。

“你知道,如果你死了的话,我会很开心。”

“嗯,我知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帮主大人!”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到蔺冬青的身后,抵着货箱,用蔺冬青当盾牌,如果对方第一时间射击的话,死掉的人,只会是蔺冬青。而她手中握着一小片刀片,正好放在了炸弹的两条线上。就像电影里经典的桥段一样,只要她割掉其中一条线,对方就可以获救,但是也会因此丧生。

“你们说,哪一条线才是能救人的线呢?如果我不小心失手……恐怕就要你们来陪葬了,真是抱歉了啊,各位。”说着刀片在两条线上徘徊着,嘴边泛着笑。只要是人都会发现,她的目的根本不是救人,而是想让所有人都陪葬。

对方的目的是想拥有黑炎帮,不要命的人已经早就派出去对付他们而死掉了,剩下的,都是些贪生怕死的充满贪婪之辈,所以对蔺娴如的威胁很惶恐。

那人让自己的手下放下抢,不许轻举妄动。

“怎么,你们想跟我一起跟这老头子一起陪葬么?我倒是无所谓,反正我也不能活着走出去,但是你们好好想想,为了一个老头子牺牲自己后半辈子的幸福,你们觉得值得吗?”对着那人的手下们说,如果想活命,最好现在就离开。

“想想你们的家庭,想想你们的妻儿,想想你们的荣华富贵,难道你们想陪着这个疯子一起到地下去?如果我是你们,我早就走了,留在这里干嘛?等着看我引爆炸弹吗?”

她的话让一些人迟疑了,毕竟谁想死在这里啊?于是那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很迟疑。

“谁敢给我逃走,给我逃走,我就杀了谁!”那人开枪就爆了一个人的头,然后转过头来对着蔺娴如的脑袋,瞪着她,扣了扣扳机,差一点就要扣动下去……

作者有话要说:电脑卡得很*,所以昨天晚上没更到文。电脑啊电脑,你这么*,其他电脑知道么?